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六十五章:震撼之尾聲!香血4濺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六十五章:震撼之尾聲!香血4濺字體大小: A+
     

      “主君,準備救人。”云中鶴低聲道。

      井中月沒有理會云中鶴,卻在手中扣了一個棋子。

      然后她暗中估算,萬一發生戰斗的話,她能不能打得過在場所有人。

      對,是所有人。

      “結果就是這么個結果,認不認,你們自己看著辦。”寧清道:“反正所有的資料都清清楚楚,整整有幾千頁之多,我建議諸侯聯盟大會對秋水城的丘氏家族進行嚴厲制裁。”

      寧清,你真是自尋死路!

      洗玉城主簿言若山猛地便要站起,揭露寧清所謂的殺夫真相。

      這個賤人,今天就讓你身敗名裂,死無葬身之地。

      然而下一秒鐘,洗玉城的少主莫秋開始拍手鼓掌。

      瞬間,全場呱噪停止了。

      “這個報告結果,我們認!”莫秋站起躬身行禮道:“寧清大人勞苦功高,辛苦了。諸位調查團的官員們,你們也辛苦了。”

      全場再一次詫異。

      這什么意思?

      最想要將裂風城井氏家族置于死地的便是你洗玉城莫氏家族了。

      此時寧清出具了這么一份極端偏激的報告,你們竟然也認了?

      丘一洺臉色震怒,目含殺氣。

      秋水城一方的官員,是絕對不承認這份報告的。

      你們不是有寧清的致命把柄嗎?此時拿出來啊,將這個女人置于死地啊。

      現在你莫秋跑出來承認這份報告,這算是什么鬼?

      莫秋來到祝天放院長的面前,躬身拜下道:“祝院長,還請您一語定乾坤。”

      祝天放院長道:“剛才已經問過諸位了,愿不愿意承認這份報告,當時沒有異議,現在又提出異議?算什么?”

      莫秋又道:“諸侯聯盟大會的權威不能被褻瀆,既然這份報告出來了,那就要認。我和祝院長作為今日的仲裁者,我們承認這份報告,并且會在諸侯聯盟大會上進行提議,對秋水城的非法入侵事件進行嚴厲制裁。”

      頓時所有人更加驚詫不解。

      這……這里面究竟出了什么事情啊?

      為何會這樣啊?

      秋水城不是莫氏家族的走狗嗎?怎么現在莫秋反而主動說要對秋水城進行嚴厲制裁呢?

      見鬼了嗎?

      唯有云中鶴臉色微微一變,然后目光飛快轉動。

      而秋水城少主丘一洺也完全驚呆了,充滿了錯愕地望著莫秋。

      大佬,有沒有搞錯啊?我是跟你混的啊。

      莫秋目光飛快掃來一眼,充滿了前所未有的寒意。

      頓時間,秋水城少主丘一洺不敢開口了。

      然后祝天放院長起身道:“既然沒有反對意見,那我們作為諸侯聯盟大會派來的仲裁者承認這份報告的權威性,并且會建議大會對秋水城進行制裁,具體制裁條款還需要商議。”

      莫秋道:“我建議從兩個方面著手,第一,秋水城非法入侵裂風谷,所以需要進行戰爭賠款。第二,秋水城必須進行裁軍,甚至有必要的時候,諸侯聯盟直接駐軍秋水城進行監管。”

      這話一出,全場所有人更加完全驚呆了。

      這……這是瘋了嗎?

      秋水城可是你洗玉城的小弟啊?你們莫氏家族就是這樣坑小弟的嗎?

      不說別人,就連寧清自己也驚呆了。

      這究竟發生了什么啊?為何會有如此變故?

      洗玉城的莫秋,為何會有這么詭異的態度?這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嗎?

      一直以來,莫氏家族不是一直要將井氏家族置于死地嗎?這樣他們就能始終霸占落葉領這個戰略要地了。

      “祝院長,您看如何?”莫秋道。

      “甚好。”祝天放院長道:“莫秋你和秋水城關系莫逆,卻是鐵面無私,大義滅親,完全體現了諸侯聯盟大會的權威性。”

      莫秋走到寧清面前道:“寧清大人,請將這份調查報告的副本交給我,還有相關證據和材料的副本,我要在最短時間內送往大西城。并且請求召開諸侯大會,對秋水城進行制裁。”

      然后,他目光緩緩望向眾人道:“我知道,秋水城丘氏家族和我們莫氏家族關系親密,甚至幾代聯姻。但是國法大于天,盡管我們諸侯聯盟并不是一個國,但道理是一樣的。無主之地的所有諸侯都要守規矩,一旦逾越了規矩,就一定要受到制裁。”

      所有人鴉雀無聲。

      你莫秋少主竟然是這般公正無私嗎?

      此時,莫秋朝著祝天放道:“老師,事不宜遲,我們立刻返回大西城如何?”

      “好。”

      莫秋朝著寧清道:“寧清大人,您和我們一起回去嗎?”

      “我想休息片刻。”寧清道。

      她原本早就做好思想準備了,等待著莫氏家族的攻擊,揭露她所謂的殺夫丑聞。

      甚至連自殺都準備好了。

      沒有想到,一拳打在了空氣上。

      這莫秋完全讓人看不透啊,他究竟想要做什么啊?

      “井侯,你放心,諸侯聯盟大會一定會為你討回公道的。”莫秋拱手行禮道:“那我們就先告辭了。”

      他就這樣走了?

      ………………

      然而。

      洗玉城少主莫秋剛剛走出幾步,又停了下來,目光望向了云中鶴道:“對了,差點忘記了一件事情。寧清大人是我們諸侯聯盟大會的人,她被人輕薄了,這件事情我們不能不管,你們說是嗎?”

      “對!”眾人斷喝。

      莫秋道:“井侯,你也看到了。我雖然和秋水城關系莫逆,卻絲毫不偏袒,直接承認了這本調查報告的權威性,而且準備向諸侯聯盟大會提議制裁秋水城,可以算得上是鐵面無私了。你的手下輕薄了寧清大人,這件事怎么算?你難道也要偏袒你的手下嗎?”

      這話一出,所有人目光都望向了井中月。

      如果是剛才,井中月還可以拔劍四顧,豪邁表態,這云傲天我護定了,大不了一戰。

      但是現在!

      寧清的報告完全有利于裂風谷,而且諸侯聯盟大會也完全承認這份報告的權威性,裂風谷不但無罪,而且還會受到補償,秋水城反而要受到制裁。

      此時井中月若偏袒了云中鶴,那豈不是置諸侯聯盟大會的公正和權威于不顧?

      井中月目光望向云中鶴道:“云傲天,你究竟有沒有輕薄寧清大人?”

      其實這句話她都不該問的。你的意思是說寧清大人撒謊咯?

      寧清大人公正無私,怎么可能撒謊?如果她撒謊,就證明她人品道德有問題,一個人品道德有問題的人,那她的調查報告是不是就不再公正了?

      這個問題一出。

      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云中鶴,寧清也第一次將目光望向了他。

      云中鶴看了一眼寧清,又看了一眼井中月,然后點了點頭道:“對,我輕薄了寧清。”

      聰明人這個時候應該一口否定的。

      但云中鶴是一個瘋子,他絕對不會慫,不想否認。

      他再一次點頭道:“我趁著給寧清大人治病的時候,用手輕薄了她。”

      全場嘩然,義憤填膺,指著云中鶴怒吼。

      “將他抓起來,將他抓起來。”

      “將他騸了。”

      “將他殺了。”

      混蛋,你一個猥瑣的中年乞丐竟敢輕薄我們的女神?

      “承認了就好。”莫秋嚴肅道:“寧清大人,你放心,我們一定會為你討回公道的。”

      寧清面孔微微顫抖,雙手也微微顫抖。

      她……她真的不知道事情會發展到這個地步,她真的有點后悔了。

      莫秋目光又望向了井中月,道:“井侯,你的手下云傲天用手輕薄了寧清大人。而寧清大人是誰?她是我們諸侯聯盟大會的圣女,純潔而又不可侵犯。所以讓云傲天留下一只手,當作賠罪,不過分吧。”

      不過分,不過分。

      在場所有人都點頭。

      一點都不過分,寧清大人冰清玉潔,地位崇高。而云傲天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乞丐混混,他膽敢輕薄寧清大人,何止應該斷一只手臂,簡直應該脖子以下截肢。

      斷一支手臂?

      頓時間,寧清臉色煞白,內心翻涌,想要出口阻止,但卻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莫秋道:“井侯,這云傲天是你的人,你犯了錯,理應由你懲罰,我們不好越俎代庖。所以他的手臂,就由你砍掉吧。”

      “砍,砍,砍!”

      “砍掉他的臟手。”

      井中月絕美的面孔凝聚著殺氣。

      莫秋冷道:“井侯,我們諸侯聯盟大會如此公正無私。你也是無主之地諸侯聯盟的一員,莫非你要踐踏聯盟的律法威嚴嗎?你手下之人輕薄寧清大人,難道不該受到懲罰嗎?”

      井中月目光望向寧清,緩緩道:“寧清,這也是你的意志嗎?”

      寡婦寧清本來是不舍云中鶴斷臂,想要出口阻止的,但是……現在她又不想阻止了。

      因為她想要見到井中月無情的一幕。

      這份報告中之所以有利于裂風城,井氏家族沒有被制裁,完全是云傲天的功勞。

      現在井中月若是不砍云傲天的手臂,就是藐視諸侯聯盟大會的威嚴,就是踐踏秩序。

      但若她砍了云傲天的手臂,那就是涼薄無情,就是鳥盡弓藏。

      我就是要讓你云傲天看看,你效忠跪舔的井中月是何等之刻薄無情?你就是瞎了眼睛。

      “井侯,你真的要徹底踐踏諸侯聯盟的威嚴嗎?”

      所有的壓力,全部朝著井中月凝聚而來。

      她緩緩抽出了一支細劍。

      這支劍,窄如柳葉,薄如蟬翼。

      然后,她緩緩走到了云中鶴的面前。

      “傲天,凡事都有規矩,做錯了事,就要受到懲罰。”井中月緩緩道。

      云中鶴點頭,面孔微微抽搐道:“好,我明白。”

      眾人心臟加速。

      無比精彩的一幕就要上演了啊。

      井中月要砍掉功臣云傲天的手臂了。

      作為主君,她果然是涼薄無情啊。

      “諸位看好了,寧清你也看好了。”井中月緩緩道。

      云中鶴也盯著井中月一動不動,片刻后甚至閉上了眼睛。

      他能應對眼前局面,但他就是要看看,井中月你這一劍會不會砍下來。

      我倒是要看看,你寧清會不會中途喊停?

      井中月舉起手中的細劍。

      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她的劍上。

      砍啊!砍啊!

      砍掉云中鶴的手臂啊。

      一陣劍光閃爍。

      “噗刺!”

      井中月的細劍落下。

      她的劍猛地刺穿了她自己雪玉一般的手臂。

      頓時。

      香血飛濺,直接飆射在云中鶴的臉上。

      “我手下人犯錯,我這個主君代為懲罰,可以嗎?”井中月寒聲問道。

      ………………

      注:我的跪舔難道沒用了嗎?諸位恩公,推薦票給我呀!嗚嗚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