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五十七章:云傲天,你太變態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五十七章:云傲天,你太變態字體大小: A+
     

      井中月不由得眉頭皺起,對云中鶴的話真心有些不信。

      云中鶴道:“而且不瞞您說,我可能還是被迫的一方。”

      井中月更加詫異,寧清強迫你去她的被窩?

      云中鶴道:“主君,您覺得寧清是一個圣人嗎?”

      “不是。”

      云中鶴道:“勾引寧鵲背叛寧清的那個男人,很大可能是洗玉城莫氏家族的,他們這樣做是不是徹底得罪了寧清?”

      “是。”

      云中鶴道:“寧清堅持自己的立場,依舊在報告中徹底打擊我們裂風谷。但是在洗玉城和秋水城眼中,他們會覺得這個報告是怎么樣的?”

      井中月道:“剛好相反。”

      云中鶴道:“對,正好相反。他們會覺得這份報告肯定不利于秋水城,肯定偏袒我們裂風城。因為他們得罪了寧清,因為我們裂風城的人拯救了寧清的性命,而且還幫助她救出了叛徒。”

      這一點是絕對的。

      上位者都是多疑的,尤其是當他們得罪了某個人之后,內心就會把這個人想得極壞,肯定會覺得這個人一定會報復我。

      所以不管是秋水城,還是洗玉城,肯定覺得這份報告肯定不利于他們。

      這樣一來的話,就無法根據這份報告去制裁裂風谷了。

      寧清很牛逼,遇到這樣的事情,依舊堅持立場,堅持在報告中抨擊裂風谷,并且號召諸侯聯盟大會對裂風谷進行制裁。

      但秋水城和洗玉城不知道啊,他們沒有看過這份報告啊。

      云中鶴道:“主君,那您覺得洗玉城和秋水城會怎么做?他們愿意坐以待斃嗎?”

      井中月道:“不,他們會反擊,會毀掉這一切。”

      “對,這樣一來,我們的機會就來了。”云中鶴道:“寧清寡婦寧愿死,也不改變立場,不愿意修改報告,不是為了公平公正,而是為了自己的名聲,名聲才是她的逆鱗。如果有人要毀掉她的名聲,那才是她真正的生死仇敵。”

      井中月道:“我懂你的計劃了。”

      接下來,云中鶴將自己的計策娓娓道來。

      井中月頓時都驚呆了。

      因為太離奇,太……變態了。

      “你,你真的能夠做到?”井中月不敢置信道。

      云中鶴道:“當然,我是無所不能的。”

      井中月道:“那你實在是太變態了。”

      “總之,只要讓我再一次進入城堡之內,再一次見到寧清,我們的計劃就能大功告成。”云中鶴笑道。

      井中月道:“我們該如何配合你的計劃?”

      云中鶴道:“第一,你要歡喜開心,要胸有成竹筍的樣子。你要讓所有人覺得寧清的報告完全是偏袒于我們的。”

      “好,沒有問題。”井中月道,然后玉手一甩。

      云中鶴直接飛了出去,飛出去了幾尺,然后摔落在地,腚幾乎都要摔裂了。

      “下次再亂用成語,我把你的牙齒活生生拔掉。”井中月用非常平淡地口氣威脅道。

      云中鶴從地上爬起來。

      月亮女神真是暴力,動不動就打人。

      云中鶴道:“第二,我要的這些藥物,還有一些精細的物資,你要為我準備好。”

      接著,他拿過了一張紙,從懷中抽出毛筆,寫了一張詳細的清單。

      井中月接過來一看,隨手拿過毛筆,把其中五種藥物和物件給劃掉了。

      因為這五件東西名稱的第一個字組合起來就是:我愛井中月。

      這個女人真的很犀利啊,一眼就看出來云中鶴居心叵測。

      “你等著,這些東西我一天之內給你弄到。”井中月道:“然后,他直接走了出去。”

      …………

      接下來第一天,云中鶴在分析幾種藥物,不是制作,而是分析,尤其是一種神經迷藥。

      就是寡婦寧清用來放到倒寧鵲的毒針,這藥劑實在是霸道,在很短時間內就可以將人麻痹。

      第二天,云中鶴用很短時間就配置好了給寧清補鐵,補鈣,補鋅的東西。

      這種乏味的內容,我從來都是一筆帶過的。

      …………

      因為兩天前的那一場變故,寧清所在的城堡之內暗潮洶涌。

      有一個流言出現在調查團內,說秋水城有人給寧清大人下毒,并且想要栽贓于裂風谷,但是卻被裂風谷的云傲天和識破了。

      而且云傲天還救了寧清大人的性命。

      寧清大人惱羞成怒,并為了感謝云傲天的救命之恩,所以打算修改調查報告,完全偏袒于裂風谷,把戰爭的責任全部推到秋水城和洗玉城頭上,并且建議諸侯聯盟大會制裁秋水城和洗玉城。

      為此,很多調查團的其他官員紛紛去詢問寧清。

      而寧清的反應極其傲慢,就是毫不理會。

      盡管她自己知道,這份報告完全沒有更改過,依舊是建議諸侯聯盟大會全面制裁裂風谷。

      但是,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釋。

      再有一天時間,最后期限就到了,寧清就會公開這份報告,并且上交給諸侯聯盟大會。

      到時候,所有的流言就會中止。

      她寧清的名譽不會受到任何損害。

      …………

      這一天傍晚。

      云中鶴按照約定再一次進入了城堡,再一次見到了寧清。

      當然這次他洗過澡了,不過頭發依舊雜亂,衣衫依舊襤褸,還是那幅又老又丑的樣子。

      再一次見到寧清的時候,云中鶴稍稍詫異了一下。

      因為……她仿佛沒有任何變化。

      依舊和兩天前他離開的時候一樣,穿著一模一樣的衣衫,一模一樣的發行,甚至坐姿都一樣,房間內擺放的東西也一模一樣。

      “你沒有換過衣衫?”云中鶴問道。

      寧清道:“我一天換兩次衣衫,一模一樣的一樣,我做了二十套。”

      太裝逼了,太在乎個人形象了。

      接下來,云中鶴繼續為寧清檢查身體。

      今天她氣色確實好了一些,體內的毒素應該不太多了。

      不過還是有一股血腥味,雖然已經很淡了。

      你這每個月的周期,也未免太長了吧?

      該不會一個月內,有半個月都在出血吧?那也太慘了。

      “我給你的方子,你吃了嗎?”云中鶴問道。

      “吃了,效果很好。”寧清道。

      云中鶴道:“睡眠呢?”

      寧清道:“睡眠還是很差,不過我已經習慣了。”

      云中鶴道:“我給你配了新藥,保證你服下之后,直接呼呼大睡。”

      “是嗎?那很好。”寧清道。

      云中鶴道:“這是我配的另外一副藥,補充你體內缺乏的營養,能夠制止掉頭發。”

      “好。”寧清道。

      云中鶴把一個瓶子放到寧清的面前道:“這就是專門為你配置的助眠藥,保證有奇效,你要不要試試看?”

      你這什么意思?是想要將寡婦寧清弄昏倒?

      “謝謝,我會試試看的。”寧清道。

      從頭到尾,寧清的態度都非常冷淡,拒人千里之外。

      云中鶴欲言又止道:“關于那個報告,有沒有可能……”

      還沒有等到云中鶴說完,寧清立刻道:“沒有可能。”

      然后她直接端起茶杯道:“那我就不留你了,請便。”

      這就要趕云中鶴走了,完全不給他任何指望,也不給任何操作空間。

      云中鶴道:“寧清大人,何至于如此冷面無情?”

      寧清道:“道不同,不相為謀,你走吧,以后也不要見面了。”

      云中鶴依舊不愿意起身,要死皮賴臉留在這里。

      寧清寒聲道:“你這樣只會讓我更加瞧不起你,你若再不走的話,就讓人趕你走了。”

      云中鶴舉起雙手,道:“好,我走,我走!”

      然后,云中鶴灰溜溜地再一次離去了,但是臨出門的時候,他往嘴里塞了一顆藥。

      不放心,又往鼻孔深處塞了一顆。

      …………

      然而再出城堡的時候,云中鶴顯得尤其鬼鬼祟祟,而且本能地抱住胸口,就仿佛里面藏著什么重要東西一般。

      這就更加符合那個流言了。

      兩天前,云中鶴救了寧清大人的性命,并且揭露了秋水城的陷害寧清大人的陰謀。

      所以寧清大人修改了報告,今天云中鶴前來,肯定是拿新的報告副本去給井中月看的,并且邀功。

      所以……

      云中鶴還沒有走出城堡大門的時候。

      “砰!”

      他的后腦被輕輕一拍,頓時眼前一黑,直接昏厥了過去。

      一個黑影,直接夾著云中鶴消失得無影無蹤。

      這個黑影身材矯健,但是卻有比較纖細,應該是一個女子。

      ………………

      一個秘密的房間內。

      那個黑影開始搜云中鶴的全身,結果毫無所獲。

      最后竟然在鞋底的夾縫里面,找到了一張紙。

      藏得這么隱秘,肯定極度重要。

      但是打開這張紙一看,完全是一片空白,里面什么內容都沒有。

      但這個黑衣人非常老練,把白紙在火焰上輕輕烘烤,字跡立刻顯現了出來。

      上面果然是寧清大人的字跡,簡直一模一樣。

      這是報告的副本。

      在這份報告里面,把大戰的責任全部推倒了秋水城頭上,直接說是秋水城入侵了裂風谷。

      而且還揭露了洗玉城莫氏家族在這場戰爭中扮演的陰謀角色。

      總之這份報告中,裂風谷完全是無辜的。

      并且強烈建議諸侯聯盟大會制裁秋水城和洗玉城。

      看完這份報告后,這個黑影發出一陣冷笑。

      ………………

      “大人,寧清那個賤人果然改了報告,完全偏袒于秋水城了,我們應該怎么辦?”

      男子道:“能讓她改回來嗎?”

      “不可能,她的性格非常強硬固執,寧愿死也不會改變自己的意志。”

      男子道:“那……就毀掉她,讓這份報告變得一文不值。并且讓裂風谷賠了夫人又折兵,徹底完蛋。”

      “是!”黑衣人道:“我應該怎么辦?”

      男子道:“容易,寧清不是最在意名聲嗎,不是貞潔圣女嗎?往他被窩里面塞一個男人,而且沒有穿衣衫的男人,裂風谷的男人。然后帶著調查團的其他成員去抓奸,人贓俱獲,她的名聲就毀了,她的報告也自然毀了,裂風谷如此卑劣行徑,更加罪大惡極。”

      黑衣人道:“這云傲天又老又丑。”

      男子道:“這樣反而顯得寧清更加變態不是嗎?就用他,扒了他的衣衫,塞入寧清的被窩之內,半個時辰后再去抓奸,這樣就算跳進天江也洗不清了。然后將他騸了變成太監,并且當眾打死。”

      “是。”黑衣人道:“我這就去辦。”

      ……………………

      注:昨晚一分鐘都沒睡著,今天有一整天重要活動,要命了。諸位恩公賞幾張推薦票吧,撫慰我的頭痛欲裂。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