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六十三章:風云會!為我傲天爭風吃醋?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六十三章:風云會!為我傲天爭風吃醋?字體大小: A+
     

      “云中鶴,你猜明日寧清的報告具體會如何?”井中月問道。

      云中鶴道:“主君先猜猜。”

      井中月想了一會兒道:“你拋棄了寧清,所以她恨你。秋水城和洗玉城陷害她,她也痛恨洗玉城。所以她會把戰爭的罪名定在秋水城的頭上,但是卻給我定一個更大的罪名,比如屠殺秋水城無辜平民,然后提議諸侯聯盟大會同時制裁秋水城和裂風城。”

      云中鶴想了好一會兒,搖頭道:“我覺得不是。”

      井中月道:“說說看。”

      云中鶴道:“我覺得她會孤注一擲,把所有責任全部推到秋水城頭上,請諸侯聯盟大會制裁秋水城。”

      “為何?”井中月道:“這不合理。”

      云中鶴道:“你知道一個驕傲美麗的女人被拋棄,會是什么反應嗎?”

      “報復。”井中月道。

      云中鶴道:“對,報復!但比報復更加強烈的念頭,就是讓對方后悔。”

      “怎么說?”井中月問道。

      云中鶴道:“打一個比方,我的初戀情人嫌棄我沒用,所以拋棄了我,嫁給了別人。我最想要做的就是把自己變得更加優秀,有朝一日出現在她的面前,比她的丈夫更加優秀百倍。而恰巧她陷入于泥潭之中,我輕輕一抬手,就拯救她的命運,這個時候才是最爽的。報復只是一種非常低級的情感,一般驕傲的人都不屑為之。”

      “繼續說。”井中月道。

      云中鶴道:“她讓我在她和你之間做選擇,我表現得非常露骨,寧愿來給你做鷹犬,也不愿意和她雙宿雙飛。這讓她非常憤怒,不忿,恥辱,所以她會千方百計在我面前表現出她比你更加優秀,讓我有朝一日后悔莫及,感覺自己瞎了眼睛,才會選擇你而拋棄她。”

      井中月道:“我好像有些明白了。”

      云中鶴道:“那么她如何表現得比你更加優秀呢?非常簡單,挽救你于水火之中,這樣才顯得高姿態,才顯得驕傲而又高高在上。就如同我初戀情人的丈夫遇到了天大的麻煩,我輕輕一抬手,就挽救了他的命運。這樣初戀情人就能夠繼續崇拜我,并且對當初的選擇追悔莫及。”

      井中月嘆為觀止,眼前這云中鶴不愧是騙財騙色的祖宗。

      井中月道:“那你會這么做嗎?如果你的初戀拋棄了你,嫁給了其他男人。等你強大之后,而她和他的丈夫遇到的麻煩,你會如同天神下凡一般拯救她丈夫的命運,讓她重新仰慕你嗎?”

      “會啊。”云中鶴道:“我會挽救他丈夫的命運,讓她崇拜我,重新投入我的懷抱。但是給她丈夫戴了綠帽之后,我會將他丈夫重新打入地獄,讓她繼續在地獄里面沉淪,日日啼哭。我保證不會再看她一眼,卻又讓她痛苦地活著。”

      井中月望著云中鶴良久道:“雖然我對男女之情很遲鈍,但我總感覺你在暗示我什么。”

      你猜得沒錯。

      井中月道:“我覺得洗玉城不會這么善罷甘休,他們會去威脅寧清。”

      云中鶴道:“一定會,但對此時的寧清無效,只會適得其反。”

      井中月道:“如果洗玉城的莫氏家族掌握了寧清致命的把柄呢?”

      “致命的把柄?”云中鶴閉上眼睛沉默良久,然后睜開雙眼道:“那樣也無事。”

      ………………

      距離天亮只有兩個時辰了。

      一個黑影飛奔進入了城堡之內。

      “我要見寧清大人。”來人掀開了斗篷,露出了面孔。

      這是一個中年男子,此人是洗玉城主簿言若山。

      “抱歉,寧清大人已經睡了。”一名女武士阻止了言若山。

      言若山寒聲道:“請你去稟報,我一定要見到她,若她不同意,終身都會后悔的。”

      女武士道:“抱歉寧清大人說過了,就算是天塌下來,也絕不會見任何人。”

      言若山道:“是關于她第一任丈夫之死。”

      女武士聽到這件事,不敢再拖延,立刻進去稟報。

      片刻后,言若山在書房內見到了寡婦寧清,然后目光微微一抖。

      這寡婦寧清很怪異,前所未有的嫵媚艷麗,但是雙眸通紅,顯然哭了很久。

      最壞的局面發生了。

      這個號稱圣女的寡婦果然被別的男人拿下了,看她面如桃花的,顯然是有過那事了。但是看她目光悲憤,雙眸通紅,應該是被拋棄了?

      這是裂風城的那個云傲天做的?

      這本事也太強了。

      “寧清大人,明日的報告你擬定好了嗎?”洗玉城主簿言若山問道。

      “好了。”寧清冷淡道。

      言若山道:“我能知道,這里面是什么內容嗎?”

      寧清道:“無可奉告。”

      言若山道:“好,我不管里面是什么內容。秋水城陷害你,但你要徹底忘記掉這件事情。但是在這份報告中,裂風城的井氏家族一定要寫得罪大惡極,尤其是屠殺秋水城平民一事,要大書特書,總之一定要制裁裂風谷。”

      寧清寒聲道:“我該怎么做事,還輪不到你來教我。”

      言若山目光變得冰冷起來,緩緩道:“寧清小姐,你的第一任丈夫云萬里真的是忽然暴斃嗎?難道不是你謀殺的嗎?”

      瞬間,寧清絕美的面孔猛地一變。

      說罷言若山遞上來一張紙,道:“寧清大人,請好好看清楚,這上面記錄的事情是不是有一些眼熟嗎?那一滴迷離醉你還記得嗎?香氣繚繞啊!如果我們公開了這件秘事,你寧清圣女有殺夫之罪,是不是會身敗名裂啊?甚至是死無葬身之地啊!”

      頓時,寧清的臉蛋徹底失去了血色,迷人的瑰紅也消失了,徹底的慘白。

      “有這把柄,你們為何不早拿出來?”寧清顫抖問道。

      “因為我們也不想撕破臉皮啊。”言若山道:“但誰又想得到,局面竟然發生了變化呢?”

      然后,這位洗玉城的主簿言若山起身道:“明日該怎么做,相信不用我教你了吧?若不想身敗名裂的話,就在報告里面把裂風城寫死吧。”

      然后,言若山起身離去。

      留下寧清一人顫抖著將手中的紙撕得粉碎。

      ……………

      次日!

      云中鶴再一次變成了云傲天,那個中年猥瑣乞丐的模樣,跟著井中月再一次前往山谷城堡。

      井中月算是姍姍來遲了,等她帶著云傲天到場的時候,大廳里面已經坐了幾十人。

      她進來的一瞬間,整個大廳猛地安靜。

      所有人的目光整齊朝她望來,有癡迷,有迷離,還有仇恨中帶著愛慕。

      真正的艷壓全場。

      井中月就屬于那種女人,你猛地第一眼看,發現美麗到了極點。

      然而越看,竟然越美麗,她的美麗仿佛取之不盡,用之不竭一般。

      而且她精致絕倫的面孔,窈窕的嬌軀下,竟然藏著強大的武道力量,還有兇狠的殺戮之心。

      正式這種反差,讓她充滿了無以倫比的魅力。

      秋水城少主對她恨之入骨,卻又無比迷戀。

      井中月穿著華麗的錦服,將一張面孔襯托得更加艷絕人寰。

      明明是中性男裝打扮,卻顯得更加嫵媚女人。

      全場幾十個男人,大部分都是她的敵人,與此同時大部分男人又都在迷戀她。

      真是太復雜了。

      井中月來到左邊上首的那個老者面前,躬身行禮道:“拜見祝老師。”

      “月兒來了啊。”那個老者微微抬手。

      這個老者名叫祝天放,是大西書院的院長,而幾乎整個無主之地的諸侯子女都在里面讀過書。

      而他還有另外一個身份,那就是諸侯聯盟大會的軍師,是寧清的上司。

      他在無主之地的地位,算得上是真正的德高望重,大佬級人物。

      井中月也不多禮,直接回到自己的位置,跪坐下來。

      頓時在場許多男人呼吸一急促,因為她這跪坐下去的曲線,實在是太迷人了。

      而云傲天作為隨從是沒有座位的,直接站在她的身后。

      此時,周圍所有人都才注意到她身后的云傲天。

      有些人還不知道他的身份,不由得錯愕,井中月帶這么一個中年猥瑣乞丐來做什么?

      幾乎所有人都來齊了,包括秋水城的少主,丘一洺,他坐在井中月的對面,大廳左邊的第二位。

      還差一個人沒有到,此人位置在祝天放院長的對面。

      他是誰?應該是洗玉城的人?

      但他又有什么資格坐在井中月的上方?

      “抱歉諸位,來遲了,來遲了。”片刻后,大廳外面傳來了一陣爽朗的笑聲。

      未見其人,先聞其聲。

      然后一個青年公子走進大廳之內。

      “莫秋,拜見老師。”那個年輕公子進來之后,先朝祝天放院長躬身行了一禮。

      接著,他又向井中月行了一禮。

      “拜見井侯。”

      他沒有稱之為井城主,而是稱之為井侯。

      此人便是洗玉城的少主莫秋?

      長得并不算非常俊美,而且著裝并不華麗,顯得非常灑脫,充滿了另類的魅力。

      或者說,此人非常非常有魅力。

      狂放而又不失優雅。

      他身后還跟著一個中年男子,便是洗玉城主簿言若山。

      莫秋看到自己的位置,頓時驚愕道:“我何德何能,能夠坐在這個位置上?”

      大西書院的院長祝天放道:“我們今日是見證者,又是調節者,坐在這個位置上無妨。”

      “不成,不成!”莫秋道:“學生豈敢坐在老師對面,豈敢坐在井侯上首?”

      然后他移動自己的坐墊,來到大廳的最末尾坐了下來,并且笑道:“還是這里舒服,這里舒服。”

      這是高手。

      而且此人在很長時間內都是裂風谷的死敵了,勾引寧清身邊眾人叛變的始作俑者,會不會就是此人?

      “大家伙都來齊了吧?”祝天放院長道。

      “院長,總共二十七人都來齊了。”一名書辦稟報道。

      祝天放道:“那行,那就開始吧。”

      “砰,砰,砰……”頓時整個大廳的房門徹底關閉。

      看來今天沒有一個結果是不會開門了。

      “去叫寧清特使出來吧。”祝天放道:“把調查團的其他官員也一起叫來。”

      “是!”

      這名女書辦小步快跑,去喊寧清還有十九名調查團官員。

      片刻后。

      一名書辦道:“調查團特使寧清到。”

      所有人的目光朝著后堂入口望去。

      寡婦寧清來了。

      所有人再一次眼睛一亮。

      之前的寧清,沒有那么美麗啊?

      此時的寧清真是顯得艷光四射。

      之前的寧清,永遠是一身雪白,而今日的寧清,竟然穿著一身紫色。

      而且還化妝了,全身上下,都極其精致,十幾年沒有戴過任何珠寶首飾的她,此時也戴了耳墜,戴了步搖。

      看慣了一身素白的寡婦寧清,此時再見到她這般艷麗的打扮,真是奪人心魄。

      而且她的雙眸還帶著一絲略帶瘋狂的決絕。

      不過這是為何啊?她仿佛要與人爭奇斗艷一般。

      因為她的艷麗,使得她身后十八名調查團官員完全暗淡無光。

      她這是要和井中月一決高下嗎?又或者是爭風吃醋?

      ………………

      注:票讓我歡喜讓我憂,恩公們操縱著我喜怒哀樂,虔誠求票!恩公萬歲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