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九十二章:莫氏家族,推下深淵!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九十二章:莫氏家族,推下深淵!字體大小: A+
     

        今天的交接儀式,就在白銀鹽場邊上進行。

      經過半年的修理,這個巨大的白銀鹽場已經勉強恢復了生產。

      左岸軍師提前半個月時間過來,在鹽場邊上布置了一個巨大的會場。

      這個會場是露天的,用木頭搭建了一個超過三米的高臺。

      接下來整個典禮,都會在這個高臺上進行。

      高臺之上,有幾十個座位,全部是為無主之地大人物準備的。

      高臺之下,有幾百個座位,是為所有賓客準備的。

      高外之外,密密麻麻有幾千名軍隊。

      除了井中月帶來的一千人之外,無主之地各個大人物也帶來了護衛,加在一起足足有幾千人。

      今日烈日普照,氣溫應該超過了三十六七攝氏度。

      而經過烈日暴曬后的會場,地面溫度可能超過了四十幾度。

      真是有些難熬的。

      但沒有辦法,今日是大場面,大事件。

      在云中鶴和左岸軍師的陪同下,井中月緩緩走上了高臺,身邊還跟著麝香夫人。

      天氣如此炎熱,但是井中月滴汗未出,身體依舊冰涼涼的,散發著迷人香氣。

      而麝香夫人則是香汗淋漓,美麗臉蛋通紅,倒是顯得尤為動人。

      此時全場的賓客已經到了大半。

      他們見到麝香夫人時,不由得微微一愕,她此時來做什么?

      但很快就明白了,這是要送給莫也為小妾的。

      與其說這是另類的聯姻,還不如說麝香夫人是貢品,表示了裂風城對莫氏家族的臣服。

      頓時所有人望向井中月的目光也充滿了同情,還有一點點鄙夷。

      你井中月不是強硬傲慢的嗎?不是寧折不屈的嗎?

      怎么現在屈服了,而且做出了這般恥辱的事情?

      不但要割讓白銀鹽場,而且還要把自己的親姑姑送到莫也城主的床上?

      女人做主君就是不行啊。

      井厄老城主也幸虧是昏迷不醒,否則此時只怕要跳起來吧。

      井氏家族的歷代主君,只怕也要從棺材里面鉆出來了。

      ………………

      井中月到場之后。

      地面便傳來了一陣陣顫抖聲,又有一支軍隊過來了。

      足足好一會兒后,莫氏家族的兩千軍隊,整整齊齊進入了巨大的會場之內。

      中間拱護著一輛巨大的馬車。

      莫氏兩千軍隊開始整齊列隊,如同釘子一般,站在井氏家族的對面。

      少主莫秋下馬,恭敬地上前打開了馬車門。

      莫也城主,一聲戎裝,披著金色披風,威嚴地走下了馬車。

      他的身后是主簿言若山,手中也抱著一個鐵盒子,上面貼著封條。

      三個人,亦步亦趨地走上高臺,來到井中月的對面坐下。

      莫也城主見到成熟艷麗的麝香夫人之后,眼睛一瞇,露出得意神色。

      井中月把麝香送來,而且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完全是奇恥大辱。

      這已經表現出了完全臣服的態度。

      但是當他把目光落在云中鶴臉上的時候,又閃過一道怒色。

      他之前已經下令井中月,今日不想再見到云傲天這個人,要將他徹底驅逐出裂風谷,為何云傲天還是出現了?

      所以,他的臉一下子就冷了下來,充滿威嚴地掃了井中月一眼。

      很快,他就會讓井中月知道,什么是霸主之怒。

      此時,另外一隊人到場了。

      這是作為仲裁第三方的大西書院。

      馬車停了下來,院長祝天放緩緩走了下來,此時手中親自捧著一個精美的鐵盒子,上面同樣貼著封條。

      此時,裝有密約的三個鐵盒子,全部到齊了。

      在場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都盯著這三只鐵盒。

      澹臺家族的使者,寧氏家族的使者,也都到場了。

      澹臺家族來了兩個人,澹臺浮萍,還有一名主簿。

      寧氏家族來的依舊是寧憐花,也有一名主簿。

      幾十名身份最尊貴的人走上了高臺,在各自的位置上坐了下來。

      此時,所有人全部到場了。

      主持整個交接典禮的依舊是諸侯聯盟大會右長史,魏恭。

      …………

      天氣越來越熱了,蟬鳴不斷。

      在這種天氣下,任何白磷也都自燃了,而且更早的時候就自燃了,壓根輪不到今天才自燃。

      主持典禮的魏恭站起,緩緩道:“今日總共分為三項議程,第一項,斬首。第二項,契約公示。第三項,正式交接。”

      “接下來,我們進行第一項議程。”

      “眾所周知,半年多前,白銀領出現了聳人聽聞的毒鹽事件,鹽井塌方事件,傷亡近三千,真是慘不忍睹,讓人痛心疾首。”

      “經過諸侯聯盟調查團半年時間的調查,終于真相大白,罪魁禍首便是前白銀領主李盡忠為首的叛逆集團。”

      “在此,我懇請所有人,為白銀慘案中無辜的死難者默哀。”

      頓時全場幾百人賓客,加上幾千軍隊,肅穆垂頭,表示默哀。

      大約一分鐘后。

      魏恭繼續道:“經過諸侯聯盟大會通過,正式判處李盡忠等叛逆集團,斬刑!”

      頓時,前白銀領主李盡忠等人被推了出來,整整齊齊跪在地上,總共七十九人。

      “斬!”

      隨著魏恭一聲令下。

      “唰唰唰唰……”

      幾十名劊子手舉起大刀,猛地斬下。

      頓時白銀領主李盡忠等人的腦袋滾落,鮮血飆射,徹底染紅了地面。

      可憐的李盡忠,在這一場陰謀上,他只是配角而已,真正的主謀莫氏家族。

      而此時,他無情地被莫氏家族出賣了,而且還不能喊冤。

      因為他舌頭被拔掉了,而且早就喂了藥,整個人渾渾噩噩,失去了神智。

      但是這群人,也是絕對死有余辜。

      作為裂風谷的家臣,卻勾結外敵,謀害主君,如此狼心狗肺,本就該千刀萬剮。

      此時一下子斬首幾十人,頓時讓整個場面變得威嚴肅殺起來。

      然而這個鮮血四濺的場面,越發激起了莫也城主的權欲之心。

      他深深感覺到,這些鮮血和人頭,正是最好的鋪墊。

      今日,我莫氏家族就要走向輝煌巔峰。

      從明日起,我莫氏家族或許便要和你澹臺家族平起平坐了。

      ………………

      魏恭朗聲道:“接下來,進入今天典禮的第二項議程,契約公示。”

      在場的許多長者,不由得想起五十年前。

      何其相似啊。

      當年井氏家族就是先和莫氏家族簽訂密約,租借落葉領五十年,換取莫氏家族借兵平亂。

      當年也是烈日灼灼。

      也是當著無主之地眾多諸侯的面,公示這份契約,然后正式交割。

      只不過當時是在落葉領,而不是白銀鹽場。

      今日,井氏家族又要失去了另外一個支柱了。

      從今之后,裂風谷井氏家族正式成為莫氏家族的附庸,滅亡指日可待。

      魏恭道:“請三方將密約盒子,放在桌面之上。”

      云中鶴,莫氏家族,祝天放院長,三方將密約鐵盒子,放置到桌面上。

      魏恭道:“請在場尊貴的大人們,檢查三個鐵盒是否一致?”

      眾人檢查,三個鐵盒一模一樣。

      魏恭道:“請三方檢查,彼此的鐵盒是不是當日簽訂契約時候的盒子?”

      云中鶴,祝天放,莫氏家族仔細檢查,點頭道:“對,確是當日裝入契約的盒子。”

      魏恭又道:“請諸位大人檢查,這三個盒子的封條可有任何損毀?”

      在場幾十名大人物仔細檢查,這三個盒子的封條,絲毫未損。

      魏恭又道:“請三方檢查,彼此盒子上的封條,是不是當日之封條?”

      云中鶴,祝天放,莫氏家族又上前仔細檢查。

      對照封條的紋路,暗紋,還有彼此吻合度。

      莫氏家族的言若山,檢查得尤為細致。

      此時云中鶴壓根不擔心他偽造的封條會被識破,達芬奇大神的作品,你要能識破,那你就是神仙了。

      連《上京中元夜》這種千年名畫都毫無破綻,更別說區區封條了。

      果然,經過言若山和祝天放的檢查后,云中鶴偽造的封條沒有被看出任何破綻。

      魏恭道:“三方確定,這封條是否是當日之封條?”

      三方整齊稱是。

      魏恭道:“盒子是當日之盒子,封條是當日之封條,而且毫發未損,這就證明盒子之內契約之公正有效,你們可愿認同。”

      “愿意。”井中月道。

      “愿意。”莫也城主道。

      “愿意。”祝天放院長道。

      魏恭道:“你們三方,誰是這份契約的主動發起者?”

      祝天放和莫也城主的目光望向了井中月。

      “是我們井氏家族。”井中月道。

      魏恭道:“那請井氏家族先拆開封條,拿出契約,并且當眾誦讀。”

      云中鶴拿出小刀,高高舉起,然后當著所有人的面,切斷封條。

      接著拿出一把鑰匙,打開鐵盒上的鎖。

      將精致鐵盒高高舉起,整個人轉動三百六十度,讓所有人看到。

      最后,他打開盒子,取出里面的契約,依舊高高舉起,三百六十度展示。

      魏恭道:“由裂風谷一方,正式誦讀此份契約。”

      云中鶴緩緩展開契約。

      所有人豎起耳朵,莫也城主美美地閉上了眼睛。

      雖然沒有喝酒,但他此時竟然有些陶醉。

      這份契約念完之后,落葉領就永久割讓給莫氏家族了,鹽場也屬于莫氏家族了。

      每年五十萬兩銀子啊。

      有錢,有糧的莫氏家族,就要成就霸主之業了。

      莫氏家族的列祖列宗,你們在天之靈看到了嗎?今日我莫氏家族,就要走上巔峰了。

      我莫也要成為幾百年來,莫氏家族最偉大的主君了。

      莫秋我兒,你了不起,了不起啊。策劃了這一場白銀慘案驚天陰謀,竟然為家族奪得了這么大的利益。竟然將百年宿敵井氏家族置于死地。

      從今日起,井氏家族便是我的胯下附庸了,哈哈哈哈哈!

      而莫秋也閉上眼睛,耳朵豎起。不知道為何,他眼皮總是不斷跳動。

      但他也依舊是充滿陶醉快意的,雖然莫氏家族此舉得罪了許多人,得罪了澹臺家族。

      但畢竟是天大的利益,正所謂天與不取,反受其咎;時至不行,反受其殃!

      所有人豎起耳朵,有一種見證歷史的感覺。

      裂風谷井氏家族,今日就算是覆滅了。

      云中鶴帶著哭腔,握著契約的手在發抖,緩緩念道:“莫氏家族向井氏家族租借落葉領五十年期限已到,正式將落葉領一千三百平方公里歸還井氏家族,此約為證!”

      這話一出。

      所有人徹底驚呆了。

      哇靠!

      這,這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啊?

      這份契約不應該是莫氏家族永久霸占落葉領,并且奪取白銀鹽場的契約嗎?

      怎么變成了莫氏家族歸還落葉領了?

      莫也城主,莫秋少主,祝天放院長,魏恭長史等人也完全驚呆了。

      足足好一會兒,莫也城主厲聲道:“云傲天,這等時刻你依舊敢亂讀契約,找死嗎?來人,將這個無恥之徒拿下,亂棍打死。”

      “且慢!”井中月猛地站在云中鶴面前,寒聲道:“誰敢?”

      云中鶴道:“諸位大人,這份契約上寫得清清楚楚,落葉領五十年租借期限已到,莫氏家族正式歸還,莫也城主當日簽的便是這份契約啊,怎么你又不認了啊?”

      “諸位大人都來看看,這契約上是不是祝天放院長的字跡,是不是莫也城主的簽名,是不是莫也城主的大印?可有半分作假?”云中鶴大聲喝道:“大家都來看啊,都來看啊。”

      媽蛋!

      云中鶴太惡毒了。

      他不但用白磷讓真正的契約自燃灰飛煙滅。

      還偽造了一份契約,一份三百六十度無死角,無破綻的假契約。

      ……………………

      注:恩公們,推薦票千萬不要停!糕點好不容易恢復的信心,莫要讓它熄滅啊!好仰慕你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