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九十九章:瘋狂大勝!驚艷絕倫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九十九章:瘋狂大勝!驚艷絕倫字體大小: A+
     

      (1月1日零點后上架,謝謝大家)

      或許所有人都沒有發現。

      當莫幽公子念出這首聰明絕頂的詩時,澹臺浮萍目光深處閃過一點點失望。

      莫幽公子的詩很聰明,也很不錯。

      但就是太聰明了,太玩弄詞句了。

      詩是什么?

      它不是文字和詞語的堆砌。

      詩人是偉大的藝術家,而不是文字工匠。

      詩要寫出來一種胸懷,一種境界。

      莫幽這首詩,雖然把三個人的名字都寫進去了,而且還表現自己的效忠之意。

      但在澹臺浮萍這種人眼中,詩是非常純粹的。

      一首詩,只能表達一種情懷。

      多了,就不純了。

      而莫幽這首詩,很聰明,很厲害。

      但……失了境界。

      而站在樓上暗處的澹臺滅明,聽了莫幽的詩之后,更是臉色一變。

      我是有野心不假,我是想要統一整個無主之地,我是想要稱王。

      但是……需要你寫詩專門指出來嗎?

      有些事能做不能說。

      你這首詩寫出來,豈不是眾目睽睽告訴所有人,我澹臺滅明要征服所有的諸侯?我要所有諸侯對我伏首稱臣?

      你這不是逼迫我站到所有諸侯對立面去嗎?

      但是,不管澹臺浮萍和澹臺滅明再不高興,莫幽這首詩終究是寫得很好的。

      眼下有幾百賓客,都是見證者。

      輸就是輸,贏就是贏。

      井無邊這個不學無術的廢物,想要在詩詞上贏得莫幽,實在是太難了。

      完全是不可能的。

      ………………

      澹臺浮萍繼續道:“井無邊公子,你如果再做不出詩來,時間便結束了,我便判定你輸了。”

      井無邊睜開眼睛,道:“浮萍小姐,我沒有莫幽公子那么聰明,我不會把三個名字放在一首詩里面。但是我愿意做三首詩,把我們三個人的名字放進去。”

      “第一首:小娃撐小艇,偷采白蓮回。不解藏蹤跡,浮萍一道開。”

      眾人一聽,覺得一般般。

      反而澹臺浮萍覺得寫得很好,因為畫面感非常強,充滿了童趣,大俗大雅。

      她覺得這一首,就比莫幽的更好。

      但是在場所有賓客顯然不這么認為。

      這是公開的比文招親,需要征服的不僅僅是澹臺浮萍一個人,還有在場近二百人。

      井無邊繼續張嘴道:“接下來是第二首詩,帶有莫幽公子的名字。”

      《別太阿先生》

      “千里黃云白日曛,北風吹雁雪紛紛。”

      “莫憂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

      “六翮飄飖私自憐,一離京洛十馀年。”

      “丈夫貧踐應未足,今日相逢無酒錢。”

      這第二首詩一出,全場靜寂無聲,澹臺浮萍更是汗毛豎起。

      如果說第一首詩品不出好壞,那第二首詩只要有些文化的人,都知道是何等之出色了。

      莫幽(憂)二字在詩中,毫無造作,甚至有畫龍點睛之神效。

      這首詩的境界立意,比莫幽那一首高出得太多太多了。

      尤其那兩句莫憂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簡直是百年不遇的佳句啊。

      李太阿先生作為天下文學大師,當年因為太子造反被牽連,大夏皇帝將他貶到極西邊陲十年。歸來之時,李太阿一貧如洗。

      然而,太阿先生并沒有銷聲匿跡,依舊名揚天下。

      澹臺浮萍道:“井無邊公子,你這第二首詩絕好,但可惜沒有對應我的題目。我的題目是用你自己的名字井無邊作詩,而不是用對方的名字作詩。”

      井無邊朗聲道:“第三首,《太阿登高》。”

      風急天高猿嘯哀,渚清沙白鳥飛回。

      無邊落木蕭蕭下,不盡長江滾滾來。

      萬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獨登臺。

      艱難苦恨繁霜鬢,潦倒新停濁酒杯。

      ………………

      井無邊第三首詩一出,全場死一般的靜寂。

      澹臺浮萍何止是汗毛豎起,全身雞皮疙瘩全部都冒了起來。

      頭皮一陣陣發麻。

      簡直把人震得渾身酥麻。

      真正百年不遇的名篇。

      太驚人了,太震撼了。

      李太阿先生作為天下的文壇泰斗,又是一個典型的悲劇人物,所以這幾十年來寫給李太阿的詩不計其數。

      然而今天這兩首詩之后,歌頌李太阿的詩算是絕唱了。

      因為已經寫到了極致,不會再有更好的了。

      這首詩能不好嗎?杜甫先生的最高杰作,甚至被譽為中國古代千古第一絕句。

      關鍵這首詩用在太阿先生身上,完全吻合,甚至更加吻合。

      因為李太阿很顯然是一個更加悲劇的人物。

      而且這首詩中也含有井無邊三字,盡管盡只是井的諧音而已。

      但依舊毫無匠氣,每一個字都是如此之完美。

      當然這個世界也沒有長江,只有天江,直接把整個大陸分為南北。

      但就是一字不易,因為太經典了。

      至于井無邊和莫幽誰贏了?

      那還需要答案嗎?

      只有耳朵沒有聾掉的人,只要還認識字的人,都誰能判斷得出來,井無邊的詩比莫幽高出得太多太多了。

      甚至,把這兩個人的詩放在一起比較,完全是一個恥辱。

      莫幽的那首詩雖然很聰明,但是在井無邊這兩首詩面前,連提鞋都不配。

      很顯然,莫幽自己也知道了結果。

      他的臉色蒼白,腳步虛浮,嘴里念念有聲。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井無邊是一個廢物,不學無術的廢物,他絕對寫不出這樣的詩來。”

      “作弊,你們作弊。”莫幽指著澹臺浮萍道:“你和井無邊早就串通好了,他已經知道題目了,那個算術題的答案你早就已經給他了,還有這三首詩,都是你先寫好的,你們在作弊。”

      這話一出,全場色變。

      包括莫秋,莫也城主,臉色都劇變。

      昏聵,找死啊!

      沒有想到,這莫幽平時看起來聰明絕頂,關鍵時刻竟然如此不堪。

      其實這很正常,他書讀的好,才華橫溢,恃才放曠,情商自然就低,這樣的人還有一個特點,那就是輸不起。

      就如同楊修,時時刻刻都想贏,時時刻刻都想要表現自己,結果被曹操弄死了。

      而這莫幽,明顯就是溫室里面的花朵。

      但是,他有一句話說對了,井無邊明明是一個廢物,一個不學無術的人渣,怎么可能做得出這么好的詩?

      這種百年名篇,只怕連澹臺浮萍自己都做不出來吧。

      莫也城主立刻就要沖出來阻止,但莫秋目光一顫,反而攔住了自己的父親。

      莫幽繼續大聲道:“井無邊是一個什么人,在場所有人都清楚,簡直就是一個文盲,怎么可能會寫詩,而且寫得出這種百年名篇?一定是作弊,一定是作弊。”

      這話一出,在場所有人都流露出深思。

      有道理啊,井無邊是廢物這件事情,整個無主之地都知道啊。

      這種詩,他確實寫不出來啊。

      莫幽大聲道:“井無邊,你作弊,所以今天的比文招親,你還是輸了。”

      井無邊冷笑道:“你說作弊就作弊?”

      莫幽道:“你敢發誓,這些詩都是你自己寫的嗎?”

      井無邊道:“當然是我寫的。”

      莫幽道:“分明是你和澹臺浮萍暗中串通,早就知道題目,她替你寫的,又或者是寧清替你寫的,誰都知道她和云傲天有一腿。”

      井無邊道:“你說我與澹臺浮萍小姐串通,那我與你總沒有串通吧。”

      莫幽道:“當然沒有。”

      井無邊道:“那你出題來考我,我若能答,是不是證明我才華無雙?”

      莫幽道:“當然,我這便來考你。”

      井無邊道:“來,盡管來。也不要什么作詩了,來最直接的斗文,唇槍舌戰,一較高低。”

      莫幽道:“好!我們在書院中,最喜歡玩的斗文,就是對對子。我出上句,你若能對出下句,就算是贏,對不出便是輸,如何?”

      “好!”井無邊道:“盡管來,我今日不將你秒殺成渣,我井無邊就無顏迎娶澹臺浮萍小姐。”

      莫幽道:“那好,所有人見證,我和井無邊當庭斗文,一較高下。”

      頓時,全場所有人都興奮起來。

      沒有想到,竟然遇到了文斗白刃戰,這才刺激啊!

      澹臺浮萍此時就算想要阻止也已經來不及了,所謂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但是他對莫幽已經是失望透頂。

      莫幽卻全身都處于戰斗欲望之中,指著井無邊道:“你給我聽好了,我的上句是:欲無禍于昭昭!”

      井無邊道:“勿得罪于冥冥!”

      莫幽道:“一念錯,便覺百行皆非。”

      井無邊:“萬善全,始得一生無愧。”

      莫幽道:“天當棋盤星作子誰人敢下。”

      井無邊:“地作錦瑟路當絲哪人能彈。”

      莫幽道:“一念過差,足喪生平之善。”

      井無邊:“終身檢飭,難蓋一事之愆。”

      莫幽道:“上鉤為老,下鉤為考,老考童生,童生考到老。”

      井無邊:“一人是大,二人是天,天大人情,人情大過天。”

      從頭到尾,莫幽剛出上句,井無邊立刻得出下句,絲毫沒有耽擱,幾乎沒有思考時間,完全是脫口而出,張嘴就來。

      而且每一句,都對得絕妙,立意深遠,洞察世情,絕不落俗套。

      這唇槍舌劍,你來我往,實在是酣暢淋漓。

      莫幽臉色更加蒼白,渾身瑟瑟發抖。他本來堅信是井無邊和澹臺浮萍在作弊,所以親自考驗,沒有想到井無邊的回應如此完美。

      這,這怎么可能?

      難道井無邊這個瘋子,真的有驚人的才華?

      莫幽文斗從來都沒有輸過,今天竟然如此丟臉?

      而且他腦子里面的絕佳對子,已經全部要用完了,想不出來了啊。

      此時,外面刮過一陣風,而大廳之內,所有人望向莫幽的眼光充滿了諷刺。

      頓時,莫幽悲嘆道:“清風滿地難容我。”

      此時屋外,夜幕降臨,殘月如鉤,幾乎不可看見。

      井無邊頓時朗聲對應道:“明月何時再照人。”

      又是一等一的對子。

      莫幽絞盡腦汁,真的再也想不出來好句子了。

      他這個人還是很驕傲的,

      目光落在大廳的角落,這里和澹臺滅明的書房一樣,也有一個水車裝置,引活水進入大廳之內,一來降溫,二來顯得幽遠。

      一陣風吹過,廳內的小水池泛起一絲漣漪。

      莫幽頓時有了上句,大聲道:“綠水本無憂,因風皺面!”

      大廳之內有一個屏風,上面畫了一座大山,名叫白金山。這是無主之地最高的山,山頂常年白雪皚皚,山腰以下卻終年常綠,郁郁蔥蔥。

      井無邊笑道:“青山原不老,為雪白頭。”

      一邊念出下句,他一邊指向屏風上的畫。

      這一句就對得更妙了。

      這等才華,簡直讓人驚艷絕倫。

      莫幽渾身冷汗爆出,頭腦一陣陣昏眩,望著眾人諷刺的目光,腳步開始踉蹌。

      我……我還有絕佳的對子,我還有絕佳的句子。

      他看著大殿之內水池清澈,但里面空空如也沒有任何活物,不由得念出一句:“水至清則無魚。”

      井無邊指著莫幽,大笑道:“人至賤則無敵。”

      “好,好,好!”全場眾人再也忍不住了,大聲歡呼鼓掌。

      這一句俏皮下句,直接點燃了整個大殿的氣氛。

      頓時,莫幽公子再也抗不住了。

      他指著井無邊顫抖道:“你,你,你……”

      他只覺得四肢冰涼,眼睛發黑,頭昏目眩,一頭栽到在地,徹底昏厥過去。

      ……………………

      注:還有15小時就上架了,真的好緊張!有票的兄弟,投給我幾張吧,讓我緩緩情緒,真的呼吸都急促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