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一十二章:愛情與忠誠!如火井中月!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一十二章:愛情與忠誠!如火井中月!字體大小: A+
     
        莫也城主仿佛置若罔聞一般,抱著兒子莫秋一動不動,失去了所有的反應。

        但是他沒有反應不要緊,只要澹臺家族認就可以了。

        因為這份契約,澹臺家族可是最高仲裁者,并且押上了諸侯聯盟大會的權威。

        云中鶴拿著這份契約來到澹臺家族主簿面前,冷聲道:“澹臺家族作為無主之地領袖家族,作為今日的最高仲裁者,是否承認這個結果?”

        頓時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這位澹臺家族的主簿,所有的壓力都在他的頭上了。

        承認這個結果?

        不符合澹臺家族的利益。

        但不承認這個結果,等于砸掉了澹臺家族的招牌,徹底損毀了名譽,這樣更不符合澹臺家族的利益。

        今日的一切都在眾目睽睽之下,莫秋就是倒下了,云傲天就是最后的獲勝者。

        否認這個結果的話,把諸侯聯盟大會的權威置于何地?把澹臺滅明的權威置于何地?

        但是這么大的事情,這位澹臺家族的主簿實在是做不了主。

        結果邊上的澹臺鏡直接道:“把大印拿過來。”

        澹臺家族主簿趕緊將兩個大印一起遞了過去。

        其中一個是諸侯聯盟大會的大印,另外一個澹臺滅明的私人印章,上面篆刻著孤山老人,這是澹臺滅明的號。

        澹臺鏡拿過契約,直接在上面寫下幾個字:此場比武,云傲天獲勝,責令莫氏家族在期限之內,將落葉領歸還井氏家族。

        然后,他直接蓋上了兩個大印。

        做完這一切之后,他直接起身離開。

        從頭到尾澹臺鏡都沒有正眼看云中鶴一下,也沒有說半個字。

        他一走,澹臺家族的武士,諸侯聯盟的武士,也跟著一起離開。

        接著,無主之地的所有諸侯,所有觀眾,也都跟在澹臺鏡的身后離去。

        整個比武場內,就只剩下井氏家族和莫氏家族兩家。

        莫也城主依舊抱著莫秋焦黑的身體,一動不動,仿佛徹底崩潰了一般。

        而莫幽直接癱坐在地上,一動不動。

        云中鶴上前道:“莫也城主,還有七天時間,六月十七,我們正式過來接管整個落葉領,請你做好交接。”

        莫也城主依舊一動不動。

        云中鶴也不懊惱,直接轉身離去。

        “井中月,云傲天,我死也不會把落葉領交給你們的。”莫也城主嘶吼道。

        云中鶴聳了聳肩膀,沒有理會。

        莫也城主又道:“云中鶴,木秀于林風必摧之,你今天出了這么大風頭,離死不遠了。”

        云中鶴依舊沒有理會。

        “幾天之后,我們正式來接收落葉領。”

        然后,云中鶴井中月揚長而去。

        ………………

        返回了裂風城之后。

        錦衣司之主楚昭然忽然來到云中鶴的面前,躬身行禮。

        “云傲天大人,從前昭然多有得罪,在此向您賠罪了。”

        這個態度還真是讓人詫異啊,之前的楚昭然是多么傲慢啊,而且針對云中鶴不止一次。

        現在態度竟然如此謙卑了。

        云中鶴瞇起眼睛看此人,他究竟是不是南周帝國在裂風城的最高臥底老千呢?

        看起來不像啊!

        “好說,好說。”云中鶴道。

        …………………

        接下來整個裂風城陷入了一種比較尷尬的氣氛。

        因為云中鶴之前說過,只要收回落葉領,就正式向井中月求婚的。

        而現在應該算是成功了吧?

        云中鶴當時提出了四步計劃,經過了半年多時間,終于計劃成功了。

        但是云中鶴始終沒有求婚,這讓整個氣氛更加尷尬了。

        不過在云中鶴看來,只有將百萬石糧食搶到手,并且徹底占領落葉領,才算得上是大功告成。

        到那個時候,他才會正式求婚。

        ………………

        澹臺家族。

        無主之地的第一諸侯,自稱為孤山老人的澹臺滅明,依舊在煮茶。

        澹臺家主的前主簿,如今諸侯聯盟大會的左長史,一字一句將整個比武過程詳細告知。

        頓時澹臺滅明面孔微微一顫,甚至煮茶的手都抖了一下,顯然他也被徹底驚到了,目光露出不敢置信的光芒。

        云傲天這個人,太詭異,太匪夷所思了。

        接著,他又繼續煮茶。

        “倒是通陰陽,知天文地理之奇才了,智近乎妖嗎?”澹臺滅明淡淡道:“你覺得他是哪一方的人啊,無主之地不像是能夠出得了這樣的人才啊。”

        “不知。”

        澹臺滅明淡淡道:“這樣的人才,現在就算給我用,我也不會用了。太讓人難以捉摸,太不好掌控了。”

        “是。”

        澹臺滅明想了一會兒道:“開始準備吧,弄死這個人。”

        “是,怎么弄死?”

        澹臺滅明道:“不但要殺死,而且還要誅心。”

        “殺人誅心?”

        “對。”澹臺滅明道:“殺人誅心,不計一切代價,完成這個目標。”

        ……………………

        裂風城內,云中鶴前去拜見井中月。

        不知道為何,井中月今天穿得尤其不一樣。

        之前的井中月都是穿著中性服裝的,而且尤其喜歡穿男子錦裝。

        盡管她長得一點都不男性,反而非常女人,艷絕人寰的那一種。

        不過這樣的她穿起男裝的時候,反而顯得更加性感嫵媚。

        而今天,她竟然穿著典型的女裝,而且是一件大紅的裙子。

        頓時顯得她更加嬌艷欲滴,艷麗不可方物。

        這是為啥啊?

        你穿得這么艷?甚至還有點點騷?

        見到云中鶴進來,她仿佛顯得也有些緊張。

        “有事?”井中月問道,然后本能地雙手握在一起。

        云中鶴其實有點看呆了,這娘們長得是真好看啊,只看一眼,就讓人渾身僵硬啊。

        這張臉蛋怎么長出來的啊?精致到這個地步,也真是絕了。

        長得這么絕美,不去禍國殃民,你來做什么女諸侯啊,而且武功還這么高?

        不過井中月你此時很緊張啊,呼吸都有些急促了。

        這沒什么,關鍵是某些地方起伏得太厲害,顯得太兇啊。

        搞得云中鶴心臟也砰砰狂跳。

        云中鶴道:“主君,可整軍完畢了嗎?”

        井中月一愕,道:“你來就是為這事?”

        云中鶴道:“當然,雖然諸侯聯盟已經徹底將落葉領一千三百平方公里判定給了我們,但是莫也城主顯然是不甘心這么放棄的,他一定會率軍反抗的。所以我們要做好用武力奪取落葉領的準備,這不就是主君最盼望的嗎?您大展神威的時候到了。”

        井中月點頭道:“兩千精銳已經準備好了,隨時能夠出發。”

        為何只能帶兩千精銳,裂風城的軍隊遠不止這些多啊?

        這是因為要留下軍隊守裂風城,如果井中月率軍去奪落葉領,結果老家反而被人端了就悲劇了。

        什么?不可能有人出兵來奪裂風城?

        旁邊的秋水城對裂風谷就虎視眈眈呢,并且充滿了仇恨和敵意。

        當然了,無主之地現在還是有規矩的。

        所以,秋水城當然不能直接率軍來進犯,但是完全可以用馬匪的名義,又或者直接用白銀領主殘余叛軍的名義。

        云中鶴道:“我們率軍去奪取落葉領,裂風城交給誰守?”

        井中月道:“裂風令聞道夫和楚昭然。”

        云中鶴點了點頭,這是合適的人選。

        “根據情報,這段時間莫氏家族出動了十幾萬人,收割落葉領的糧食,已經堆積如山了。”云中鶴道:“按照計算,等六月十七那天,落葉領的糧食正好收割完畢。我們不但奪回落葉領,還能搶走所有糧食,一勞永逸。”

        此時裂風谷已經完全處于斷糧狀態了,幾乎每天都在喝稀飯了。

        再有半個月沒有糧食的話,整個裂風谷就要徹底崩潰了。

        盡管澹臺家族已經公開宣布解除了對裂風谷的制裁封鎖,但是依舊沒有人愿意賣糧食給裂風谷,而且就算愿意賣,裂風谷也拿不出錢來了。

        所以,此時盡管獲得了一連串的勝利。裂風谷正處于最好的時候,但也處于最危險的狀態。

        半個月之內,如果搶不到糧食,如果奪不回落葉領的話,不需要敵人的打擊,裂風谷自己就崩潰瓦解了。

        相反,如果能夠成功奪回落葉領,能夠搶到天文數字的糧食。

        那么危機徹底解除,從今以后裂風谷一飛沖天,諸侯聯盟就算想要制裁也找不到可以制裁的方向了。

        有錢,有糧食,別人就拿你沒有辦法了。

        除非直接派遣大軍前來攻打。

        但沒有合適的理由,怎么可能擅開戰端?

        最關鍵的是,就算要來攻打裂風城,需要派多少軍隊?

        三萬?五萬?

        “主君,我們這一次出兵,不但要奪回落葉領,最關鍵的是要搶到糧食,天文數字的糧食。”云中鶴道:“若搶不到糧食,又或者糧食被莫氏家族毀掉了,那我們之前所有的努力就徹底前功盡棄了,裂風谷就徹底崩潰瓦解了,我們連十天的糧食都沒有了。”

        井中月斬釘截鐵道:“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就帶著你們去做馬匪,去到處搶劫,反正這也是我的理想。”

        呃!你的理想好別致啊。

        ………………………………

        六月十四!

        井中月率領兩千精銳,全副武裝,僅僅帶著五天的口糧,離開裂風城,殺向了落葉領。

        等到井中月軍隊離開,裂風令聞道夫立刻關上城門。

        從今天開始,一直到井中月帶著糧食凱旋,裂風城門就不會再開啟了。

        望著井中月軍隊離去的背影,裂風令聞道夫一聲嘆息。

        楚昭然道:“大人為何嘆息?”

        裂風令聞道夫道:“這云傲天雖然智計無雙,但是他走的路太險了,稍有不慎就是萬劫不復,長期行險并不是一個合格諸侯所為。”

        楚昭然也這么覺得,但這話他已經不能說出來了。

        聞道夫可以說,他不可以。

        因為聞道夫是長輩,德高望重。

        但他也覺得云中鶴太行險了,比如這一次,完全是在懸崖邊上行走。

        主君井中月僅僅帶著兩千軍隊去奪落葉領,毫無疑問會面對兩三倍的敵人,而且還是處于守勢的敵人。

        莫也城主剛剛損失了繼承人,正處于最悲憤的時候,而且他為了保護家園,保護落葉領,肯定會拼盡全力的。

        正所謂哀兵必勝。

        此時莫也城主率領的,就是一群充滿斗志的哀兵。

        裂風谷的存糧,就算只吃稀飯,也只能堅持十天左右了。

        如果十天之內,拿不下落葉領,奪不到糧食,那裂風谷就徹底完了。

        實在是太險太險了。

        ………………………………

        落葉領的入口處!

        莫也城主率領八千大軍,防守在這個不足三里的關卡處。

        這也是一處山谷,并沒有真正的城墻,只是用木頭搭建的寨墻,畢竟這里不是真正的國家,而是無主之地的諸侯。

        但就算是木頭寨墻,也足足有三米高,橫跨在山谷之間。

        絕對的易守難攻。

        井中月兩千精銳,去攻打八千守軍的關卡,聽上去真是有點難如登天啊。

        而這個關卡的背后,就是落葉領,再往西十幾里,就是百萬畝良田。

        到處都是堆積如山的糧食。

        莫氏家族出動十幾萬人搶收糧食已經到了尾聲,再有一天時間,所有的糧食就全部收獲完畢了。

        所以整個落葉領到處都是糧食垛子,糧食堆積如山。

        今年大豐收,每畝產量破天荒地突破了二百五十斤,所以整個落葉領的糧食足足有一百多萬石,足夠此時的裂風谷所有人口吃近兩年的了。

        莫也城主,頭戴白布,靜靜站在落葉領關卡的寨墻之上。

        “什么,裂風谷就來了兩千軍隊?”莫也城主驚愕,然后真是又驚又喜,甚至還有一絲憤怒。

        喜的當然是因為井中月只帶來了兩千軍隊。

        怒的也正是如此,井中月你未免也太小看我莫氏家族,太小看我莫也了。

        我帶著八千守軍守關卡,你竟然只帶著兩千人來奪落葉領,莫非是瘋了嗎?

        這半年來,井中月實在表現得太憋屈了,一直都在隱忍妥協,都讓人忘記她是何等兇猛彪悍了,都覺得她其實只是一個無能的女人,之前和秋水城那一戰,也只是色厲內荏而已,只不過秋水城太過于無能,才會有如此慘敗。

        “云傲天來了沒有?”莫也城主問道。

        “來了。”

        莫也城主寒聲道:“來的正好,正好借此一戰,將井中月的兩千軍隊斬盡殺絕。”

        “井中月你果然是瘋了,竟敢只帶兩千軍隊來奪落葉領,莫非你真覺得諸侯聯盟會為你討回公道不成?如果是那樣的話,就不會有今日這一戰了。”

        云中鶴從來都沒有如此天真過。

        澹臺家族代表諸侯聯盟正式宣布,讓莫氏家族歸還落葉領,但是他們是絕對不可能出兵幫助裂風谷的。

        頂多只是讓裂風谷出師有名而已,能夠名正言順奪取落葉領,事后不得制裁懲罰。

        那么井中月率領兩千精銳,能否打得過莫也城主的八千大軍呢?而且敵人還有關卡在手?

        聽上去是完全不可能的啊。

        畢竟莫也城主也是極其厲害的人物,曾經和井厄城主和大戰好幾次,盡管沒有獲勝,但是井厄始終沒能奪回落葉領就很能證明問題了。

        況且這次兵力如此之懸殊。

        但是……這次能夠打贏。

        還記得云中鶴進貢給莫氏的那三千鎧甲和武器嗎?

        那些鎧甲兵器都是裂風谷高價買來的,算是非常精銳的了。

        如今這批鎧甲,就穿在莫氏家族最精銳的三千守軍身上。

        當然,云中鶴狡詐狠毒,讓人不由得擔心這鎧甲會有問題。

        所以,之后莫也城主又請來了最最高明的術士,甚至讓澹臺家族的人來檢查這些鎧甲。

        甚至將部分鎧甲劈開,融掉重鑄,都沒有發現任何問題,完全是上好的鎧甲。

        能夠發現問題才有鬼呢,云中鶴可是將砷融入鐵甲之內的,這種下毒之法,完全超出了這個時代了,根本不可能發覺。

        而且莫氏家族缺乏鎧甲,這次關鍵性大戰,莫也城主怎么可能會不讓自己軍隊裝備這些鎧甲。

        而且這樣還能激怒井中月呢,我們的軍隊正裝備你進貢來的鎧甲,殺你們井氏的軍隊呢。

        …………………………

        六月十六,經過了兩日的行軍,井中月率領兩千軍隊,抵達落葉領入口的關卡之下。

        “城主,來了!”言若山主簿道。

        莫也城主眼睛一瞇,頓時露出了無比怨毒的光芒。

        “井中月,云傲天你終于來了,果然是帶了兩千軍隊啊。”

        “云傲天,等著我將碎尸萬段吧!我一定親自動手,一刀一刀,將你千刀萬剮。”

        “井中月,你美麗無雙,今日落入我手中之后,一定要當著云傲天的面,將你蹂躪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井中月一死,剩下井無邊那個廢物,井氏家族就徹底廢了。”

        “然后我就帶著大軍,殺入裂風城,將井氏家族斬盡殺絕,將井氏的女人凌虐之死,為我兒莫秋報仇。”

        井中月帶著兩千軍隊,距離關卡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但是,距離還有一千米的時候,井中月直接下令道:“停,原地扎寨。”

        井中月沒有直接攻打關卡,莫也城主頓時覺得好生失望。但是這也并不意外,因為井中月的兩千軍隊行軍一百多里,正是疲倦,不可能直接攻打關卡的。

        接下來,井中月帶來的兩千精銳開始安營扎寨。

        頓時,莫也城主好糾結啊。

        這個時候,井中月兩千軍隊正是疲倦的時候,如果趁機出擊的話,正好能夠將她殺個措手不及。

        但如果主動出擊的話,豈不是將關卡守軍的優勢給丟了?

        足足好一會兒,莫也城主還是放棄了這個誘人的念頭,依舊堅守,占據地利,等待井中月的進攻。

        云中鶴不由得抬頭看了一眼烈日,實在是好熱啊,簡直讓人都要熟透了。

        莫氏家族,穿著他進貢毒鎧甲的軍隊,應該快要中毒,或者已經開始中毒了吧。

        ………………………………

        一天時間過去了。

        兩天時間過去了。

        三天時間過去了。

        但是,井中月依舊在扎營,絲毫沒有要進攻的意思,這依舊是云中鶴的意志。

        這天真的是好熱啊。

        因為云中鶴進貢的三千鎧甲非常好,所以穿著鎧甲的三千莫氏軍隊是精銳中的精銳,擔任重要的防守之職。

        大戰隨時都能爆發,所以這鎧甲也不能脫。之前井氏軍隊沒有來的時候,還可以不穿甲。但是現在井中月帶著軍隊來了,鎧甲時時刻刻都要穿在身上,哪怕睡覺也要穿著,萬一敵人夜里忽襲營呢,這種關鍵戰役,時間就是性命,時間就是勝利。

        可是這天實在是太熱了,渾身汗流浹背。

        白天太陽暴曬,不敢脫掉里面的衣衫,等到晚上的時候,大部分士兵實在忍不住了。

        脫掉了里面的衣衫,直接穿著鐵甲,這樣還涼快得多了。

        只不過這些鎧甲還是比較粗糙的鋒利的,摩擦之間,難免割傷皮膚。

        不過這些士兵皮糙肉厚的,壓根不在意這點小割傷,晚上穿著鐵甲還舒服呢,多涼快啊,散熱還快呢。

        就這樣,鎧甲上的劇毒砷,通過傷口的血液,一點點進入體內。

        這玩意,一百多毫克就致死的啊。

        一開始還不覺得,漸漸地這些士兵覺得有些頭暈,有些嗜睡,卻也不覺得什么。

        畢竟天氣這么熱,中暑是很正常的,頭暈更正常了,睡一覺就好了。

        這就是典型的砷中毒癥狀,頭暈,上吐下瀉。

        隨著時間的流逝,莫氏精銳士兵中毒越來越深。

        一天,兩天,三天時間過去了。

        或許有人問,這些鎧甲到莫氏手中已經好幾個月了,之前為何不中毒,現在才中毒?

        這是因為在無主之地鎧甲非常珍貴,平常訓練的時候,誰舍得真的長時間穿鎧甲啊。

        只有等到真正開戰的時候,才會全身披甲。

        這些鎧甲平時都保存妥善,而且每隔幾天都要擦得油光蹭亮,免得生銹。

        畢竟一副鎧甲價值百兩銀子以上,實在是太寶貴了。

        甚至行軍的時候,鎧甲都在牛車上運著,畢竟這玩意太重了,穿在身上行軍走路實在是太緩慢了。

        就這樣,三天時間內,劇毒砷源源不斷進入莫氏士兵體內。

        中毒的士兵開始嘔吐,開始腹瀉。

        癥狀越來越明顯,人數越來越多。

        ………………………………

        “啟稟主君,大事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軍中發生了瘟疫,不少士兵開始上吐下瀉了,而且感染者越來越多。”

        莫也城主一驚,立刻沖出華麗大營。

        果然營地里面臭氣沖天,許多士兵正在嘔吐,要么正在便溺。

        確實是瘟疫的癥狀,一直到這個時候,莫也城主都不覺得這是鎧甲有毒,還以為這是瘟疫。

        而且是云中鶴的陰謀。

        至于云中鶴是怎么讓大軍感染瘟疫的就不得而知了,但肯定是他的毒計。

        否則他不來就沒事,他一來就感染瘟疫了。

        “不好,這是云傲天的陰謀,難怪這幾天時間,井中月一直沒有進攻,原來這是云傲天的毒計,就是讓我們的軍隊感染瘟疫,直到整支大軍徹底崩潰瓦解。”莫也城主怒道:“如今有多少士兵感染瘟疫?”

        “六七百,而且感染者越來越多。”主簿言若山道。

        感染六七百人,僅僅不到十分之一,這個數字還不多,不影響整支軍隊的戰斗力。

        莫也城主頓時陷入了艱難的抉擇,是要繼續堅守下去嗎?

        這樣感染瘟疫的人只會越來越多,戰斗力每一天都在消弱。

        帶兵退走?更加不可能了。

        那么只有一條路,主動進攻。盡管那樣會失去關卡的地利,但隨著時間流逝,感染瘟疫的士兵越來越多,那就大事不妙了。

        此時他莫也城主手頭上還有七千人,依舊是三倍于井中月,依舊能夠獲勝,只不過是損失大一些而已。

        于是,莫也城主當機立斷,立刻進攻。

        “全軍集結,進攻井中月。”

        隨著莫也城主一聲令下,莫氏留下一千守軍堅守關卡。

        他親自率領六千大軍,開始集結。

        ………………………………

        “啟稟主君,莫氏軍隊開始集結,準備主動出擊。”井中月這邊很快得到了匯報。

        云中鶴頓時嚇了一跳。

        這莫也這么當機立斷?

        “他集結了多少人?你們在高處探望,覺得莫氏軍隊中感染瘟疫的多嗎?”云中鶴趕緊問道。

        探子道:“莫也城主集結了六千人左右,感染瘟疫者應該不多,十分之一左右。”

        云中鶴頓時覺得棘手了。

        情況沒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好啊,他本來是希望莫氏軍隊中毒的人越來越多,倒下的人越來越多,而且以為是感染了瘟疫,所以整支軍隊都會人心惶惶,士氣低落,到時候一擊而潰。

        然而莫也城主如此果決,在他剛剛覺得瘟疫開始的時候,就直接下令進攻了。

        這個時候,莫氏軍隊的戰斗力損失不大啊,而且士氣還高漲。

        就算是野戰。

        兩千對六千,兵力還是太懸殊了啊。

        他一直聽說井中月非常犀利,戰斗力超強,但畢竟她只有一個人。

        而莫也城主也絕對是沙場老將。

        井中月兩千軍隊,以一敵三,實在是有些危險啊。

        而如果這一戰敗了,裂風谷也徹底完了。

        此時云中鶴才深深地知道,這個世界上真的沒有完美的計劃。

        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這一戰,已經勢在必行了。

        井中月直接系上了紅色的披風,拿起了自己的長槍,原來這才是她戰場上的兵器。

        “全軍集結,準備決戰!”

        隨著井中月一聲令下,裂風谷的兩千軍隊開始集結列陣。

        …………………………

        一個時辰后!

        莫氏六千大軍,井氏兩千大軍,全部集結完畢。

        相隔兩千米,莫也城主看到白馬上的井中月,盡管只是一個紅點而已。

        但是莫也城主還是充滿了刻骨的仇恨。

        井中月,我六千打你兩千,你輸定了,死定了!

        你應該還是一個處吧。

        我一會兒會將你蹂躪一百遍,一千遍,讓后悔活在這個世界上。

        裂風谷井氏,今日便已經亡了!

        井中月傲人無倫的嬌軀騎在白馬之上,望著莫氏的六千大軍。

        她回頭看了云中鶴一眼。

        然后,冷聲下令道:“沖,殺!”

        然后,她單人單騎,直接朝著莫氏的六千大軍沖了過去。

        云中鶴頓時要瘋了。

        靠,你井中月這是瘋了嗎?

        你率領兩千人,主動去攻擊六千人?

        而且還單槍匹馬沖過去?

        別這么瘋啊,你死了,我娶誰去啊?

        我還沒有向求婚呢。此時云中鶴有點后悔了,早知道直接在裂風城主府內就求婚了。

        然而,井中月等待這一天已經很久很久了。

        為了云中鶴的計劃,她委屈求全,她忍讓妥協已經半年多了。

        這半年來,所有人都覺得她井中月無能了,窩囊了,怯懦了。

        不僅僅是敵人,就連麾下的軍隊也這么認為了。

        這些軍隊依然忠誠,但是望向她的目光已經充滿懷疑了。

        她實在是太憋屈了,她需要瘋狂地釋放,她需要戰斗,需要一場瘋狂的殺戮。

        今日,我就讓你們看看,什么是真正的井中月,什么是真正的女魔頭。

        莫也城主見到井中月竟然一個沖過來,不由得大驚,然后狂喜。

        頓時,他瘋狂怒吼道:“沖,沖,沖,殺了她!不,不,活捉她!我要將她先殲后殺,先殲后殺!”

        隨著他一聲令下,六千軍隊潮水一般朝著井中月沖了過去。

        整個地面,開始激烈地顫抖。

        而井中月身后的兩千軍隊也幾乎要瘋了,尤其是那一千騎兵。

        沒有想到井中月主君竟然如此瘋狂,竟然單槍匹馬沖了過去。

        “快,快,快,保護主君,保護主君。”隨著騎兵千戶大吼,井氏家族的一千騎兵瘋狂馳騁。

        另外一千步兵,也近乎瘋狂地沖鋒,拼命想要追上井中月。

        但是井中月騎的是千里馬啊,速度太快了,身后的井氏軍隊根本追不上。

        她的速度越來越快。

        越來越瘋。

        因為穿著紅色的披風,所以此時的她,真的如同一團火焰一般。

        我要讓你們看看,真正的井中月。

        真正的裂風城主井中月,無主之地唯一的女諸侯。

        而且她此時內心正在醞釀一個生死抉擇,一個不能告訴任何人的抉擇,命運之抉擇。

        關于愛情和忠誠的抉擇。

        在這種瘋狂的情緒中,火焰一般絕美無雙的井中月,一個人猛地沖入了莫氏大軍之中。

        瞬間,她仿佛完全被敵人淹沒了。

        …………………………

        注:放心,半章之內結束這場大戰。拜求兄弟們月票,糕點千恩萬謝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