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九十一章:華麗大戲啊!雷霆之日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九十一章:華麗大戲啊!雷霆之日字體大小: A+
     

        真是奇怪啊!

      筆墨紙硯都是莫氏家族提供的,云中鶴做不了任何手腳的啊,為何密約上面有白磷,為何能夠自燃?

      非常簡單,筆墨紙硯是你莫氏準備不假。

      但是井中月的大印,總不能你莫氏準備吧?那是井氏家族代代相傳的權力大印,沒有這個大印,密約是不能生效的。

      而這大印上,早就有白磷了,而且還是染紅的白磷。

      簽約的時候天氣寒冷,不會自燃。

      現在天氣炎熱,距離五月十九還有半個月,密約上的白磷就迫不及待自燃了。

      其實在這一刻,莫氏家族已經被推入深淵了,只不過他們自己還不知道而已。

      ………………

      當天晚上,井中月并沒有在大西城停留,而是帶著云中鶴和左岸連夜返回裂風城。

      “主君,這大晚上的就不怕遇到刺殺嗎?”云中鶴問道。

      井中月道:“能夠刺殺我的人,至少在無主之地還沒有。”

      這句話真是霸氣沖天了。

      小妞,你對自己的武功這么自信嗎?

      白云城就那么牛逼嗎?在那里留學十一年,就把你能耐成這樣了?

      經過一堆亂墳地的時候。

      “呼……”黑暗的夜中,忽然冒起了一團游離的鬼火,綠幽幽的。

      井中月和左岸不由得都朝鬼火望去。

      真是大兇之罩啊,這個天氣都已經出現鬼火了,那盒子里面的密約肯定已經自燃,或者即將自燃了。

      因為鬼火的形成條件可要惡劣多了。

      而那三份密約上的白磷分量足足的,只要溫度一到,一定會自燃。

      云中鶴笑道:“主君,莫氏家族或許已經跌入深淵了,卻還不自知。”

      為了裂風谷割讓的利益,今日白天莫氏家族可謂是得罪了無數人。尤其是澹臺家族,今日這一幕刺激最大的一定是澹臺家族。

      因為云中鶴看得清清楚楚,以澹臺浮萍淡薄的性子,也臉色變了一下。

      所以云中鶴的離間之計,也差不多成功了。

      今日的莫也城主,還覺得已經到達了巔峰。

      殊不知,已經身處深淵了。

      “利令智昏。”井中月道:“莫也城主心狠手辣,和我父親斗了幾十年,也沒有落入下風,我井氏家族幾次出兵,都沒能奪回落葉領,沒有想到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他反而迷失了。”

      “這太正常了。”云中鶴道:“貪婪之人,連絞死自己的繩索都愿意賣掉。”

      鬼知道這三份密約會自燃啊?

      如果是真正的契約,能夠永久割讓落葉領,能夠租借白銀鹽場五十年,那莫氏家族就算是得罪了眾多諸侯也值得,就算讓澹臺家族不愉快也無所謂。

      比起真正的利益來,這些諸侯的態度不算什么。

      況且這等關鍵時刻,難道澹臺家族會出兵攻打莫氏家族嗎?

      況且,莫氏家族自持有更強大的靠山呢。

      馬車內,借著燈火,云中鶴再一次拿出了那份井氏家族的藏寶圖,這圖號稱標注了怒帝陵墓的地點。

      這段時間,云中鶴一有空就拿出藏寶圖。

      研究了無數次,依舊沒有看出任何端倪。

      哪怕用精神病達芬奇上身,也沒有研究出什么來。

      這就是鬼畫符啊,沒有任何信息在里面啊。

      “不用太耗費心神在這上面,我井氏家族研究了幾百年都沒有得出所以然。”井中月道:“就算發現了怒帝的陵墓,千年時間過去了,里面有什么東西也早就腐壞了。”

      云中鶴道:“我就當作是解謎玩來著。”

      然后,云中鶴繼續沉迷于這張所謂的藏寶圖。

      而井中月閉上美眸,開始打坐吐息。

      云中鶴不由得稍稍遠離了一點點,因為她吐納的時候,起伏太大,太讓人心猿意馬了,不能專心研究。

      ………………

      無主之地第一諸侯,澹臺家族。

      這五十萬平方公里內,最大的梟雄,一心想要大西國王的澹臺滅明,手中拿著一卷書,穿著麻布袍子,頭發簡單梳理,盡管天氣炎熱,他臉上連半滴汗水都沒有。

      此人,真是無主之地難得一見的中年美男了,關鍵是氣質高絕,絲毫沒有凡夫俗子的感覺。

      聽到女兒澹臺浮萍的話,澹臺滅明沒有說話,而是拿起一個長柄的舀子,緩緩地將前面一個木桶里面的水舀到池子里面。

      這個房間里面有一個小小的水車裝置,引活水進入室內,非常精妙。

      “莫氏家族飄了。”澹臺滅明笑道:“或許傍上新靠山,已經不太將我們澹臺家族太放在眼里了。”

      “那我們怎么辦?”澹臺浮萍問道。

      澹臺滅明笑道:“不怎么辦,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隨他去。”

      接著,他目光落在女兒臉上道:“萍萍,你自己的婚事怎么想的啊?再不嫁人,就變成老姑娘了啊,就沒有你看中的青年俊杰嗎?”

      聽了父親的話,澹臺浮萍仿佛完全無動于衷。

      ………………

      裂風谷的封鎖制裁被解除了。

      但就如同莫也城主說的那樣,依舊沒有人敢來做買賣,也沒有人運來糧食。

      一是裂風谷確實沒錢了。

      二是裂風谷雖然幸存了下來,但是元氣大傷。

      盡管解除了制裁封鎖,但裂風谷的子民依舊在逃亡,還是一副凄涼模樣。

      不過,裂風城內的氣氛好了許多,軍隊士氣也高漲不少。

      幾天之后,莫氏家族主簿言若山又來了裂風城。

      他的態度更加跋扈,更加趾高氣揚了。

      “我今天來,就是傳達主君的命令,親眼看著你們再一次裁軍兩千。”

      “之前的十萬石糧食快要吃完了吧,不想被餓死,就用新一批鎧甲和兵器來換。”

      “記住,這是命令,而不是請求。”

      言若山的態度比莫也城主還要囂張,這當然是一次試探。

      于是,井中月再一次演了裁軍之戲。

      在大軍無比悲憤中,在無數人熱淚盈眶中,井中月下令再裁兩千軍隊,并且剝下鎧甲和武器。

      裂風城一萬大軍,裁撤一半,僅剩五千了。

      言若山見之大喜,然后去回稟莫也城主。

      見到裂風谷井中月如此軟弱,莫也城主頓時徹底放下心來。

      如今井氏家族的命運已經被他徹底掌握了,只需要一點一點勒緊繩索,就可以徹底吞并裂風谷。

      屆時不但能夠嘗到麝香夫人的味道,就是井中月的美味也能嘗個痛快了。

      ………………

      五月初十。

      莫氏家族正式派出使者,前往澹臺家族,寧氏家族,大西城等等。

      邀請無主之地眾多諸侯,邀請大西書院,大西武院等等勢力,全部來見證五月十九的交割儀式。

      之前簽訂的是密約,不能讓別人知道,唯恐被人中途破壞。

      因為那個時候,白銀鹽場和蘭田鹽場還處于制裁中,不完全屬于井氏家族。

      現在一切塵埃落定,井氏家族也解除了制裁,擁有完整的主權,自然就有了交割落葉領和白銀鹽場的權力了。

      所以,正式交割這一日,就要請無主之地眾多諸侯前來見證。

      把這個勝利果實,徹底吃實了。

      當然,眾多諸侯見證之后,肯定會無比羨慕妒忌恨。

      但那又怎么樣?

      契約大過天。

      當時簽訂這份契約,一式三份,正規得不能再正規。

      五十年前,井中月的祖父把落葉領租借給莫氏家族五十年,一開始簽訂的也是密約。

      等塵埃落定后,也是當著所有諸侯的面,正式交割落葉領。

      當日,那些諸侯不也一樣妒忌?

      可也只能眼睜睜望著這塊肥肉落入莫氏口中。

      無主之地最敬畏強者。

      如今莫氏家族如此強盛,澹臺家族就算妒忌不快,難道還會翻臉不成?

      要知道,莫氏家族背后可是有真正大靠山的。

      …………

      果然,接到邀請的眾多諸侯紛紛錯愕,然后恍然大悟。

      原來如此啊。

      莫氏家族之所以放過井氏家族一馬,原來雙方早有密約了。

      而這一次,井氏家族不知道又要犧牲多少利益。

      可憐的井中月,可憐昏迷不醒的井厄啊。

      經過這次劫難,井氏家族只怕在劫難逃了。

      只不過從快速死亡變成了慢性自殺。

      避免了被眾多諸侯分食的命運,卻要被莫氏家族一家獨吞。

      然而,眾多諸侯還是紛紛答應,五月十九日,前往白銀領鹽場,參加莫氏和井氏的交接儀式。

      ………………

      五月十八日,明日就是真正的大日子了。

      又是決定命運的時刻,只不過決定的不是井氏家族的命運,而是莫氏家族。

      “主君,走吧。”云中鶴道。

      井中月點了點頭,然后登上了華麗的馬車。

      在一千騎兵的保護下,再一次離開裂風城,浩浩蕩蕩,前往白銀領。

      馬車之內,除了井中月之外,還有盛裝的麝香夫人。

      這還是云中鶴第一次近距離面對這個美麗的婦人。

      也和想象中的不一樣,之前云中鶴本來是要作為她的男寵進入城主府的,所以想象中她應該是那種艷麗卻又人盡可夫的冶蕩豪放。

      結果完全不一樣。

      她覺得很美,但是卻充滿了文藝氣息。

      而且不是寧清的那種傲慢清高,而是一種非常柔軟嬌媚的文藝氣息。

      之所以會帶著她,完全是遵照莫也城主的命令。

      他說了,這次交接儀式上,裂風城也要把麝香夫人送過去,就在白銀鹽場舉辦一個簡單的納妾儀式,把麝香夫人送到莫也的房中,也算是另類的聯姻。

      莫也是想要告訴所有人,從今以后裂風谷也成為他洗玉城的附庸了。

      當眾送上麝香夫人,能夠更加表現出井中月的服從。

      盛裝出行的麝香夫人,也算是對莫也城主的最后一次麻痹。

      云中鶴時時刻刻都抱著一只鐵盒。

      這就是裝有密約的盒子,同樣是莫氏家族提供的,上面還有封條。

      當然了,這封條其實已經換了。

      就單單這個封條就很不簡單,這上面的復雜紋路,完全堪比銀票了。

      而且幾個封條圖紋還是互相吻合的,內中還有暗紋。

      總之一句話,這封條偽造難度極大,在這個世界甚至完全是不可能被偽造的。

      但……對于二十三號達芬奇來說,完全不費吹灰之力。

      “準備好了嗎?”井中月問道,她目光望向云中鶴懷中的盒子。

      云中鶴笑道:“一切準備妥當,就等著明日的華麗演出吧,保證讓莫氏嘗到從天堂跌入地獄的感覺。”

      ………………

      從裂風城到白銀領,僅僅一百里左右。

      五月十八晚上,井中月率領的一千騎兵,便已進駐白銀領內。

      白銀領城堡非常大,幾乎不比城主府小上多少。

      此時無主之地的眾多諸侯使者,甚至諸侯本人,都已經到場了。

      整整幾百人之多,真是大場面啊。

      這些人全部都是莫氏家族邀請的,前來見證明日的交接大禮。

      莫氏搭建這么恢宏的大場面,請無主之地那么多諸侯來,就是讓人見證莫氏走向輝煌巔峰。

      結果卻跌入地獄。

      明日肯定會精彩到極點吧。

      哈哈哈哈哈!

      一夜之后。

      五月十九,這個歷史性時刻正式到來。

      ………………

      注:每日推薦票數在艱難爬坡,兄弟們千萬幫我撐住這口氣,糕點給大家鞠躬了,那我去睡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