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七十六章:大獲全勝!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七十六章:大獲全勝!字體大小: A+
     

      清水別院,談判桌上。

      左邊是以云萬血為首的十幾名諸侯聯盟談判團隊。

      右邊是云中鶴,井中月,左岸。

      見到井中月親自來了,云萬血嘴角露出一陣冷笑。

      諸侯聯盟兩萬大軍逼近白銀領和蘭田領,你井中月終于扛不住了嘛。

      云萬血道:“來人,去把祝院長,寧憐花公子,徐世子請來。”

      祝院長當然是大西書院的院長祝天放。

      而寧憐花,則是寧清的侄子,無主之地第二大諸侯寧氏之子。

      徐世子,則是咸寧城主之子,真正的諸侯之子,他家也產鹽,只不過規模比裂風谷小得多得多。

      這三人是整個談判的見證者,每一個地位都很高。

      如此一旦談成,簽訂契約,就不能反悔。

      …………

      片刻后,三位重量級見證者到場。

      至此,三方人物全部到場。

      “那我們開始?”云萬血道。

      井中月點了點頭道:“今日,一定要談出一個結果。”

      云萬血道:“眾所周知,因為裂風城的罪過,導致白銀鹽場慘案的發生,且不論死了多少鹽工。我們諸侯聯盟的官員,商人總共死了一百多人,背后整整是一百多個家庭,他們都不是小人物,都是顯赫之家。不僅如此,因為裂風谷毒鹽吃死了幾百人,給我們商會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損失。”

      “所以必須先賠款,再談其他。”

      “之前我叫價五百萬兩銀子,但今日井侯親自來了,那我就報一個合理的數字。”云萬血道:“二百五十萬兩,一兩都不能少,否則立刻停止談判,我們片刻都不會停留,立刻讓諸侯聯盟的軍隊來談。”

      “井中月城主,你只能選擇答應,或者拒絕。”

      井中月沉默了片刻,道:“我們的出價是一百萬兩銀子。”

      這話一出,全場色變。

      你井中月是把我們當成傻子耍嗎?

      我都已經從五百萬降到二百五十萬了,你竟然還喊出一百萬。

      真是不見棺材不掉淚。

      你就等著諸侯聯盟的軍隊占領整個白銀領和蘭田領吧。

      云萬血暴怒,諸侯聯盟談判團隊暴怒,甚至包括三個身份貴重的見證者也怒而起身。

      直接就要徹底中斷談判。

      一行人半句話不說,直接朝著外面走去。

      云中鶴忽然道:“我有一個提議,云萬血會長,你的賭術縱橫無敵,神乎其神對嗎?”

      云萬血停了下來,因為說到他最驕傲的地方了。

      在賭上面,他擁有無以倫比的天賦,簡直如神一般。

      云中鶴道:“你們開價二百五十萬,而我們開價一百萬,中間差了一百五十萬。”

      “那我們就準備一百五十萬的籌碼,雙方各自七十五萬。”

      “一炷香時間內,我們兩人賭一場。如果我贏了,我們就只賠一百萬兩,剩下不夠的幾十萬兩,就由云萬血會長自己掏腰包墊上。”

      云萬血聽到這里,身上的汗毛興奮得豎起,冷笑道:“如果你輸了呢?”

      云中鶴道:“那我們就賠二百五十萬兩,一個銅板都不少。”

      云萬血冷笑道:“你要和我賭?”

      云中鶴道:“當然。”

      云萬血道:“你是找死嗎?你難道不知道,我是整個無主之地所有賭徒的神明嗎?”

      云中鶴道:“知道,但是我還是想要試試看。”

      云萬血道:“你難道不知道,我贏遍千里,沒有任何對手嗎?”

      云中鶴道:“當然知道。”

      太荒謬了,這是諸侯聯盟談判團,還有三名仲裁者的共同感受。

      云萬血沉默了片刻,然后朝著祝天放、寧憐花,徐世子三人道:“我們進去商量一下?”

      “好!”

      然后,云萬血和三個見證者大人進去后間商議。

      ………………

      大約一刻鐘后。

      云萬血等四個人出來了。

      “我可以答應你賭這一場,如果你們贏了,就只賠一百萬兩,剩下幾十萬兩我自掏腰包。”

      “但如果我贏了,你們裂風谷要賠足二百五十萬兩。可是你們絕對沒有那么多錢,所以需要用一萬軍隊的鎧甲兵器做抵押,用蘭田鹽場五年的收入做抵押,而且賠款要在十二月初一之前,完成賠付。”

      這話一出,井中月臉色劇變。

      蘭田鹽場五年的收入,已經是要斷她命根了。一萬軍隊的鎧甲兵器,那更是要斷絕裂風城的生路了。

      這些鎧甲兵器,不是用錢能買得到的,井氏家族不知道用了幾十年時間,用了多少心血,才積攢了這么多鎧甲兵器。

      也只有井氏家族這么豪富,才裝備得起那么多鎧甲。但就算這樣,也只有大半的軍隊裝備了鐵甲。

      一旦失去了這些鎧甲兵器,那整支軍隊就算是廢了。

      不僅如此,他們規定了賠款日期在十二月初一之前完成賠付。

      也就是說,連一個月的籌錢時間都沒有,擺明了要奪裂風谷軍隊的鎧甲兵器。

      “怎么,不敢了嗎?”云萬血冷笑道。

      而左岸面孔已經凝重得無以復加,朝井中月望來勸誡的眼神。

      這實在是太冒險了。

      一旦輸了,可真的要萬劫不復的。

      井中月望向云中鶴。

      云中鶴頓時也覺得巨大的心理壓力,腦子回憶昨天晚上和二十四號精神病人的戰斗模擬。

      幾乎將任何一種狀況都模擬進去了。

      一定會贏的。

      足足好一會兒,云中鶴睜開眼睛,朝著井中月點了點頭。

      井中月幾乎屏住呼吸,陷入了艱難的抉擇。

      這后果太嚴重了。

      但是幾秒鐘之后,她也睜開眼睛,點頭道:“好,我答應你。”

      云萬血道:“這一場賭局,我坐莊,底注十萬。三顆骰子,比大小,如何?”

      這是很不公平的。

      因為坐莊者占的優勢太大了,就算是同樣的點數,莊家都贏。

      云中鶴道:“三顆骰子比大小,蛇吞尾的萬法。”

      云萬血想了一會兒,點頭道:“可以。”

      什么是蛇吞尾?

      三個一是最小的點數,但是能吃三個六。

      云萬血道:“井中月城主,那么先簽訂契約吧。”

      然后,他推出了一份契約。

      內容簡單,愿賭服輸,并且用一萬大軍的鎧甲兵器做抵押,用蘭田鹽場五年收入做抵押。

      然后在三個大人物的見證下,井中月簽下了契約,他覺得這支毛筆仿佛有千斤之重。

      井中月簽完之后,云萬血也在這份契約上簽字。

      然后雙方蓋下了大印。

      至此,這份契約就生效了。

      真正的愿賭服輸。

      ………………

      在十幾雙目光注視之下。

      云中鶴和云萬血面對面坐著,每人面前擺著七十五個籌碼,每個籌碼都是一萬兩銀子。

      兩個人的賭局,就要正式開始。

      全場幾乎要窒息。

      這是在場所有人見過最大的賭局了。

      也是實力相差得最懸殊的賭局了。

      說句真話,在場所有人都不敢相信井中月竟然同意了。

      井無邊是瘋子,莫非這井中月也是瘋子嗎?

      云傲天的賭術再強,能夠強得多云萬血嗎?

      這是真正的賭場之神,戰無不勝的。

      真正是上天欲使人滅亡,先使人瘋狂。

      “請檢查雙方的骰子筒,骰子!”

      仔細檢查過,都沒有問題。

      一炷香點燃,大約一刻鐘時間,就會燒完。

      但是云中鶴不會等到一炷香時間,幾分鐘內就要定勝負。

      “雙方,開始!”

      隨著一聲令下。

      云萬血和云中鶴同時開始搖骰子。

      整整搖了五秒鐘。

      兩個人幾乎同時放下骰子筒。

      再也不能動了。

      盡管幾乎是同時的,但云萬血還是慢了不到半秒鐘。

      然后,他嘴角露出了一絲得意的冷笑。

      因為他是賭神,擁有無以倫比的天賦,三顆篩子,他完全想要什么點數,就能搖出什么點數。

      這一手,他玩了幾十年了,早已經出神入化。

      不僅如此,他也能聽骰子點數,雖然無法做到百分之百準確,但百分之九十是有的。

      現在,他已經聽出云中鶴的點數了。

      開賭之前,他還以為云中鶴是一個高手,沒有想到是一個菜鳥。

      雙方骰子都搖好了,但是沒有開。

      兩個人各自推出了一萬兩籌碼,這是底注。

      接著,云萬血推出籌碼道:“十萬!”

      云中鶴猶豫了一會兒,也推出十萬籌碼,道:“跟。”

      云萬血再推出十萬,道:“再十萬。”

      云中鶴咬牙,也退出十萬,道:“開!”

      兩個人掀開筒子,云萬血三個三,總共九點。

      云中鶴兩個二,一個三,總共七點。

      第一局,云萬血贏了二十一萬兩,云中鶴輸。

      井中月臉色沒有太大變化,但是左岸軍師臉色煞白,渾身已經開始顫抖。

      ………………

      第二局開始。

      兩個人開始搖骰子。

      五秒鐘結束。

      但,云萬血依舊比云中鶴晚了不到半秒鐘。

      這算不上作弊。

      但是,他完全必勝無疑了啊。

      因為他能夠搖出自己想要的任何點數,而且能夠聽出云中鶴搖出的點數,準確率百分之九十。

      所以不管那一把,他都能穩贏云中鶴的啊。

      蠢貨啊,你難道不知道,在很多年以前,就沒有人敢和我云萬血搖骰子了嗎?

      我云萬血不出老千,勝似出老千啊。

      盡管開沒有開筒,但是云萬血已經聽出來了,云中鶴是二、三,五,總共十點。

      所以云萬血搖出了三四五,總共十二點,依舊是穩贏的。

      云萬血推出籌碼:“十萬!”

      云中鶴:“十萬開。”

      雙方開筒。

      云中鶴果然是十點,云萬血十二點。

      云中鶴又輸了。

      兩局下來,云中鶴整整輸了三十二萬兩了,七十五萬兩籌碼,僅僅剩下43萬了。

      這下子,連井中月臉色都徹底變了。

      ………………

      第三局開始!

      此時的云中鶴仿佛陷入了一種非常焦躁的狀態。

      他一直搖,一直搖,而且越來越快,越開越快。

      但是他不停,云萬血也不停。

      而且云萬血的耳朵始終豎起,聽著云中鶴筒子里面的骰子撞擊聲。

      此時,云中鶴閉上了眼睛。

      腦子里面只有二十四號精神病人的一句話:我能模擬出任何聲音,而且不用開口。

      想要贏一個擁有驚人天賦的賭神,單純靠賭術是不行的,因為對方坐莊。

      整整搖了半分鐘。

      云中鶴猛地停下,扣在桌面上。

      云萬血目無表情,但是心中冷笑,因為他已經聽出了云中鶴的點數了:三個六。

      哈哈哈!

      真是雕蟲小技,還想要扮豬吃虎。

      這個時候,可以搖三個六,也可以搖三個一。

      因為這是蛇吞尾玩法,三個一最小,但能吃三個六。

      所以,云萬血猛地停下。

      他選擇三個一。

      要贏,就要贏得眼前這個云中鶴絕望。

      “二十萬!”云萬血道。

      云中鶴道:“全部,梭哈!”

      他把剩下四十三萬籌碼全部推了出去。

      云萬血心中大笑,云中鶴你太天真了,你以為搖出了三個六就贏了嗎?竟然壓全部?

      你還真是瘋狂啊。

      稍稍回憶了一陣,云萬血數出四十三萬籌碼,推了出去,道:“開!”

      然后,他就等待勝利的結果了。

      雖然他聽點數只有百分之九十的準確率,但是有幾種點數準確率是百分之百,比如三個一,三個六等等。

      所以云中鶴的點數是三個六,他百分之百肯定。

      絕望吧,崩潰吧,毀滅吧。云中鶴,還有井中月。

      你們注定要賠250萬兩銀子,你的軍隊完了,你的鹽場也完了,你井氏的基業也完了。

      “云中鶴,我這邊還有六十萬左右的籌碼,我也想要全部推出去,用你的話叫什么梭哈。”云萬血道:“但是你的籌碼不夠啊,你只有四十三萬而已。”

      云中鶴道:“那怎么辦呢?”

      云萬血道:“井中月城主,就用你家族的那個藏寶圖當作六十萬兩銀子的籌碼,如何?”

      云中鶴一愕,藏寶圖?什么藏寶圖?井中月家族還有一張藏寶圖嗎?這么值錢?

      井中月朝著云中鶴望了過來。

      云中鶴點了點頭。

      井中月面色如冰,從袖子里面掏出了一個袖珍盒子,放在云中鶴的籌碼上。

      “我也梭哈。”云萬血大笑道,然后把面前剩下的六十萬籌碼也推了出去,總共一百零二萬。

      雙方都把所有籌碼推了出去,還加上井氏家族的一張藏寶圖。

      這一把,徹底頂輸贏。

      定生死!

      驚天大賭局啊。

      云萬血笑道:“一起開吧。”

      然后,他緩緩掀開了骰子筒,三個一。

      云萬血殘忍冷笑道:“云傲天,你以為你搖出了三個六就贏定了?真是白日做夢,你們輸了,你們完了。”

      “是嗎?真是個小傻瓜!”云中鶴不屑一笑,打開了骰子筒,里面不是三個六,而是兩個六一個五。

      大獲全勝!

      …………

      注:九千字更新,能換來幾張票嗎?我都已經沒有勇氣看票數了,拜托諸位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