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八十六章:傲天被糟蹋了!毀滅吧哈哈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八十六章:傲天被糟蹋了!毀滅吧哈哈字體大小: A+
     

      再一次睜開雙眼的時候,云中鶴已經不著寸縷,躺在床榻之上。

      旁邊站著兩個女人,一個是成熟迷人的莫夫人。

      而另外一個女子,則是更加妖嬈嫵媚之極。

      “這種吐真藥,確定有效嗎?”莫夫人問道。

      旁邊一個妖嬈女子道:“當然有效,這是迷迭谷花費無數代價研制出來的神藥,任何人用了之后,整個精神徹底崩潰,問什么就回答什么,而且事后沒有任何記憶。”

      莫夫人上前問道:“云傲天,你的真名叫什么?是哪里人?”

      云中鶴目光迷離,聲音癡呆道:“我叫云中鶴,是大贏帝國寒水城中人。”

      莫夫人道:“裂風谷那一百萬兩銀子,是你賺的嗎?”

      云中鶴迷離道:“對,是我賺的。”

      莫夫人道:“你只有不到一個月時間,怎么賺到的?”

      云中鶴迷離道:“我去南周帝國的金州城,為寧安侯的兒子治好了花柳絕癥,并且讓他當眾把傳家寶《上京中元夜》送給了我。”

      “《上京中元夜》?”莫夫人倒吸一口涼氣。

      這幅畫的分量,她當然知道得清清楚楚,畫圣之作,價值連城。

      莫夫人道:“就算是《上京中元夜》也值不了一百萬兩,頂多二十幾萬,你是怎么弄到一百萬兩的?”

      云中鶴道:“非常簡單,這幅畫總共分了好幾層,只要一層一層揭開,然后重新裝裱,就變成了好幾幅名畫了,然后再賣出去,就有一百萬兩的。”

      莫夫人驚愕,朝著邊上的妖嬈女子望去。

      那名女子點了點頭道:“確實有這種技法,最低可以揭出三層,最高可以揭出六七層,不過對裝裱技藝要求非常高,少有不甚就會徹底破損。”

      莫夫人又問道:“裂風谷的糧倉被燒是真還是假?”

      云中鶴迷離道:“是假的,我們早已經將糧食轉移了。”

      莫夫人道:“那你們還有多少糧食?”

      云中鶴道:“還夠吃兩個多月。”

      莫夫人道:“你是不是大贏帝國的黑龍臺的密探?”

      云中鶴迷離道:“我不是。”

      莫夫人道:“那你這次來的目的是什么?”

      云中鶴道:“獻出白銀鹽場,保住平安。莫氏不收,我們就獻給澹臺家族。”

      莫夫人道:“是真的獻出白銀鹽場,還是有什么陰謀?”

      云中鶴道:“真的獻出。”

      莫夫人道:“不可能,白銀鹽場每年五十萬兩收益,占據裂風谷收入的一半,你們不可能獻出。”

      云中鶴道:“我研制出了一種神藥,名字叫青霉素,能夠治療花柳絕癥,治療肺癆絕癥,只要公開售賣,保證供不應求。每一瓶賣五百兩銀子,一年賣一千瓶就足夠了。”

      莫夫人道:“你就是靠這神藥治療了南周帝國寧安侯世子,治好了井無邊。”

      “對。”云中鶴迷離道,然后身體開始難耐地扭動。

      旁邊的妖嬈女子嘖嘖道:“沒有想到,這個小郎君洗干凈之后這般漂亮得嚇人,萬中無一的美男子,你問完的話,介意我吃他嗎?”

      莫夫人道:“不介意。”

      “那我就不客氣了。”妖嬈女子嬌笑道,解下了裙衫,朝著云中鶴走去。

      …………

      不知道過了多久,云中鶴再一次醒來,只覺得頭痛欲裂。

      不僅僅是頭痛,還腰痛。

      而此時洗玉城少主莫秋,就坐在他的面前。

      “云傲天大人,別來無恙啊。”莫秋依舊笑得那么陽光親切。

      云中鶴道:“莫秋少主,白銀鹽井慘案是你的陰謀,一切都是你策劃的。”

      莫秋道:“對啊。”

      云中鶴道:“僅僅只是為了徹底霸占我們的落葉領?”

      莫秋笑道:“這有什么不對的?落葉領每年出產糧食達到幾億斤,完全是我們莫氏家族的命根子,當然不愿意讓出去。”

      云中鶴道:“據我所知,如今諸侯聯盟因為分贓不均,鬧得不可開交。而且在這一場分贓大會中,莫氏家族得到的并不多。”

      莫秋道:“云傲天大人,裂風谷每天都在餓死人,每天都有人逃亡,所以就不要浪費時間了,直接一點。”

      云中鶴道:“莫秋少主,就算我裂風谷滅亡了。便宜的是諸侯聯盟的那些人,還有秋水城。您可以想象,一旦秋水城霸占了我們四分之一的領地,那它還會對你們莫氏家族言聽計從嗎?”

      莫秋嘆息道:“云傲天大人,直接一些。”

      云中鶴道:“莫秋少主,白銀慘案是你一手策劃的,所以你知道所有的真相。你知道究竟是誰販賣了毒鹽,你也知道究竟是誰制造了白銀鹽井的坍塌,只要你愿意,可以挽救我們裂風谷不是嗎?”

      莫秋道:“當然可以,我為何要這樣做?”

      云中鶴道:“因為利益,如果裂風谷毀滅了更有利于您,那您就讓裂風谷毀滅。但如果裂風谷依舊存活有利于您的利益,那您就應該讓裂風谷繼續存活。”

      莫秋道:“那你們愿意付出什么呢?”

      云中鶴道:“白銀鹽場!”

      莫秋目光猛地一縮。

      而坐在屏風后面的莫家主更是嘴角一顫。

      云中鶴道:“為了策劃白銀鹽井慘案,你們莫氏家族付出了許多代價。你們有海量的糧食,但是唯獨缺乏銀子。糧食是戰略資源,你們每年又不愿意多賣,但是又不得不賣。而白銀鹽場每年收益近五十萬兩,一旦得到白銀鹽場,你們莫氏家族完全可以如虎添翼。”

      莫秋沉默不言。

      云中鶴繼續道:“如今諸侯聯盟商會想要霸占白銀鹽場和蘭田鹽場,云萬血的背后第二大諸侯寧氏家族。一旦讓他們分贓完畢,那就再也來不及了。”

      “所以我們裂風谷愿意把白銀鹽場租借給你們五十年,而作為回報,莫氏家族需要澄清毒鹽真相,白銀慘案真相,解除對裂風谷的制裁。這樣對我們雙方都有利。你們得到了白銀鹽場,而我們保住了蘭田鹽場。”云中鶴道:“當然我們還有一個要求,我們快要斷糧了,需要莫氏家族支援我們十萬石糧食。”

      莫秋點了點頭道:“你的意見我知道了,云傲天大人暫且住下幾日,我們三天之內給你回復。”

      云中鶴道:“好,但是請盡快,因為我怕諸侯聯盟那邊分贓隨時都會結束,一旦等到他們對白銀慘案蓋棺定論,一切都來不及了。”

      莫秋冷笑道:“整個白銀慘案都是我們主導的,誰能蓋棺定論?”

      …………

      接下來,莫氏家族父子進行了前所未有的激烈爭論。

      莫家主覺得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而莫秋覺得這樣做,會得罪其他諸侯,更加會產生和澹臺家族的巨大裂痕,恐中了離間之計。

      莫家主怒斥莫秋。

      失去了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從今以后如何得到這筆財源。沒有錢,如何發展壯大?

      況且,這白銀鹽場莫氏不收,井氏家族就會獻給澹臺家族。

      “這次白銀慘案是由我們謀劃的,其他諸侯應該只是跟著喝湯,現在他們想要吃肉,憑什么?”

      “秋水城的丘氏家族,原本是我們的走狗,一旦讓他們割走了裂風谷三個領地,實力暴漲,那他們還愿意做我們的狗嗎?”

      “有小利益的時候,當然不能鼠目寸光。但是當大利益放在眼前,因為瞻前顧后而不敢吃,那也沒有什么出息了。”

      ……………………

      接下來,云中鶴在莫氏家族呆了三天。

      中途沒有任何人來理會他。

      三天之后!

      莫秋再一次接見了云中鶴。

      “我們莫氏家族,愿意在白銀慘案真相上還你們清白,也愿意為你們提供十萬石糧食。”莫秋道:“但是你們僅僅付出一個白銀鹽場是不夠的。”

      云中鶴顫抖道:“那,請問莫氏家族還想要什么?”

      莫秋道:“第一,將落葉領一千三百平方公里徹底割讓給我們莫氏家族,從今以后,再也不提什么歸還。”

      “第二,白銀鹽場也徹底割讓給莫氏家族,而不是租借五十年。”

      “第三,你們裂風谷遭遇這場劫難之后,也養不起這么多軍隊了,所以就裁軍五千,把這五千軍隊的鎧甲和武器,全部交給我們莫氏家族。”

      欺人太甚啊。

      云中鶴聽到這些條件,頓時整個人猛地跳了起來。

      面孔瞬間就漲紅了,眼睛幾乎要噴火一般。

      莫氏家族的貪婪,簡直完全超乎了想象。

      這是活生生要將裂風谷徹底肢解,一旦答應并且付出了這些代價,井氏家族就等于腰部以下徹底截肢,基本上算是廢了,就算是活著,也只能茍延殘喘。

      而莫氏家族一旦真的得到了這些東西,那完全是一飛沖天。

      從今以后,要錢有錢,要糧有糧,要兵有兵。

      有了五千鎧甲和武器,莫氏就能一下擴張五千大軍出來。

      莫秋微笑道:“云傲天大人,我們付出的代價也很大的,起碼我們會得罪諸侯商會,得罪云萬血,得罪秋水城。一旦為你們洗清了罪名,我們莫氏家族反而成為眾矢之的了。”

      云中鶴道:“那你們也太貪婪了,我若答應你們這些條件,井氏家族就生不如死了。”

      莫秋道:“生不如死,那也是生,總比死了好,況且人為刀俎我為魚肉。”

      云中鶴道:“你們提的條件太過分了,我做不了主,要回去稟報主君。”

      莫秋道:“好,但是請記住,你們的時間不多了。”

      ………………

      接下來,云中鶴離開莫氏家族,返回裂風城,將莫氏家族的條件稟報給了井中月。

      井中月當場將前面的一個幾案劈成了兩半,之后并沒有回復莫氏家族。

      欺人太甚,簡直獅子大張口。

      落葉領是糧倉,白銀鹽場是錢倉,莫氏家族都想霸占不算,竟然還要奪走裂風谷五千軍隊的武器裝備?

      吃那么多,你就不怕撐死嗎?

      接下來幾日,裂風谷的民眾繼續逃亡,人數越來越多。

      裂風城內,也開始大面積斷糧,因為所有的儲備糧食都提供給了軍隊。

      終于井中月扛不住這個壓力,再一次和莫氏家族進行密談。

      “裁軍五千絕對不可能,那就等于自斷生路,我只能裁軍一千,并且把這一千軍隊的鎧甲和武器交給莫氏。”

      “落葉領割讓契約,我絕對不可能簽,但是……可以再租借五十年。”

      “白銀鹽場也絕不可能割讓,但是也可以租借五十年。”

      接下來,雙方你來我往拉鋸戰。

      整整談判了三天三夜。

      最終談定了。

      莫氏家族澄清白銀慘案真相,毒鹽真相,還井氏家族于清白,督促諸侯聯盟解除對裂風谷的制裁。

      莫氏家族為裂風谷提供十萬石糧食。

      而作為回報,井氏家族永久割讓落葉領給莫氏家族。

      把白銀鹽場無償租借給莫氏家族五十年。

      裂風谷裁軍三千,并且把這三千軍隊的鎧甲和武器,無償交給莫氏家族。

      談定之后,雙方簽訂密約。

      而作為第三方仲裁者,依舊是大西書院的院長祝天放。

      難怪啊……

      此人和莫氏家族的關系,還真是親密啊。

      而且此人還正是白銀慘案諸侯聯盟調查團的團長。

      密約一式三份。

      紙張,筆墨,全部有莫氏家族提供,做不得了任何虛假。

      三月二十九。

      井中月在這份喪權辱國的密約上簽下了名字,并且蓋上了大印。

      蓋上大印的瞬間,井中月淚水再也忍不住,滑落下來。

      這是有史以來最最恥辱的契約。

      比五十年前,井中月祖父租借落葉領的那份密約還要恥辱。

      不但徹底失去了落葉領,還失去了百年基業白銀鹽井,還失去了三千軍隊。

      祝天放院長瞇起眼睛,莫氏家主露出得意的笑容。

      從此之后,莫氏家族一飛沖天。

      但井氏家族,基本上是徹底完了,再無任何希望。

      女人做主君就是不行啊。

      井中月看上去威風八面,實際上比起她那個無能的祖父更加不堪。

      五十年前,井氏家族被家奴奪走了城主之位。

      今日,井中月算是徹底葬送了裂風谷的百年基業。

      “接下來,我們莫氏家族會立刻澄清真相,還井氏家族于清白,讓諸侯聯盟解除對裂風谷的制裁。”

      “另外,我們會為裂風谷提供十萬石糧食。”

      井中月道:“等你們莫氏家族完成所有承諾后,我們井氏家族就會正式把白銀鹽場按照契約交給你們。也會把落葉領,正式割讓給你們。并且裁軍三千,并且交出相關的鎧甲和武器給你們。”

      然后,三方當面將各自的密約裝入一個箱子之內,并且貼好封條。

      等到正式交割白銀鹽場和落葉領的那一天,才會拆開封條,展示契約。

      云中鶴表面如喪考妣。

      但心中卻不斷獰笑。

      莫氏家族,莫秋,接下來該吐血而亡的就是你們了。

      哈哈哈哈!

      ………………

      注:九千字更新,諸位恩公真的沒有推薦票給我了嗎?不要這樣啊,親人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