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零六章:云中鶴要逆天啊!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百零六章:云中鶴要逆天啊!字體大小: A+
     
      (謝謝桐棠美女的十萬幣打賞,謝謝)
      云中鶴道:“什么條件?”
      “錢。”莫秋道:“五十年前我們租借落葉領的時候,還是比較荒涼的,良田也遠遠沒有那么多。這五十年時間,我們莫氏家族往落葉領投入了不計其數的人力物力,開墾田地,建造水利等等,這些東西都不屬于你們裂風谷,對嗎?”
      這些話聽上去確實有道理。
      我們國家也曾經遇到過這樣的情況,并且為此支付了巨大的代價。
      莫秋道:“尊敬的盟主,諸位大人,還有裂風谷的井城主,在歸還落葉領之前,難道不需要對我們莫氏家族進行補償嗎?總不能我們建設了五十年的成果,也一并交給你們?”
      澹臺滅明點頭。
      在場眾多諸侯點頭。
      云中鶴道:“那你們想要得到多少賠償?”
      莫秋道:“我們每年投入到落葉領的人力物力,折合成為銀子的話,超過十萬兩,五十年時間就是五百萬兩。哪怕以最低的利息來算,五百萬兩五十年時間,至少需要一千五百萬兩。我給你們打一個折扣,裂風城只要補償我們一千萬兩,我們就可以把落葉領歸還給你們了。”
      這話一出,全場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涼氣。
      一千萬兩銀子?
      這只怕不是瘋了吧?
      這種天文數字的銀子,哪怕大贏帝國,南周帝國這樣的超級強國,想要一下子拿出來也傷筋動骨吧。
      裂風谷雖然豪富,但是上一次白銀慘案中,井中月用盡所有力氣,也只能拿出五十萬兩而已。
      那一百多萬兩銀子,還是云中鶴想盡邪法賺來的。
      而那種賺錢方式,完全是一次性的。不可再生,也不可復制性的。
      就算把裂風谷拆了全部賣掉幾遍,也賣不到一千萬兩銀子啊。
      莫秋道:“如果裂風谷能夠在六月十七之前,拿出一千萬兩補償銀子,我們就愿意歸還落葉領。”
      別說是一千萬兩銀子,就算是一百萬也拿不出來了。
      云中鶴不由得望向澹臺滅明,接下來他的反應就能夠反應出澹臺家族的真實意志了。
      當然,對于澹臺滅明的真實意志云中鶴和井中月早就有了判斷。
      從澹臺家族的利益出發,他是絕對不會贊同把落葉領歸還給裂風谷的。
      洗玉城莫氏家族,裂風谷井氏家族,都是無主之地排名前六的諸侯。只有這兩家斗起來,才是對澹臺家族最有利的。
      而且一旦落葉領歸還了井氏家族,加上有云中鶴的輔佐,那裂風谷就不是前五了,而是前三了。
      但是因為聯姻關系,因為云中鶴對他的救命之恩,使得他不得不站出來,名義上支持裂風谷奪回落葉領。
      畢竟他是諸侯盟主,想要統一整個無主之地,是要成就王者霸業的。
      以德服人是必要的,哪怕只是裝裝樣子而已。名聲對于澹臺家族來說,還是非常重要的。
      仿佛感受到了云中鶴的目光,澹臺滅明皺眉道:“一千萬兩銀子,這個數字太過于荒謬了,別說是裂風谷拿不出來,整個無主之地沒有一個諸侯拿得出來,甚至整個無主之地所有諸侯加在一起也拿不出來。而且要在十幾天內拿出來,這豈不是兒戲之言。”
      這話一出,第一諸侯澹臺滅明偉大光正的形象立刻樹立起來了。

      但云中鶴卻在心中冷笑,跟他的判斷一模一樣啊,這位澹臺滅明大人,壓根就不想讓莫氏家族歸還落葉領。
      而且這兩個人早就暗中串通了,正在上演另類雙簧呢。
      只不過迫于云中鶴的救命之恩,澹臺滅明不得不在道義上支持裂風谷井氏家族而已。
      聽到澹臺滅明的責怪,莫秋立刻站出來,朝著澹臺滅明躬身拜下道:“澹臺大人,我知道錯了。”
      然后,他目光再一次環視全場,道:“我愿意將賠償銀子降低到五百萬兩,并且分一年之內歸還,什么時候這筆銀子全部賠償到位了,我們莫氏就什么時候把落葉領歸還裂風谷井氏家族,絕不拖延半日。如此一來,算是仁至義盡了吧。”
      這話一出,澹臺滅明微微皺了皺眉頭,但終究什么都沒有說。
      此時在場所有人都看出來了,第一諸侯澹臺滅明壓根就不想讓莫氏歸還落葉領,剛才的這一切只是演戲而已,在場可都是諸侯,全部都是人精。
      一千萬兩拿不出來,那五百萬就能拿出來了嗎?
      拿不出來的。
      哪怕是一年時間內,也拿不出來。
      而且,裂風谷根本支撐不了一年時間了,沒有銀子可以,但沒有糧食絕對不行。
      如果裂風谷答應了這個條件,接下來會發生什么?
      盡管澹臺家族已經再一次公開表示,解除了對井氏家族的封鎖制裁,但依舊不會有人賣糧食給裂風谷。
      裂風谷的斷糧危機,依舊不會解除。
      當然了,接下來澹臺家族一定會假惺惺地支援一批糧食給裂風谷,表示出澹臺家族的仁義之心。
      但這批糧食絕對不夠裂風谷吃的。
      按照這樣斷糧下去,用不到半年裂風谷就徹底完蛋了。
      到那個時候,所謂歸還落葉領也無從談起。
      當然了,裂風谷井氏家族徹底覆滅,也不符合澹臺家族的利益。
      弄死井中月,讓井無邊上位傀儡城主才符合澹臺滅明的利益。
      井無邊此時已經是澹臺家族的女婿了,而偏偏井無邊是一個瘋子,那么未來井無邊和澹臺無鹽的兒子會在很短時間內繼承城主之位。
      什么?
      井無邊和澹臺無鹽未必會生出兒子?
      不,一定會有一個孩子的,盡管這個孩子未必是井無邊的,甚至未必是澹臺無鹽的。
      這才是澹臺家族的終極目標,徹底吞并裂風谷。
      所以,只要裂風谷沒有奪回落葉領,危機仍舊沒有解除,反而愈演愈烈。
      哪怕井氏家族已經成功和澹臺家族聯姻,哪怕云中鶴對澹臺滅明有了救命之恩。
      不過,云中鶴所需要的,也僅僅只是澹臺家族名義上的支持而已。
      莫秋少主道:“井中月大人,這個方案您接受嗎?如果還不接受,那我們實在沒有辦法了,總不能將我們五十年的建設成果都白白拱手讓給你們吧,天下沒有這樣的道理,你們說是不是?”
      “對!”

      “對!”
      “對!”
      在場眾多諸侯聽出了澹臺滅明的潛在立場后,立刻順風倒向了莫秋。
      唯有第二諸侯寧氏家族,一聲不發。
      按照道理來說,寧氏家族此時作為第二大諸侯,不是應該另起爐灶,拉攏井氏家族嗎?
      完全不是這樣的,此時寧氏家族正在做一件事情,那就是韜光養晦,尋找時機。
      “井中月大人,這也是我們的最后通牒,賠償五百萬兩銀子給我們,立刻歸還落葉領。”莫秋道:“否則今日便也不需要談了。”
      “不,我們不會同意的。”井中月道:“這五十年時間,你們固然在落葉領上投入了巨大的成本進行建設,但是你們得到的收益更大。”
      莫秋道:“這是我們應得的,請弄清楚一個概念,什么是租借。租借的意思是在這五十年時間內,落葉領徹底歸屬我們莫氏家族了,并不是我們莫氏家族在這五十年內是你們的長工。”
      頓時,雙方的談判陷入了僵局。
      準確說是在澹臺滅明的操縱下,整個談判陷入了預料之中的僵局。
      但是,我澹臺家族已經盡力了啊,我一直在為你們井氏家族說話啊,我已經還了你云傲天的救命之恩了,我已經盡到一個姻親的義務了啊。
      云中鶴忽然道:“我有另外一個方案,不知道莫秋少主可有興趣?”
      “沒有興趣。”莫秋道:“除了我說的這個方案,對于你們的任何方案,我都沒有興趣。”
      云中鶴道:“比武定勝負,比武定落葉領歸屬如何?你和井中月城主進行一場比武,無主之地所有諸侯見證這一場比武,如果井中月城主獲勝了,你們就歸還落葉領。如果莫秋少主獲勝了,那落葉領就永久屬于莫氏家族,如何?”
      “我同意!”井中月道。
      莫秋少主冷笑道:“不,我不同意!”
      云中鶴道:“莫秋少主,你們都是白云城主的學生,而且你還是師兄,莫非你怯戰了嗎?”
      莫秋少主道:“我自認武功不亞于井中月城主,但是此舉太過于荒謬了,一點都不嚴肅,怎么能夠將一個諸侯家族的生死存亡用一場比武來決定?我們是無主之地的諸侯,不是什么蠻族部落。”
      云中鶴朝著澹臺滅明望去道:“澹臺大人,無主之地歷史上,可有這樣的先例嗎?用比武決定一個領地的歸屬?”
      澹臺滅明道:“是有這個先例的,但是一定要雙方都同意。如果有一方不同意,那這個比武定領地歸屬就無法進行。”
      莫秋道:“云傲天大人,你就不要動這個腦筋了,我是絕對不會同意的。”
      云中鶴不由得一聲嘆息。
      “在場諸位大人或許都聽說了,我云傲天是一個瘋子。”云中鶴從位置上走了下來,在會場中心轉圈踱步,一邊笑一邊道:“所以我一直有一個瘋狂的念頭,就是要迎娶井中月城主為妻,所以我一直想要為她奪回落葉領,作為聘禮。”
      這話一出,全場徹底嘩然。
      靠,你不說我們壓根不知道,你一個中老年乞丐,竟然有這么大的野心。
      果然是瘋子啊。
      井中月連澹臺鏡的求婚都拒絕了,更何況是你這個又老又丑的乞丐?
      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便是對你的最好詮釋啊。
      云中鶴道:“大家聽說過我的武功嗎?”

      當然都聽說了,而且清楚地知道。
      你云傲天的武功,用手無縛雞之力來形容都過分了。
      甚至都可以說成是手無縛蛆之力。
      一只鵝都可以輕而易舉打敗你云中鶴。
      整個無主之地,八歲以上能夠擊敗你云傲天的孩子,不少于一萬個。
      只要稍稍練過武功,八歲小孩一只手都可以滅你云傲天十遍。
      用菜雞來形容你云傲天的體力都算是過了。
      對于云中鶴的武功,不管是澹臺滅明,還是莫秋都是最最了解的。
      簡直從來都沒有見過這么渣,這么弱的男人。
      云中鶴道:“這樣如何?我們依舊用比武定勝負,誰贏了,誰獲得落葉領。莫氏家族那邊,依舊由莫秋少主出場,而裂風谷這邊,由我出場!”
      這話一出,全場徹底瘋狂了。
      簡直被雷得外焦里嫩。
      這個世界太瘋狂了,太可怕了,太變態了。
      你云傲天竟然要和莫秋少主比武?
      我們找不出來任何一個形容詞來形容這件事情了啊?
      螳臂當車?
      雞蛋碰石頭?
      不,不,不,這都不足以形容這件事情。
      總之,這是在場諸侯這輩子聽過最最荒謬絕倫的事情了。
      如果云傲天是在夢中說這樣的話還情有可原,關鍵他不是在做夢啊。
      此人果然是一個瘋子,徹頭徹尾的瘋子啊。
      是什么東西給了你這么大的勇氣啊,讓你去挑戰莫秋少主?就是讓兩張契約自燃,并且灰飛煙滅這樣的雕蟲小技嗎?那件事情沒有揭露之前,確實顯得無比神秘。
      而一旦揭露了,也就是那回事而已。
      澹臺家族都有人傳出來了,只需去墳地里面刮一些白色粉末,就能做到這一點了。
      云傲天連八歲小孩都打不過。
      而莫秋少主武功何等之強?當日他一人,便擋住了井中月和莫也城主兩人的劍。
      當時就把所有人都給鎮住了,都知道莫秋少主武功很高,但沒有想到竟然這么高?
      讓井中月和莫秋比武,還算是旗鼓相當。
      你云中鶴去,那簡直就是飛蛾撲火啊。
      云中鶴道:“怎么?莫秋少主這是不敢了嗎?”

      莫秋少主也完全不敢置信望著云中鶴,嘶聲道:“你,你是認真的?”
      云中鶴道:“當然是認真的,而且可以當著所有人的面簽下生死狀契約。放心,這一次的契約由在場所有大人見證,不可能會灰飛煙滅的。”
      “莫秋少主,六月十三,我們兩人決一死戰。你贏了,落葉領永久屬于你們莫氏家族。我若贏了,莫氏家族無條件把落葉領歸還井氏家族。”
      “只要你愿意,現在就可以當著所有人的面,簽下這個契約。”
      在場所有人倒吸一口涼氣。
      云傲天這瘋子竟然是認真的?
      天哪?
      莫氏家族這是撿了一個天大的便宜啊。
      這一場比武,就算莫秋閉上雙眼,困住雙手雙腳,都能輕而易舉獲勝吧。
      云傲天這簡直是將落葉領永久歸屬權,雙手奉上啊,天下間還有比這更容易的事情嗎?
      井中月難道也瘋了嗎?竟然會任由云傲天這般胡作非為?
      在場諸侯這么想,但莫秋聽到這句話的本能反應就是拒絕。
      別人不了解云中鶴,他還是了解的。
      上一次,莫氏家族就中了云中鶴的毒計,不但白白為井氏家族洗清罪名,解除了封鎖制裁,而且還成為了笑柄。
      當然,莫秋當然不覺得自己會輸,哪怕一根手指頭都能弄死云傲天。
      他擔心云傲天又要耍什么陰謀詭計。
      但是這個誘惑又實在是太大了!
      只要擊敗云中鶴,就永久霸占落葉領。
      完全不費吹灰之力啊。
      關鍵是他又想起了昨天晚上和澹臺滅明的那一次密談。
      澹臺滅明說他不是很在乎無主之地每年一半的收益,而且愿意改為三分之一。
      他想要莫秋做的事情只有一件。
      那就是弄死云中鶴。
      沒錯,這就是澹臺滅明在密談時候的原話。
      這句話除了莫秋之外,沒有人聽過,也沒有任何證據,但說了就是說了。
      當時莫秋都非常驚詫,云中鶴可是剛剛救治了你澹臺大人。你非但不報恩,還想要弄死他?
      不過對于這件事情,莫秋非常能夠理解。因為云中鶴表現得太妖了,聰明得讓人害怕。
      澹臺滅明試圖招攬過云中鶴,但是被拒絕了,所以這樣的人只能弄死。
      而且不能由澹臺家族弄死,莫秋就成為了最好的人選。
      于是,莫秋望向澹臺滅明,躬身道:“盟主,您的意見呢?”

      “荒謬,實屬荒謬。”澹臺滅明扭開目光。
      但是莫秋卻懂了,澹臺滅明這是同意了,并且強烈督促他莫秋同意。
      借此機會,殺掉云中鶴,一勞永逸,理直氣壯。
      頓時,莫秋冷道:“云中鶴,這可不是普通的比武,這是生死決斗,會死人的,要簽生死狀的!”
      云中鶴笑道:“我早就說了,我愿意簽生死狀契約。一戰定生死,一戰定落葉領歸屬。”
      莫秋道:“那好,我成全你。”
      云中鶴道:“那就是說,你答應了?”
      莫秋道:“六月初十,你我在裂風谷和洗玉城邊界上,決一死戰,無主之地所有諸侯,全部到場見證。一戰定生死,一戰定落葉領歸屬。”
      云中鶴道:“好,一言為定!”
      “一言為定!”
      ………………
      注:第一更送上,今天更新依舊會超過一萬多字!月票榜要落后了啊,兄弟們出手相助吧,幫糕點頂一頂啊,拜托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