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一十章:決斗結束!云中鶴秒殺莫秋!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一十章:決斗結束!云中鶴秒殺莫秋!字體大小: A+
     
      今日的天氣仿佛也是為了襯托某種悲劇的存在,之前每天都是晴空萬里,今日卻陰沉沉的烏云密布。
      不過對于眾多大佬來說,這樣的天氣更好。
      起碼不熱啊,無主之地的夏天實在是太熱了,每天都仿佛要將人烤焦了一般。
      尤其在太陽直射之下,真的要將人皮都掀了一般。
      很多大佬懷疑,兩大帝國明明已經集結了百萬大軍,卻依舊沒有開戰,很大程度上的原因就是因為天氣太熱了,要等到轉涼了之后再開戰。
      最近無主之地發生了很多大事,但這一次前來看戲的人是最多的。
      因為最近的事情畢竟是遞進式高潮。
      尤其是今日的比武,實在是太荒謬,太懸殊了。
      見證一個人的死亡,見證一個家族的滅亡,還是很有意義的。
      當然今日的比武本身是不具有任何懸念性的,結果早已經注定了。
      但人很奇怪,對于某些結果已經注定的事情,依舊充滿了好奇。
      就仿佛某些事情,早已經熟練千百遍,卻依舊孜孜不倦。
      上午時分,莫氏和井氏家族的軍隊,還有諸侯聯盟維持秩序的軍隊,都已經全部到場了。
      整整超過五千多人。
      大約上午,前來見證比武的人就陸陸續續到場了。
      不過先來的都是一些小人物。
      中午吃過飯之后,日上正午的時候。
      諸侯聯盟的大佬也全部都來了,總共三十幾個諸侯,整整來了二十幾個。
      剩下的也都派遣世子前來。
      最后時刻。
      井中月和莫也城主都入場了,最尊貴的一個位置上卻還空著。
      云中鶴不由得一愕,澹臺滅明難道會來嗎?按說不會的啊,應該還是由澹臺浮萍代替的啊。
      結果幾分鐘之后。
      在澹臺家族軍隊的拱衛下,一個錦袍公子緩緩而來。
      頓時全場幾千人,全部整整齊齊站起,迎接他的到來。
      真正的眾星捧月。
      甚至更加過分的是,此時天上的烏云竟然裂開了一道縫隙,太陽光照射了下來,直接落在了這位錦袍公子的臉上。
      頓時仿佛一陣金光蒙在他身上,顯得更加俊美無匹,貴氣無雙。
      云中鶴此時心中咬牙切齒,心中涌出了一句話:凡是長得比我帥的,都應該死。
      當然,他是絕對不會承認這個錦袍公子比他帥的。

      但不得不否認,這個錦袍公子的英俊非常高級,貴氣,冷酷。
      一出場,就知道是天之驕子。
      那氣質,那目光,天生睥睨天下的那種。
      真是太過分了啊,原本今天我云中鶴是主角的,結果你一來把我的光彩全部奪走了。
      什么意思啊?
      云中鶴立刻就認出了此人,澹臺家族世子,白云城弟子,澹臺鏡。
      無主之地第一美男子。
      無主之地第一公子。
      無主之地第一青年高手。
      而且在曾經幾年時間內,他還算得上是井中月的潛在未婚夫。
      也被認為是整個無主之地唯一配得上井中月的男子。
      井厄和澹臺滅明是有秘密婚約的,在所有人看來,澹臺鏡和井中月才是真正天造地設的一對,無主之地真正的金童玉女。
      當然了,后來發現井無邊腦子壞了,又有神經質,這個繼承人廢掉了,井中月女子成為了繼承人,自然就不能外嫁了。
      所以這段婚約就不了了之了。
      云中鶴如果完全恢復真面目站在澹臺鏡身邊會是什么效果?
      他依舊非常俊美漂亮,甚至妖艷。
      但是澹臺鏡的長相,確實更加貴氣,冷酷,看上去給人一種很高級的感覺。
      不像云中鶴,完全是一副反派配角,銀賊面孔。
      畢竟兩個人的出身天差地別,云中鶴可是乞丐養大的,混混出生。
      這位澹臺鏡還是非常傲慢的,進場之后全場所有人在他眼中都是螻蟻,目光只有井中月一人。
      他望向井中月的目光非常霸氣,就是強大的獨占欲,卻又非常驕傲,我不屑來討好你,但是我又知道,整個無主之地只有你井中月才能配得上我澹臺鏡的感覺。
      整個無主之地,除了澹臺鏡,你井中月壓根找不到第二個男人能夠和我相提并論。
      隨便應付前來討好的諸位諸侯,澹臺鏡世子來到最華麗的椅子上坐了下來。
      有點奇怪,在場諸侯對澹臺鏡的態度,竟然比對澹臺滅明還要巴結。
      這是有原因的,因為至少在澹臺滅明這一輩未必會稱王。
      但是到了澹臺鏡這一輩,就一定會稱王了。
      無論如何都會稱王。
      如果兩大帝國在無主之地的決戰,發生了壓倒性的勝利,那么澹臺家族就會在關鍵時刻,投靠某個帝國,最終可能異姓封王。
      而兩大帝國在無主之地不分輸贏,甚至兩敗俱傷,那么澹臺家族會趁機崛起,最終也會稱王。
      所以在眾多諸侯眼中,澹臺鏡不僅僅是一個普通世子,而是未來的一位王。

      不過他未來再是王,今天的主角依舊是云中鶴和莫秋。
      不,準確來說,在所有人眼中,今天的主角只有一個人,莫秋。
      因為云中鶴很快就要死了,進入生命倒計時了。
      而此時的云中鶴,真正是心急如焚啊。
      因為澹臺鏡來了之后,天上的烏云竟然裂開了,竟然出太陽了。
      見鬼啊。
      那接下來的閃電還會不會準時出現啊?
      量子說了百分之八十六的概率會準時發生,那就是還有百分之十四的概率不會發生。
      莫非是因為這個澹臺鏡的出現,導致閃電不及時劈下來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真是日了狗了。
      你澹臺鏡不好好在白云城,你來我這里裝什么逼啊?
      ………………
      正午十二點,一刻!
      全場到齊了。
      加上護衛軍隊,加上全場賓客,整整七八千人。
      絕對之大場面。
      幾千名見證者,將中間的比武臺三百六十度環繞包圍。
      原本這個比武臺直徑只有十五米的,但是后來擴建了十米,比武臺的中間有一個巨大的太極圖案,中間兩個圓點,就是莫秋和云中鶴站立的地方。
      云中鶴站在陰面,也就是屬于井氏家族的領地一方。
      莫秋站在陽面,也就是屬于莫氏家族的領地一方。
      “咚咚咚咚……”鼓聲響起。
      今天的兩位主角,云中鶴和莫秋出現。
      諸侯聯盟的左長史,澹臺家族的前主簿,開始宣讀生死狀契約。
      內容不外如是,上了比武臺之后,不計一切手段,將對方擊敗滅殺。
      贏者生,輸者死。
      站立著贏,躺下者死。
      勝利一方,將永久得到落葉領一千三百平方公里土地。
      最后詢問,這生死狀可有問題,可愿意遵守。
      “遵守。”
      “遵守!”

      接下來,就是驗明正身。
      這個過程非常復雜。
      但是在幾日之前,澹臺滅明就親自在兩個人的手臂上拍了一下,形成了獨特的印記,不可模仿的印記。
      先檢查這個印記,然后再檢查掌紋和手印。
      最后檢查面相。
      確認無誤。
      驗明正身之后,兩個人登上比武臺。
      云中鶴死死卡著時間,一秒鐘都不敢有誤差。
      接下來每一秒時間,都非常寶貴。
      此時他完全保持九號精神病人量子上身的狀態,只有這樣才能準確地知道時間。
      此時時間是中午12點,30分,39秒。
      距離實戰模擬的那個閃電,還有五分鐘左右。
      但此時已經上臺了啊。
      云中鶴想盡一切辦法拖延時間,盡量走得緩慢,走得充滿儀式感。
      全場所有人也非常理解,甚至莫秋也很理解。
      因為在所有人看來,云中鶴這是在身赴黃泉路,不想那么早死是情有可原。
      畢竟,只要上了比武臺,只要開戰的鑼鼓聲響起,云中鶴就輸定了,死定了。
      盡管云中鶴想盡一切辦法拖延,走到比武臺上,也僅僅只是花了一分鐘。
      兩個人各自站在了位置上,太極圖的兩個圓點。
      位置到位了,莫秋站的地點就是閃電要劈中的地方。
      而此時,天上風云變幻。
      僅僅這幾分鐘的時間,剛才裂開的烏云重新聚攏,而且開始壓低。
      烏云壓頂的氣勢,就要來了。
      顯得凝重,威壓。
      黑云壓頂的氣勢,讓人有些喘不過氣來。
      整個天地,如同水墨,仿佛要書寫大事件。
      云中鶴知道,意外大概不會發生了,這個閃電應該會準時劈下來。
      但見鬼的是,此時才十二點三十一分啊,距離閃電劈下來,足足還有四分鐘。
      讓他拖延莫秋幾十秒一分鐘還行,拖延四分鐘,怎么可能啊?
      只要開戰的鑼聲響起之后,莫秋隨便一秒鐘沖過來,都能將云中鶴劈成兩半。

      而此時,那個開戰的鑼鼓就要敲響了。
      云中鶴本能就要想辦法開口,拖延開戰鑼鼓的敲響。
      此時距離閃電劈下來,還有整整三分多鐘啊。
      這個時候開戰,他云中鶴必死無疑啊。
      但此時九號量子上身,他沒有任何舉動,就這么非常冷酷地站在那里一動不動。
      差點忘記了,這個神經病一點都不怕死的。
      “當!”
      開戰的鑼鼓敲響了。
      靠,靠,靠!
      全場所有人都睜大了眼睛,因為接下來會是秒殺。
      莫秋只需要不到半秒鐘時間,就能將云傲天劈成兩半,這是一場毫無懸念的決斗。
      所以千萬別眨眼,說不定一眨眼,比武就結束了。
      然而,莫秋并沒有如同實戰模擬的那樣,立刻動手。
      他的目光反而望向了另外一個人,澹臺鏡。
      云中鶴明白了。
      澹臺鏡的意外到來,給莫秋很大的刺激。
      在莫秋看來,他也是無主之地的天之驕子。但是澹臺鏡一到場,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你澹臺鏡不就是出身比我好一些,長得比我帥一些。
      論心機,論智謀,我莫秋不見得比你差。
      為何人人都將你當成未來的王者,而且在白云城你也是嫡系弟子?而我莫秋,卻要絞盡腦汁,行盡卑鄙手段,才能奪區區一個落葉領。
      而你澹臺鏡憑什么生下來就擁有一切,未來竟然還要稱王?
      憑什么所有人都覺得,你和井中月是天造地設的一對?為何沒有說我和井中月才是真正的一對?
      我莫秋何等聰明絕頂,何等智計無雙,何等心狠手辣?哪里不如你澹臺鏡?
      原本莫秋覺得和云傲天決斗,并沒有什么,畢竟是為了家族利益。
      但是現在澹臺鏡在,他和云傲天這等廢物決斗,就顯得非常恥辱了。
      雖然澹臺鏡一句話都沒有說,但他還是能夠感覺到對方眼中的蔑視。
      莫秋滿腔悲憤,滿目殺氣。
      所以哪怕開戰鑼鼓響起,他也依舊沒有動手,也沒有拔劍。
      他緩緩目視全場,最后落在云中鶴的臉上。
      “云傲天,和你站在這比武場上,本就是莫大的恥辱。”

      “你手無縛雞之力,出身于市井,如同野狗一般,如同老鼠一般。”
      “你自恃聰明,盡會一些雕蟲小技。”
      “你背靠女人,只會奇技淫巧。”
      “你這等跳蚤,不配于我比武,甚至殺了你,都臟了我手中之劍。”
      在莫秋看來,那天比文招親上的詩文和對子,全部都是寧清所作的,而不是云中鶴。
      沒看到都是寫李太阿嗎?而寧清就是李太阿最狂熱的崇拜者。他是不相信云中鶴出身于混混乞丐的卑賤貨色,能夠寫得出來這些高明詩詞的,絕不可能。
      所以云中鶴就剩下詭計多端,奇技淫巧。
      此時莫秋對云中鶴極盡羞辱,仿佛只有這樣,才能排解澹臺鏡給他帶來的憤慨。
      但云中鶴卻被罵得好爽。
      繼續罵,繼續幫我拖時間啊。
      “今日之決斗,我非為我,我乃是為無主之地,誅殺云傲天這等江湖奸賊,為無主之地除害。”
      “井中月城主,你可知道你裂風谷為何有今日之慘狀,就是你德行不夠,竟然重用云傲天這等江湖術士騙子,今日我便為你斬殺此鼠輩,不用謝了。”
      時間差不多了,差不多了!
      12點,35分,20秒。
      距離閃電劈下來,還有25秒。
      天上的烏云,果然已經黑壓壓得無比嚇人了。
      就仿佛整個天都要塌下來一般。
      天地之間一片寂靜,就連風都沒有。
      莫秋高聲怒吼道:
      “今日我殺云傲天,如同殺一豬狗也。”
      “殺了此賊,劍已經臟了,我便廢棄此劍不用。”
      “今日殺此等卑賤鼠輩,是我莫秋之恥,然而不得不殺,為無主之地除害!“
      然后,莫秋猛地拔劍,就要朝著云中鶴沖殺過來斬殺。
      所有人睜大眼睛。
      來了,來了!
      云傲天要死了。
      瞧著氣勢,一定要將他劈成兩半了。
      千萬別眨眼,別眨眼。
      秒殺,絕對是秒殺。
      此時就算神仙到場,也救不了云中鶴的性命了。

      莫秋凝聚全身的力量和真氣,接下來他會如同炮彈一般沖出,然后一劍將云傲天劈成碎片。
      不是兩半,而是徹底轟殺成渣,碎尸萬段。
      “死,死,死吧,云傲天!”
      而就在此時,云中鶴低聲道:“莫秋少主,燕蹁躚大人讓我轉告你一句話。”
      頓時,莫秋不由得一愕,腳步微微一滯。
      這個名字,確實給了莫秋強大的沖擊力,讓他腦子涌起了許多回憶。
      燕蹁躚,這是一個惡魔一般的名字,這是莫秋這輩子見過最可怕,最厲害的人物。
      云中鶴忽然猛地抬手。
      高亢呼喊道:“莫秋此賊,策劃白銀慘案,謀殺幾千無辜性命,有傷天和,此等狗賊,當天誅地滅。”
      “莫氏家族,強行霸占我井氏家族落葉領,天理難容!”
      “我云傲天,代表正義,代表天公,將你誅死。”
      “老天爺啊,天誅此賊,天誅莫秋!”
      云中鶴用盡全身的力氣狂吼,而且還用九號量子的詭異聲音。
      瞬間,響徹全場。
      莫秋一愕,然后面孔猙獰冷笑,你云傲天死到臨頭,還瘋言瘋語。
      而此時,云中鶴真的如同鬼神上身一般,瘋狂高呼。
      天誅莫秋!
      天誅莫秋!
      天誅莫秋!
      莫秋再一次凝聚全身真氣,猛地要沖射出去,將云中鶴碎尸萬段。
      死,死,死!
      天誅莫秋,天誅莫秋!
      云中鶴單手指天,嘶聲狂吼。
      瞬間!
      啪!
      天上烏云猛地撞擊。
      一道閃電,發出奪目光芒,縱橫幾萬米,如同游龍,從天上猛地劈下。
      天地顫抖戰栗。
      天地色變。
      幾乎是瞬間,這一道驚天閃電猛地劈下,而且是瞄準莫秋的位置劈了下來。

      “轟轟轟!”
      閃電猛地擊中了高舉寶劍的莫秋。
      啪!
      一陣巨響,猛地炸開。
      一道白光。
      莫秋的身體,直接被閃電擊飛出去幾百米。
      整個比武臺,活生生被劈開一個大洞。
      那根被砍斷的樹樁,直接被劈成兩半。
      天地之威,讓人聞風散膽。
      整個大地,都猛地震顫。
      驚天的光芒之后,一切恢復。
      只見到比武臺上,就只剩下云中鶴一人,單手指天。
      而莫秋已經飛出幾十米,躺在地上一動不動,渾身焦黑冒煙。
      云中鶴用手指比作手槍狀,放到嘴里吹了一口氣,淡淡道:“我引天雷,誅殺莫秋此賊。”
      至此,比武結束!
      莫秋被秒殺!
      ………………
      注:第二更送上,諸位恩公月票啊,莫要讓我如此無力啊,給諸位大人叩首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