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九十八章:離奇對決!華麗表演!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九十八章:離奇對決!華麗表演!字體大小: A+
     

      “浮萍老師,請!”莫幽躬身道。

      靠,他這一聲浮萍老師,叫得人心癢癢啊。

      他這是故意的。

      正是應了那句話,只要膽子大,老師放產假。

      他這是恃才放曠啊,因為他知道澹臺浮萍這個女子是一個充滿個性的才女,最看不上那些循規蹈矩之人。

      而他莫幽這幅俊美卻又瀟灑不羈的才華狂生,最能吸引她的注意和愛慕。

      井無邊雖然長得也挺英俊,但不管是長相還是氣質都和這個莫幽差遠了。

      這莫幽一生麻袍,披頭散發,俊美的面孔略帶一絲邪氣,對女人的殺傷力是致命的。

      事實上也是如此,在大西書院這幾年,不知道有多少女子為他癡狂。喜歡他的長相,個性,更喜歡他的才華。

      而他這一聲浮萍老師,就是要撩撥澹臺浮萍的禁忌之戀。

      而且澹臺浮萍也確實是大西書院的老師,盡管不是他莫幽的老師。

      而井無邊,就顯得有些緊張,甚至木訥了。

      井無邊竟然會緊張?他不是瘋子變態嗎?

      沒錯,他確實感到緊張,還有一絲興奮,仿佛進入了某種戰斗狀態。耳朵豎起,全身的神經都繃緊了,不像是比拼才學,倒像是要上春晚舞臺一樣。

      而莫幽那邊,則是瀟灑輕松,寫意自然。

      兩人風度差距甚遠。

      一個如同鵪鶉,一個如同孔雀。

      澹臺浮萍拿起筆,在紙上寫了一個字,然后道:“這第一題很簡單,我寫了一個字,非常不常見的字,看上去很普通,卻又不普通。誰先認出這個字,讀出來,并且解釋何意,便算作贏。”

      眾人頓時被勾起了興趣來,睜大眼睛看著澹臺浮萍手中的那張紙。

      澹臺浮萍將寫好的紙舉起,只見她寫的字是:瞐。

      眾人頓時低呼。

      這……這個字念什么啊?

      確實看上去非常普通,就是三個目組合在一起,但真的從未見過啊。

      我們知道三個日念晶,就是五行缺日的意思。

      但三個目組合在一起,念什么啊?

      井無邊耳朵豎起,凝聚所有的精神,隨時準備脫口而出。

      但是……

      莫氏家族二公子莫幽直接道:“此字念莫,和我的姓氏同音。意思是眼睛深幽,美麗無比的意思。”

      回答出這個答案的時候,莫幽非常得意。

      因為澹臺浮萍這第一個題目,就偏向于他莫幽啊,真有一種暗通款曲的感覺。

      眾人目光不由得望向了澹臺浮萍,等待她的判定。

      澹臺浮萍道:“回答對了,這第一題,莫幽公子勝。”

      眾人一聲嘆息,果然是這個結果,毫無意外。

      井無邊的才華怎么可能和莫幽相比呢?

      今日這比文招親表面上公平,其實壓根就沒有給井氏家族機會。

      井無邊心中不由焦急起來。

      平常他瘋瘋癲癲,仿佛什么都不在乎。但此時關系到家族命運,生死存亡,他又怎么會不在乎?

      所以這幾個月時間,他完全依照著云中鶴的吩咐,不斷地練習某種曲藝技術,已經毫無破綻了。

      他每天對著鏡子練習十七八個小時,就是為了今天啊。

      但是,這第一題就輸了。

      如果在輸一題,今日的聯姻徹底失敗,裂風谷的危機就徹底無解了。

      ………………

      澹臺浮萍內心也一陣嘆息。

      她對井無邊的才華也沒有什么期待,知道他不學無術,但是平淡的生活太久了,總之想要有一些刺激,意外的刺激。

      所以,他本對井無邊的表現是有一點點期待的,渴望有驚人的反轉。

      結果,并沒有!

      井無邊瘋子之名是真的,但是不學無術也是真的。

      “接下來,我出第二題,這是一道算術題,兩位公子請聽題,依舊是誰先回答,并且正確,就算是誰贏。”

      “當然,如果莫幽公子贏了這第二題,那第三題也就不用比了。”

      “第二題如下:今有雞公一,值錢伍;雞母一,值錢三;雞雛三,值錢一。凡百錢買雞百只,問雞公、母、雛各幾何?”

      這其實是一個不定方程求整數解的問題,放在現代社會,當然不算是一個難題。

      但放在古代世界,這道算術題已經算是極難了,能夠上得了算經的難題。尤其是在無主之地這種地方,更是難上加難。

      果然,這道題目一讀出來。

      全場的書生,才子,立刻低頭默算,甚至倒吸一口涼氣。

      因為對于他們來說,實在是太難太難了。

      莫幽是一個大才子,在算術的造詣上也不低,這道題雖然難,但是對于他來說并不是無解的,他在腦子里面飛快地演算。

      快了,快了。

      最多給我半炷香時間,我莫幽就能算出來。

      至于井無邊?壓根就毫無機會,他就是一個廢材,廢物。

      今日這一場比文招親,我莫幽根本就沒有對手,我的對手只有我自己。

      甚至他和井無邊這個廢物站在一起,都算是一種恥辱了。

      輸贏沒有懸念,我莫幽唯一能做的就是表現最好的自己,徹底打動澹臺浮萍。

      然而……

      就在這個時候,井無邊開口了。

      “這道題答案是不確定的,總共分為四種情況。”

      “第一種,雞公零,雞母二十五只,雞雛七十五只。”

      “第二種,雞公四,雞母十八只,雞雛七十八只。”

      “第三種,雞公八,雞母十一只,雞雛八十一只。”

      “第四種,雞公十二,雞母四只,雞雛八十四只。”

      回答完之后,井無邊便閉口不言。

      所有人徹底錯愕,目光不可思議望著井無邊,又望向澹臺浮萍。

      有些人心中已經開始默算,結果竟然是……正確的。

      這……這是怎么回事啊?

      澹臺浮萍幾乎是剛剛念完題目,井無邊就立刻給出答案了,一瞬間的功夫啊。

      井無邊這是會飛啊,他運算速度怎么這么快啊?一個屁的功夫都沒有,而且還給出了全部四種答案。

      不僅僅是圍觀諸人,就連澹臺浮萍和莫幽公子也驚呆了。

      莫非這井無邊,還是一個算術天才?太詭異了。

      井無邊當然不是算術天才,他一百以內都算不清楚,更何況這么難的題?

      那他是怎么做到的啊?

      怎么想都不可能做到啊,太匪夷所思了。

      ………………

      足足好一會兒后,澹臺浮萍道:“回答對了,第二道題,井無邊公子獲勝。”

      這話一出,圍觀眾人頓時變得興奮起來。

      這才精彩,這才刺激嘛。

      如果讓莫幽從頭贏到尾,沒有絲毫懸念,那還有什么意思?

      不說別人,就連澹臺浮萍都有些興奮起來。

      當然了,稍稍興奮一點點就夠了。

      畢竟父親的意志是和莫氏家族聯姻,和不是井氏家族。包括澹臺浮萍自己也是比較偏向于莫幽公子,而不是井無邊。

      而這第三題,完全考驗的是詩詞之才,正是莫幽公子最擅長的地方。

      在大西書院,莫幽迷倒無數諸侯千金,靠的不就是寫詩嗎?這幾年時間,他的筆下不知道寫出了多少佳作,就連澹臺浮萍也收藏了幾首。

      而井無邊,壓根沒有聽過做一首詩詞,他雖然也是大西書院的學生,但是在書院里面沒有正經念過一天書,而且不到十歲就腦子犯病,離開了書院,返回家中。

      所以,井無邊何止是沒有詩書才華,甚至有人懷疑他是文盲,不識字啊。

      這第三題,莫幽公子必勝無疑了。

      ………………

      澹臺浮萍望著莫幽和井無邊二人,開始醞釀第三題。

      目前兩人,都是各勝一局。

      這第三題,就決定井氏家族和莫氏家族命運了。

      那么澹臺浮萍會事先和莫幽通題嗎?

      絕無可能的。

      因為她的驕傲,不允許她這樣做。

      更何況所有人都覺得這一次比文,莫幽必勝。

      足足好一會兒后,澹臺浮萍的第三道題目出來了。

      “你們一個人叫莫幽,一個人叫井無邊。就各自做一首詩,詩中必須含有你們二人的名字,可以諧音。”

      這題一出,眾人喧嘩。

      不是因為這題太難,相反是因為太簡單,而且不公平。

      莫幽的詩中,要含有莫幽二字。

      井無邊的詩中,要含有井無邊三字。

      莫幽只有兩個字,而且可以直接諧音莫憂,多好寫啊。

      井無邊名字有三個字,無邊這兩個字還好寫詩,加上一個井,就沒法寫了,哪怕是諧音也不好寫。

      這道題擺明了是要讓莫幽贏啊。

      頓時,所有人目光都望向了莫幽。

      這位莫氏家族的二公子,頓時充滿了必勝的把握,而且還有一種莫名的驕傲。

      哼!

      我莫幽詩詞無雙,還需要你的偏袒?

      我閉著眼睛,都能秒殺井無邊這個廢物。

      如果只是按照你的題目寫一首詩,豈能顯示出我莫幽的才華?

      我莫幽要自己增加難度。

      我這一首詩,不但要有自己的名字,還要有井無邊的名字,澹臺浮萍的名字。

      接下來,莫幽公子開始閉目構思。

      而井無邊也好像在閉目構思的樣子,但是耳朵卻隨時豎起。

      他的身后,坐著寧清和她的秀美女學生。

      寧清也閉上眼睛,根據井無邊和莫幽兩個人的名字開始作詩。

      大約半刻鐘后。

      莫幽道:“我的詩有了,請聽好。”

      沫雪弄新霽,幽月上初弦。

      丹井憑泥軾,風物興無邊。

      柳岸枯樹下,浮萍惹人憐。

      來歲今朝里,人在澹臺殿。

      (修改自南宋狀元姚勉作品)

      這詩一出,所有人不由得驚呼。

      澹臺浮萍的要求只有一個,詩中帶有各自的名字。

      莫幽的詩,只要帶有莫幽二字便可。

      但是他的這首詩里面,有莫幽,井無邊,澹臺浮萍三個人的名字。

      而且詩的前三句,表現出了一種形單影只的孤寂感。

      無主之地天氣不冷,所以冬天就算有雪,也是那種寥寥的雪沫子,如同下鹽一般。

      柳樹下池塘里,浮萍孤寂惹人憐愛,飄零的小雪沫想要撫慰覆蓋,也無能為力。

      但詩在最后一句反轉。

      來歲今朝里,人在澹臺殿。

      這不但表現出極度的自信,說自己會成為澹臺浮萍的夫君,與她共立澹臺殿下。

      而且更驚人的是,他在詩中更是表現出了澹臺滅明能夠一統無主之地,稱王之意。

      如今這個大廳,名字叫作澹臺廳。來年稱之為澹臺殿,什么人的廳堂可以稱之為殿,當然是王者。

      這不僅僅表現出了對澹臺滅明的最高祝愿,而且還表現出了效忠之意。

      老實講,這首詩的立意并不高遠,但是聰明絕頂。

      所有人心中再一次嘆息,莫幽贏定了。

      這一次聯姻,莫氏家族贏定了。

      井氏家族完了。

      澹臺浮萍目光望向井無邊道:“井無邊公子,你的詩呢?你若做不出比莫幽公子更好的詩句,就是輸了。”

      ………………

      注:后天就上架,忐忑不安中,您的每一張推薦票都能給我帶來撫慰和信心!真心拜托大家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