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六十一章:被征服的寧清大人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六十一章:被征服的寧清大人字體大小: A+
     

      李氏這話一出,在場幾人面色猛地一變。

      蠢貨啊!

      你現在應該抵死不認的,這樣就算你死了,但是你的兒子,你的家人還能活下去。

      而你一旦招供了,不但你要死,全家人都要跟著一起死了。

      但是這李氏就只是一個普通女子而已,在如此恐懼之下,哪有不招供了。

      別說是李氏了,就算換成諸位看書的恩公,雖然英俊可愛,但遇到這種酷刑在前只怕也是要慫的。

      她這一招供。

      調查團的年輕官員,還有被裂風城收買的官員紛紛鼓噪,一副義憤填膺。

      “果然如此,果然如此!”

      “好卑鄙的洗玉城啊,好卑鄙的莫氏家族啊,好卑鄙的秋水城啊。”

      “現在一切真相大白了。”

      “我們連夜上書諸侯聯盟大會,一定要揭露秋水城和洗玉城的無恥陰謀。”

      見好就收,適可而止。

      現在云中鶴扮演的是南周帝國的絕色貴族美少女,她的目標就是為了報復,她對無主之地的諸侯之爭不會有任何興趣的。

      “好了,現在真相大白了,你們無主之地這些諸侯們的齷齪我不敢興趣。”云中鶴寒聲道:“我虛月夜只在乎一件事情,剛才陷害寧清姐姐的人必須要死,剛才得罪我的人,也必須要死。”

      靠,他不要臉地給自己取了虛月夜這個名字。接著他二話不說抽出一支匕首,對著乳母李氏心臟位置猛地刺入。

      這個中年女子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直接一命嗚呼。

      然后,他拿著匕首來到那個黑衣女武士李敏的面前。

      就是這個女人打暈云中鶴,并且將他塞入了寧清的被窩之內。

      當然云中鶴殺她不是為了報仇,而是避免夜長夢多,殺人滅口。

      現在她們都懵逼了,一下子反應不過來。

      但等到她們清醒之后,稟報給主人,那些老謀深算的人還是會得出一個結論。

      這個所謂南周帝國貴族千金就是云傲天假扮的。

      那個這個結果再不可思議,再荒謬,只要沒有別的解釋,那這就是真相。

      但云中鶴還沒有來得及動手,便有幾名武士擋在她的面前,阻止他殺黑衣女武士。

      “這位小姐,她不是寧清大人的奴仆,而是諸侯聯盟大會的護衛,就算要殺,也要稟報諸侯聯盟,不可以私自殺之的。”一名官員寒聲道。

      “夜夜殺不得,那我殺得嗎?”后面忽然傳來了寡婦寧清的聲音。

      寡婦姐姐,你終于不裝昏睡了嗎?

      很顯然寧清也知道,不能留這個黑衣女武士活口。

      她直接從床上起來,拔出一支利劍,直接來到黑衣女武士面前。

      “寧清大人,這不符合規矩。”一名官員阻攔道。

      寧清寒聲道:“規矩?那你們陷害我的時候,就有規矩了嗎?回去之后,我便辭去諸侯聯盟大會的所有職務,什么規矩不規矩的,我不在乎了。”

      然后,她手握利劍對準那個黑衣女武士的心臟部位,緩緩刺了進去。

      云中鶴剛才殺李氏的時候,動作非常犀利,非常快。

      而現在寧清殺人,動作堅定而又緩慢。

      那個黑衣女武士顯得極其痛苦,鮮血不斷從口中涌出,卻發不出半個字,渾身顫抖著倒下。

      “現在所有人都滾出去。”寧清道:“明日一切照舊,正式公布秋水城和裂風城的戰爭報告。”

      …………

      一刻鐘后!

      寧清房間里面所有人都退得干干凈凈。

      “好手段啊,虛月夜小姐。”寧清寒聲道:“這一切都是你的詭計啊,僅僅一人便扭轉乾坤,將所有人玩弄于鼓掌之中,包括我在內。”

      寧清非常生氣。

      云中鶴的這個舉動,不但羞辱了其他人,更加包括寧清在內。

      云中鶴道:“周圍完全無人,您可以自由說話了。”

      寧清上上下下看了云中鶴好一會兒,極度憤怒中完全不掩飾內心的驚駭。

      她對云中鶴的身份,也僅僅只是猜測而已。

      因為她也完全看不出破綻,眼前這人就是一個女子。

      “你究竟是不是云傲天?”寧清問道。

      “是!”云中鶴道。

      寧清道:“給你半個時辰,恢復真面目給我看,這里面還有一個小房間。”

      …………

      半個時辰后。

      恢復了真面目的云中鶴出現在寧清的面前,他沒有帶男裝,但寧清偏好中性打扮,有幾件男子袍服。

      然后……寧清再一次看呆了。

      她真的沒有想到,這云傲天會俊美到這個地步?

      難怪他扮成女人會如此美麗。

      這張面孔,實在是妖孽啊。

      有些男人俊美到一定級別的時候,就會雌雄莫辨。

      說的就是云中鶴這種人。

      這簡直是藍顏禍水啊。

      甚至寧清的心臟狠狠跳動了幾下,呼吸都微微有點急促。

      如果純粹是一個頂級美男子出現在她面前,還不會與這么大的觸動。

      但這個人之前的形象是一個又老又丑的乞丐啊。

      不僅如此,就在不久之前,他還和寧清在一個被窩。

      寧清是被迫成為天煞孤星的,她又不是天生冷淡。所以面對云中鶴這樣的妖孽美男子,實在是內心狂跳。

      “虧得井中月舍得派你出來執行這么骯臟下賤的任務。”寧清冷道。

      云中鶴道:“術業有專攻,我本就是骯臟下賤之人。”

      寡婦寧清款款坐下,道:“云傲天,你現在很得意吧,僅僅一個人就扭轉乾坤了。你覺得已經大功告成了是嗎?”

      她目光寒冷,聲音憤怒。

      “但是云傲天,你覺得我真的會修改這份報告嗎?”寧清冷道:“那我告訴你,就算你再奸詐,就算你手段再高超也沒有用,我依舊一字不改。在我的報告中,戰爭的責任依舊在裂風城頭上,我依舊會建議諸侯聯盟大會制裁封鎖裂風谷,你的任務依舊失敗了。”

      云中鶴沒有說話,而是來到寧清的身后,輕輕揉捏她的肩部和頸部,為她按摩。

      “別碰我,把你臟手移開。”寧清厲聲道。

      云中鶴沒有理會她,而是繼續按摩她的太陽穴。頓時寡婦寧清的呼吸更加急促了,脖子都完全通紅。

      “為什么?為什么”寧清忽然怒道:“為何我身邊的人都要背叛我,為何所有人都要算計我?包括你這個骯臟的東西。”

      云中鶴道:“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有利益,當然就有背叛。有些時候,所謂忠誠是因為背叛的籌碼不足。”

      寧清道:“難道就沒有真正的高尚和忠誠嗎?”

      云中鶴道:“有啊,真正的高尚者,身邊會簇擁一批真正的忠誠者,他們有共同的信仰和追求,不會被利益所動。但……你不是真正的高尚者,你只是被迫高尚。”

      這句話,直接說到了寧清的心中去了。

      是啊,她不是真正的高尚。

      寧清很聰明,是一個傳奇才女,她很愛虛名的。

      否則,她也不會冒險去南周帝國參加科舉。

      兩次丈夫橫死,使得她背負了天煞孤星的名聲,成為了一個災星。

      她能怎么辦?

      當然需要用高尚的名聲來洗刷。

      所以她才去救助無家可歸者,才去辦學堂。

      她不是真正的高尚者。

      所以她才會近乎變態地在乎自己的名聲。

      不是真正的高尚者,就吸引不來純粹的忠誠者,當然就會被利益吸引走。

      “那我這一生做的一切難道就沒有價值嗎?我就是一個虛偽的女人嗎?”寧清問道。

      “不,你依舊很偉大,瑕疵的偉大才是真偉大。完美的偉大,讓人畏懼。”云中鶴道:“當我們看到一個完美的偉大之人,應該充滿恐懼,因為這個人很可能要毀滅世界了。”

      接著,云中鶴又道:“所謂偉大,所謂高尚,終究是論跡不論新心。”

      寧清道:“傲天,那你會背叛井中月嗎?有多大的利益,能夠讓你背叛井中月?”

      云中鶴道:“多大的利益都不可能。”

      寧清道:“你就那么高尚,那么忠誠嗎?”

      云中鶴道:“不,因為我是一個瘋子。我不在乎任何利益,我隨心所欲。”

      寧清沉默了片刻緩緩道:“云傲天,我還是決定不修改這份報告,我還是要讓裂風城面臨滅頂之災,我還是要讓你完不成任務,讓你回去之后,被井中月處死。”

      云中鶴沉默。

      寧清道:“沒錯,我極度痛恨秋水城,極度痛恨洗玉城的莫氏家族。因為他們要毀掉我的名聲,而我除了名聲已經一無所有。我對他們恨之入骨,但是我對你更加恨之入骨,因為你對我的傷害更大。”

      “你走吧,你失敗了。”寧清揮手道:“別逼著我派人將你扔出去。”

      這個女人還真是翻臉如翻書啊,又傲嬌又偏激。

      云中鶴沒有說話。

      寧清道:“你不威脅我嗎?只要你用男兒之身離開這里,我的名聲就毀了,我們就同歸于盡了,你這一招應該很有效的,你應該這樣逼我的。”

      云中鶴道:“那樣你會死的。”

      然后云中鶴重新坐在鏡子面前,把自己打扮成為絕色美人。

      打扮完了之后。

      他再一次用二十七號鬼娘上身的女子聲音道:“寧清姐姐,我走了,再見呀!”

      沒有任何哀求。

      沒有任何勸說。

      更沒有輕薄,擁抱,強行親吻之類。

      哪怕他走出這扇門,就意味著任務徹底失敗了。意味著裂風城會再一次被制裁,意味著他在井中月面前第一次重大任務就面臨失敗。

      寧清的嬌軀開始微微顫抖,望著云中鶴的背影。

      走到一半,云中鶴腳步停了下來。

      寧清冷笑。

      你云傲天休想在我面前演戲,休要演什么欲擒故縱,還是要返回來求我嗎?

      云中鶴攤開筆墨紙硯,緩緩道:“上次你不是說,讓我用瑟寫一首詩嗎?當時心中已有了千古絕唱,但因為負氣,所以不愿意寫出來。現在我走了,以后再也不會見面了,這首詩送給你。”

      然后,眼中和揮毫潑墨,寫下了一首千年不遇級別的經典名詩。

      真正的空前絕后。

      《錦瑟》

      錦瑟無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華年。

      莊生曉夢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鵑。

      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

      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這個世界的典籍和中國歷史戰國之前相同,所以莊子和古蜀望帝杜宇的典故可通用)

      寫完了這首詩,云中鶴頭也不回地走了。

      寧清走過來,看了這首詩一眼。

      瞬間……

      她的整個嬌軀仿佛被雷擊中了一般,完全不能動彈。

      任何言語都無法形容全身的酥麻和顫栗。

      這首千年不遇的核彈級名詩,直接把她轟得魂飛魄散。

      她猛地狂奔幾步,從背后摟住云中鶴的腰,將臉貼在他的后背柔聲顫抖道:“別走,別走,陪著我。”

      ………………

      注:昨天推薦票依舊沒有破紀錄,好難呀!我繼續努力,打動諸位恩公,謝謝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