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八十五章:好爽!更猛烈些吧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八十五章:好爽!更猛烈些吧字體大小: A+
     

      這一波黃金暴雨造成的畫面沖擊力,簡直無以倫比。

      相信再過十年,二十年,很多人都無法忘記這一幕。

      其實云中鶴兩天之前,就已經帶著黃金回到了裂風城。

      接下來幾十個小時,他都在做一件事情,那就是把黃金融掉,然后弄成一兩一顆的樣子。

      整整六萬九千兩,也就是六萬九千顆。為了裝逼,云中鶴怕有遺失,所以多準備了一丁點。

      就是為了這天降黃金暴雨的華麗一幕。

      效果真是好極了。

      云萬血等人都徹底傻了。

      “唰……”

      “唰……”

      “唰……”

      黃金暴雨一陣又一陣地下。

      雖然只有一兩一顆,砸在頭上,臉上是不會死人的。

      但也生疼啊。

      尤其是對于祝院長這樣的大人物來說,為了逼格你只能站在那里一動不動,你總不能用雙手護臉吧,更不能用袖子擋頭吧。

      其中有一個文士實在受不了,高舉寬大的袖子擋在頭頂上,免得被這黃金雹砸得鼻青臉腫。

      結果云中鶴大喝道:“那個胖子,你想要干什么?這可是賠款,可是公款,你想要用袖子接住,然后藏起來嗎?”

      艸!

      這瓜田李下的說不清楚啊。

      這可是黃金,隨便撿起幾顆就發一筆小財了。

      于是,諸侯聯盟索債使團幾十名成員只能一動不動站在那里。

      那一幕真是,冷冷的金雨在我臉上胡亂地拍。

      ………………

      整整十分鐘,黃金暴雨終于結束了。

      整個城主府面前的廣場,密密麻麻都是黃金,如同大顆豆子一樣。

      云中鶴大吼道:“裂風城的弟兄們,收集黃金。”

      頓時,裂風城的一萬軍隊整整齊齊上前,撿起地上的黃金顆粒。

      一刻鐘后。

      散落一地的黃金,全部堆積起來。

      六萬九千兩黃金,整整堆積成為一座山。

      云中鶴躬身道:“祝院長,云萬血大人,真是抱歉了啊。這老天爺下黃金的姿態是狂放了一些,你們點點,夠不夠數?”

      他的每一句話,都仿佛是在扇耳光。

      祝天放院長臉上有幾處烏青,望著云中鶴的目光充滿了冰冷寒意。

      諸侯聯盟商會的會首云萬血真是想要直接翻臉走人。

      但是他能嗎?

      不能!

      因為這場談判他已經承包了,整整一百六十萬兩銀子。

      不知道有多少人等著他分錢。

      現在井氏家族的黃金拿出來了,你還有理由繳械人家的軍隊,用鎧甲和武器抵債嗎?

      不能!

      沒錯,云中鶴還錢的態度是非常下賤,對云萬血等人進行了前所未有的羞辱。

      但那又怎么樣?

      有骨氣你別拿這筆黃金啊?

      說句真話,如果有人愿意拿黃金來砸我臉面,羞辱我,我只會喊一聲:再來,再來,更大力一些。

      “報告會首,這黃金純度非常高,總共六萬九千兩,價值超過一百萬兩銀子。”

      在場所有人真的無法置信,這筆黃金究竟是哪里來的啊?

      賺來的?

      僅僅一個月時間賺來的?

      絕不可能,絕不可能!

      云萬血盯著云中鶴良久道:“這筆黃金,你們是怎么弄到手的?”

      云中鶴道:“都和你們說過了啊,老天爺給的啊,剛才下黃金暴雨,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啊。云萬血大人,剩下你六十萬兩銀子,就由您來墊付了,謝謝啊!”

      云萬血望著這批黃金,幾乎忍不住又要再吐一口鮮血。

      祝天放院長瞥了一眼云中鶴,朝著井中月道:“井城主,這個云傲天在你身邊,必有禍害,你好自為之。”

      井中月道:“多謝院長教誨。”

      然后,祝天放帶著仲裁組離去。

      云萬血收集了所有的黃金,強忍吐血之心,朝著井中月道:“井侯,你覺得已經渡過難關了嗎?相信我,屬于井氏家族的地獄,才剛剛開始。”

      ……………………

      城主府內。

      左岸,冷碧,裂風夫人,甚至井中月也被今天這一幕震撼了。

      之前云中鶴說要在二十五天時間內賺到一百萬兩銀子,誰都不敢相信,都覺得這是白日做夢。

      然而沒有想到,他賺到的不是一百萬兩,而是整整一百三十萬。

      真是讓人匪夷所思。

      兩天前當這批黃金堆在眾人面前的時候,她們就已經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沖擊。

      “剛剛我們的潑天黃金計劃,非常成功。”云中鶴道:“接下來該進行下一步,一桃殺二士,把莫氏家族活活坑死了,這才是奪回落葉領最關鍵的一步。”

      也是云中鶴迎娶井中月最關鍵的一步。

      “因為我們這次交付賠款的方式太過于狂放不羈了,得罪了太多人,所以接下來肯定會面臨諸侯聯盟狂風暴雨一般的打壓。”

      “然而對我們打壓越狠,就越是能夠將莫氏家族坑死。”

      “我們要始終清醒地知道一點,盡管這段時間表面上跳出來的是云萬血和祝天放,當真正陷害我們,要置我們于死地的人,是莫氏家族。”

      “諸位如果準備好了,我們就開始下一步計劃吧。”

      而就在此時,外面有人狂奔而入,高呼道:“主君,不好了,不好了,我們的糧倉著火了。”

      井中月狂奔而出。

      果然見到裂風城的西北角,大火在熊熊燃燒。

      那是裂風城最大的糧倉,存放著半年的糧食。

      莫氏家族果然心狠手辣啊。

      趁著一萬大軍在城主府面前集結,果斷放火燒糧,斷絕井氏家族生路。

      “快救火,救火!”

      接下來,井中月身先士卒去救火。

      整整動用了幾千人,整整七個時辰,才把大火徹底撲滅。

      然而……整個糧倉被燒掉了八成。

      原本足夠吃半年的存糧,只夠吃一個多月。

      ………………

      城主府的地下秘密倉庫,這里面堆積如山的糧食。

      很顯然,糧食早已經轉移了。

      那個糧倉里面被燒的,只有一小部分是糧食,剩下都是米糠和干草。

      在另外一間地下室內。

      這里燒著無煙炭,顯得非常炎熱,大約四十攝氏度左右。

      云中鶴穿著單薄的衣衫,而井中月穿得稍稍多一些,絕美的臉蛋紅彤彤的,顯得尤為迷人。

      “主君,給你表演一個魔術。”云中鶴道。

      然后,他小心翼翼拿出了一張白紙,就這么放在桌子上。

      僅僅片刻之后。

      “呼!”這張白紙直接自燃了。

      云中鶴把燃燒的白紙扔進了水里,詭異的事情發生了,哪怕在水中,這張紙依舊在燃燒。

      而且發出的是綠色的火焰,如同鬼火一般。

      “成功了?”井中月道。

      云中鶴道:“對,成功了。接下來我們和莫氏家族的密約可以放心大膽地簽了。因為不管寫了什么內容,不管答應了什么條件,最后都會灰飛煙滅,把莫氏家族坑得欲生欲死。”

      眾所周知,無主之地屬于非常南方,一年到頭其實只有兩個季節,秋天和夏天。

      最冷的時候不會超過十度,最熱的時候,超過四十攝氏度。

      尤其這里大部分都是丘陵和森林,潮濕悶熱。

      在太陽光的照射下,只要氣溫超過三十攝氏度,白磷都能自我燃燒。

      ……………

      經過了賠款風波之后。

      莫氏家族作為整個陰謀的幕后黑手,終于走向了前臺。

      因為白銀慘案的最終目的,是為了將井氏家族置于死地,這樣莫氏家族才能名正言順霸占落葉領,這個面積超過一千三百平方公里的大糧倉。

      之前這一百多萬的賠款,只是讓參與這場陰謀的多家勢力賺到養出費而已。

      現在錢也賠了,就正式開始對裂風谷進行毀滅序幕了。

      接下來,諸侯聯盟的打擊暴風驟雨一般襲來。

      首先,經過調查團長達一個多月的調查,雖然真相還沒有徹底查清,但是在毒鹽事件上,在白銀鹽場慘案一事上,裂風城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諸侯聯盟大會決定,從即日起,徹底封鎖裂風城的食鹽貿易。

      也就是說,裂風谷出產的食鹽,一粒都賣不出去。

      緊接著諸侯聯盟調查團指出,井氏家族涉嫌利用礦難謀殺諸侯聯盟官員,試圖掩蓋毒鹽罪行,此等罪行滔天,聳人聽聞。

      諸侯聯盟大會又決定,封鎖裂風谷的一切外在貿易,直到徹底查清白銀鹽井慘案的真相為止。

      在此期間內,整個無主之地,不許任何諸侯,任何商會,將糧食和鐵出售給裂風谷。

      諸侯聯盟大會將會派遣軍隊,封鎖裂風谷進出裂風谷的每一個路口。

      確保沒有一粒糧食進入裂風谷,沒有一粒鹽運出裂風谷。

      這是真正的絕殺!

      裂風城內雖然秘密存有糧食,但只夠吃半年左右的。

      鹽賣不出去,頂多是沒有銀子發餉。

      但云中鶴這次賺了一百三十萬兩銀子,扣除一百萬賠款,還有三十萬。

      這三十萬兩,不管是軍餉,還是官員餉銀,都還能支撐幾個月。

      但是沒有糧食的話,裂風谷會徹底崩潰的。

      自從諸侯聯盟大會的制裁令下達之后,裂風谷的子民開始了第二波逃亡潮。

      裂風城還好,城門緊閉,民眾逃不出來。

      但是其他領地的民眾,想要逃亡,卻無法阻止。

      原本裂風谷有四十萬人口,接下來每天都有大量人逃亡。

      云集在裂風谷周圍的諸侯軍隊越來越多,越來越多。

      就如同天上的禿鷲,看到腐肉了。

      就等著裂風城徹底糧絕,然后轟然倒塌。

      這些諸侯軍隊就會以拯救災民的名義,潮水一般涌入裂風谷,徹底分割吞食裂風谷的領地。

      …………

      被徹底封鎖的裂風城,開始了嚴苛的糧食分配計劃。

      井中月和裂風夫人帶頭,每天只吃兩頓,而且都是稀飯。

      整個裂風城內,只有一種人能夠吃得飽,那就是軍隊。

      越是這種關鍵時刻,就越要保證軍隊的忠誠。

      時光如水,歲月如梭。

      一個月時間過去了。

      春節來了。

      裂風城渡過了有史以來最慘淡的一個春節。

      除夕夜的晚上,城主井中月一家都在喝粥。

      諸侯聯盟對裂風谷的封鎖依舊在繼續,井氏家族的一粒鹽都賣不出去,外面一粒糧食都進不來。

      等到了正月十五。

      有一個信號引起了諸侯聯盟的注意。

      裂風城的軍隊,都已經開始喝粥了。

      這說明什么?

      說明裂風城的糧食快要吃完了。

      井氏家族的百年基業,正式進入毀滅倒計時了。

      …………

      而此時,諸侯聯盟調查團對白銀慘案依舊沒有定論。

      因為大家還沒有談好如何分贓,一旦談好,就會給裂風谷井氏家族蓋棺定論。

      而此時的諸侯聯盟,已經吵成了一鍋粥。

      如何分割裂風谷的利益?

      秋水城代表堅決表示,這一次分食裂風谷的行動中,秋水城犧牲最大,所以要割走野豬領,火焰領,紅土領總共三千平方公里的土地,等于一下子都割走裂風谷的四分之一左右。

      諸侯聯盟商會云萬血表示,這次白銀慘案,毒鹽事件中,諸侯聯盟商會的損失是最大的。

      所以一旦井氏家族滅亡之后,白銀鹽場,蘭田鹽場都要交給諸侯聯盟商會所有。

      這實在是太貪心了,所有人都知道裂風谷最值錢的就是白銀鹽場和蘭田鹽場,這完全是整個裂風谷的經濟命脈。

      云萬血因為城堡談判賠了六十萬兩銀子,所以想要從兩個鹽場上狠狠大賺一筆。

      那作為這場陰謀的總導演,莫氏家族得到什么?

      永久占有落葉領。

      這就有很大矛盾了,在其他諸侯和勢力看來,你莫氏家族得到的肉是最大的,因為落葉領是大糧倉啊,近百萬畝良田,每年出產的糧食是天文數字。

      你莫氏家族已經占了天大的便宜了。

      而莫氏家族卻非常不滿,這次弄死裂風谷,我們莫氏家族付出的代價是最大的,而且是整個陰謀的策劃者,你們卻讓我什么都得不到?

      這落葉領本來就是屬于我莫氏家族的,已經霸占了五十年了。

      關于如何瓜分裂風谷,諸侯聯盟已經商議了無數次,每一次都不歡而散。

      甚至每一次的火氣越來越大,氣氛越來越激烈,幾乎在會議上互相攻訐,互相謾罵。

      尤其是這場陰謀的總導演莫氏家族,竟然受到了其他諸侯的排擠。

      因為所有人都覺得,你莫氏家族獲得的利益太大了,竟然還不滿足,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而莫氏家族覺得這一切都是我策劃的。而且你們已經得到了一百多萬兩銀子,竟然還不知足?

      如果沒有我莫氏家族出手,井氏家族怎么會滅亡?哪里輪得著你們吃肉喝湯?

      現在竟然想要反客為主?在這場分贓大會把我踢出去?

      還有澹臺家族,你的態度非常奇怪啊?

      不但不阻止,反而暗中推波助瀾?

      而此時的裂風谷卻徹底沉靜了下來,仿佛在絕望的氣氛中,等待著毀滅的到來。

      只要等到這些諸侯勢力分配完畢,屠刀就直接朝著井氏家族落下。

      …………………………

      火候差不多了!

      二月初五,云中鶴代表裂風城,秘密前往洗玉城莫氏家族進行談判。

      整整三天時間,云中鶴沒有見到莫秋,也沒有見到莫家主。

      一直到第四天,洗玉城主簿言若山道:“云傲天,你跟我來。”

      云中鶴跟著他,這才進入到莫氏家族的城主府之內。

      “在這里等著。”言若山道。

      于是,云中鶴在這個房間里面靜靜等待。

      片刻之后,房門開啟,一陣香風,進來了一名女子。

      嫵媚艷麗,成熟迷人,渾身上下都散發著讓人迷醉的氣息。

      此女,比起麝香夫人,比起裂風夫人,都要誘人得多。

      這個女人是誰?

      “我是洗玉城的主母,莫秋的母親。”艷麗夫人道。

      云中鶴道:“拜見莫夫人,我代表裂風谷前來談判。”

      成熟迷人的莫夫人沒有說話,而是給云中鶴倒了一杯酒,道:“不管要談什么,先喝下這杯酒。”

      云中鶴不由得一愕,這杯酒里面有什么?

      毒藥?又或者是春天的藥?

      “不喝,就不談。”莫夫人沙啞道,美眸朝云中鶴瞟來挑逗的光芒。

      云中鶴深深吸一口氣,端起這杯酒,直接一飲而盡。

      然后,他渾身如同一團火焰熊熊燃燒起來。

      整個人,徹底失去了神智。

      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

      注:近五千字大章,難受得求票都要沒有力氣了,有票恩公拉我一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