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七十五章:云中鶴,你太神了!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七十五章:云中鶴,你太神了!字體大小: A+
     

      當然,如果下個月抽不到想要的精神病人,又該怎么辦?

      那只能乖乖談判,談到一百八十萬兩就是勝利。

      但那樣的話,云中鶴就在井中月面前丟大人了。

      不過云中鶴發現,這些天才精神病還是非常貼心的,通常他需要什么天賦,就會有哪個精神病人上身。

      “主君,給我七天時間。”云中鶴道:“這七天之內,不管諸侯聯盟如何逼迫,您都不要理會,直接中斷談判,晾一晾他們。”

      “七天?”井中月問道。

      “對,七天。”

      井中月道:“好,我就給你七天!”

      云中鶴道:“七天之后,我一定給您一個奇跡。”

      因為還有七天這個月才結束,才可以換一個精神病人上身。

      云中鶴已經問過很多次了,二十七號鬼娘能不能提前下去,換一個精神病上身。結果不可以,一定要等到周期結束。

      ……………………

      次日,諸侯聯盟談判團向井中月發來通牒,強烈請求井中月換人,否則直接中止談判。

      井中月的回復也非常強硬。絕對不換人,就用左岸和云中鶴。

      之后,諸侯聯盟談判團又發來公函,由左岸參與談判,將云傲天從談判團中開除出去。

      井中月依舊強硬回復:云傲天絕對不換。

      諸侯聯盟談判團惱羞成怒,當下便有信使從清水別院馳騁而出。

      幾日之后,又一個壞消息傳來。

      諸侯聯盟的一萬五千大軍正式開拔,不斷逼近裂風谷的領地。

      而且諸侯聯盟大會不斷放風,裂風谷已經無力控制白銀鹽場和蘭田鹽場的局面,諸侯聯盟有必要派遣大軍進入兩個領地,維持秩序,保護調查和救助的進行,免得死傷人數進一步增多。

      但裂風谷明明已經派出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去營救了

      頓時,井中月再一次承受了巨大的壓力。

      于是,左岸和云中鶴再一次出裂風城,前往清水別院談判。

      云萬血依舊一張紙遞過來,道:“簽吧!”

      左岸拿過來一看,依舊是五百萬兩賠款。

      云中鶴也從懷中掏出一份契約遞了過去道:“簽吧。”

      云萬血拿過來一看,上面竟然還是寫著一百萬兩銀子的賠款協議。

      頓時他暴怒,猛地撕碎。

      然后猛地一掌,朝著云中鶴猛地劈了過來。

      一股強大的罡風襲來,云中鶴一時間完全無法呼吸,甚至要徹底昏厥過去。

      “嘔……”云中鶴一口鮮血涌出。

      痛苦之極。

      然而也就是下一秒鐘,所有的痛苦消失得無影無蹤。

      因為左岸軍師的手掌貼在了云中鶴的后背。

      云中鶴只覺得暖洋洋的,胸前那股強大的襲擊力量也徹底消散了。

      “咳咳咳……”左岸發出一陣陣咳嗽,然后松開了云中鶴的后背。

      “云會長,莫要失了體面。”左岸軍師道,然后他手掌輕輕拍在桌子上,頓時留下了深深的五指印記。

      這個老頭,武功竟然如此之高。

      你,不是書生嗎?

      看上去比云中鶴還要弱不禁風啊。

      云萬血緩緩道:“看來是真的不用談了,罷罷罷!”

      此時德高望重的祝天放院長也走了出來,道:“我本來是為你們的談判做一個見證者的,現在看來確實不需要談了,那我便告辭了。”

      云萬血道:“派遣使者回諸侯聯盟,說不用談了,讓大軍直接進駐白銀領和蘭田領吧,談判桌上得不到的東西,就在刀劍上得到。”

      “是!”幾個信使飛馳而去。

      “我們也回去吧。”云萬血道:“等打完了再談,到那個時候就不是二三百萬可以解決的了。”

      然后,他帶著使團也直接要離開清水別院,徹底中止談判。

      這一次不是裝腔作勢,而是玩真的了。

      接下來諸侯聯盟大軍真的會以接管秩序拯救傷員的名義進入白銀領內。

      一旦讓諸侯聯盟的軍隊入駐白銀領,想要讓他們再離開就難了,后果不堪設想。

      “等等!”左岸軍師道。

      云萬血停了下來。

      左岸軍師道:“云萬血大人,請再留一晚,明日中午我裂風谷一定會給你們一個交代。”

      云萬血盯著左岸,道:“祝院長,您也聽到了。”

      祝天放道:“聽到了。

      云萬血道:“那我們再留一晚,明日中午等你們的消息。”

      左岸軍師道:“明天見。”

      ………………

      返回城主府的途中,云中鶴忍不住問道:“左老,您的武功這么高,主君的武功是跟著您學的嗎?”

      左岸道:“在她很小的時候,武功是由我和井厄主君啟蒙的。十二歲從大西書院畢業之后,她就去白云城習武了。”

      云中鶴道:“白云城主葉孤城?”

      左岸道:“你說的這個人我沒有聽過,白云城主姓白,名叫白古。”

      云中鶴道:“他也是無主之地的諸侯,沒有聽說過啊?”

      左岸道:“他不是諸侯,而是一個武道宗師,五大宗師之一。白云城孤懸海外,不屬于任何國家,算是一個超脫的武道勢力。”

      云中鶴道:“那主君很長時間都在白云城學習?”

      左岸道:“對,從十二歲到二十三歲都在白云城中。”

      云中鶴道:“那您的武功和主君比起來,誰高誰低?”

      左岸道:“當然主君更高。”

      ……………………

      這幾天時間盡管沒有談判,但是云中鶴一直都很忙,為接下來的賺錢大計而忙碌。

      幾乎每天都要閱讀天文數字的情報,尤其是南周帝國的重大消息。

      不僅如此,他每天都還要準備各種各樣的材料。

      而今天晚上,他早早就上床睡覺。

      因為一個月的期限到了,終于可以換一個精神病了。

      明日能不能力挽狂瀾,能不能滅掉云萬血,讓他輸得吐血,就看今天晚上了。

      十六號,十六號,十六號。

      如果能夠隨機到十六號,那么他和云萬血就穩贏了。

      如果能夠隨機到二十三號達芬奇,那就贏了八成。

      如果隨機到其他精神病,那就基本上徹底涼涼了。

      那這次談判就失敗了,就乖乖掏一百八十萬兩銀子吧。

      那樣一來,云中鶴在井中月面前也就徹底丟臉了。

      十六號,十六號,十六號!

      在這種不斷祈禱聲中,云中鶴進入了夢鄉。

      然后熟悉的一幕出現了。

      夢境中又仿佛回到了X精神病院。

      所有的精神病人,全面坐在她的面前,除了一,二,三號之外。

      “哎呀,人家真是舍不得離開呢。”鬼娘嬌聲道:“恭喜院長,這一個月時間內,您只召喚了我三次呢,最后一次還真是有些不堪入目呢。”

      只見到貞子一般的鬼娘款款回到了她的空位上坐了下來。

      云中鶴道:“明天對我非常重要,我非常需要十六號,能不能商量一下,下一個月就讓十六號陪伴我呢?”

      “不行!”所有的精神病人道:“一定要按照規矩來,光束照在誰身上,這個月你能召喚的就是誰。”

      竟然是異口同聲,斬釘截鐵。

      好吧,好吧。

      “院長,您喊開始,隨機抽簽便開始了。”

      云中鶴深吸了一口氣,道:“開始!”

      頓時整個空間徹底暗了下來,然后一道光柱出現了,并且開始移動,隨機地移動。

      云中鶴心中不斷默念:“十六號,十六號。”

      只要抽到十六號,這一波就穩了。

      光柱移動得越來越快,越來越快,不斷照亮某一個精神病人的臉。

      “五,四,三,二,一!”

      倒計時結束了!

      云中鶴定睛一看。

      心中先是一陣失落,因為依舊沒有抽中十六號讀心術。

      緊接著,他不由得一陣驚詫。

      這……這是什么鬼?

      因為光柱里面出現了兩張面孔。

      一個女精神病人坐在了二十三號達芬奇的大腿上。

      靠?

      你們兩人有一腿啊?

      “你,你誰啊?”云中鶴問道。

      那個女精神病人道:“我二十四號啊。”

      云中鶴記起來了,二十三號達芬奇和二十四號關系確實非常不錯,兩個人經常形影不離的。

      當時達芬奇要做生命研究的時候,二十四號愿意獻出自己,但結果她是女的,所以二十三號達芬奇才騸了自己。

      不過,這個二十四號在X精神病院里面一點都不出眾的。

      “你,你有什么本事啊?”云中鶴道:“你就說你外號叫什么吧?”

      二十四號道:“我叫音魔,不過大家都叫我順風耳,哪怕一只蚊子從旁邊飛過,我都知道是公的還是母的。而且我還能模擬出任何東西的聲音,我的口技不需要張嘴。”

      “真的假的?”云中鶴驚愕。

      二十四號道:“當然是真的啊,你當時和黎上校在房間里面偷情,明明什么聲音都沒有發出來,卻還是被我聽到了。”

      云中鶴道:“然后你就說出去了?”

      二十四號道:“我就告訴給二十三號達芬奇了啊。”

      二十三號達芬奇道:“我誰都沒有說,但是卻被十六號知道了。”

      云中鶴頓時徹底無語。

      我,我終于找到根了啊。

      原來是你啊,二十四號,我和黎上校的私情那么隱秘,怎么弄得整個精神病院都知道了,原來是你間接害死我的啊。

      不過現在追究這個還有什么意義?

      云中鶴問道:“那現在光柱照在你們兩個人身上,難道是說接下來一個月,就是你們兩個精神病人陪我嗎?”

      二十四號精神病人嬌聲笑道:“那是當然。”

      云中鶴道:“你具體的特長是什么?”

      二十四號無奈道:“我的特長是辨聲,這個世界上有很多種聲音,人類能夠聽到的聲音從20到2000赫茲,但是我能聽到的范圍遠遠超過這個數字。”

      云中鶴道:“那有什么用嗎?”

      二十四號沉默良久,道:“沒用,在去X精神病院之前沒用,只能飽受無限的折磨。去了X精神病院之后就有用了,因為那些聽不見的高頻率聲音,正好是8號貝多芬死亡音樂的范疇。他的很多死亡音樂都是在我幫忙下才做出來的。后來你們把貝多芬關起來,我才和二十三號達芬奇在一起的,畢竟他也是藝術家。”

      云中鶴驚詫,原來這里面還有一段三角戀?

      云中鶴道:“你辨聲那么厲害,能聽出骰子的點數嗎?”

      “輕而易舉。”二十四號咯咯嬌笑道:“主君,難道你不知道我是怎么被送進X精神病院的嗎?”

      云中鶴道:“上一任院長死了之后,精神病院里面的部分資料丟失,我不是對每個人都那么熟悉的。”

      二十四號道:“我在拉斯維加斯贏了5億美元,然后就被強行送入精神病院了。”

      云中鶴驚詫,然后也釋然了,有這么牛逼的天賦,肯定要去賭場撿錢,只不過這二十四號撿得實在太多了,完全把賭場大亨當成了凱子,所以悲劇了。

      “主人,你這是要和人賭一場嗎?”二十四號順風耳問道。

      云中鶴又道:“那你能搖出任何你想要的點數嗎?”

      二十四號道:“主君,只要你會辨聲,一邊聽一邊搖,就如同拼聲音魔方一般,能夠拼出你任何想要的點數,很容易的。”

      云中鶴道:“你這么厲害,我要和一個賭神比拼,應該能贏吧。”

      二十四號道:“比什么?”

      云中鶴道:“最簡單的,三顆骰子比大小。”

      二十四號道:“對方坐莊嗎?”

      云中鶴道:“應該是的。”

      二十四號道:“如果對方是絕頂高手的話,光憑搖點數是不夠的。需要用上我的殺手锏,請您記住,我的特長是聲音。”

      云中鶴道:“那我們抓緊時間,操練模擬一下明日的戰斗。”

      ………………

      次日一早。

      云中鶴醒來之后,直接求見井中月。

      井中月洗漱過了,但還是穿著便服,頭發也隨意披散著。

      云中鶴還從來沒有見過她這么女人的打扮,頓時呆了一下。

      這……這也太美,太迷人了。

      簡直讓人喘不過氣來啊。

      井中月道:“云中鶴,七天時間過去了,你給我一個準信,你能在賭術上贏得云萬血嗎?”

      云中鶴道:“百分之百能贏。”

      井中月道:“那表演一下?”

      云中鶴拿過三只骰子和筒道:“主君,你隨便搖,我不需要看,光憑聽就知道是幾點。”

      井中月不信,因為在關于云中鶴的情報中,他的賭術非常一般,甚至算得上爛的。

      她將三顆骰子扔進擲筒內,然后飛快地搖動。

      靠!

      她這速度也太快了。

      簡直移形換影一般,所以骰子的聲音也極度密集雜亂。

      就算是賭神,也聽不出來里面的點數了。

      “二十四號精神病,上身!”云中鶴心中一陣默念。

      頓時,二十四號精神病人瞬間上身。

      剎那間,整個世界都不一樣了。

      耳朵里面只有一種聲音,那就是骰子撞擊的聲音。

      果然是不一樣的,每一面撞擊都有極其細微的差別。

      只不過三個骰子互相撞擊,何其混亂,正常人根本無法聽出,但對于此時的云中鶴來說,簡直清晰得嚇人。

      井中月越搖越快。

      最后,猛地扣在桌面上。

      “幾點?”井中月問道。

      云中鶴道:“十三點。”

      井中月打開擲桶,分別是5,6,2,果然是十三點。

      接下來,井中月又試了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

      云中鶴全部猜中了點數。

      準確率百分之百。

      井中月不敢置信地望著云中鶴。

      這……不正常啊。

      太匪夷所思了。

      足足好一會兒,井中月道:“我們贏定了。”

      云中鶴道:“光憑這個遠遠還不夠,但是您說得沒錯,我們贏定了。”

      ………………

      半個時辰后!

      云中鶴,左岸,井中月等人離開裂風城,殺向清水別院,諸侯聯盟談判團的駐地。

      云萬血,你洗干凈脖子等死吧。

      你就算是賭神,也等著被我徹底碾碎,賠得吐血。

      ………………

      注:又是近五千字更新,能換來恩公們的推薦票嗎?這兩日真是有些心力憔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