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八十一章:太牛逼了!簡直變態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八十一章:太牛逼了!簡直變態字體大小: A+
     

      寧安侯的這件傳家寶是什么?

      是一幅畫,《上京中元夜》,畫圣無道子之作,距離現在已經接近三百年了。

      真正的傳世之作,天下名畫。

      這幅畫長二十尺,寬一尺半。

      內容是大夏帝國上京城,中元之夜的景色。

      大夏帝國乃是天朝上國,上京城更是天下第一名城。二十年前李太阿被貶,大夏太子造反失敗,都發生在這上京城市。只不過這幅畫里面的上京城,是近三百年前的景象。

      中元之夜,大夏皇帝與民同樂。整座上京城到處張燈結彩,天上明月高懸,火樹銀花,真正的一座不夜城。

      畫圣無道子站在最高處,先俯瞰整個上京城,將所有景色記在心中,然后從皇城走到了街道,來回走了好幾遍,仔細觀察來來往往的人。

      然后他用了幾天幾夜的時間,終于畫出了這幅《上京中元夜》。

      整張畫里面出現了近兩千人,每一個人都不一樣,而且栩栩如生。

      而且更驚人的是,他畫的可是晚上的景色。

      光線明暗不一。

      有的地方光線靠燈籠,有的地方靠月色。

      夜色朦朧的感覺要有,火樹銀花的感覺也要有。

      在夜色之下,每一個人看上去仿佛模糊,但細看又清晰可變。

      更可怕的是,甚至連一個女子繡花鞋的紋路,都畫得清清楚楚。連一個人脖子處的紋身,胎記也都清清楚楚。

      這太驚人了。

      當時這幅畫一出現,所有畫師驚為天人。

      至此,無道子成就了畫圣之名。

      幾百年,不知道有多少畫家想要模仿這幅《上京中元夜》,然而全部都失敗了。

      因為根本學不來啊。

      就單純如何畫出夜色?就完不成。

      而且有些畫中人物的細節,需要湊近到極致才能看清。

      如何形容這部作品?

      應該稱之為這個世界的《清明上河圖》。

      也就是它的歷史還比較短,只有不到三百年。如果過去千年的話,那這就是國寶了,多少錢都換不來。

      就如同《蒙娜麗莎》的微笑,價值近十億美元。

      這幅畫本來在大夏帝國,為何又出現在南周帝國的寧安侯府?

      這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無道子作為畫圣,晚年牽扯到了大夏帝國的皇位之爭,逃亡到了南方。

      幾經輾轉,這幅《上京中元夜》就落入了當年的寧安侯府之中。

      也就是在幾年前,某位皇子想要用二十萬兩銀子向寧安侯購買這幅畫,最后因為某種原因不了了之。

      但是卻給這幅畫留下了一個價格砝碼:二十萬兩。

      這絕對是一個天價了,而且是超級天價。

      如今就算是大師的畫作,就算是幾百年的珍品,價格也很難超過一萬兩。

      哪怕這是畫圣無道子的第一杰作,也到不了二十萬兩的高度,真的到不了。

      但是……這位皇子的出價,硬生生地成為了這幅畫的價碼。

      見過這幅畫的人很多,因為每年都有無數名流來寧安侯府做客,前來觀賞這幅名畫。

      甚至有很多人,前來鑒賞一遍又一遍,依舊如癡如醉。

      如今,又是這幅場面!

      畫卷展開之后,上百個名流湊在畫前,一寸一寸地看過去。

      白天看是一個味道,晚上看又是另外一個味道。

      太妙了,太神奇了。

      真不愧是無價之寶啊。

      真不愧六皇子為它開價二十萬兩啊。

      而如今這幅傳世之畫,竟然落入了一個江湖方士手中,真是讓人嘆息啊。

      寧安侯竟然愿意真的把這幅畫送給楚留香,更是讓人驚詫。

      不過……

      此時在場許多名流,豪門,富商眼神流動,充滿了不可言傳之神色。

      這幅天下名畫在寧安侯府中,或許還不好弄到手,因為寧安侯不愛錢。

      但現在落入這個江湖術士楚留香手中,是不是就能弄到手了呢?

      于是,在場幾位名流巨賈紛紛朝云中鶴使來眼色。

      而就在此時,寧安侯道:“我知道在場諸位或許起了別樣的心思,但是從今以后這位楚留香先生就是我們寧安侯爵府的恩人,還請諸位賢達,多多照料啊。”

      這話當然是警告了。

      這是告訴所有人,從今以后這位楚留香先生接受我寧安侯府的保護,諸位如果想要加害或者搶奪,那就要問問寧安侯府答不答應。

      ………………

      當天晚上,宴席散去之后。

      云中鶴留下了足夠的藥物,并且告知使用之法,然后他便趁夜離開了寧安侯爵府。

      寧安侯與世子都依依不舍。

      他們真的特別想要云中鶴留下來,有這樣一個神醫,豈不是等于多了一條命?

      “人就如同這天上的云朵,云聚云散,全是緣分。”云中鶴道:“有朝一日,當寧安侯府需要我的時候,或許我又會出現在您的面前了。”

      然后,云中鶴秘密離去,消失在夜色之中,無影無蹤。

      ………………

      金州城,某個房子之內。

      高手阿呆守在門外,另外還有幾十名武士,把守住房子的每一處地方。

      表面上只有阿呆一人跟隨云中鶴,但井中月足足派來了上百人,分批進入金州城,在暗中保護云中鶴,配合云中鶴。

      此時的云中鶴在做什么?

      當然是達芬奇上身了,然后臨摹畫圣無道子的這幅《上京中元圖》。

      這幅畫太牛逼,太難了,這二三百年來都無人能夠臨摹。

      但是對于二十三號達芬奇來說?完全是小菜一碟。

      他能臨摹任何一幅畫,不敢難度多高,不管多么離奇。

      保證一模一樣,甚至比原作還要出色。

      在地球的時候,已經不止一次出現過這樣的事情了。被他臨摹過的名畫竟然成為了仿品,而他臨摹的竟然被認為了真跡。

      某種意義上,達芬奇才是真正的世界第一天才畫家。

      接下來幾天時間內,他需要把這幅畫臨摹出幾份一模一樣的。

      然后進行最精密的做舊。

      最后,把這幾幅臨摹出來的《上京中元圖》全部賣出去,每一幅都秘密賣給不同的人。

      一幅畫賣不到一百萬兩,那五幅呢?八幅呢?

      這也是他讓寧安侯請全城名流來作證的原因,現在所有人都知道這幅《上京中元圖》在他楚留香手中。

      屆時他再去秘密賣畫,天衣無縫。

      當然有人或許會問。

      那為什么不直接臨摹銀票呢?那不是更加簡單直接嗎?

      云中鶴確實想過。

      但是后來徹底放棄了。

      首先,這個世界的銀票面額都不大,最大不超過五十兩。

      超過五十兩的都是匯票,就相當于存折。每一張都是有密押口令的,只能去固定的錢莊,而且由專門的人才能把銀子領出來。

      隨便一個人,拿出幾千兩一張的銀票拿出來花?

      不可能的!

      而且就算五十兩的銀票,也有專門的編號。隨便幾張可能還能花出去,還能從錢莊領到銀子,你一下子幾千張?那完全是作死了。

      …………

      達芬奇上身之后的繪畫速度,簡直驚人啊。

      這他奶奶不象是畫家啊,簡直如同最快速的人形打印機啊。

      手中畫筆狂舞,簡直快到看不清楚了。

      真正的瘋癲,真正的神經病上身。

      畫畫如同抽搐。

      而且一天二十四小時,幾乎完全不眠不休。

      時時刻刻都在畫畫。

      畫完之后,用藥水,火烤,煙熏等無比復雜的工序,進行做舊。

      總之最后和原畫一模一樣。

      而且見鬼的是,隨著臨摹次數的增多,水準竟然真的超過了原畫。

      簡直太變態,太驚人了。

      而且他竟然還故意留下了一個BUG。

      畫中某個青樓美女,穿著單薄的絲綢裙子,裙內兜兒系繩上還有三個非常微小的字:達芬奇。

      云中鶴有心阻止,但阻止不了啊。

      用達芬奇的話來說,這是一個藝術家的驕傲。

      最后就更加過分了。

      畫中某處草叢里面,竟然多了幾千只螞蟻,隱隱組成了幾個字:這是贗品,傻逼。更過分的是在水底石頭縫里面,他竟然還畫了一個臺iphone11,僅有幾毫米大小。

      當然了,這是肉眼完全看不出來的,需要放大幾十倍,然后加HDR效果,才能看得出來。

      在這個世界,更是無人能夠看出的。

      云中鶴無計可施,只能內心感嘆幾個字:我艸,我弄死你啊!

      但是,確實不用擔心被識破。

      因為根本不可能識破,你都比真跡還要牛逼了,而且沒有任何對照,肉眼能夠看到的每一處細節都一模一樣,怎么可能被識破。

      這些精神病瘋歸瘋,但是本領從未讓云中鶴失望過。

      ………………

      幾天幾夜之后,正好是十一月二十二,距離交出賠款的最后期限,還有九天。

      云中鶴面前擺著八幅一模一樣的《上京中元圖》,毫無破綻。

      接下來,就是把這八幅畫秘密賣出去。

      這樣最低也能賺到一百萬兩,高的話就不一定了,遇到一個超有錢的冤大頭,也可以宰得更狠一些。

      而且不要銀票,只要黃金。

      給銀子的話,實在是背不動啊。黃金的話就好辦多了,十萬兩白銀也就相當于六百斤黃金而已。

      這也是云中鶴為何要來金州城的原因。

      這個百萬級的大城市,別的不多,就是金子多。

      最短時間內把畫賣出去,然后帶著黃金消失得無影無蹤。

      睡了幾個時辰之后,云中鶴出門賣畫。

      ……………………

      半個時辰后,云中鶴帶著高手阿呆出現在一座豪宅之內。

      這座豪宅的主人,人稱王百萬,做的是織造生意,他家的絲綢和棉布,賣到了萬里之外。

      而他對這幅畫是最最迫切的。

      他想要得到這幅畫,不是為了賺錢,也不是為了收藏,而是為了打開在大夏帝國的生意局面,用來賄賂的。

      這幅《上京中元圖》原本就屬于大夏帝國,陰差陽錯之下流落到了南周帝國,肯定想要拿回去。

      這就如同《蒙拉麗莎的微笑》原本屬于意大利,結果卻成為了法國的國寶,意大利人內心也是不忿的,所以在1911年的時候,某位意大利小偷就從盧浮宮把這幅畫給偷走了。

      這位王百萬求畫之心無比迫切,曾經多次想寧安侯求購,但是都遭到了拒絕。

      那天晚上寧安侯將這幅天下名畫送給云中鶴的時候,這位王百萬就拼命想云中鶴使眼色。

      “主人,那位江湖術士楚留香來了。”心腹稟報道。

      王百萬本已經睡下了,此時聽到這個消息,頓時大喜,直接起身,披著一件衣衫就沖了出來。

      “楚先生,您終于來了,王某已經等候多時了啊。”王百萬直接上前,親熱地握住了云中鶴的雙手道:“先生此來,可有什么事情教我?”

      云中鶴拿出自己偽造的贗品《上京中元圖》,直接道:“明人不說暗話,您想要這幅畫可以,二十五萬兩銀子。”

      …………

      注:明人不說暗話,我想要恩公們的推薦票!什么,你們不給?那…那我跪到死為止!嗚嗚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