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五十六章:狗男女!為了勝利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五十六章:狗男女!為了勝利字體大小: A+
     

      聽到了寧清的話之后,這下子輪到云中鶴呆了。

      這……這……這……

      女人啊,你的名字叫狂野嗎?

      你寧清這么文雅的才女,說這樣豪放的話,不合適吧?

      “不考慮一下嗎?”寧清道:“只要你有才華,就可以在我身邊呆下去,成為無主之地最清貴的人之一,人人都說這里是文化的沙漠,我們可以播下文明的種子,讓詩書禮儀在這里開花結果。”

      云中鶴道:“不了,我這個人還是比較喜歡聲色犬馬,榮華富貴。在你這里只能收獲名聲,而在井中月那邊,我能收獲權勢,說不定哪一天她瞎了眼睛,招我為婿的話,我就人才兩得了,成為了女諸侯背后的男人了,真正走上人生巔峰。”

      寧清失望道:“那好吧,道不同,不相為謀。”

      云中鶴道:“寧清大人,真的不考慮改變一下您的報告嗎?哪怕稍稍對我們裂風城有利一些,一旦諸侯聯盟大會對我們進行制裁的話,那便是滅頂之災了。”

      寧清道:“抱歉,寧死不改。”

      云中鶴道:“那我能問一下,你這么固執堅持,究竟是為了公平正義,還是為了您的名聲。”

      寧清道:“當然是為了我的名聲,我已經一無所有,名譽就是我的所有。”

      云中鶴道:“為了您的名聲,哪怕大戰爆發,哪怕整個裂風谷生靈涂炭對嗎?”

      “對。”寧清道:“原本我愿意保下你的,但是你拒絕了。”

      云中鶴聳了聳肩膀。

      寧清道:“道不同,不相為謀,那我就不留你了,你既然那么巴結井中月,那就去吧。我如果再留你,擔心你會有非分之想,覺得可以讓我改變立場,修改報告。”

      她這就下逐客令了。

      “當然了,我的病癥你也可以不用管的,因為你討好我也沒有用了。”寧清道。

      云中鶴道:“您這是在趕我走嗎?”

      “對。”寧清道。

      云中鶴道:“好,我走。但是我還會再來一次的,來給您送藥。因為您體內缺乏很多東西,導致您貧血,掉頭發,這些藥除了我之外,沒有人能配。”

      寧清道:“你就算幫我治病,治好了,我也不會幫你,也不會改變立場修改報告。”

      “我懂!”云中鶴道:“你的名譽,高于生命。兩天之后,我再來一趟。”

      “不送!”寧清道。

      “告辭。”云中鶴道。

      然后,云中鶴就走了。

      真的沒有一個人來送,灰溜溜地離開了城堡。

      走出城堡之后,他依舊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

      這個任務就算是失敗了?

      他沒有搞定寧清這個寡婦,沒能讓她改變立場。

      但這個女人,真的充滿了非凡的魅力。

      她博愛,溫柔,卻又心狠手辣。

      她無比在乎自己的名譽,但是卻又半點都不虛偽。

      她驕傲,卻又卑微,關鍵是她并不隱藏這份卑微。

      明明是冰清玉潔的女人,但內心也不乏豪放。

      真是迷一樣的女人。

      關鍵是她美啊,身材好啊。

      身材太好了。

      楊柳一般的曲線,卻又如此成熟起伏。

      可惜啊,她個人意志太強烈了,想要改變她的立場,完全是難如登天。

      就算把她殺了,也沒有用。

      她成婚兩次,丈夫都死了,都說她是克星,是天煞孤星。

      她除了名聲,真的一無所有了。

      …………

      云中鶴返回野豬領,剛剛進入裂風谷的境內,立刻被兩名武士押走了。

      當然,沒有殺他,而是直接將他帶到了井中月富麗堂皇的帳篷之內。

      井中月又換了一身衣衫。

      而且換得非常隱秘,看上去和兩天前是同一件,其實完全不是。

      這一件雖然也是白色錦袍,也是黃金絲繡紋,但圖案稍稍有區別。

      這個女人的生活,還真是奢華啊,而且還故作矜持,簡直是暗騷。

      但這個女人,也真是美麗啊。

      見到云中鶴進來,井中月先捂住的鼻子,因為他身上確實要餿了。

      整整兩天沒有洗澡了,而且還被折騰得夠嗆,幾次汗如雨下,又幾次差點尿褲。

      寧清也是潔白如雪,但她距離云中鶴很近的時候,沒有半分嫌棄的表情,也沒有捂住鼻子,甚至沒有可以用熏香。

      因為她是真正地喜愛那些有才華的人,哪怕個人形象差一些。

      而井中月就不掩飾對邋遢的厭惡。

      有什么不對嗎?

      沒有!

      這兩種女人都充滿了魅力,無比誘人。

      “出去!”井中月揮了揮手。

      頓時,所有人都出去了。

      井中月本來在吃一塊美味的鹿排,但是見到云中鶴這么邋遢的樣子,頓時失了胃口。

      原本想要表現一下禮賢下士,不拘小節的樣子繼續吃。

      但……實在吃不下,于是索性棄了,也不裝腔作勢了。

      “云中鶴,之前一個多月沒有人能夠進入城堡,沒有人能夠見到寧清,你做到了。”井中月道:“單純這一點,你就比之前所有的人都要強。”

      “嗯。”云中鶴回答。

      井中月猶豫了片刻,道:“有一個問題,我想要問一下。”

      云中鶴道:“你美,你和寧清比起來,你更美。你和誰比,都是你美。”

      “謝謝!”井中月捂住鼻子道:“然后,能不能請你退后三步說話,味道有點重。”

      “好的。”云中鶴退后了三步。

      井中月道:“說說過程。”

      云中鶴娓娓道來,沒有放過任何細節,不過關于《太阿先生》那首詩,沒有說。

      因為他現在不能表現得有文化,他還要裝出一副文盲的樣子,不是低調,而是為了未來更好地裝逼,亮瞎井中月的大美眼睛。

      “你看到了那份報告?”井中月問道。

      云中鶴道:“看到了。”

      井中月道:“怎樣?”

      云中鶴道:“嘆為觀止,原來野豬領主不是被秋水城煽動造反,而是被您派去的密探逼反的。您的手段真是狠辣無比,我還知道您入侵秋水城之后,不僅大開殺戒,不下萬人,而且還毀掉了秋水城十幾萬畝的良田,完全是絕戶毒計。”

      井中月道:“那又如何?你要批判我嗎?”

      “不。”云中鶴道:“我要仰慕您,這樣才是一個合格的君主。”

      井中月道:“你繼續。”

      云中鶴道:“寧清的報告已經完成了,而且交給我看過。內容對裂風谷非常不利,把所有罪責都推到了我們頭上,而且證據確鑿。而且在報告中,您被闡述為女魔頭,并且她強烈建議諸侯聯盟大會對我們裂風谷進行最嚴厲的制裁。”

      井中月目光一縮道:“哪怕你救了她的性命,而且揪出了她身邊的一個叛徒,她也不改變機會。”

      “對。”云中鶴道:“這個寡婦寧愿死,也絕對不會改變立場,她一定要讓諸侯聯盟大會制裁我們,想要改變她的意志,難如登天。”

      井中月道:“歸根結底來說,你的任務還是失敗了?”

      云中鶴道:“對,失敗了。但是最后關頭,她愿意庇護我,收留我。但是為了您,我還是拒絕了,選擇回到您的身邊。”

      “我很感動。”井中月道:“但失敗就是失敗了,當然了,你成功地進入了城堡,并且接觸到了寧清,甚至還提前看到了整個報告,還是有一些功勞的。所以死罪可免,活罪難饒,你這個錦衣堂的的第三主簿,還是要罷免了。”

      靠,我就是喜歡你這翻臉無情的樣子。

      “好了,云中鶴你出去吧。”井中月道:“我要思考,接下來怎么辦。”

      這個時候,井中月反而顯得很冷靜,甚至目光還有一些決絕。

      云中鶴不由得又想到了在報告上看到的那些內容,此時這場危機對于裂風谷來說,固然是滅頂之災。

      但是在一年多前,井中月面臨的局面也差不多是危如累卵,甚至還要更加惡劣一些。

      老城主井厄毫無預兆地倒下了,無異于天塌下來了。井中月女子繼位,打破了傳統,下面所有的領主都蠢蠢欲動,意圖謀逆,外面的一眾諸侯又煽風點火。

      然而這等恐怖的局面下,都被井中月逆轉了。

      既然無法阻止戰爭的到來,那就提前讓戰爭到來,并且自己把握主動權,把大戰變成小戰,只不過更加激烈殘忍。

      狹路相逢勇者勝。

      井中月是一個絕對的狠人,一個合格的君主。

      面對困局的時候,不沮喪,不迷茫,然而如同眼睛發光的猛獸一般迎接挑戰。

      而且她沒有過多責怪云中鶴,甚至也沒有出言攻擊寧清,不是因為她大度,而是知道這完全無濟于事。

      云中鶴道:“寧清這份報告一旦交上去,是不是制裁一定會發生,是不是意味著滅頂之災,無解之局?”

      井中月道:“對。”

      然后,她猛地站起道:“準備一下,我們立刻返回裂風城,準備最壞的打算,準備最激烈的反抗。”

      “等等……”云中鶴道:“主君,我能扭轉局面,我能搞定這一切,我能夠讓寧清改變立場,換掉報告。”

      井中月道:“你不是說,寧清寧死也不會改變立場嗎?你不是說這比登天還要難嗎?”

      云中鶴道:“對,但是對于我來說,完全輕而易舉,兩天之內就搞定。”

      井中月道:“說說你的計劃。”

      云中鶴笑道:“非常簡單,我的計劃叫勾搭成奸狗男女。”

      井中月道:“誰和誰?”

      云中鶴道:“當然是我和寧清,兩天之內我就要和她睡在一個被窩里面,而且還是不穿衣衫的。”

      ………………

      注:出遠門開會,高鐵上碼字。偉大仁慈的恩公,賜我推薦票吧!讓我更加仰慕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