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五十四章:傲天!我該如何報答你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五十四章:傲天!我該如何報答你字體大小: A+
     

      整整一個多時辰后。

      云中鶴和寧鵲身上的藥勁才漸漸過去。

      這讓他嘆為觀止啊。

      這個世界竟然也有這么霸道的藥?

      完全不亞于他提煉出來的麻醉劑啊?這是哪個高手弄出來的啊?

      不過應該不是植物提煉,或許是動物毒素提煉出來的?

      此時,已經回到了室內。

      云中鶴和寧鵲都被捆綁在椅子上,此時全身依舊麻痹,藥勁還沒有徹底消失。

      寡婦寧清又回到了床榻上,她實在是太虛弱了。

      而對于寧鵲來說,真的仿佛做了一個可怕的噩夢。

      剛才寧清出現的那一瞬間,她整個腦袋都懵了,仿佛全身都失去了反應。

      如今,終于漸漸恢復了過來。

      “這,這是怎么回事?”寧鵲顫抖道。

      寡婦寧清道:“云傲天在治療我的時候,低聲告訴我,你已經背叛了我,給我下毒的那個人就是你。我……還不相信,于是他說會證明給我看。”

      說到這里,寧清停頓了一下。

      因為這件事情對她打擊實在太大了。

      寧鵲是她最信任的人啊,大約從十幾歲開始就已經跟隨她了,如今已經過去二十年了。

      兩個人雖然是主仆,但情同姐妹。

      寡婦寧清又道:“結果我看到了,這一幕真的太丑陋了。”

      寧鵲沙啞道:“中途他沒有和你商量過?你們如何規劃這個計策,讓我自投羅網的?”

      寧清道:“這還需要規劃嗎?再簡單不過了,我說給他一頓斷頭飯,并且讓你親手將他帶到柴房殺掉,并且毀尸滅跡,就是因為這柴房下面有一間密室。讓我有時間來到這個地下密室,能夠親耳聽到你背叛我的事實。”

      整個過程,云中鶴與寧清還真的沒有任何串通,甚至眼神交流都不大需要。

      聰明人之間打交道,就是這么心有靈犀且枯燥。

      寧鵲冷笑道:“我實在沒有想到,寧清小姐有一天也會用詭計陰人,所以才會墜入你們的陷阱。”

      寧清道:“之前不是不會,是不屑。”

      接著,寡婦寧清稍稍坐起來,問道:“背后指使你的人是誰?你說的那個愛人是誰?你為何要背叛我?”

      寧鵲緊緊閉上了嘴巴,半口不言。

      旁邊一個中年女子冷道:“阿鵲,你是昏頭了嗎?都到這個時候了,還要為人隱瞞?你幾歲了,三十幾歲了,你以為那個男人是真的愛你嗎?他只是利用你而已。”

      寧清緩緩走了下來,絕美的臉蛋顯得越發虛弱蒼白。

      她蹲到寧鵲面前,柔聲道:“阿鵲,你我情同姐妹,我可以原諒你一時糊涂。告訴我,背后指使你的那個男人是誰?”

      寧鵲垂下頭,久久不言,足足好一會兒,她抬起頭道:“小姐,你殺了我吧。”

      寧清道:“你的那個男人,是洗玉城莫氏的,還是澹臺家族的?”

      寧鵲依舊閉口不言。

      “好了,我……不問了。”寧清道:“我只有最后一個問題,為何要背叛我?我對你不好嗎?”

      寧鵲沉默良久。

      寧清道:“阿鵲,這是你最后說話的機會了。”

      寧鵲眼淚滑落,顫抖道:“小姐,你出身華貴,什么都享受過了。什么榮華富貴對于你來說都是過眼云煙,你已經繁華過了,自然可以平淡從容。你可以不要綾羅綢緞,不要金銀珠寶,甚至因為天煞孤星的名聲,可以不要男人。一心只想著到處化緣去拯救勞苦大眾,一心去建學堂。”

      寧清柔聲道:“我這樣做,錯了嗎?”

      寧鵲哭道:“你自己可以做圣女,但我不想做。為了你圣女的名聲,你可以不要一兩銀子,可以粗茶淡飯,明明有一個顯赫的家族,卻要可以劃清界限。明明有大把優秀的男人仰慕你,你卻可以拒之門外。但是……我不可以,我們都不可以。我們不想過這樣苦寒的日子,我想要繁華,我想要男人,我想要綾羅綢緞,我也想要金銀珠寶,因為我們什么都沒有經歷過。但是……我們統統都不可以要,因為我們有一個孤傲清白的主人,一個要做圣女的主人。”

      寧清聽到這話之后,絕美的面孔更加沒有血色。

      她伸手撫摸寧鵲還算漂亮的面孔。

      “對不起,對不起。”寧清柔聲道:“這一點上是我錯了,我沒有權力剝奪你們繁華生活的資格。”

      “胡說八道,一派胡言。”旁邊的中年女子道:“寧鵲你這個賤人是什么出身,無父無母的孤兒,若不是小姐相救,你早就餓死了,談什么榮華富貴?”

      寧清繼續道:“鵲兒,我之前問過你的啊。我說你不想跟我過這樣的孤寂日子,我可以給你一筆嫁妝,挑選一個好男人嫁了。”

      寧鵲道:“那不是顯得我忘恩負義嗎?而且當時太年輕天真,覺得所謂孤寂清苦的日子一點都不難,但只有過下來才知道,原來這么難。而且我的那個他,實在是太……讓我沉淪了。”

      “好了,不說了,不說了。”寧清緩緩站起來,卻一陣昏眩,旁邊中年女子趕緊扶住了她。

      寧清柔聲道:“鵲兒,讓你過這么清苦的生活是我的不對,所以你為了別的男人背叛我,我不怪你了。但是你給我下毒是不對的,我終究是你的主人,而且還救過你的性命。所以,你給我道個歉,我就放你自由。”

      “小姐。”旁邊中年女子出言喝止。

      寧清舉起手,道:“乳娘,我已經決定了。”

      原來這個中年女子是她的乳母。

      “鵲兒,你給我道個歉,然后你就走吧,去投靠你愛的那個男人吧,從今以后,你和我再也沒有任何瓜葛。”寧清繼續道。

      寧鵲望著寧清良久,然后搖搖頭道:“我不道歉,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這個女人瘋了嗎?

      你背叛女主人寧清,不但是為了所謂的愛情,更是為了榮華富貴,按說你不應該這么有骨氣的啊。

      向女主人道歉一次,就能夠活命,為何不做啊?

      這不是瘋子是什么?

      然而,云中鶴最了解女人了。

      有些人,在外面可以很慫。但是在家里,就是硬氣。

      有些孩子,在外面被欺負得如同狗一樣。但回到家里,讓他向父母服軟一次都不行,更別說道歉了。

      對親近的人強硬和殘忍,是部分人的特性。

      就如同有些人,寧愿離婚,也絕對不愿意向愛人妥協服軟,哪怕一次。

      “知道了。”寧清緩緩回到床榻上坐了下來,然后揮了揮手道:“帶出去吧,依舊去柴房那里。”

      “是!”那個中年女子直接一把將寧鵲扛起,朝著外面走去。

      ………………

      依舊是個柴房,巨大的灶依舊在熊熊燃燒。

      “阿鵲,你瘋了嗎?向小姐服軟道歉一次又有什么?”中年女子顫抖道:“活著不好嗎?”

      “一,我不愿意向她道歉。二,我任務沒有完成,也沒有臉見他,失去了寧清心腹的身份,我想我對愛人大概也失去價值了,我三十幾歲了,難道還能靠美貌拴住他嗎?”寧鵲冷笑道。

      唉!

      是該說這個女人天真嗎?可是她又看得很清楚。

      說這個女人理智嗎?她又做出這么荒誕之事。

      女人,永遠是一個謎團。

      “那個男人是誰,告訴我,告訴我。”中年女子道。

      寧鵲凄笑道:“干娘,您別問了,我不會說的。我只想問您一句,您這一生不虧嗎?您無微不至地照顧小姐,又得到了什么?她得到了傳奇的名聲,我們又得到了什么?”

      中年女子一愕,然后怒道:“我不是你們,我年紀已經大了,我把小姐當成了自己的孩子,只要她快樂,我就快樂。”

      “哈哈……虛偽,小姐這樣的文曲星,我不信親近得起來。”你寧鵲一聲大笑。

      中年女子拔出劍,道:“我送你上路。”

      “不用,我自己來。”寧鵲道,然后望著熊熊燃燒的火灶,猛地便要跳下去。

      但是剛剛踮起腳,卻仿佛又失去了勇氣。

      “我腿軟了,狠不起來,還是你幫我吧。”寧鵲顫抖道。

      中年女子猛地一劍,刺穿了寧鵲的心臟。

      這個背叛寧清的女子,直接慘死,死不瞑目。

      ………………

      此時書房之內,云中鶴在給寧清檢查身體。

      “性命沒有問題,但是體內余毒還會持續一段時間,我能開幾幅方子,你堅持喝一兩個月就能痊愈了。”

      “但是你月事的時候,痛不欲生和你中毒關系不是很大,主要還是內分泌失調,雌性激素缺乏,我也能開個滋補方子,你吃了之后不但能治經痛,而且還能養顏。”

      “還有你的掉頭發,這是最關鍵的,也是你最最不想見人的原因對嗎?”

      寧清點了點頭。

      云中鶴檢查她的頭發。

      “還好,雖然掉得一些,但又長了一些,頭發有一點稀疏,但暫時不影響美貌。”云中鶴道:“但如果繼續再掉個一年左右,那就危險了。”

      寧清道:“那我就全部剃光,出家為尼。”

      這個女人真是敏感,她的頭發其實非常茂密,烏黑發亮,如云一般,別提有多美了。

      其實別人看不大出來她頭發掉得厲害,只不過是她自己每天早上一起來,看到枕頭上這么多頭發,自己心里就毛了,越發不敢照鏡子,覺得自己肯定已經不成模樣了。

      其實……依舊絕美無雙。

      她大概也是那種,不美麗,寧愿死的人。

      “你掉頭發和慢性中毒有一定關系,但歸根結底是營養跟不上,你的發質太好,但是你過的日子太樸素了,加上不喜歡曬太陽,所以體內缺了不少東西。”

      他沒有撒謊,寧清的掉頭發歸根結底,還是雌性激素分泌不足,內分泌失調,加上缺鈣,缺鐵,缺鋅等。

      云中鶴道:“這就需要我專門為你調配藥物了,服用幾個月之后,掉頭發就會止住,你不用剃光頭,更不需要出家為尼了。”

      云中鶴一直在喋喋不休。

      然而寧清不為所動,一直坐在那里一動不動,如同玉美人一般。

      真的很美,精致極了。

      但她仿佛欲言又止。

      云中鶴道:“你有什么話,就說啊。”

      寧清道:“我有一個問題要問你。”

      云中鶴道:“你說。”

      寧清道:“你給我喝的東西,真的是……你的那東西嗎?”

      童子尿?

      催吐用這個很正常吧,在中國古代,催吐還用糞水呢。

      云中鶴頓時沉吟不答。

      寧清柔美的嬌軀哆嗦了一下,然后道:“你直接告訴我不是,就可以了。”

      “不是。”云中鶴道。

      “好,那我就放心了。”寧清道。

      哇,你這自欺欺人的本事向誰學的啊?

      “云傲天,你不但救了我的性命,而且還幫我揪出了一個叛逆,我該如何報答你呢?”寧清道:“你想要什么?大可以提出來,只要我能給的。”

      終于說到正題了。

      云中鶴道:“您的調查報告,出來了嗎?”

      這份報告決定了裂風城的命運,也是云中鶴的任務目標。

      寧清道:“已經出來了。”

      云中鶴道:“能給我看一下嗎?”

      寧清道:“當然。”

      ………………

      注:求票語枯竭,唯有跪舔!諸位恩公如此俊美,不如投幾張票,表示仁愛。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