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七十八章:皇帝雷霆!傲天有神術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七十八章:皇帝雷霆!傲天有神術字體大小: A+
     

      什么?

      坑到一百萬兩?

      難道云中鶴不打算正兒八經去賺一百萬兩銀子嗎?

      開玩笑啊!

      啥正經生意能夠在半個多月內賺到一百萬兩啊,不靠坑靠什么?

      當然了。

      我們云傲天就算坑銀子,也要坑得人心服口服。

      人家送上銀子,還要感恩戴德,光明正大。

      什么制作玻璃,制造鏡子,太慢了!

      香水,肥皂,烈酒?這些玩意一年能賺到一百萬兩,我表演倒立噓噓。

      此時寧安侯爵府,戒備森嚴。

      大門口,站著幾十名武士,釘子一般矗立。

      不愧是大帝國啊,看門武士都那么精銳,身上的鎧甲光芒奪目。

      人就應該經常來大城市多見市面啊。

      下一秒鐘。

      云中鶴直接被人抬起來,直接扔了出去。

      “bia 嘰!”

      云中鶴直接被摔在地面上。

      靠,真不愧是大帝國的侯爵府,看門狗就這么狂啊。

      “滾!再敢過來,就打斷你的雙腿。”守門武士首領寒聲道,然后握緊手中的鐵锏。

      他不是在開玩笑,云中鶴真要過去的話,他這一锏下來,保證筋骨斷折。

      云中鶴從地上起來,低聲道:“這位大人,我知道你們侯爺只有一個獨苗,也就是你們的小侯爺,他去青樓玩耍的時候,感染了花柳病,如今已經全身發作了,不堪入目。再不治療,就一命嗚呼了。”

      這話一出,守衛武士首領臉色一寒。

      這句話說到了整個寧安侯爵府的痛處了,也不知道是那個混賬,把小侯爺感染花柳病的事情說了出去,鬧得沸沸揚揚。

      別說是金州城了,就連無主之地都知道了。

      如果是其他人得花柳病,當然不是什么大新聞。

      但關鍵這是寧寒侯爵府唯一的繼承人啊,這可是百年的豪門貴族啊。

      一旦他死了,這寧安侯封號要么就被撤掉,要么就便宜了安氏家族的旁系了。

      不管是哪一個結果,都是寧安侯不愿意見到的啊。

      傳承百年的基業,眼看就要斷在自己手中了啊。

      那么讓家族旁系繼承爵位?那更不可能了,二十年前為了這個爵位,他和家族盤系斗得死去活來,早已經成為死仇了。

      如今兒子感染了花柳病,對于整個寧安侯爵府,那完全是滅頂之災。

      當然你或許會問,為啥不再生一個兒子呢?

      關鍵是……生不出來了啊。

      眾所周知,花柳病是絕癥,沒法治的。

      盡管有些大夫用砒霜來治花柳病,想要以毒攻毒,但唯一的結果就是,病人死得更早,更慘。

      花柳病是什么?

      就是梅毒。

      哪怕在中國古代很長時間內,它也是絕癥,得知必死。

      著名的同治皇帝,就是感染花柳死的。

      皇帝要什么大夫沒有,要什么藥物沒有,但還是死了,可見是真正的不治之癥。

      而到了現代社會,治療梅毒就簡單了,一針青霉素就可以了,接連幾個療程,藥到病除,立竿見影。

      有了青霉素之后,這花柳病才從絕癥名單上被摘掉了。

      同樣的還有肺癆,古代也是絕癥,有了青霉素之后,也能治愈。

      當然了,花柳病不能拖到晚期,否則就算在現代社會也死定了。

      …………

      云中鶴低聲道:“這位大人,勞煩你進去通報一聲,我能治療花柳病,能夠挽救寧安侯爵府命運。”

      “治好小侯爺,挽救了侯爵府之后,我不要一兩銀子,只要一件東西!”

      聽到云中鶴的話之后,守門的武士首領寒聲道:“滾!”

      自從小侯爺感染花柳病傳出去之后,這樣上門的江湖騙子不知道有多少。

      一開始寧安侯府還抱有希望,讓這些大夫嘗試診治,結果越治越差,越治越慘,現在人都快死了,用不了多久侯爵府就要辦喪事了。

      所以寧安侯下令,以后再有大夫上門,全部打出去。

      因為他徹底死心了,知道這病是不可能治好的。

      這名武士首領直接高舉鐵锏,威脅云中鶴,只要越線一步,就打算他的雙腿。

      云中鶴二話不說,直接掏出一根東西。

      是一根金條,七兩重。

      “小小意思,不成敬意,請大人拿去喝茶。”云中鶴笑道。

      那個武士首領目光一顫,顯得非常心動,但還是拒絕了,口氣卻變好了很多。

      “抱歉,侯爺說了,任何大夫來了都不許進。”

      云中鶴道:“請你進去告訴你家侯爺,我有神醫之術,經過治療,一天之內,花柳毒瘡就能明顯消退,七天之內徹底消退,立竿見影。如果做不到,請侯爺取我項上人頭,我愿意立軍令狀。”

      那名武士首領依舊在猶豫,他實在是心動那根金條,但眼前這顯然又是一個騙子,花柳是絕癥,怎么可能治得好?

      云中鶴道:“軍爺,如果我治好了小侯爺,您也是大功一件啊。我孤身一人入府,都拿自己人頭作保了,當然是十拿九穩,您有怕擔什么責任呢?”

      那名武士首領瞥了云中鶴手中金條一眼。

      云中鶴低聲道:“我懂我懂,不能公開給您金條,入府之后,我悄悄給您。”

      武士首領目光更加和藹,瞧這乞丐,就是懂事。

      然后,他朗聲道:“罷罷罷,為了小侯爺,我這就進去通稟一聲。”

      然后,這位武士首領進入府內。

      ………………

      南周帝國的寧安侯內心充滿了陰霾,甚至是惶恐。

      因為剛剛得到密報,他兒子感染花柳之事,已經傳到京都了,并且已經有御史參他了。

      皇帝陛下震怒。

      南周帝國和大贏帝國的傾國之戰,眼看就要爆發了。

      作為南周帝國的北邊重鎮,未來大戰爆發之后,金州城是要作為整個戰場大后方的。

      你們這些金州城的勛貴子弟竟然每天都在花天酒地,醉生夢死?

      竟然還感染了花柳病?

      這如何讓朕放心把戰場的大后方交給你們?

      所以皇帝陛下已經派了欽差大人,即將要來金州嚴查后勤,整頓金州風氣,為即將的大戰做準備。

      其中重點要查的就是寧安侯世子感染花柳病是真是假。

      一旦查實,皇帝陛下肯定會嚴懲寧安侯,殺雞儆猴。

      所以這個混蛋兒子的花柳病已經不僅僅關系到他一個人的生死,而是關乎家族命運了。

      “侯爺,外面來了一個術士,號稱能夠治療小侯爺的花柳病……”武士首領在外面匯報道。

      “滾,打斷雙腿,扔出去。”寧安侯不耐煩道。

      他此時心情差到了極致,心里想的都是即將來金州城視察的欽差大臣。而且他此時也完全明白,這病是絕癥,根本不可能治好的。

      這段時間天南海北的名醫,名揚千里的名醫,他都不知道請了多少,完全沒用,而且所有名醫都確定,花柳無治。

      那個武士首領本想就這么作罷了。

      但想到這侯爵府眼看有大麻煩,自己必須多賺錢傍身,那個叫楚留香的乞丐打算賄賂他一根金條,實在是一筆大數目。

      “侯爺,那個術士說他有神奇醫術,一天之內見奇效,幾天之內治愈,如果做不到的話,他愿意獻上人頭。”武士首領道:“他還愿意立軍令狀。”

      寧安侯微微一愕,來騙錢的江湖術士不少,但敢放這種狠話的不多。

      因為寧安侯他真的會殺人的。

      旁邊的侯爵夫人忍不住道:“夫君,要不就讓他試試看?我們畢竟就這么一個兒子,死馬當作活馬醫吧。”

      畢竟母子連心,她實在不忍心看到兒子滿身毒瘡,痛不欲生,更不愿意唯一的獨子就這么死了。

      寧安侯道:“好吧,讓他進來。”

      ………………

      片刻后,那位武士首領便帶著云中鶴進入侯爵府之內。

      在沒有人的地方,云中鶴飛快地將金條塞了過去。

      守門的武士首領頓時眉開眼笑,這個乞丐還真是懂事。

      而云中鶴進來之后,真的被里面的金碧輝煌,花團錦簇給驚到了。

      真不愧是大帝國的侯爵府啊,真不愧是百年豪門貴族啊,比起無主之地那邊,真心要華麗多了。

      就這個寧安侯爵府,便大得過分了。到處都是魚池花園,到處都是長廊,到處都是修建得精致的園林。

      整整走了十幾分鐘。

      終于在一個花廳里面,見到了這位南周帝國的寧安侯。

      也就是因為情況特殊,否則云中鶴這種人一輩子都休想這么近靠近這位帝國侯爺。

      “方外之人楚留香,拜見侯爺。”云中鶴躬身拜下。

      寧安侯用錦帕捂住鼻子和嘴巴,稍稍后仰,仿佛想要遠離云中鶴的氣息。

      畢竟他這等乞丐的外形,著實讓人嫌棄。

      “你會治療花柳?”寧安侯問道。

      云中鶴道:“會。”

      寧安侯厲聲道:“胡言亂語,誰都知道,花柳是絕癥。是究竟是誰派來刺探我侯爵府的,再不招供,我讓人打斷你的雙手雙腿。”

      云中鶴二話不說,直接在地上寫下了軍令狀。

      治療期間,半步不出。如果治不好小侯爺的花柳病,請侯爺取我項上人頭。

      然后簽下了他的大名:楚留香。

      硬是半句廢話沒有。

      頓時旁邊傳來了一個女子的聲音:“侯爺,就讓他試試看吧,死馬當作活馬醫啊。”

      哇,這個聲音又柔軟又好聽,雖然上了年紀,但這樣的客戶曾經是云中鶴的最愛。

      一時間,云中鶴幾乎有一句話要脫口而出:阿姨,我不想奮斗了。

      寧安侯猶豫良久。

      盡管已經失望了無數次,幾乎絕望了。

      但是眼看寶貝兒子就要一命嗚呼了,就試試看吧。

      盡管依舊不抱希望,但好歹他這個做父親的盡力了。

      頓時,他下令道:“好吧,就讓你試試。但如果十天之內你治不好,就休怪我無情,取你人頭。”

      “當然。”云中鶴道:“治好小侯爺之后,我不要一兩銀子,只要府上一件東西。”

      “只要你能治好,要什么都可以。”寧安侯下令道:“來人,帶這位楚留香大夫去安寧閣,為小侯爺診治。”

      ………………

      注:諸位恩公,長得帥也要給過夜費,投推薦票啊,票少真是讓我呼吸都怯懦難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