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八十章:大功告成!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八十章:大功告成!字體大小: A+
     

      地下室內,云中鶴正昏昏欲睡。

      如今已經整整十幾個小時過去了,按說那邊寧安侯世子應該治療見效了啊。

      至少應該退燒,而且止住膿血,甚至毒疹應該褪去不少了啊。

      為何還沒有什么反應啊?

      此時沙漏里面的沙子,僅僅剩下不足四分之一了。

      而就在這時,地下室的門猛地被撞開,一個人影猛地沖了進來。

      “先生真乃神人也。”

      “先生的醫術,甚至神乎其神。”

      此人正是寧安侯,他仿佛換了一個人一般,望向云中鶴的目光充滿了熱烈,真的有一種看初戀情人的感覺。

      進入密室之后,他先拱手拜下。

      然后,親手為云中鶴解開了繩索。

      “之前誤會了先生,恕罪,恕罪。”

      “快,快,先生快隨我來。”

      接著,這位寧安侯再也不嫌棄云中鶴的乞丐模樣,直接牽著云中鶴的手腕,朝著外面走去。

      ………………

      來到病房之后。

      十幾名大夫紛紛擁了上來,躬身行禮。

      “先生大才,請恕老朽之前的無禮之言。”

      “楚留香先生師從何人啊,竟然連梅花絕癥都能治,實在是神人啊。”

      “楚先生真是我杏林翹楚,我等能見證這一幕,實在三生有幸。”

      這些大夫幾乎用盡所有言語,拼命夸獎云中鶴。

      云中鶴一一還禮。

      他其實也發現了,這些大夫大部分人品還真不錯,而且醫術也還是比較高明的。

      “請先生為小兒檢查。”寧安侯道。

      云中鶴上前,發現這位小侯爺狀況確實好了很多,完全是肉眼可見的。

      首先退燒了。

      其次身上很多疹子消失了,毒瘡的化膿也止住了。

      青霉素果然是神藥啊,在這個沒有經過任何抗生素洗禮的世界,這效果太顯著了。

      云中鶴笑道:“這樣下去,或許不需要十天,世子便能起床了。我再留下一些神藥,世子每隔七天使用一次,便能徹底痊愈。”

      此時,一個美麗中年女子快步上前,直接抓住了云中鶴的手,激動道:“先生說的都是真的?我兒真的能徹底痊愈?不留后患?”

      云中鶴道:“對,徹底痊愈,沒有任何斑點,沒有任何疹子,和常人無異。”

      他的手被夫人滑膩雙手握住,也不掙脫。

      手感真好啊。

      唉,老朽乃方外之人,不拘小節,夫人你想要握多久就握多久,你想要握哪里就握哪里。

      不過侯府夫人還是很快醒悟過來,松開了云中鶴的雙手,側身行了一禮道:“我代表寧安侯府,謝過先生大恩大德。”

      此時旁邊的大夫依舊不敢置信道:“楚留香先生,還請您解惑。這梅花確實是絕癥啊,為何又變得能治了呢?如果能治,那還是絕癥那?”

      云中鶴道:“這位先生此言差矣,小侯爺得的根本就不是什么花柳病,就是普通的毒瘡而已,只不過看上去和梅花毒瘡很像而已。”

      這話一出,眾人驚愕。

      小侯爺明明得的就是花柳中最毒的梅花毒瘡啊,為何又說不是?

      但年邁大夫眼睛一轉,趕緊道:“對,對,對,小侯爺得的是普通的毒瘡,不是什么花柳病,不是什么梅花毒。”

      頓時間,寧安侯眼淚都感動得要下來了。

      多好的人啊,超多么感人肺腑啊。

      他兒子明明得的是花柳絕癥,這位楚留香先生硬說是普通毒瘡,這是為了保全他的寧安侯府啊。

      何等高風亮節啊。

      花柳絕癥啊,他都能治好,傳出去是何等傳奇名聲?

      但為了保護寧安侯府的名聲,他選擇隱匿不說,這樣他的這段治療經歷可就不久那么傳奇性了。

      欽差大臣一旦來了之后,若確定寧安侯世子感染了花柳病,肯定還是要降旨責罰的。

      大戰在即,作為大后方的金州城,作為勛貴子弟,不思報國,反而花天酒地,醉生夢死?這樣的寧安侯爵府,還有存在的必要嗎?

      而一旦小侯爺被治好了,然后一口咬定說是普通毒瘡,那就沒事了。

      畢竟天下人都知道,梅花毒瘡是絕癥,治不好的。而能治好的,那就不是花柳絕癥咯?

      “先生這等大恩大德,我寧安侯爵府必須報答。”寧安侯道:“您要什么,盡管開口。”

      云中鶴幾乎本能地想說,我要一百萬兩銀子。

      但這也太過分,太匪夷所思了。

      治好一個人,收人家一百萬兩銀子,太荒謬了。

      況且別看這寧安侯爵府金碧輝煌,但現銀肯定沒有一百萬兩。這些豪門貴族,為了維護家族體面,每年也未必能夠攢下多少錢的。

      根據情報顯示,這位寧安侯也算是比較敗家的。

      云中鶴道:“我說過了,只要侯爵府內的一件東西。”

      “說!”寧安侯豪氣沖天道:“任何東西,只要我寧安侯爵府中有的,一定雙手奉上。”

      云中鶴道:“這件東西,侯爵府肯定有。”

      寧安侯道:“我現在就可以給先生。”

      云中鶴道:“不急不急,治好小侯爺,等他能夠下床之后,再給我不遲。”

      寧安侯頓時更感動了,多么仁義無雙的楚留香先生啊。

      云中鶴道:“當然,我還有一個小小的條件。”

      寧安侯道:“先生請講。”

      云中鶴道:“當侯爺把這件東西給我的時候,我希望能夠邀請全城名流到場見證。”

      寧安侯盡管覺得奇怪,但還是答應了。

      他是真心實意的,就算再寶貴的財寶,也比不上寧安侯爵府的命運啊。

      ………………

      接下來的一幕,就仿佛開掛了一般。

      經過云中鶴的又一次治療之后。

      小侯爺每天的狀況都在好轉,再也不是奄奄一息了,精神越來越好,中氣越來越足了。

      全身的毒瘡,每一天都在變小。

      全身的毒疹,每一天都在消退。

      幾日之后,他竟然精神奕奕地下床了。

      只不過這小侯爺實在是個話癆啊。

      “楚留香先生,您治好了我,從今以后您就是我的大恩人了,我該怎么報答您呢?”

      “要不然,我帶您去青樓,看上哪個女人,隨便點,我請客。”

      “反正您連花柳都能治,那就隨便玩,反正也死不了。”

      “人生在世,講究的就是過癮。若是畏畏縮縮,拘拘束束,那活著還有什么趣味啊。”

      “楚留香先生,我跟你講啊,從今以后在金州城我罩著你,你完全可以橫著走了。”

      云中鶴咋舌。

      你,你這花柳病還沒有徹底治好啊,你就又想出去浪了?

      對于你這種情況,我真的只有一個建議:割以永治。

      …………………………

      七天之后!

      小侯爺全身的癥狀,都已經完全消退了。

      寧安侯立刻履行了諾言,迫不及待地邀請了全城的名流來府中赴宴。

      整個侯爵府,賓客滿堂。

      寧安侯慷慨激昂:“最近有謠言說我兒得了花柳病,簡直是胡扯,用心險惡啊。”

      “如今大戰在即,我金州城是整個戰場的大后方,作為大周帝國的侯爵,我無一日不在殫心竭慮,無一日不想著效忠皇帝陛下。”

      “我兒雖然頑劣,但還是識得大體的,怎會在大戰之前去胡作非為,亂了風氣?”

      “都說我兒得了花柳病,所有人都知道,梅花之毒是絕癥,無治的。你們看看我兒,像是得了絕癥的樣子嗎?”

      “天兒,把衣衫扒掉,讓所有人看看清楚,擊碎這無恥的謠言。”

      小侯爺二話不說,直接扯掉了身上的衣衫,露出了上半身。

      果然比較光潔,盡管有點疤痕,但是沒有見梅花毒瘡啊,沒有見毒疹子啊。

      而且這精神奕奕的,哪里像是得了絕癥的樣子。

      “我兒得的是一種非常罕見的毒瘡,幸虧神醫楚留香先生,妙手仁心,治愈我兒。”寧安侯來到云中鶴面前,拱手道:“楚先生,請!”

      云中鶴站了出來。

      所有人驚愕,竟然是這等乞丐模樣?

      就是他治好了寧安侯世子的花柳絕癥?

      也未免太神奇了吧,莫非他真是什么方外高人不成?

      楚留香?

      叫這個名字的不都應該是英俊瀟灑,風流倜儻的嗎?怎么是這等老乞丐的模樣?

      寧安侯道:“楚神醫,我答應過您,只要治好了我兒,您要什么東西都可以。現在我把全城的名流都請來了,讓所有人見證。您要什么,只要我有,眉頭都不皺一下,立刻雙手奉上。”

      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寧安侯真是豪邁沖天。

      不得不說,這位寧安侯雖然有這樣那樣的缺點,但大氣這一點還是不錯的,當然也可以喊一句話說敗家。

      云中鶴道:“寧安侯,眾所周知,您的侯爵府中有一個傳家寶,價值連城。當今皇子都向您索要過,您卻沒有給。如果我要您的這個傳家寶,您也愿意給嗎?”

      這話一出,全場愕然。

      寧安侯的傳家寶?你這個乞丐竟然也敢開口?

      都說了,六皇子看過之后非常喜歡,想要花巨資購買,但寧安侯都婉拒了啊。

      基本上每年寧安侯都會請全城名流來賞析,也就是顯擺他的這家傳家寶。

      現在你一個乞丐出口就想要侯府的傳家寶,這你讓寧安侯以后還怎么顯擺?

      寧安侯思考了幾秒鐘,然后猛地一拍桌子道:“給!夫人,去拿我們的傳家寶。”

      “是,夫君!”侯府夫人直接朝著后院走去。

      頓時,全場所有名流震驚了。

      傳承了幾百年的傳家寶啊,寧安侯就這么拿出來?

      這么豪氣,這么敗家嗎?

      侯爵夫人先進入地下密室,用鑰匙開了兩道暗門,然后又打開機關,開啟了一個暗格。

      里面有一個長盒子。

      侯府夫人珍重地把盒子拿出來,雙手捧著離開了密室,回到了大廳之上。

      寧安侯雙手捧起長盒,對著云中鶴遞過去道:“先生,請笑納!”

      云中鶴恭敬地雙手接過。

      成了!

      云中鶴賺取百萬銀子的計劃,已經成功了大半。

      “這件寶貝在場所有人都看過,但以后只怕見不著了。”云中鶴朗聲道:“但今天我還是當著所有人的面打開,讓在場貴賓再一次目睹這件千年杰作。”

      “好!”全場名流大聲道。

      云中鶴打開長盒子,拿出里面東西,緩緩展開。

      全場發出驚艷咂舌之聲。

      ………………

      注:每天盯著票數不漲,都快成神經質了。諸位恩公,投票幫我解脫一下吧,感激涕零!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