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八十三章:云中鶴親哥哥?命運!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八十三章:云中鶴親哥哥?命運!字體大小: A+
     

      “兄臺,等等我!”那個錦衣青年男子追上了云中鶴。

      云中鶴問道:“有事嗎?”

      那個青年想了一會兒,問道:“沒事,就莫名其妙想要打個招呼。不知道為何,見到你竟然有一種莫名其妙的親近感。”

      云中鶴道:“巧了,我也是啊。”

      那個青年道:“兄臺,我們是不是在哪里見過?”

      云中鶴道:“見過嗎?沒有印象啊,否則像兄臺這種人中之龍,我肯定會印象深刻的。”

      “哈哈哈……”那個青年道:“看看,看看,你也知道我的外號啊,肉面飛龍。”

      云中鶴道:“兄臺臉上果然有好多肉。”

      一邊說話,云中鶴一邊盯著他看。

      單純從外人的角度上來看,眼前這個青年男子和云中鶴幾乎沒有半點相同的。

      因為云中鶴很瘦,一米八,卻只有不到一百四十斤。

      而眼前這個青年,足足超過三百斤。

      盡管身穿華貴錦衣,但這種肥胖讓他的外形完全失去了任何俊美。

      但只要他減肥一半,他的長相就和云中鶴一模一樣了。

      對!

      是一模一樣。

      不是相似,真的就如同雙胞胎一樣。

      但現在看上去,真是天差地別。

      換成其他時候,云中鶴絕對看不出來,因為單純外表上看,眼前這個青年男子和他沒有任何一點點相似之處。

      但此時達芬奇上身,而他的眼睛能夠穿過皮肉,直接推斷出骨架。

      眼前這個青年的骨架,除了因為肥胖被壓得有點變形之外,真的和云中鶴一模一樣。

      他騎這這匹馬,絕對是真正的千里馬,價值不菲,因為馱著他三百斤的體重,竟然依舊跑得很快。

      “兄臺,我們真的沒有見過?”三百斤的青年男子問道:“你好好回憶一下,尤其是在青樓,有沒有見過我?”

      云中鶴道:“為何這么講?”

      三百斤青年道:“因為我這一生,不是在青樓,就是在去青樓的路上。”

      云中鶴一愕,還真巧了,云中鶴這一生不是在騙財騙色,就是在騙財騙色的路上。

      “我聽說金州城來了一批金發碧眼的女人,所以我不遠幾千里過來,就是想要嘗嘗洋葷,沒有想到安樂天那個傻逼感染了花柳,結果把這些姑娘全部關起來,還不許人接客。”三百斤的青年公子道:“這不是因噎廢食嗎?結果我幾千里白跑了一趟。要說我們皇帝陛下也是夠操蛋的,你打仗就打仗嗎?關什么青樓,掃什么黃啊?難道和大贏帝國一打仗,男人就不需要嫖了?”

      云中鶴驚愕無言。

      因為眼前這個三百斤公子說出了幾個字,皇帝陛下夠操蛋。

      誰能說出這樣的話?誰敢說出這樣的話?

      云中鶴還發現了,他年紀輕輕的竟然留了胡子,只不過胡子不多,顯得非常滑稽。

      他本來就胖,加上猥瑣的氣質,再加上滑稽的胡子,簡直讓人無法言語。

      實在讓人無法想象,他骨子里和云中鶴是長得一摸一樣的。

      一個可以如此俊美無匹,一個可以這么長相不堪。

      “兄臺,你在看我胡子?”三百斤青年公子問道。

      云中鶴道:“對,您這胡子實在是瀟灑不羈。”

      三百斤青年公子道:“這胡子是我成年的紀念。”

      云中鶴道:“您滿十八了?”

      三百斤青年道:“不,我剛睡夠了一千名女子。”

      我……我……我……

      云中鶴完全不敢置信。

      就……就你這肥豬的模樣,竟然還是千人斬?

      上天還有沒有天理啊?

      “兄臺,你知道我千人斬秘訣是什么嗎?”三百斤青年公子問道。

      云中鶴道:“不知。”

      三百斤青年公子道:“第一,有錢;第二,快。”

      呃!

      說得好有道理啊,簡直讓我無言以對。

      三百斤青年公子道:“所以,我這千人斬全部是在青樓完成的。我在十三歲就有一個夢想,我要橫掃天下青樓。以后不管我走到哪里,任何一家青樓,哪怕是在臭水溝邊上的勾欄,都有我恩愛過的女人。”

      我……我……我……

      你這理想,好……偉大啊。

      本來我以為寧安侯世子已經足夠奇葩的,但他比起你來,簡直什么都不是了。

      星辰豈敢與皓月爭光。

      “立下這個誓言容易,但實現起來太難了。”三百斤青年公子道:“我走出家門之后才知道,原來天下的青樓這么多。如今三年過去了,我還只是完成一千多人。路慢慢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

      此時,云中鶴真的有一種下馬跪在地上的沖動。

      他從來沒有敬佩過任何人,但眼前這位,絕對是他遇到過最牛逼的。

      現在云中鶴越發相信,眼前這位偶像,應該就是他兄弟。

      雖然又肥又賤,但是這股子渣味,還有對青樓的熱愛,簡直是一樣樣的。

      “兄臺這是要去哪里啊?”云中鶴問道。

      “無主之地。”三百斤青年公子道:“聽說這是蠻荒之地,這里的青樓女子應該更有味道一些,我就想來嘗一嘗野味。”

      好吧……

      云中鶴道:“南周帝國疆域萬里,青樓女子風味應該更絕佳吧,為何舍近求遠呢?”

      三百斤公子道:“兄臺有所不知啊,我在逃婚。”

      云中鶴道:“莫非兄臺的未婚妻極丑?”

      “不,極美,美艷不可方物,看一眼就要渾身抽搐。”三百斤公子道。

      云中鶴道:“那兄臺為何還要逃婚啊?”

      三百斤公子道:“我在青樓呆久了,吃慣了歪瓜裂棗,睡慣了粗鄙俗女,讓我娶一個身份高貴,傾國傾城的絕世美人,完全做不到啊。就比如一頭豬,天天吃的都是豬食,有一天你要是逼著它吃美味佳肴,它會拉肚子的。”

      云中鶴再一次敬佩到無以復加,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只有無限的膜拜。

      第一次見到有人把自己比喻成為豬,還比喻得這么清麗脫俗的。

      “而且人家是高貴嬌女,我這種垃圾廢物,又肥又虛,還是不要耽誤她的終身幸福了。”三百斤公子道:“我還是繼續我的理想,在天下每一間青樓都留下我的足跡。我們每一個人都會死,而像我這種肥癡蠢貨人渣,大概死得會更早一些。當我閉上眼睛的一剎那,想到自己曾經照顧過一萬個姑娘的生意,死也會瞑目的,人這一生總要有點貢獻吧。”

      說這句話的時候,他的口氣中帶著一丁點淡淡的悲傷。

      云中鶴此時真的無比好奇,眼前這個三百斤青年公子,究竟什么身份啊?

      聽他的口氣,即將迎娶一個身份高貴的絕世美人,所以身份肯定高貴。

      但是豪門貴族,怎么會允許他這樣天天出來浪?每天都睡在青樓?

      什么人家啊?

      “兄臺,你可知道最近的一家青樓在哪里啊?”三百斤青年公子道:“我已經快不行了,一定要去最近的青樓才能復活。”

      云中鶴道:“往前大概十一里,有一家夜春風,不過是一家非常低級的勾欄。”

      “沒事,越低級越好,野豬吃不慣細糠。”三百斤公子道:“那在下就先走一步了,日后有緣再見,我一定請兄臺嫖宿。”

      然后,這位三百斤的公子催動駿馬,急不可耐地往前奔跑。

      緊接著……

      嗖嗖嗖嗖……

      后面出現了幾十騎,每一個都是高手,跟隨在三百斤青年公子身后。

      很顯然,這些人都是他的保鏢。

      他爹什么人啊?竟然派出了幾十名高手,來保護這么一頭肥豬出來逛遍天下青樓?

      這當爹的有多大的心啊?

      沒過多久。

      那個肥豬一樣的錦衣公子又折返回來了。

      “對了,還有一個問題想要問你。”

      云中鶴道:“兄臺請講。”

      三百斤錦衣公子道:“你作為江湖術士行走天下,有沒有見過一個和我長得差不多的人?”

      云中鶴道:“為何這樣講?”

      三百斤錦衣公子道:“不知道為啥,我總覺得我該有一個弟弟,偶爾在夢中見過。”

      云中鶴道:“不曾見過,像兄臺這樣的人種龍鳳,我見過一次肯定不會忘記的。”

      三百斤錦衣公子點頭道:“那行,我就再找找。”

      然后,他再一次離去。

      望著他離去的背影,云中鶴心潮澎湃。

      回去之后,他一定要問問風行滅大人,他云中鶴究竟是誰?

      究竟是何身世?

      云中鶴閉上眼睛片刻,然后睜眼道:“繼續趕路,返回裂風城。”

      ………………

      時光如水,歲月如梭,又幾天時間過去了。

      過去的這一個月時間,對于裂風城來說完全是噩夢。

      先是給鹽商退錢,接下來為了救治白銀鹽場慘案的傷者,為了撫恤這場災難的死難者,井中月掏空了最后一兩銀子。

      接下來,一個又一個傳聞散步開來。

      裂風谷的軍隊已經沒有軍費了,所有士兵都領不到軍餉了。

      所有的官員,也領不到餉銀了。

      為了辟謠。

      井中月把城主府所有的金器,銀器全部融了,勉強給軍隊發了軍餉。

      軍隊的軍餉發了,但是官員的餉銀依舊沒有。

      于是,井中月把家中所有的首飾珠寶,絲綢布匹全部拿了出來,堆在城主府外面,為裂風谷的官員發餉銀。

      裂風夫人,麝香夫人最后一根銀釵都沒有留下,最后一件綾羅綢緞也沒有留下。

      在井無邊的破口大罵中,他的那頭寵物老虎,也被牽出來賣掉,而且僅僅只賣了不到一千兩銀子。

      就算是這樣,依舊不夠,最后竟然需要用棉布,食鹽,胡椒來給官吏們發餉。

      最后依舊差了一千兩。

      井中月解下了自己的佩劍,冷冽道:“這支劍從我曾祖父就陪伴我井氏家族,現在折價一千兩銀子給你們發軍餉,行嗎?”

      這等慘狀,簡直讓人噓吁不已。

      然而所有人都知道,你井氏家族掏空了最后一兩銀子,也僅僅只是救助了傷者,撫恤了死者,退還了鹽款,發放了軍餉和官員的餉銀。

      連你母親裂風夫人,都只能穿棉布衣衫了。

      但是,你還有一百萬兩的賠款要賠付呢。

      而且這筆賠款,是用裂風谷一萬大軍的鎧甲和武器抵押的。

      十二月初一,就是賠款的最后期限。

      整整一百萬兩。

      但是你裂風谷一兩銀子都拿不出來了。

      諸侯聯盟的兩萬大軍,也逼近包圍。一旦井中月賠不出這一百萬兩銀子,就用武力逼迫裂風谷一萬大軍繳械抵債。

      隨著賠款最后期限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所有人都知道。

      裂風谷完了。

      井氏家族完了。

      ………………

      注:諸位大人若不投票,俺也完了!諸位英明偉岸的恩公,投票救俺呀!嗚嗚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