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七十一章:拜見岳父大人?風暴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七十一章:拜見岳父大人?風暴字體大小: A+
     

      然而下一秒鐘!

      云中鶴親吻到的不是井中月晶瑩剔透的小耳垂,而是一個冰冰涼涼的東西。

      鋒利的刀刃。

      再往前一厘米,他的嘴唇就要變成四瓣了。

      云中鶴趕緊后退幾步,道:“主君,您千萬別介意,我是看到這氣氛太凝重了,所以想要打破一下這尷尬的氣氛。”

      打破尷尬氣氛你就來輕薄我?

      要不是接下來你用處太大,我已經打斷幾根肋骨了。

      井中月望著云中鶴良久,道:“云中鶴,你再這樣下去,我擔心不用等到莫秋殺你,便已經死在我的拳頭之下了。”

      云中鶴思考良久,道:“為何是拳頭打死我?而不是刀劍砍死我,又或者是夾死我?”

      井中月絕美面孔又一陣抽搐。右手蠢蠢欲動,想要一巴掌將眼前這個男人拍死。

      但是,她的左手還是很理智的,按住了要發飆的右手。

      這個人太脆了,隨便一巴掌就能拍死。如果真的拍死了,接下來他還有大用呢。

      ………………

      重新回到書房,此時距離天亮只有一個時辰了。

      井中月道:“左老,冷碧,你們二位什么意見?面對這次的滅頂之災,你們是否有更好的破局之法?是否同意執行云傲天的計劃?”

      冷碧道:“太冒險了,云傲天的計劃看上去非常驚艷絕倫。但是風險太大了,而且每一步都難如登天,充滿無限變數。”

      井中月道:“左老軍師,您覺得呢?”

      左岸道:“主君,對于云傲天先生的計劃,我也嘆為觀止,真正的天馬行空,大膽而又豪邁。但是我對第三步,第四步完全不抱有任何希望,我覺得不可能完成。”

      “然后呢?”

      左岸軍師道:“但是哪怕打一個折扣,完成前面兩步計劃,我們盡管傷筋動骨,但至少能夠存活下來,渡過這次毀滅危機。”

      左岸說得很現實,云中鶴的計劃哪怕只成功了前面一半,也賺了。

      井中月道:“我明白您的意思。”

      左岸軍師道:“為君者最忌朝三暮四,朝令夕改。所以一旦決定了某個戰略,就一定要執行下去,大方向是絕對不能變的。而且要為此投入所有的戰略資源,一旦決定下來,就再也沒有回頭路了。”

      關于這一點,很多國家有切身體會,甚至刻骨銘心。

      比如二戰時候的腳盆帝國,掙扎博弈良久,還是決定偷襲珍珠港,選擇和美國開戰,之后再無回頭之路。

      “云傲天的這四步計劃很好,簡直是天才思維,唯一的缺點就是太難,太冒險,一旦失敗,很可能導致萬劫不復。但是這個世界上,哪里有什么萬全之策。是否執行這個計劃,依舊要由主君乾綱獨斷。”

      然后,在場幾人目光都望向了井中月,等待她的最后決定。

      這個決定真的不好做,因為太冒險了,投入的戰略資源太巨大,太瘋狂了。

      井中月沒有說話,而是走出了書房,來到陽臺之上。

      此時外面天已經蒙蒙亮了,但是一切都在濃霧籠罩之中,什么都看不清楚。

      這就仿佛是裂風谷的前途,一團迷霧,不知是生是死。

      井中月就這么靜靜站著,任由露水打濕了自己的睫毛和劉海。

      美麗的大眼睛上,睫毛掛著一顆顆小露珠。

      太美麗,太迷人了。

      片刻之后,清晨的第一縷陽光撕破了濃霧,照射在對面的山峰之上。

      井中月有些貪婪地看了一眼金黃色的陽光,然后走回書房之內,斬釘截鐵道:“我決定,執行云中鶴的瘋狂計劃。左岸軍師,您作為主使,云傲天作為副使,全權負責,可以動用我們裂風谷的一切資源。有權力代表我和莫氏家族、澹臺家族進行任何談判。整個裂風谷所有力量,都可被你們調用。”

      “是!”在場三人躬身拜下。

      “準備一下,返回裂風城,我們的戰斗開始了!”井中月說完之后,直接離開了。

      冷碧也隨之離去。

      “云大人,您有什么要收拾的嗎?”左岸軍師問道。

      云中鶴道:“我唯一的財產,就是我百萬中無一的俊美容顏和智慧,都帶在身上了,不用收拾。”

      聽到這話,距離幾十米的冷碧打了一個寒顫。

      左岸軍師道:“那就好,我們說說話。”

      云中鶴道:“行!”

      ………………

      “云大人,主君指我為主使,你為副使,千萬別介意。”左岸軍師道:“這是因為,我需要為你背鍋,主君這是愛護你。”

      云中鶴當然懂這一點。

      根據他的計劃,接下來簽訂的契約,都算是喪權辱國的,盡管裂風谷算不上國家,但也一定會輿情洶洶,千夫所指。

      所以左岸軍師就主動扛下了這些雷。

      “我年紀大了無所謂的,而且還病體纏綿。你還年輕,你還要輔佐主君幾十年。”左岸軍師道:“對了,你可知道我和老主君的緣分嗎?”

      云中鶴道:“不知道。”

      左岸道:“幾十年前安氏家族奪走裂風城,井厄主君出逃,當時他還很小,傷痕累累奄奄一息,是我父母收留了他。所以他稱我父親為義父,稱我為義兄。”

      難怪井中月如此信任這位左岸軍師,這是真正的自己人了。

      “我一生無兒無女,所以把月兒和邊兒都當成了親生兒女一般。”左岸道:“你也看到了,井厄主君忽然中風倒下,把這個攤子給了月兒。井無邊不爭氣,這千鈞重擔都落在她一認身上,她就算再強也是女子,真正的孤兒寡母。而無主之地又是虎狼之地,我就算是粉身碎骨,也要保得裂風谷周全。”

      左岸軍師停頓了片刻,接著道:“云大人你是天才,從今以后你我要團結一心,幫助主君,度過這次難關。我活不了多久了,以后或許要靠你了。”

      云中鶴躬身道:“我一定會記住您的教誨。”

      接著,云中鶴又道:“對了,左岸軍師,我問您一件事。”

      左岸道:“云大人請說,老朽自然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云中鶴道:“主君和母親裂風夫人的關系,是不是不太好?”

      左岸皺眉道:“是又如何?她們不是親生母女。”

      云中鶴道:“那么在主君婚事上,左岸軍師的發言權比較強了。井厄城主倒下了,某種意義上,您更像是主君的父輩了?”

      左岸軍師面孔已經開始顫抖了,道:“你問這話,什么意思?”

      云中鶴道:“明人不說暗話,未來我想迎娶主君,您可千萬要幫我。如果您愿意的話,我現在都可以喊您一聲岳父大人的,拜見岳父大人?”

      左岸軍師渾身顫抖,一下子說不出半個字。

      他望著云中鶴良久,這……這樣的人,真的能夠輔佐主君渡過這次滅頂之災嗎?

      ………………

      接下來,井中月一行人晝夜兼程,用了一天一夜趕路近三百里,從野豬領趕回了裂風城。

      而此時的裂風城,早已經人心惶惶,謠言四起。

      誰都知道白銀鹽井那邊出了天大的事情了。

      而且越傳越是邪乎了。

      死亡人數從近兩千人,變成了上萬人。

      裂風谷出產的毒鹽吃死了人,從幾百人變成了幾千人。

      這下子井氏家族的鹽別說外銷了,就連裂風城內所有的鹽鋪子都關門了,許多老百姓做菜都不敢放鹽了。

      街面上所有的酒家,飯館生意都門可羅雀。

      整個繁華的城市,一下子就變得凋零起來。

      “聽說了嗎?諸侯聯盟的一萬大軍已經進駐白銀領了,諸侯聯盟大會已經決定了,對我們裂風谷進行前所未有的制裁。”

      “何止如此啊,我聽說了,諸侯聯盟大會已經決定了,要讓我們城主下臺。”

      “我跟你們講啊,諸侯聯盟的幾萬大軍距離裂風城不足三百里了,很快就要進駐裂風主城了,以后這座城市是不是屬于井氏家族都不好說了。”

      “要變天了,變天了!”

      街面上這些流言,完全不絕于耳。

      而且越傳越過分。

      諸侯聯盟調查團還沒有來,制裁還沒有下來,整個裂風城就已經是大難臨頭的架勢。

      真正的滅頂之災,山雨欲來。

      ………………

      井中月返回城主府后。

      整個裂風城主要的文武官員,都已經在大廳中等候。

      出了這么大的事情,肯定是要議事的,該如何渡過這一次難關。

      按說井中月應該第一時間就進大廳議事,但是她沒有,而是前往后院沐浴更衣,并且更換了一件錦衣,整整一個多時辰后,才來到大廳之上。

      “拜見城主。”

      二十名主官整整齊齊拜下。

      “啟稟城主,諸侯聯盟大會已經派人用快馬送來公函,說調查團會在明日來到裂風城,這個調查團的規模將會前所未有,而且等級非常高。而且已經名言,此次來主要不是為了調查,而是為了制裁我們裂風城。”

      “伴隨調查團來的,還有一千騎兵。”

      “另外根據密探回報,諸侯聯盟已經開始集結軍隊,方向正是我裂風谷。”

      “目前集結的軍隊已經超過萬人,但是數量仍舊在增加中。”

      “另外,南周帝國,大贏帝國,西涼王國官方也會很快收到消息,準備派遣使者前來無主之地,對我們進行譴責,甚至貿易制裁。”

      “我們今年已經出售的鹽,已經大部分被退了回來。總共二十三家鹽商,要求我們退回貨款,并且進行補償。”

      “事情發生到現在,已經過去了四天,裂風城內總共出現了五次毒鹽死人事件,已經死了三十七人。很顯然有人趁著毒鹽風波,渾水摸魚。整個市面上人心惶惶,所有飯館,食肆均不敢開門了,所有鹽鋪都關門了。”

      “至今為止,已經有超過一百五十家商家退出了裂風城。”

      果然,井中月剛剛回到裂風城,壞消息便鋪天蓋地而來。

      真正的雪上加霜。

      “主君,該如何渡過這次危機,請主君示下。”

      井中月等到所有人說完之后,冷冽道:“該來的,都會來。諸侯聯盟調查團,不,是制裁團,明日就會到裂風城對嗎?”

      “是,公函上是這么說的,而且根據密探匯報,他們距離我們裂風城,已經只有一百多里了。”

      井中月道:“我下令,左岸軍師為談判主使,錦衣司第三主簿云傲天為談判副使,二人主持接下來的談判,并且全權負責這次的危機處理。整個裂風谷所有的衙門,所有部門,都要全力配合。”

      這話一出,所有人嘩然,幾乎完全不敢置信。

      左岸軍師因為身體不好,退隱已久,但畢竟德高望重,作為主使無話可講。

      但是云傲天算是什么東西?一個不學無術的江湖騙子而已,竟然讓他做副使,全權負責這次的危機處理?

      主君你這是昏頭了嗎?

      我們裂風谷已經面臨滅頂之災了,您這是唯恐裂風谷死得不夠快嗎?

      “主君三思啊!”

      “主君三思啊!”

      頓時在場二十人,全部跪下叩首。

      “這云傲天只是一個江湖混混,不足于擔當大任啊。”

      “如今我裂風谷局面危如累卵,稍有不慎,就是粉身碎骨。這等時候更應該謹慎小心,怎么可以派如此瘋癲之徒啊。”

      “此人不學無術,萬萬不可擔任這等重任啊。”

      井中月冷道:“這件事情,就這么定了。左老,云傲天,你們兩人準備一下,明日準備迎接諸侯聯盟大會制裁團,接下來我們有一場惡戰要打。”

      左岸出列躬身道:“老臣當全力以赴。”

      云中鶴出列道:“下屬愿為主君粉身碎骨,赴湯蹈火。”

      而此時,一名文官跪下大呼道:“主君昏聵,重用云傲天這等江湖騙子,,我裂風谷基業危也,老主君啊,你睜開眼睛看看吧,我們井氏家族的百年基業要完了,要完了。”

      接下來,這十幾名文官再一次跪下,叩首道:“主君三思,主君三思啊,萬萬不可用云傲天這等江湖騙子啊。”

      一時間,竟然是逼宮之意。

      “主君若不收回成命,我們就跪地不起了。”

      然后,二十幾人就死死跪著。

      那名首先出來攻訐云中鶴的文官見狀,更是膽氣大增,直接摘下了官帽道:“主君,我羞于和云傲天這等人為伍。若主君不收回成命,我這便辭官。”

      左岸軍師頓時出列,怒道:“你們想要做什么?謀反嗎?云傲天大人是我主動要的,和主君無關,難道你們不知他剛剛立下大功嗎?”

      井中月手一抬,阻止了左岸軍師的話,冷冷道:“你要辭官相逼?”

      這位官員職位不低,貴為城主府右長史,完全和各地領主平級,也是井厄時代的老臣了。

      聽到井中月的問話,這位長史大人強硬道:“云傲天這等人不學無術,江湖混混出身,讓他去做一些雞鳴狗盜之事尚且可以。怎可將決定裂風谷命運大事交付于他?此舉何其昏聵,簡直是自取滅亡。若主君不收回成命,屬下寧可辭官而去,也不愿意見到如此荒誕之事。”

      “那行,我就成全你。”井中月寒聲道:“來人,扒掉他的官服官帽,鞭笞十下,然后逐出裂風城。”

      這話一出,全場所有人震驚。

      兩名武士上前,直接將那名長史公孫賀扒掉官帽官服,直接拖了出去。

      井中月淡淡道:“你們還有誰要趁機辭官,改換門庭,和我井氏家族劃清界限的,現在還來得及。”

      頓時,又有幾個人摘下了官帽放在地上,然后二話不說地離開了城主府大廳。

      原本二十幾人的大廳,頓時去了四分之一。

      還真是君臣本是同林鳥,大難臨頭各自飛啊。

      ………………

      注:近五千字的大章,只求恩公的推薦票,糕點感恩涕零!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