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六十四章:大獲全勝!傲天是我的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六十四章:大獲全勝!傲天是我的字體大小: A+
     

        寧清來到祝天放面前,折身行禮道:“拜見老師。”

      祝天放笑道:“清兒,怎么有些清減了啊。”

      寧清道:“這一個月來,每日都案牘勞形,夜不能寐,所以瘦了些。”

      祝天放道:“清兒辛苦了,諸位都辛苦了。”

      頓時,整個調查團官員都朝著祝天放拜下道:“學生不敢。”

      這位祝天放還真是桃李滿天下啊。

      祝天放又問道:“清兒,去年關于秋水城和裂風谷之戰的報告可出來了嗎?”

      寧清道:“不辱使命,已經出來了。”

      祝天放道:“終于出來了,在寧清公布這個報告之前,我要最后一次。對于寧清的公平公正,諸位可有異議啊?有異議現在提出還來得及,免得一會兒報告出來之后再質疑就不好看了。”

      眾人無聲。

      因為發生在寧清身上的事情,大家多多少少都有所耳聞了。

      “井中月,你可有異議啊?”祝天放問道。

      井中月道:“毫無異議,我愿意承認寧清大人報告之權威性。”

      “秋水城的丘一洺,你可有異議啊?”祝天放問道。

      丘一洺本能地朝莫秋望去一眼,然后充滿自得道:“沒有異議,我愿意承認寧清大人報告之權威性。”

      此時他心中真是充滿了無比的得意,因為他已經從洗玉城主簿言若山大人那里得到保證。

      這一次報告絕對是對秋水城有利的,能夠對裂風谷一擊致命。

      因為莫氏家族掌握了寧清這個女人致命的把柄。

      祝天放又問道:“諸位,你們對寧清特使的公平公正也有任何異議啊?”

      眾人依舊無聲。

      此時,莫秋道:“寧清大人圣潔無雙,公平公正,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我們毫無異議,愿意承認她出具報告的權威性。再說這份報告不僅僅是寧清大人一人的,而是整個調查團的工作成果不是嗎?”

      這話一出,眾人紛紛躬身道:“我們毫無異議。”

      這位莫秋的地位相當高啊,在場那么多人竟然唯他馬首是瞻。

      祝天放院長道:“既然如此,清兒你就宣布這份調查報告吧。”

      洗玉城的言若山嘴角露出神秘一笑,然后朝著寧清望去威脅的一眼。

      這寧清最注重名聲,如果讓人知道了她殺夫的罪名,那就不止身敗名裂,甚至死無葬身之地了。

      所以閉著眼睛都知道寧清會作何選擇。

      寧清站在人群之中,從頭到尾她都沒有看向云中鶴一眼,也沒有望向井中月一眼。

      就仿佛云中鶴不存在一般,就仿佛她昨日和云中鶴的金風玉露一相逢是一場夢一般。

      寧清展開了這份調查報告,醞釀了片刻,便要宣讀。

      在場所有人不由得豎起耳朵,等待著這一場宣判。

      看裂風谷究竟不能逃脫此劫,一旦裂風谷被判定非法入侵秋水城,那就要面臨諸侯聯盟的封鎖制裁,屆時滅頂之災就降臨了。

      然而,寧清卻又放下了這份報告,目光望向了井中月。

      “井中月城主,在宣布這個報告之前,我有一個請求。”寧清道。

      井中月道:“請講。”

      寧清道:“有一個叫云傲天的乞丐,是你的人嗎?”

      井中月道:“對,但他不是乞丐,而是我們裂風城的官員,錦衣司第三主簿。”

      寧清道:“他假借為我治病的名義,趁我昏迷的時候,輕薄于我,這該如何處置?”

      這話一出,眾人嘩然。

      這……這是啥意思?

      但是毫無例外,所有人望向井中月背后云中鶴的目光充滿了無限的憤怒。

      你好大的膽子,竟敢非禮輕薄我們的女神?真是自尋死路啊?

      云中鶴就是南周帝國的虛月夜小姐這件事情,除了當事人之外,幾乎完全無人知曉。

      但是云傲天救過寧清的性命,并且為她救出了叛徒寧鵲這件事情,大家都是知道的。

      沒有想到啊,你這個老乞丐竟然趁機揩油,真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啊。

      寧清道:“在我宣讀這份報告之前,請井中月城主把云傲天交出來,交給諸侯聯盟大會處置,處置他的非禮輕薄之罪。”

      頓時間,云中鶴也有些懵逼了。

      寧清你是瘋了嗎?

      當眾承認自己被輕薄了?你女神的名聲還要不要了?

      失戀的女人就這么可怕嗎?

      而秋水城少主丘一洺,還有洗玉城主簿言若山不由得大喜。

      很顯然,這是寧清對裂風城發作的前奏了。

      而洗玉城少主莫秋則是微微皺了皺眉,聰明絕頂的他嗅到了不一樣的氣息。

      “井中月城主,交出輕薄我的人犯吧。”寧清再一次寒聲道。

      頓時所有人的目光望向了井中月。

      眼前仿佛有這么一副態勢。

      井中月若是交出乞丐云傲天,那么就能收獲寧清大人的友誼,或許在接下來的報告中,能夠得到一個比較有利的結果。

      反之,如果井中月不交出云傲天,那裂風城就要遇到天大的麻煩了。

      這個生意誰都會做。

      云傲天只是一個乞丐混混,一文不值。

      而這份報告重中之重,甚至決定了裂風城的命運。

      為了寧清大人的好感,為了這份報告,別說區區一個云傲天了,就算十個,一百個也犧牲了。

      而此時德高望重的祝天放院長仿佛魂飛天外,沒有發表任何意見。

      秋水城少主丘一洺道:“井主君,這就是你們的不對了。我聽說這云傲天只是一個骯臟下賤的乞丐混混,怎么可以讓他去為寧清大人治病呢?他的臟手觸碰寧清大人的半根手指頭,也算是莫大之褻瀆了。”

      “是啊,是啊,井主君今天竟然把這云傲天也帶來了,莫非也早就知道他犯下的罪過了嗎?所以早做打算,就是為了準備將他交出來給諸侯聯盟大會治罪的?”

      “井侯,這等下賤人物留在裂風谷也是莫大的恥辱,不如在此殺了,清理門戶。”

      在場眾人紛紛出聲附和。

      寧清嘲諷的目光落在井中月臉上道:“井侯,大家都還等著宣讀報告呢,你抓緊時間吧,莫要讓這等小事,云傲天這等小人物耽擱了大事。”

      然后場面頓時安靜了下來,全場所有人都盯著井中月,等待著她開口犧牲云傲天這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

      井中月盯著寧清,直截了當道:“沒有可能。”

      “什么?”寧清道。

      井中月道:“想要我犧牲云傲天,絕不可能。”

      這話一出,所有人嘩然震驚。

      這……這云傲天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而已,乞丐混混而已,也值得井中月花那么大代價保他?

      寧清道:“為何?他對你有那么重要嗎?”

      井中月道:“云傲天,他是我的人!”

      寧清道:“你愿意為他承受得罪我的代價?”

      井中月道:“隨你。”

      寧清道:“這件事情不解決的話,今日這報告就無法宣讀了呢?”

      井中月道:“你隨便。”

      這個隨便,真是說得霸氣沖天啊。

      寧清道:“那如果我今日一定要將云傲天拿下呢?”

      這話一出,寧清身后的一些年輕武士頓時拔劍一半,只要寧清一聲令下就直接抓人。

      “你們可以試試看。”井中月道:“哪一位有信心從我手中帶走云傲天,就來試試看吧。”

      說罷,她的玉手在面前的小幾輕輕一拍。

      瞬間,堅固的木幾直接碎裂。

      真的好暴力兇狠啊。

      這么艷麗柔美,精致矯情的外表之下,竟然蘊藏著這么強的力量。

      在場所有人男人頓時一陣肝顫,目眩神迷。

      這樣的女人,真是讓人沉淪啊。

      瞬間,場面陷入了僵持。

      “佩服,佩服,果然是主仆情深。”寧清冷笑道。

      此時,閉目養神良久的祝天放院長睜開眼睛道:“清兒,這件事情一會兒再處理,先宣讀調查報告吧。”

      “對,對,對,先宣讀報告。”眾人紛紛應和。

      整個大廳內充滿了幸災樂禍,瞧著架勢裂風谷今日算是完蛋了,寧清大人的報告里面肯定將所有罪責都推到裂風谷頭上了。

      就剛才這會兒功夫,井中月將寧清大人得罪得太狠了。

      不過有點奇怪啊,之前不是說云傲天對寧清大人有救命之恩嗎?怎么轉眼之間變成了仇敵了呢?

      而且這井中月也未免太傻了,為了區區一個乞丐混混,而對抗整個諸侯聯盟調查團。

      寧清再一次打開報告道:“整整一個月時間,我們調查團出動幾百人,詢問了數千人,并且考察了十九處戰場。最終得出結論……”

      全場所有人屏住呼吸,等待著對裂風谷的最后審判。

      “這場戰爭的始作俑者是秋水城,丘氏家族煽動慫恿裂風谷的野豬領主謀反,嚴重干涉裂風谷內政,裂風谷的井氏家族完全是防守自衛,秋水城丘氏家族需要為這場戰爭負有全部責任。”

      這話一出,所有人完全都驚呆了。

      仿佛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寧清大人,你,你這是念錯稿子了嗎?

      還是你已經精神錯亂了啊?

      剛才明明是一副為難裂風城的架勢,現在在報告中,竟然完全偏袒裂風城。

      你要是責任三七開也好,五五開也好,竟然是讓秋水城負全部責任。

      你絕對是瘋了。

      這完全是拿自己的名聲和前途開玩笑啊?

      作為鎮場大佬的祝天放,此時目中也閃過驚詫眼神。

      而秋水城少主丘一洺和洗玉城主簿言若山更是猛地站起。

      言若山目光充滿了怨毒和殺意。寧清,你這是在找死嗎?

      你可有致命把柄在我們手中,你就不怕身敗名裂嗎?你就不怕死無葬身之地嗎?

      你這個寡婦自尋死路,那我就成全你!

      而此時的寧清,面孔出現了一陣不正常的酡紅。

      通紅的美眸充滿了倔強和強硬,死死盯著洗玉城主簿言若山。

      袖子里面玉手直接抽出了鋒利的匕首。

      只要言若山揭露她所謂殺夫的真相,她就立刻自裁死在所有人面前。

      云傲天,你這個混蛋!你這個騙財騙色的無恥惡棍。

      我就讓你看看,我寧清是什么樣的女人。

      我就是要讓你后悔莫及,痛悔終身。

      ………………

      注:票一少,我這玻璃心真受不住了,陷入自我懷疑。諸位恩公出手吧,拜托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