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九十六章:招云中鶴為婿!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九十六章:招云中鶴為婿!字體大小: A+
     

      澹臺滅明一抬手。

      那名女武士停止,刀鋒直接懸在云中鶴手臂上方兩寸。

      只要刀鋒落下,云中鶴雙手只怕要徹底告別身體了。

      云中鶴道:“是莫秋讓您砍掉我的雙手吧,因為我能模仿您的字跡,未來很可能會為禍整個為主之地。”

      澹臺滅明緩緩道:“我這個人很有耐心,但偶爾也會有一點點小急躁。”

      他的手依舊懸在空中,一旦落下,云中鶴的雙臂就不保了。

      云中鶴道:“所有人都知道,我井氏家族雖然贏了昨日那一戰,但是危機非但沒有解開,反而變得更加危險了,唯一的破局之法就是和澹臺家族聯盟,聯姻。”

      “莫秋先人一步,搶了我的先機,付出了更多的聘禮向澹臺浮萍小姐求婚,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應該是三千軍隊的鎧甲和武器,還有落葉領三分之一甚至更多的糧食。”云中鶴道:“還真是慷他人之慨啊,這些東西可都是我裂風谷井氏家族的。”

      澹臺滅明道:“既然你猜到的,那你也應該知道澹臺家族的選擇了?”

      云中鶴道:“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澹臺家族當然選擇更大的利益。所以我獻上了價值更大的東西,價值遠超落葉領每年三分之一的產糧加上三千鎧甲和兵器。”

      “澹臺大人,我給您的聘禮,將改變澹臺家族的命運,徹底成就您的霸業,價值超過兩萬大軍。”云中鶴極盡夸張之詞。

      澹臺滅明道:“拿出來看看。”

      云中鶴道:“就在我的懷中,我拿給您看?”

      澹臺滅明點了點頭。

      云中鶴從懷中掏出了一個長盒子。

      無主之地眾多諸侯中,裂風谷產鹽,洗玉城產糧,那澹臺家族產什么?

      礦!

      澹臺家族的耕地雖然不像莫氏家族那么多,但也不缺糧食,每年還有富余。

      他家族領地超過了四萬九千平方公里,完全相當于一個行省,幾乎占整個無主之地的十分之一。

      生活在澹臺家族領地上的子民,超過了一百三十萬。

      澹臺家族的常備軍隊超過三萬,必要的時候可以翻倍。

      所以在無主之地,澹臺家族是無可爭議的霸主。

      而之所以讓澹臺家族成就霸主的,就是他的核心產出。

      鐵,銅,金。

      澹臺家族領地有一個巨大的礦山,延綿幾百里,大量的鐵礦,部分的銅礦,還伴隨著一點金礦。

      有銅就可以鑄幣,有鐵就可以鑄造兵器和鎧甲,加上糧食自給自足。

      所以整個無主之地,澹臺家族戰略所需是最完成的,才能成為第一霸主。

      而這些核心產出中,最最關鍵就是鐵。

      整個無主之地大半的鎧甲和武器,都是澹臺家族提供的。鐵器是整個澹臺家族戰略核心,霸業根基。

      “澹臺大人,請看。”云中鶴把盒子遞上去。

      澹臺滅明打開盒子,只見到里面躺著一支匕首,一支看上去絲毫不起眼的匕首。

      “這就是你說的能夠改變我家族命運,成就我家族霸業的東西?”澹臺滅明道。

      “對。”云中鶴道:“請把您家的寶刀,寶劍,全部拿上來。”

      澹臺滅明一揮手。

      家族武士依次送上來三支寶劍,三支寶刀。

      這些寶劍寶刀,都是百煉鐵鍛造而成的,每一支價值都超過上千兩,是澹臺家族作為珍貴禮物送人的。

      而且澹臺家族中也只有高級將領,才能佩戴這樣的寶刀寶劍。

      云中鶴道:“我手中這支匕首,是不是毫不起眼?”

      在場十幾人全部點頭。

      云中鶴道:“用你們的寶劍,寶刀來砍我這支匕首,試試看。”

      說罷,云中鶴握著這支匕首。

      那名澹臺家族武士,握著寶刀對準云中鶴手中匕首,猛地斬了下去。

      “當!”一聲脆響。

      云中鶴虎口迸裂,鮮血流出,手中匕首直接飛了出去,他的體質實在是太渣了。

      但是掉在地上的匕首安然無恙,反而澹臺家族的寶刀直接迸了一個大口。

      澹臺滅明臉色微微一變。

      他走上前去,撿起那支古樸的匕首,卻發現上面毫發無損。

      接著,他用這支匕首對準自己家族的寶刀揮斬下去。

      “當……”

      澹臺家族的寶刀,直接被斬斷。

      “當……”

      “當……”

      “當……”

      澹臺滅明接連用力斬下。

      驚人的一幕發生了。

      澹臺家族耗費無數心血鍛造出來的寶刀寶劍,完全不堪一擊,全部斷裂了。

      而云中鶴帶來的那支古樸的匕首,雖然也有一點點破損,但幾乎忽略不計啊。

      云中鶴拿過這支匕首,對著廳內所有的刀劍鎧甲,一陣亂砍。

      而那些澹臺家族武士,就站著一動不動,任由他劈砍。

      哪怕他手無縛雞之力,澹臺家族武士的鎧甲還是被砍出了無數裂口,刀劍更是被砍得如同狗啃的一般。

      全場所有人被震驚了。

      整個無主之地,乃至方圓幾千里之內,澹臺家族的鍛造工藝是最高的。

      澹臺家族的鍛造的兵器鎧甲,也代表了無主之地最高水平。

      所以,澹臺家族的軍隊實力也是最強啊。

      然而現在,澹臺家族最強的刀劍,竟然被一支匕首輕而易舉劈斷了。

      云中鶴帶來的這支匕首,真正的削鐵如泥啊。

      見所未見,聞所未聞。

      別人或許不知道這里面的意義,但是澹臺滅明再清楚不過了。

      云中鶴道:“我還有一批見面禮,要送給澹臺大人,送進來!”

      片刻后!

      一只又一只的箱子被送了進來。

      每只箱子里面有十支劍,總共一百支。

      每一支都是古樸的,甚至還有些斑駁,充滿了歲月的痕跡。

      上面還有奇怪的雕紋,劍柄上還有篆文。

      仿佛每一支劍都充滿了歷史。

      每一支劍看上去,都已經非常不堪了,又老又繡,隨時都要爛掉的感覺。

      澹臺滅明隨便拿起一支古劍,對準澹臺家族的寶刀猛地斬下。

      “當……”

      驚人的一幕再一次發生了。

      澹臺家族的寶劍,再一次被削斷了。

      而這看上去古樸破敗的寶劍,僅僅只是卷了一個口。

      澹臺滅明繼續試,云中鶴送來的這一百支劍,每一支都是一樣的,都能夠斬斷澹臺家族的寶刀,盡管不像那支匕首這般削鐵如泥。

      這樣的兵器如果僅僅只有一支,那還代表不了什么。

      但一次出現了一百支,意義就很恐怖了。

      這代表著批量生產。

      一旦誰掌握了這樣的鍛造工藝,誰就掌握了強大的軍隊。

      這也就意味著澹臺家族的王牌,一下子就破了。

      澹臺家族鍛造出來的武器和鎧甲,直接就落后了。

      如此還談什么霸業?

      澹臺滅明道:“這些兵器,都是哪里來的?”

      云中鶴道:“澹臺家主,您看這些劍,表面銹跡斑斑,古樸破舊,顯然已經是經歷了很多歲月。我裂風谷井氏家族主業是產鹽,對于鍛造兵器,比您的家族遜色許多。”

      澹臺滅明點頭。

      云中鶴聲音變得緩慢而又鄭重,道:“這些武器,全部來自于一個地方,怒帝陵墓武庫。”

      “不可能……”澹臺滅明道:“大咸帝國滅亡已經千年了,留下來的劍不可能如此削鐵如泥。況且所謂怒帝陵墓的藏寶圖在井氏家族已經傳了幾百年,都沒能找到這個陵墓,怎么現在忽然又找到了?又破解了這個藏寶圖了?”

      云中鶴嘆息道:“澹臺家主,這個藏寶圖根本就沒有破解,我都懷疑這藏寶圖是假的了。但怒帝陵墓武庫,不是從藏寶圖中發現出來的,而是……一次意外發現的。”

      澹臺滅明道:“什么意外?”

      云中鶴道:“白銀鹽場塌方。”

      澹臺滅明目光一縮。

      云中鶴道:“解除了制裁和封鎖后,我們井氏家族重新接管鹽場,無意中發現距離白銀鹽場十幾里的地方,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裂縫,上面有一塊石碑,竟然是千年之前的篆文。于是我們往裂縫深處挖鑿,結果發現了千年墓穴,并且挖掘出來了這些寶劍,最神奇的就是這支匕首,削鐵如泥,真正把我們都震驚了。”

      “澹臺大人,我非常肯定這個地方就是怒帝陵墓,因為我們實力有限,能夠挖掘的僅僅只有一個角落,如果全部挖掘出來,那這樣的寶劍神兵就不是一百件,而是一萬件,甚至是幾萬件了。大咸帝國強盛時延綿萬里,怒帝乃是千古一帝,他的陵墓里面有天文數字的寶藏。”

      “最最關鍵的是,這些寶劍保存了千年,依舊如此鋒利驚人,削鐵如泥,那證明怒帝已經掌握了神奇的鍛造配方,說不定就放在陵墓之內。那這個鍛造配方,是不是能夠改變澹臺家族命運,是不是能夠成就霸業?”

      云中鶴躬身道:“澹臺大人,這怒帝陵墓遺址在我裂風谷領地之內。我們愿意獻出一半的開發權,作為聘禮,向澹臺浮萍小姐求婚,與您的家族聯姻。您說這個聘禮,是不是遠遠超過莫氏家族?”

      澹臺滅明道:“你裂風谷既然發現了怒帝陵墓遺址,為何不自己挖掘,成就霸業?反而要便宜我澹臺家族呢?”

      云中鶴道:“活下去更重要,如今我裂風谷斷糧危機愈演愈烈,已經跑了十幾萬子民。而怒帝陵墓遺址挖掘,不知道需要多少人力物力,井氏家族力所不能及,所以愿意獻給澹臺家族,與您聯姻是井氏家族唯一活下去的道路。”

      澹臺滅明道:“把你說的這個怒帝陵墓遺址的地點,在地圖上標出來。”

      云中鶴拿過一張地圖,在上面標注出地點。

      澹臺滅明道:“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你們不是已經挖掘出來部分區域了嗎?我要派人去驗證,我的女兒澹臺浮萍,正好是無主之地最高明的史學家,對大咸帝國也有足夠的研究。如果你敢騙我,后果你不敢想象的。”

      然后,澹臺滅明拿著這張地圖道:“來人,把地圖交給浮萍,讓她去原地考察一下。”

      “是!”那個家族武士帶著地圖離去。

      一個時辰后,澹臺浮萍帶著幾百人的隊伍,浩浩蕩蕩趕往裂風谷領地,云中鶴標注的那個怒帝陵墓遺址。

      ………………

      五天之后!

      澹臺浮萍風塵仆仆地趕回家族。

      “稟報父親,那里確實有一個墓穴,而且確實是屬于大咸帝國皇族,墓穴的規制,上面的文字圖案,確實是屬于怒帝時期。”澹臺浮萍交上了厚厚的資料道:“已經挖掘出來的部分墓穴中,確實發現了千年鎧甲和兵器,還有殉葬成員的骸骨。”

      當然沒有破綻了。

      因為這確實是大咸帝國皇族的一個墓穴,這幾百年來,井氏家族得到藏寶圖后,到處挖掘。

      真正怒帝陵墓沒有找到,但是其他古墓不知道挖出了多少,其中不乏大咸帝國皇族的。

      而云中鶴提供的地址,就是井厄城主十幾年前剛挖掘的一座大咸帝國皇族墓穴,規模也很大。

      澹臺滅明接過資料,微笑道:“大西書院第一才子莫幽已經來了,井無邊也來了,這兩個人向你求婚,你有什么看法?”

      澹臺浮萍道:“女兒全憑父親做主。”

      澹臺滅明道:“你先去休息,這幾天辛苦了。”

      澹臺浮萍側身行禮道:“女兒告退。”

      澹臺浮萍走了之后,澹臺滅明道:“來人,帶云傲天!”

      ………………

      片刻后,云中鶴又出現在澹臺滅明的面前。

      “澹臺家主,您已經考證過了吧,那確實是怒帝陵墓遺址吧?”云中鶴道:“我們裂風谷這份聘禮,是不是遠遠超過莫氏家族?您選擇和我們聯姻,才是正確的。”

      澹臺滅明道:“怒帝陵墓,確實價值連城,能夠成就霸業,這份聘禮確實超過莫氏家族十倍,任何一個聰明人都知道應該怎么選擇。”

      云中鶴躬身道:“多謝澹臺大人,從此之后你我兩家,結為聯姻。”

      澹臺滅明緩緩道:“云傲天,你是一個聰明人,但你最大的毛病就是把別人當成了傻子。那個地方根本就不是什么怒帝陵墓遺址,而且也根本不是剛發現的。”

      “井氏家族得到傳說怒帝陵墓的藏寶圖之后,用了整整幾代人的時間,到處去挖掘。怒帝陵墓沒有找到,但是大咸帝國皇族的陵墓倒是找到了幾個。”

      “你挑中了一個最大的大咸帝國皇室成員之墓,然后往里面放了幾支剛剛鍛造不久的寶劍,并且經過做舊,讓人以為是千年之前的古劍,就是為了讓我相信這就是怒帝之墓。”

      “怒帝之墓啊,何等驚人之保障,真正能夠成就霸業的,誰能不心動?我當然應該選擇和井氏聯姻,但是云傲天你或許不知道,井厄挖掘出這個大墓穴的時候,自以為絕密,但我是知道的。”

      “云傲天,天下之間不止你一個聰明人了。”

      靠!這……這澹臺滅明太牛逼了啊!云中鶴的騙術,幾乎毫無破綻啊?但還是被識破了。

      云中鶴開始顫抖,道:“澹臺家主,可是這些削鐵如泥的寶劍做不得假啊。”

      澹臺滅明道:“當排除了所有錯誤答案之后,剩下那個不管再荒謬,那也是真的。盡管我不敢置信,但這些削鐵如泥的匕首和寶劍,是你鍛造出來的,你掌握了鍛造秘方,這才是真正的價值連城,這個鍛造秘方的價值,超過幾萬大軍。”

      “云傲天,你欺騙了我,我該如何懲罰你呢?會有什么后果呢?”澹臺滅明笑容平淡,但目光冰冷。

      “接下來,澹臺浮萍依舊會嫁給莫幽。井氏家族滅亡,就讓它滅亡了,云傲天你的得意算盤失敗了。”

      “不過,我這個人最看重的就是人才!我不和井氏家族聯姻,但是我和你聯姻。”

      “我還有一個未嫁的女兒,我把她嫁給你,從今以后你就是我澹臺滅明的女婿了。”

      “擇日不如撞日,今天晚上就成婚,并且洞房花燭!”澹臺滅明拍手三下。

      一個女子穿著紅裙,戴著紅蓋頭,一副新娘裝扮,款款而入。

      立刻拜堂成親,洞房花燭!

      ………………

      注:近五千字大章,只為取悅諸位恩公!有票的大人,恩賞我幾張,好不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