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一十三章:大功告成!云中鶴正式求婚!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一十三章:大功告成!云中鶴正式求婚!字體大小: A+
     
      云中鶴站在高處,幾乎心急如焚。
      隔著一千多米,真的看不大清楚,只能看到井中月的白馬,還有她的紅披風。
      但此時,她的紅色身影已經完全被淹沒了,看上去險象環生啊。
      云中鶴道:“阿呆,冷碧,你們還不去保護主君?”
      冷碧僵硬道:“主君的命令,是讓我們保護你。”
      但是下一刻鐘。
      云中鶴完全驚呆了。
      我……我靠!
      這是表演雜技呢?
      井中月火紅色的身影依舊不見了,但是只見到莫氏家族的士兵一個個飛了起來。
      如同天女散花一般,瘋狂地飛了出來。
      十幾個,幾十個飛了出來。
      井中月一槍一個,不是刺,而是挑。
      被她挑中的敵人,直接筋骨斷折,五臟六腑震碎,直接飛出十幾米,還沒有落地就直接死了。
      短短片刻間。
      她身邊竟然空了。
      所有圍在她身邊的敵人,竟然全部被殺光了。
      我,我日啊。
      這么猛的嗎?
      你可是傾國傾城的尤物美人啊。
      嬌滴滴的,也不健壯,也不高大的啊。
      你這一身力量是哪里來的啊?
      “上,上,上……”莫也城主顯然也被驚呆了,近乎瘋狂地下令。
      然后,莫氏家族的武士瘋狂地朝著井中月撲了過去。
      圍在她身邊的敵人越來越多。
      “射死她,射死她……”
      隨著莫也城主一聲令下,他身邊的弓箭手,弓弩手開始瘋狂發射。
      “嗖嗖嗖嗖嗖……”利箭暴雨一般狂射。
      井中月立刻改刺為掃。
      手中長槍狂舞,速度快到了極致,頓時全身上下仿佛有了一個保護罩一般。

      水潑不進,風刮不進。
      那些射來的箭雨,全部被刮飛了出去。
      那些沖上去的敵人,更是如同被狂風卷中了一般,全部飛了出去。
      井中月的長槍風暴,敵人挨之即死。
      “唰,唰,唰……”
      她的身邊,出現了一個半徑兩米的真空地帶,因為她的長槍就有兩米多長。
      被她長槍掃過的地方,所有敵人如同稻草一般飛出去。
      她體內的真氣內力,灌入長槍之中,瘋狂傾瀉。
      瘋狂屠殺。
      這真是一場屠殺。
      看得人目眩神迷。
      而在此時,井氏家族的一千騎兵終于趕到了。
      “殺,殺,殺……”
      這一千騎兵,猛地沖入了莫氏大軍的陣中,開始了瘋狂的沖撞。
      整個地面,只有兩支軍隊沖撞之聲音。
      砰砰砰。
      無數筋骨斷折,武士兵器斷折,鎧甲碎裂。
      我井氏受盡了這半年多的恥辱,今日就要全部發泄出來。
      殺,殺,殺!
      片刻后,井氏一千名武裝到牙齒的精銳步兵也沖到了。
      兩支軍隊,完全廝殺在了一起。
      井氏家族的一千名騎兵沖撞之后,本能地聚到了井中月身邊。
      一千騎兵,就如同一支利劍一般,井中月劍尖,在敵人大軍中瘋狂穿插。
      莫氏集團也有騎兵,但是為首的騎兵將領實在和井中月相差得太遠了。
      根本不是一合之敵。
      他倒是非常勇敢,但是剛剛和井中月沖撞在一起瞬間。
      莫氏的騎兵首領就仿佛被巨大鐵錘擊中了一般,整個人直接從戰馬上飛了出去,鎧甲徹底碎裂,五臟六腑徹底稀巴爛而死。
      緊接著,井中月帶著一千騎兵殺個幾進幾出。
      所過之處,莫氏軍隊無不鬼哭狼嚎。
      莫也城主整個人幾乎要驚呆了。

      這,這娘們這么彪悍的嗎?
      她爹井厄也沒有這么強啊。
      你兩千人,竟然壓著我六千人打?
      這戰場架勢,有點不妙了啊。
      “主君,云傲天在那邊,他身邊不足一百人。”言若山忽然道。
      莫也城主目光望向了這邊山坡,好像就是云中鶴,雖然看不大清楚面孔,但是雜草一般的頭發,還有特立獨行的服裝,無不告訴別人這就是乞丐主簿云傲天。
      “派去五百人,殺了他!”莫也城主道:“從關卡守軍里面調,五百名武士高手,去殺了云中鶴。”
      莫也城主有些時候喊云中鶴,有些時候喊云傲天,因為他是知道云中鶴真實姓名的。
      頓時,五百名莫氏家族武士,沿著戰場邊緣的山坡,朝著云中鶴所在的小山坡狂奔而去。
      云中鶴才是莫也城主真正的殺子仇人。
      片刻之后!
      莫氏家族的五百名武士,就沖到了云中鶴所在的小山坡面前。
      然后瘋狂地沖了上去。
      “殺云傲天!”
      “殺云傲天,為世子報仇。”
      冷碧二話不說,直接拔劍,阿呆拔劍。
      黑血堂的一百名武士拔劍,形成了一個包圍圈,將云中鶴保護在中間。
      瞬間,兩股力量沖殺在一起。
      五百人對戰一百人。
      這些人更像是武士,而不是士兵,因為他們戰斗方式更像是武者。
      轉眼之間,就殺得血肉橫飛。
      莫氏家族的五百武士,發瘋一般要撕破保護圈,沖進來將云中鶴碎尸萬段,為莫秋報仇。
      冷碧和阿呆,率領的一百黑血堂武士,咬緊牙關,豁出性命,堅守包圍圈。
      鮮血四濺,斷臂橫飛。
      不斷有人倒下。
      此時云中鶴身邊就只有一個人,竟然是乞丐花滿樓。
      這個號稱是他終身走狗的,瘋狂信徒的花滿樓。
      “你,你在做什么?”云中鶴問道。
      花滿樓道:“我在保護大人啊,裂風谷可以沒有我花滿樓,可以沒有冷碧,可以沒有楚昭然,但不能沒有云傲天大人,您是井氏家族的定海神針,您是井氏家族的指路明燈。”
      都這個時候了,你還不忘記瘋狂拍馬屁?

      不過,你手中拿著那支小刀,有三寸長嗎?
      你這畏畏縮縮的樣子,彎著腰,還站成內八字,瑟瑟發抖,害怕得要死的樣子。
      就你這賤樣能夠保護我嗎?
      花滿樓道:“能不能保護,那是能力問題。要不要保護,那是決心問題。我對大人的忠誠和敬仰,如同天江之水,浩瀚不絕。”
      而就在此時!
      從山頂上,猛地一支冷箭射下。
      “嗖……”
      這是一個神箭手。
      他的箭就是瞄準云中鶴的,而且盯著已久。
      他的箭,非常刁鉆,一旦被射中了,必死無疑。
      花滿樓正在瘋狂拍馬屁,只覺得眼睛一花,頓時覺得有東西射來。
      “大人……”花滿樓一聲高呼,整個人猛地朝著云中鶴撲了過去,直接將云中鶴撲倒在地,滾在一個巨石之后。
      “嗖……”那支冷箭,直接射中了花滿樓的后背,兇猛之極,竟然活生生將他盯在了地上。
      云中鶴完全驚呆了。
      差一點點,差一點點,他就一命嗚呼了啊。
      多虧了花滿樓啊,否則他云中鶴就死了。
      這是誰派來的弓箭手,肯定潛伏已久了。
      不是莫氏家族的,或許是澹臺家族的?就是要取云中鶴的性命。
      “量子,量子,你是廢物嗎?有人在山頂暗算我,你為何沒有算出來?”云中鶴心中大怒狂吼。
      九號量子道:“院長,我早就說過了,突發時間很難預算,我是量子電腦,我不是神。而且你不是讓我模擬戰局嗎?讓我計算天氣嗎?”
      云中鶴拼命搖動身上的花滿樓,道:“乞丐,乞丐,你沒事吧,別死啊,別死啊……”
      花滿樓吐出一口血,道:“大人你看,我說過了,要不要保護這是決心問題。唉!從這個角度看大人,您還是那么英俊不凡,瘋姿絕代。我不知道要積德幾輩子,才能有您英俊的百分之一。”
      我靠,都這個時候,你就不要拍馬屁了。
      云中鶴道:“你別死,你別死。”
      花滿樓又吐了一口血道:“大人,我覺得您還是別搖,因為我被箭釘在地上了,這一搖傷口更大了。當然如果一定要搖才能表現您激動的心情,我是不介意的,您的歡喜,就是我的意志。”
      都這個時候,你就不要詼諧了。
      “千萬別射中腰子啊,我每次花半兩銀子嫖女人,可想賠本啊,半兩銀子,少于兩刻鐘,那就是賠了……”花滿樓終于支撐不住,直接人事不省,嘴里又嘔出一口鮮血。
      ……………………………
      井中月那邊,戰局更是到了白熱化的地步。
      莫也城主狠心沒有想到,井中月一個女子,竟然能夠兇猛到這個地步。

      她率領的那支騎兵,因為有她做刀尖,他莫氏家族的軍隊,壓根沒有半點抵抗之力,整個陣勢被沖得七零八亂。
      而且更不妙的是,隨著大戰的爆發,所有士兵的腎上腺素飆升,血流狂涌,原本砷中毒的癥狀也來越明顯了。
      許多莫氏精銳,直接在戰場上吐血,頭昏目眩,直接一頭栽到在地。
      這……這是要輸啊?
      六千人打兩千人,竟然要輸啊。
      其實,現在莫氏軍隊還剩下四千人,而井氏家族的軍隊也傷亡了幾百人了。
      莫氏的軍隊,依舊是井氏的三倍。
      但是井中月實在是太兇猛彪悍了,莫氏的四千軍隊士氣低落,而井氏的一千多人卻士氣高昂,嗷嗷廝殺。
      莫也城主,想要激起軍隊士氣,他這個主君必須親自下場了。
      于是,莫也城主穿上重重的鎧甲,抄起一把長刀,騎上了一匹高大的千里馬。
      “諸軍,隨我廝殺!”
      莫也城主一聲爆喝。
      然后,他騎著紅色千里馬,一馬當先,朝著井中月沖了過去。
      殺,殺,殺。
      見到自己主君親自出擊,而且如此威猛雄姿。
      頓時莫氏家族的軍隊士氣也變得高昂起來,用盡全力廝殺。
      很快,莫氏家族軍隊止住了頹勢,戰場的天平再一次向莫氏滑去。
      莫也城主的戰馬瘋狂加速。
      他的長刀,高高舉起。
      井中月,你已經廝殺了這么久,你已經殺了那么多人,你的真氣已經耗盡了吧。
      你雖然兇猛,但我莫也未必會差你。
      今日,就要讓你井中月死在我的大刀之下。
      莫也城主凝聚全身所有的力量,所有的真氣,帶著必殺的決心,瘋狂地朝著井中月沖殺過去。
      井中月正在瘋狂廝殺,見到全身重甲的莫也城主,騎著高頭大馬沖來,帶著驚人的氣勢。
      她不由得停頓了一下,美眸微微瞇起。
      “死,死,死……”
      “今日,井中月死于我戰刀之下!”莫也城主一聲爆吼。
      然后,他的長柄戰刀猛地朝著井中月劈了過去,帶著驚人的氣勢,如果刮過了一道勁風。
      這一刀如果劈中了,井中月看似嬌弱的身軀,直接就如同花瓣一般,被劈成兩半了。
      井中月長槍一挑。

      “砰!”
      一聲巨響。
      莫也城主的長柄戰刀,直接被挑飛了出去幾十米。
      莫也看著空空如也的雙手,雙臂徹底麻痹,毫無知覺,虎口正在流血,不由得一陣發呆。
      發生了什么事情?
      緊接著,井中月長槍又是一挑。
      莫也城主的身軀,穿著重甲的身體,足足有三百斤,直接被挑飛出去十幾米。
      在空中。
      莫也城主鮮血狂噴。
      他胸前鎧甲,直接碎裂凹陷。
      被刺中的胸口肋骨,粉碎斷裂。
      鮮血狂涌而出。
      僅僅一招!
      天!
      莫也城主被秒殺了,連一點點反抗之力都沒有。
      井中月淡淡道:“你對力量,你對武功,一無所知。”
      頓時間,莫氏家族的軍隊完全驚呆了,完全不敢相信眼前這一幕。
      自己的主君莫也很強的啊,竟然被一招秒殺了?
      這井中月也太厲害了啊。
      此時,原本井中月應該高呼,莫也死了,莫也死了。
      但是她連這都不屑。
      秒殺了莫也城主,就仿佛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繼續揮舞長槍廝殺下去。
      “主君死了!主君死了!”
      不需要井中月這邊喊,那邊莫氏家族的軍隊直接高呼。
      頓時間,莫氏家族軍隊士氣直接崩潰了。
      主君都完了,整支軍隊群龍無首。
      加上已經砷中毒的莫氏軍隊,紛紛毒性發作,在戰場上吐血昏厥。
      真正的兵敗如山倒。
      盡管莫氏家族軍隊還剩下三千人,但此時已經毫無斗志,紛紛奔逃。
      原本關卡上還有五百多守軍。

      此時,莫氏敗軍狂奔而逃,直接將整個關卡大門沖開。
      望著戰場上鳥獸散的莫氏潰軍,井中月不屑一笑。
      這一戰贏了!
      雖然有一點點小驚險,但依舊不費吹灰之力。
      從頭到尾,僅僅不到半個多時辰,就已經結束了。
      這就是我井中月的戰斗力。
      “主君,云傲天大人那邊遭到了刺殺,而且有人神箭手埋伏在山頂,射殺云傲天大人。”此時旁邊的武士才敢來匯報。
      井中月美眸一變,大聲下令道:“大軍繼續追殺,殺入落葉領!”
      “是!”幾名將領高呼,然后率領一千多軍隊繼續沖鋒追殺。
      井中月調轉馬頭,朝著后方沖了過來。
      此時,莫氏五百武士和黑血堂的一百武士正殺得難分難解。
      雙方都傷亡慘重。
      而云中鶴趴在地上,流血如注的花滿樓趴在他身上,兩個人都在一塊巨石后面。
      山頂上的那個神箭手,正在快速移動,要挑選更好的角度,射殺云中鶴。
      井中月直接棄馬,用輕功狂奔,速度更快。
      那邊正在圍殺云中鶴的莫氏武士,見到莫氏軍隊潰敗,再見到井中月沖了過來,頓時魂飛魄散,直接潰散了。
      但是井中月的目標不是他們,而是山上的那個弓箭手。
      這陡峭的懸崖山峰,對于井中月來說,完全如履平地一般。
      她如同紅色火焰一般,直接飄了上去。
      那神箭手見之,頓時驚駭,立刻棄了云中鶴這個目標,瞄準井中月射來。
      “嗖嗖嗖嗖……”
      連珠箭,是這名神射手生平所學的極致。
      九連珠箭。
      不但瞄準了井中月,而且還將她提前要趕到的地點,都已經瞄準射擊了。
      這等神射之術,簡直駭人聽聞。
      裂風谷可沒有這樣的神箭手。
      但是,井中月竟然是連躲都不多。
      任由這些箭射來。
      等到了眼前,隨手一撥,就撥開了。
      我……我日啊。

      這神箭手的速度多快啊?
      這射來的箭速度多快啊,看都看不清楚啊。
      你竟然隨手撥開了?
      那個神秘的神箭手完全驚呆了,立刻放棄了所有的刺殺,立刻朝著山的另外一邊瘋狂奔逃。
      這個娘們是一個瘋子,而且還是一個武功高得驚人的瘋子,再多呆半刻鐘,就是死了。
      神箭手也如履平地一般,飛快下山。
      井中月是上山,他是下山,速度上有便宜。
      很快,井中月狂奔上山,見到那個神射手已經逃到山腰下了。
      她心中大怒。
      目光落在旁邊的一塊巨石上,超過千斤的巨石。
      她走了過去,用長槍猛地撬起。
      然后雙手猛地將這超過千斤的巨石舉起來,朝著山腰處的那個逃跑神射手,猛地砸了下去。
      我……我……我的天。
      她這嬌軀完全是女人的啊,一點都不健美的,甚至是那種冰肌玉骨,嬌弱芊芊的那種。
      只不過是某些部分驚聳凸翹了一些,才使得她擁有無比傲人的曲線。
      但是她真的比女人還要女人。
      這猛地一下子,舉起比自己身體還要巨大許多的巨石,然后猛地砸下去。
      這……這太反差了。
      也太性感,太火辣了。
      ………………………………
      井中月飛奔回到云中鶴身邊。
      這邊的戰斗徹底結束了。
      她看了花滿樓一眼,問道:“會死嗎?”
      旁邊的大夫道:“不會,雖然被射穿了腰,但是運氣很好,避開了致命內臟。”
      井中月美眸朝著云中鶴望來。
      云中鶴道:“大戰這就結束了?”
      井中月點頭。
      我日,不到半個時辰就結束。
      兩千打六千,不到半個時辰,還大獲全勝。
      這戰斗力,也未免太驚人了。

      井中月淡淡道:“整個無主之地,論戰斗力我只看得上三個人,只有澹臺滅明,澹臺鏡,寧氏之主。”
      云中鶴道:“主君,快,快,快,帶兵殺入落葉領爭奪糧食,莫氏帶不走那么多糧食,肯定要燒糧。”
      井中月臉色微微一變。
      然后立刻轉身離開,翻身上馬,追著軍隊而去。
      云中鶴也追了上去,和冷碧騎在一匹馬上,狂奔而去。
      這一次大戰,奪回落葉領當然重要,而最最重要的是奪回糧食。
      裂風谷那邊已經徹底斷糧了,再有幾天時間就徹底崩潰瓦解了,沒有了糧食,井中月就算有逆天的戰斗力也不行啊。
      ……………………………………
      莫氏家族兵敗如山倒,殘存的兩三千軍隊瘋狂奔逃,本能朝著洗玉城的方向奔逃。
      而剛剛收獲的糧食,堆積如山,足足一百多萬石,根本是帶不走的。
      整個落葉領打谷場上,到處都是糧食垛子,用厚厚的稻草蓋著。
      僅僅兩刻鐘后,潰兵就已經逃入了落葉領的之內。
      “敗了,敗了……”
      “燒糧食,燒糧食……”
      主簿言若山一邊奔逃,一邊大聲下令道:“放火,把所有糧食全部燒掉。”
      這話一出,所有人心中猛地一顫。
      這些糧食可都是辛辛苦苦種出來的啊,流了多少血汗啊?
      就單單這十來天的搶收,何等辛苦啊?
      這些糧食在亂世的時候,可是貴比黃金啊。
      一百多萬石糧食,足夠養活一百萬人一年了。
      “燒,給我燒……”主簿言若山厲吼道:“既然帶不走,那就全部燒掉,一粒也不給井中月留下,一粒也不給裂風谷留下。”
      “裂風谷已經徹底斷糧了,只要沒有糧食,就算奪回了落葉領,裂風谷也必亡無疑!”
      莫也城主渾身血肉模糊,生死未卜,潰軍中最大的就是言若山主簿了。
      他說燒,那就要燒。
      莫氏潰軍忍著熱淚,咬牙點火。
      頓時,火焰沖天。
      一個又一個糧食垛子著火了。
      莫氏潰軍也心痛如絞,這可是糧食啊,活命的糧食,燒了會不會遭到天譴啊。
      ………………………………
      追擊在后面的井中月,云中鶴等人臉色劇變。

      因為他們已經看到遠處的濃煙了,甚至已經看到沖天的火焰了。
      莫氏家族果然開始燒糧了。
      若沒有糧食,裂風谷崩潰在即。
      而且這些糧食可都堆著干稻草,一點就染,根本就撲不滅的。
      要人力抬水撲火,根本不可能。
      “完了,完了……”冷碧顫抖道:“一切全完了,沒有了這些糧食,我裂風谷完了。”
      左岸軍師仰天流淚,嚎哭道:“上天啊,為何如此對待我井氏,功虧一簣,功虧一簣啊!”
      井中月沒有怨天尤人,而是加快速度,下令道:“不要救火,去阻止莫氏的人燒剩下的來糧食,保護剩下的糧食。”
      而此時,九號精神病人量子聲音在云中鶴腦子里面響起道:“院長,不用擔心,幾秒鐘之后,就會有傾盆暴雨,能夠澆滅火焰。”
      “真的!”
      “真的!”
      云中鶴抬頭望向,見到果然飄來了一團烏云。
      六月天,如同孩子的臉,說變就變的。
      云中鶴頓時追了上去,道:“主君無憂,主君無憂,這些糧食,我們保住了,上天幫我們保住了。”
      十,九,八,七……
      等到云中鶴心中倒計時結束。
      “砰砰砰……”天上忽然響起了雷霆霹靂。
      然后,傾盆暴雨傾瀉而下。
      短短片刻,就將所有著火的糧垛全部剿滅了。
      剩下還沒有點燃的糧食垛子,也根本就燒不起來了。
      這些糧食保住了。
      左岸大喜,高呼道:“上天有眼,上天佑我,我裂風谷霸業將成也。”
      冷碧也高興得熱淚盈眶。
      “哈哈哈啊……”左岸繼續大笑:“此時此刻,我們徹底大功告成,大功告成了。”
      “我井氏之危機,徹底過去了,過去了。”
      “從今以后,我井氏再也沒有斷糧危機,再也不會被人所制了。”
      “大功告成了。”
      緊接著,忽然一陣虛弱的嚎叫聲響起。
      “這一切都是云傲天大人的功勞,云傲天大人真乃人中龍鳳,云傲天大人萬歲,從今以后我等都是云傲天大人的忠犬門徒,唯您馬首是瞻。”
      全場靜寂,望向不遠處的馬車。

      花滿樓,你都受傷成這樣了?還不忘記拍馬屁?
      井中月一甩長槍,率領幾百騎兵,瘋狂沖了出去。
      原本她已經打算放過這些潰兵了,但這些人竟敢燒糧食,那就必須殺光。
      殺,殺,殺!
      井中月帶領這幾百騎兵,在暴雨中瘋狂追殺,瘋狂屠殺。
      短短片刻。
      就將莫氏家族的潰軍,還有民兵殺得干干凈凈。
      一個時辰后!
      井中月率軍沖入了落葉領城堡之內,不費吹灰之力就消滅了所有守軍,占領了這座城堡。
      此時,暴雨停歇。
      太陽重新露面。
      井氏家族的旗幟,飄揚在落葉領的城堡上。
      從今以后,落葉領重新回到了井氏家族的手中。
      井中月站在城堡的最高處,絕美的面孔有些酡紅。
      “我做到了,我做到了!”
      是啊,她做到了。
      落葉領丟失了五十年,如今終于被她奪回來了。
      井氏家族的幾十年恥辱,終于徹底洗刷了。
      兩代人都沒有完成的使命,被她完成了。
      就單單這一點,她井中月就能夠成為有史以來最優秀的井氏主君。
      讓人怎么能不感慨萬分?
      絕美無雙,艷絕人寰的井中月,站在城堡的最高處,一動不動。
      她已經換了一身衣衫,一件紫色的長裙。
      非常女性化。
      房門打開。
      一個白衣勝雪的翩翩公子走了出來,俊美無匹,百萬中無一的美男子。
      他當然是云中鶴。
      恢復了真面目的他,緩緩走到了井中月的面前,從懷中拿出了一個盒子,打開一看。
      是一枚戒指,上面鑲嵌著一顆碩大的粉紅鉆石。
      來到井中月面前。

      云中鶴單膝跪下,將戒指奉上,柔聲道:“美麗的月亮,暴力的月亮,性感的月亮,冷酷的月亮,驕傲的月亮,神秘的月亮,嫁給我吧!”
      ………………………………
      注:第二更送上,今天依舊更新一萬五千多!諸位恩公,還有月票嗎?糕點真是拼盡全力了,幫我在月票榜往前推一推,好嗎?
      推薦等一束光的《第一戰神在都市》,很浪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