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八十七章:云中鶴身世!懷孕!狂潮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八十七章:云中鶴身世!懷孕!狂潮字體大小: A+
     

      裂風谷和莫氏家族的談判結束了。

      井中月,左岸,云中鶴三人又返回到裂風城。

      而在這次談判中,云中鶴又聽到了熟悉的三個字:藏寶圖。

      云中鶴問道:“主君,這個藏寶圖是怎么回事?”

      某種意義上,藏寶圖仿佛成為井氏家族的傳家寶。

      云萬血在和云中鶴賭局的時候,讓井中月交出藏寶圖當作幾十萬兩銀子的賭注。

      而這一次和莫氏家族談判,對方又把藏寶圖拿出來說事,當成了一個附屬條件。

      所以,云中鶴忍不住開口問了。

      井中月從袖子里面拿出了袖珍小盒子,并且打開,拿出了一張紙遞給云中鶴。

      云中鶴打開一看。

      哇靠!

      這,這是什么鬼藏寶圖啊?完全是鬼畫符啊。

      云中鶴就算達芬奇上身,也看不懂這個藏寶圖是什么狗屁意思啊。

      這上面既不是地圖,也不是什么字,準確說什么都不是,就像是小孩子胡亂在一張厚厚的紙上亂畫的。

      云中鶴道:“這個藏寶圖是什么來歷?”

      左岸軍師道:“傲天大人,你可聽說過大咸帝國嗎?”

      大咸帝國?

      最近云中鶴閱讀這個世界資料的時候,倒是知道了一點點。

      這是一個近千年之前的帝國了,曾經非常強盛,疆域不但包括了整個無主之地,而且現在南周帝國的北部,大贏帝國的南部,都曾經是大咸帝國的疆域。

      在當時那個年代,也算是一個強盛帝國了。

      尤其是怒帝在位的時候,南征北戰,疆域縱橫近萬里。

      不過,忘戰者危,好戰者亡。

      這位怒帝在位的幾十年,打下了大片的疆域,而等到他死了之后,江山也很快分崩離析,他的兒子在位僅僅十三年,強盛的大咸帝國就已經滅亡了。

      這位怒帝野心勃勃,不但活著的時候要統治天下,死了之后也要享受無上的權勢。

      所以他耗費了二十年時間,征用了無數的民夫,為自己見到了一個規模宏大驚人的地下陵墓。

      聽說這個地下陵墓里面有江河湖海,也有千軍萬馬,還有宮殿山巒。

      左岸軍師道:“而這個藏寶圖,傳說記載了怒帝陵墓的位置。”

      云中鶴驚愕,就這鬼畫符,還記錄了怒帝的陵墓位置?

      井中月道:“這份藏寶圖某種意義上也算是我井氏家族的傳家之寶。不過找了幾百年都沒有發現所謂怒帝陵墓的影子。其實不僅僅是我們井氏家族,整個無主之地其實都已經放棄尋找怒帝的陵墓了。”

      倒確實是這樣,因為云萬血也只是把藏寶圖當成了一個賭注,而莫氏家族也僅僅只是把這份藏寶圖當成了附屬條件。

      某種意義上,整個無主之地都把這個藏寶圖當成了某種情懷。

      井氏家族擁有這個藏寶圖幾百年時間了,也沒有破解里面的秘密,更沒有找到陵墓。

      像電影電視劇中,為了一個藏寶圖和殺得你死我活,在這里并沒有發生。

      無主之地的大人物們,都是很理智的,利益至上。

      云中鶴道:“主君,根據我們和莫氏家族的契約,我們需要先裁軍三千,并且把三千軍隊的武器和裝備交給莫氏,換取他們的十萬石糧食。”

      是三千軍隊價值大,還是十萬石糧食價值大?

      當然是三千軍隊,百倍于十萬石糧食。

      這個世界的鐵料極貴,一支精銳軍隊的裝備,不僅僅有鎧甲,還有刀劍,甚至還有弓箭。

      真的不僅僅是靠錢就能堆出來的,井氏家族用了幾十年時間,才裝備出這么強大精銳的軍隊。

      如今一下子裁軍三千,并且交出三千人的武器裝備,真的是斷臂之痛。

      但沒有辦法,舍不得孩子套不著狼。

      井氏家族若不裁軍,若不交出這批武器裝備,就無法讓莫氏家族上當,就無法將他們推下深淵,也就無法進行接下來的計劃。

      某種程度上,井中月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主君。

      云中鶴的這四步計劃,聽上去簡單。

      但實際上付出的戰略資源是可怕的,裁軍三千,交出武器裝備,僅僅只是表面的。

      更重要的是名譽上的損失。

      白銀慘案發生之后,根據云中鶴的戰略部署,裂風谷前半期都要裝慫,幾乎是完全挨打不還手的,徹底示弱。

      這幾個月時間,裂風谷的民眾逃亡了多少?

      井中月軟弱無能的名聲,已經傳遍了整個無主之地。

      軍隊的士氣都下降了多少。

      曾經強盛的裂風谷,一下子成為了無能軟弱的代名詞。

      面對莫氏家族在白銀慘案上的陷害,井氏家族從頭到尾都沒有反抗,這導致那些諸侯們愈演愈烈,覺得裂風谷軟弱可欺,所以才想要徹底滅掉裂風谷,并且肢解分食。

      人善被人欺,在無主之地更加是真理。

      云中鶴出謀劃策,并且去執行,當然了不起。

      而井中月咬定青山不放松,承受如此巨大的壓力,也始終沒有改變過立場,堅決執行云中鶴的戰略部署,這更加不容易。

      所以,她是一個了不起的主君。

      “那就裁軍吧。”井中月道:“計劃都已經執行到現在這個地步了,若是患得患失,舍不得付出代價,那之前的犧牲就都白費了,我堅信你的戰略部署。”

      這話說得輕松,但是暗中的痛楚誰知道?

      裁軍三千。

      井中月總共才多少軍隊,一萬而已,一下子裁掉三分之一。

      要知道糧食最短缺的時候,井中月也幾乎沒有餓到這支軍隊。最缺銀子的時候,也沒有少了這支軍隊的軍餉和軍費。

      現在為了把莫氏家族推入深淵,為了裂風谷浴火重生,就一定要裁掉這三千軍隊,完全是錐心之痛。

      “傲天,這段時間你辛苦了,回去休息吧。”井中月道。

      云中鶴猶豫片刻道:“主君,您的這份藏寶圖,可不可以放在我這里,我有空的時候就研究一下。”

      他這個要求是很突兀的了,因為這個藏寶圖算得上是井氏家族的傳家寶了,井中月時刻都帶在身邊的。

      若是把藏寶圖給你,你掉包了怎么辦?

      但是井中月半句話沒有多說,直接連藏寶圖和袖珍盒子一起遞給了云中鶴。

      在她看來,人才比藏寶圖重要得多得多。

      而且她壓根不相信什么藏寶圖能都改變家族命運。

      藏寶圖里面能有什么,大不了就是金銀珠寶,除了是戰略需要,她井中月本人是視金銀如同糞土的。

      ………………

      云中鶴回到自己的房間。

      “大人回來了?”許安蜓小姐姐上前,為云中鶴解去衣衫,并且端來了洗腳水。

      大約兩個月前,井中月就把許安蜓小姐姐送到他的房內做侍女了。

      之前井中月說過,先要對許安蜓小姐姐進行考察,確定沒有問題后才送給云中鶴。

      之后沒多久許安蜓就被送到云中鶴房中,不知道她曾接受過什么檢查。

      “大人,家兄說這段時間您有空的話,去家里吃飯。”許安蜓小姐姐道。

      云中鶴道:“裂風城所有的酒樓飯館都停業了,你們家安居客棧還開門嗎?”

      “也關門了,現在每日的糧食都是分配的。”許安蜓道:“不過因為大人的面子,家里暫時還沒有餓肚子,兄長感激大人,所以想要請您吃頓飯。”

      如果是侍女的哥哥請云中鶴吃飯,那就有點不合理了,太冒昧。

      但如果是侍妾,那就有理由了。

      所以在兩個月前,許安蜓小姐姐就是云中鶴的侍妾了。

      只有關系進一步親密,云中鶴去安亭客棧做客才不會顯得突兀。

      但就算如此,許安亭兄妹還是非常謹慎小心,從未邀請過云中鶴去做客,從未接頭。

      而這一次邀請云中鶴去做客,很顯然是風行滅大人來了。

      之前云中鶴在南周帝國見到了一個三百斤的錦衣公子,某種程度上他的骨架和云中鶴長得一模一樣,臉型和體形也一樣,只不過因為太肥了,所以看上去完全不一樣。

      當時云中鶴就通過許安蜓,向風行滅傳去一個消息:幫助云中鶴查詢這三百斤錦衣公子的身份,并且調查云中鶴的身世。

      如今一個多月過去了,終于得到了風行滅大人的回信。

      “好,我們一會兒就去。”云中鶴道。

      接著許安蜓小姐姐欲言又止,仿佛想要說什么,但終究沒有說。

      半個時辰后。

      云中鶴坐上馬車,和許安蜓一起前往安亭客棧。

      不料中途冷碧小姐姐也上了馬車,說要一起去蹭飯。

      云中鶴當然不好拒絕,于是帶著冷碧一起去安亭客棧。

      當天晚上,就真的只是吃了一頓飯而已,沒有任何異樣,沒有談論任何秘事。

      …………

      從安亭客棧回到城主府,云中鶴沒有去富麗堂皇的院子居住,而是回到自己做實驗的小院里面,繼續工作到半夜,然后直接就在簡陋的床上睡了。

      而就在此時,床底下響起了風行滅大人的聲音。

      聲音很低,而且通過一個麥稈,直接傳入云中鶴耳朵里面。

      所以就算有人在外面竊聽,也不可能聽到。

      “宴蹁躚來了。”這是風行滅大人的第一句話。

      很顯然這個信息極度重要。

      宴蹁躚,大贏帝國黑龍臺的第一叛徒,也是歷史上最大的叛徒之一。

      因為此人的叛變,使得黑龍臺蒙受了巨大的損失,裂風城乃至整個無主之地的臥底勢力,被連根拔起。

      此人不僅僅是黑龍臺的恥辱,也是大贏帝國的恥辱。

      當然他很有可能不是叛變,而本就是臥底在大贏帝國的的南周密探。

      就是這個人差點就要成為未來黑龍臺的魁首,成為大贏帝國的的特務之王。

      完全堪稱是特務中的傳奇人物。

      而宴蹁躚進入無主之地,意味著什么?

      意味著南周帝國的戰爭機器已經啟動了,意味著無主之地將進入最混亂危險的時刻。

      因為宴蹁躚是南周帝國在無主之地情報的最高首領,甚至是戰略策劃者,此人在南周帝國地位很高,深受皇帝信賴。

      “南周帝國皇帝已經下旨,正式成立征北大都督府,而這個大都督府就定在金州城。”風行滅的第二句話。

      這意味著什么?

      意味著兩大帝國的戰爭一定會在無主之地爆發。

      南周帝國主動走出了這一步,就代表著南周帝國在無主之地擁有更大的優勢。

      “云中鶴,宴蹁躚進入無主之地后,一定會和老千聯系,一定會有動靜。你要想盡一切辦法,找出這個老千,否則對你非常危險,對帝國的局面也極度不利。”

      老千是誰?

      南周帝國在裂風城的最高臥底。

      老實說,云中鶴已經暗中觀察了無數遍了。

      還是沒有找到這個老千。

      此人會是誰?

      裂風令聞道夫,軍師左岸,黑血堂之主冷碧,錦衣堂之主楚昭然?

      這個臥底潛伏在裂風城最高層,應該是受井中月極其信任的。

      這個老千,究竟是誰?

      風行滅繼續道:“孩子,目前為止你在裂風谷的臥底非常成功,為了讓你的身份保密,帝國黑龍臺幾乎將無主司高層進行了一次徹底的換血,皇室也為你的父母平反了。”

      云中鶴道:“我的父母?我什么身世?”

      風行滅道:“他們也是黑龍臺的密探,當然這二人是你的養父母,你是被抱養的。但具體你的身世沒有人知道,因為你的養父母已經自殺身亡了,我們需要再往上追溯,才能查到你的親生父母。”

      云中鶴道:“之前我匯報過,在南周帝國我遇到一個三百斤的胖子,他的骨架幾乎和我長得一摸一樣,他是誰?”

      風行滅道:“如果沒有猜錯,他應該是南周帝國權臣敖心之子。”

      南周帝國的敖心,那還真不是一般權臣了。

      云中鶴道:“那南周帝國的敖心,會不會是我的親生父親?”

      風行滅沉默片刻,道:“我們需要去查,另外那個胖子為何骨架和你一模一樣,是不是真的一模一樣,我們也需要調查,現在我們的人已經盯上那個胖子了。”

      云中鶴道:“你們不要傷害他,更不要綁架他。”

      風行滅道:“當然不會。”

      沉默了片刻,風行滅道:“孩子,有一件事情我必須和你講。”

      云中鶴道:“何事?”

      風行滅道:“許安蜓懷孕了。”

      ……………………

      注:恩公有推薦票,千萬千萬記得給我呀,糕點長跪不起!謝謝恩公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