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五十章:傲天出馬!太浪了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五十章:傲天出馬!太浪了字體大小: A+
     

        在場沒有任何人要為云中鶴鳴不平。

      因為在所有人看來,這一場功勞本就和云中鶴無關。

      而且藍神仙立功,總比云傲天這個新來乍到的瘋子乞丐更好。

      藍神仙閑庭信步下山,來到山谷的那個城堡面前。

      此時,整個城堡戒備森嚴,超過幾百名精銳士兵將整個城堡保衛得水泄不通。

      來到城堡大門之前,藍神仙瀟灑行禮道:“在下藍道人,前來求見寧清大人。”

      守門的是一個中年女子寧鵲,這是寧清的心腹,武功非常高。

      寧鵲道:“抱歉,寧大人有令,這段期間不見任何人。”

      藍神仙道:“請將我的名帖,還有這份東西交給寧清大人,她必見我。”

      寧鵲道:“我需要檢查一眼,可以嗎?”

      藍神仙道:“當然可以。”

      寧鵲拿出書畫,稍稍打開一下,頓時面色微微一變。

      很顯然她對自家主人最了解不過了,太阿先生的書畫完全是主人的死穴。

      這些日子,不知道有多少波人來拜訪主人。

      有洗玉城莫氏家族的,有秋水城丘氏家族的,甚至還有第一諸侯澹臺家族的使者。

      而最最迫切的,毫無疑問就是裂風谷井氏家族的,因為這次調查報告將直接影響井氏家族的命運。

      但不管是哪家勢力來的人,寧清大人一個人都沒有見。

      如今看來肯定是要破例了。

      因為太阿先生的墨寶和詩詞,實在是讓人沒有抵抗力。

      眼前這個老者是誰啊?他算是真正找到對主人的殺手锏了。

      “請貴客稍候,我這就進去稟報。”寧鵲道:“來人,給這位老先生搬一張椅子,準備上好的茶水,千萬不要怠慢了。”

      這還是第一次有人享受這樣的待遇啊。

      片刻后,有人端來了一把太師椅,還有一個茶幾,不但有好茶,而且還有幾種精致的糕點。

      藍神仙悠然自得地坐下來,享受茶水和糕點。

      就算是再難的任務,他藍道人還是手到擒來。

      一旦他立下了大功,主君井中月該如何回報?他藍道人什么都不要,但是必須要給徒弟藍玉討一個公道。

      藍玉做了錦衣司的百戶,當街被云傲天毆打,這件事情不能不了了之。

      起碼要云傲天罷官去職,這廝絕對不能讓他崛起,一定要消滅于萌芽之中。

      藍神仙并沒等多久。

      他這一杯茶還沒有喝完,寧鵲出來了。

      藍神仙矜持起身,等著對方請他進去。

      但是,寧鵲直接將拜帖和太阿先生的墨寶遞還給了他道:“抱歉,主人不能見您。”

      藍神仙一愕。

      為何啊?

      寧清對太阿先生的墨寶和詩完全是沒有任何抵抗力的啊?

      現在竟然拒絕了,態度竟然是如此堅定,滴水不漏?

      寧鵲繼續道:“請不要再派人來求見了,更不要送任何禮物,小心適得其反。”

      藍神仙神色灰暗道:“知曉了!”

      …………

      半個多小時后,藍神仙出現在井中月的華麗帳篷之中。

      真正的鎩羽而歸,但是他臉色并沒有多少難看。

      整個帳篷里面,都籠罩著一層陰霾。

      藍神仙道:“寧清大人轉告,不要再派人去求見她,更不要送任何禮物,小心適得其反。”

      說這話的時候,藍神仙目光朝著云中鶴望去一眼。

      這顯然是在告訴井中月,就不要再派云中鶴去求見寧清了。

      以寧清的孤傲性格,派云傲天這樣的瘋子去,只怕真的會給裂風谷帶來禍事。

      “寧清寡婦這已經是非常嚴重的警告了,請主君三思!”

      “主君,我們先返回裂風城,再做打算。”

      “主君,萬萬不可讓云傲天去冒險了,真的會帶來災禍的。”

      井中月閉上眼睛,她也已經聽說了。

      不知道有多少使者去求見寧清,但全部被拒絕了,不管是洗玉城的,還是秋水城的,甚至是第一諸侯澹臺家族的使者,都沒有能夠見到寧清。

      可見寧清的態度已經堅決到了極致。

      而云中鶴是誰?

      一個混混,一個乞丐出身,身份卑微低賤之極,而且沒有受過任何教育,毫無素養,瘋言瘋語。

      而寧清是天生貴女,傳奇才女,她和云中鶴完全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上,完全沒有任何共同語言的。

      讓云中鶴去執行這個任務,去搞定這個女人?是不是太瘋狂了?

      只怕真的如同眾人所說,這樣會徹底激怒寧清,給裂風谷帶來禍事。

      但就這樣無功而返?

      還有不到五天時間,就到了寧清要上交報告的日子了。

      井中月睜開絕美雙眸,道:“云中鶴,你可有把握?”

      云中鶴淡淡道:“有!”

      “云傲天,你不要信口雌黃,你死不足惜,但如果激怒了寧清大人,給裂風谷帶來禍事,就算將你千刀萬剮,也無法挽回了。”

      “主君啊,萬萬不可。”

      “主君啊,這云傲天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瘋子,萬一他見到寧清大人再說一句什么我要和困覺的話,那就徹底完了,無法挽回了!”

      井中月的幾個心腹幕僚紛紛跪下,苦苦哀求。

      她繼續望著云中鶴道:“你確定,有把握?”

      “有。”云中鶴道。

      這話一出,眾人徹底不屑。

      你就胡吹大氣吧?

      這些日子,有多少人求見寧清大人?

      有大儒,有恩人,有學生,有才子,甚至還有寧氏家族的自己人。

      但沒有一人成功見到寧清。

      剛才藍神仙帶著太阿先生的墨寶去都失敗了。

      你區區一個乞丐,想要改變寧清大人的意志?完全是癡人說夢啊。

      井中月淡淡道:“那你準備也一下,準備好了,立刻去執行任務。”

      這話一出,所有人臉色劇變。

      幾個幕僚,還有藍神仙等人,紛紛要出言勸諫。

      “出去!”井中月面色一寒,朝著外面一指,道:“不要讓我說第二遍。”

      頓時,整個帳篷內殺氣迸發。

      當井中月發飆的時候,是沒有人敢再勸誡的,否則她真會殺人。

      上位一年來,她殺了多少人了?

      不計其數。

      頓時,所有人充滿了不甘退了出去,望向云中鶴的目光恨不得將他碎尸萬段。

      而且每一個人都在心中腹誹。

      女人做主君就是不行,關鍵時刻太固執昏庸了。

      井氏家族的基業,只怕要毀在這位城主手中了。

      老城主啊,你怎么忽然就人事不省了啊,我們裂風谷危也。

      …………

      帳篷內,就剩下云中鶴和井中月二人了。

      “云中鶴,剛才的局面你見到了嗎?”井中月問道。

      “見到了。”

      井中月道:“如果你失敗了,會有什么結局,你應該能想到吧?”

      云中鶴道:“就算您不殺我,裂風谷的其他人也會將我碎尸萬段。”

      井中月道:“那你確定還要去嗎?你還要說自己有把握嗎?”

      云中鶴道:“對!”

      井中月道:“這里有木桶,已經燒好熱水了,你洗澡換衣衫,恢復你俊美的容貌,然后去見寧清寡婦。”

      云中鶴道:“不用,我就這幅模樣去見她。”

      井中月美眸一縮。

      就現在這幅模樣?落魄乞丐的樣子,破舊的衣衫,雜草一般的頭發,讓人懷疑隨時都會有跳蚤蹦出來。

      這幅模樣去見寧清寡婦?

      找死嗎?

      “你確定?”井中月問道。

      “我確定。”云中鶴道。

      井中月道:“那你去吧,我等著你的消息。如果失敗,你大概再也見不到我了。”

      云中鶴道:“月亮,請你等待我凱旋。”

      然后,云中鶴一揮雜草一般的頭發,大搖大擺地走出了帳篷,朝著下面山谷的城堡走去。

      見到這一幕,周圍人幾乎眼睛都直了。

      云傲天這是瘋了嗎?

      也不打理一下,就用這乞丐模樣拜見寧清大人?

      這般獲得不耐煩嗎?這般作死嗎?

      “準備一下,若是他沒有死在城堡里,灰溜溜回來的時候,準備取他頭顱,別讓他再見城主了,此人就是我裂風谷的禍害。”

      “是!”

      ……………………

      云中鶴一身乞丐裝,一頭雜草頭發,朝著城堡走去。

      距離還有幾十米的時候,立刻被幾十具弓弩瞄準了。

      “哪里來的乞丐,滾!”

      “再不走,我就要射箭了,格殺勿論。”

      云中鶴高舉雙手道:“我就說一句話,就說一句。”

      寧鵲臉色一變,寒聲道:“你們裂風谷,真的要這般執迷不悟嗎?作死嗎?”

      云中鶴高舉雙手,朝著大門走去。

      “這位姐姐,我聽說寧清大人有一個規矩,她非常愛惜后進學子,任何人只要寫一首詩,如果能夠打動她的話,就能夠被她接見,對嗎?”云中鶴道。

      “對。”寧鵲道:“但那是特殊時刻,主人不見客。”

      云中鶴道:“那我也要試寫一首詩,寧清大人見到我這首詩,一定會見我的。”

      “不可能。”寧鵲道。

      “試試便知道了。”云中鶴道:“能給我一張紙嗎?”

      寧鵲瞥了一眼這個乞丐,想著趕緊將他打發走,但是又不想壞了主人的名氣,說欺壓一個乞丐。

      于是,她去拿出來了一張紙,遞給了云中鶴道:“要筆嗎?”

      云中鶴道:“不用,我自帶了。”

      他從懷里掏出來一支禿筆,墨水早已經干了,在舌頭舔了舔,又弄得濕了。

      這一幕,看得寧鵲汗毛冷豎。

      接著,云中鶴直接背過身去,道:“我寫的詩,只能讓寧清大人一個人看,別人不能看的。”

      寧鵲越發確定,眼前這個乞丐有神經病。

      云中鶴洋洋灑灑,很快就賦詩一首,然后仔仔細細疊好,遞給寧鵲道:“一定要親手交給寧清大人啊,絕對不能自己偷看啊。”

      寧鵲嫌棄地接了過去,然后走進城堡之內。

      主人說得清清楚楚,如果有人來遞詩,不管寫得再荒謬,再差,也要送進來。

      …………

      城堡內的一個榻上。

      一個成熟而又絕美的女子,側躺在上面,身材曲線如同山川起伏。

      好美的女子啊。

      關鍵是那股成熟的韻味,加上知性的才女氣息。

      實在是太迷人了。

      而且她年紀比井中月更大,所以身材也要豐腴一些,曲線誘人無比。

      不過不知道為何,她用一條絲巾包裹著自己的頭發,這其實有些破壞她的絕美。

      而且房間內,還有一股血腥味。

      這個女人,就是無主之地最有權勢的寡婦寧清,傳奇才女。

      諸侯聯盟調查團的首領。

      此時床榻邊上,堆了厚厚的資料,全部是關于秋水城和裂風谷戰爭的詳細記載。

      還有兩地的地理特征,以及戰場痕跡等等。

      “主人,有一個人來遞詩,說您看了這首詩之后,一定會見他。”寧鵲道。

      寧清道:“哦,詩遞上來,人我是肯定不見的。”

      寧鵲遞過來一張紙,道:“主人,這是一個乞丐寫的,形象不堪,我怕這紙不干凈,您小心一些。”

      寧清接過紙張,帶著稍稍的期待打開。

      她想要看,究竟是什么詩?

      結果,僅僅只看了一眼,就徹底呆了。

      云中鶴詩曰:

      每個月潮總有那幾天,腹痛不欲生。

      血崩不止,裙子染紅,延綿半月,無法見人。

      一頭秀發,每天都在脫落,沒臉見人。

      難言之隱別擔心,婦科圣手來幫忙。

      然后,這首詩結束了。

      不過,下面還有一行小字:寧清大人,你不是生病,你中毒了!

      ………………

      注:今天更了近八千,推薦票卻少了,讓我陷入灰暗,諸位恩公救我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