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四十八章:偏心女主君!發光發熱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四十八章:偏心女主君!發光發熱字體大小: A+
     

      藍玉畢竟是有武功的,云中鶴怎么可能抽得到他,輕而易舉就抓住了鞭子。

      “廢物……”藍玉冷笑道。

      然后,他目光落在鞭子頭上的一顆珠子,這是什么玩意啊?

      為何在鞭子上鑲嵌一顆珠子?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這顆珠子猛地爆開。

      “砰!”

      就如同一顆炮仗一般炸開。

      里面的粉末,伴隨著鐵屑,朝著藍玉滿頭滿臉激射而去。

      不好!這玩意有毒。

      藍玉閃電一般后退,然后用袖子擋住面孔。

      但是這炸出的鐵屑實在太快了,幾乎超過所有暗器。

      盡管藍玉已經躲得飛快了,但手臂還是直接被噴射中了幾十顆。

      然后,他很快覺得半根手臂都麻了。

      “你找死……”藍玉暴怒,另外一手猛地拔刀,朝著云中鶴沖了過來。

      云中鶴立刻飛快躲在冷碧的身后。

      “冷碧姐姐救我,錦衣司的百戶當街謀殺上官了。”云中鶴發出了殺豬一般的慘叫。

      藍玉有心沖過去將云中鶴弄個半死,但是那個奸賊始終圍繞著冷碧打轉,而且非常不要臉地蹲在冷碧的屁股后面,就差抱緊她雙腿了。

      藍玉敢出手毆打云中鶴這個上官,但可不敢碰到冷碧半下。

      當然就算如此,他收拾云中鶴還是綽綽有余。

      畢竟,云中鶴這個廢柴連十歲小孩都打不過的。

      但是他頭腦越來越昏沉,眼睛越來越迷糊。

      很顯然,是中了云中鶴的麻醉劑毒藥了。

      這種從特殊藤種上提煉出來的麻醉劑,連老虎都能放倒,更何況是一個人呢?

      “傻叉,快來打我啊,來打我啊……”云中鶴一邊圍著冷碧打轉,一遍挑釁。

      整個過程中,冷碧站著一動不動,她倒是想要看看這兩個混賬能夠到何等地步。

      轉了好幾圈后,藍玉頓時覺得天旋地轉。

      “唰……”

      他終于失手,猛地一刀劃在了冷碧的的鎧甲上。

      然后,如同雷擊一般,一動不動。

      云中鶴頓時大聲高呼:“來人啊,來人啊,有人刺殺冷碧大人了啊,有人謀反了啊!”

      冷碧寒聲道:“來人,將這兩個孽畜全部拿下。”

      她這一聲令下,幾名黑血堂武士如狼似虎一般沖過來,直接將云中鶴和藍玉二人全部抓捕。

      “帶進城主府,請諸君懲治。”冷碧一聲令下。

      云中鶴和藍玉二人,一并被帶去了城主府。

      “冷碧大人,那這個囚犯呢?”一名武士問道。

      “一并送去城主府。”冷碧寒聲道。

      錦衣司的人拿著公文要提走許安蜓,冷碧沒有拒絕,但心中還是很不痛快的。

      讓我配合你錦衣司可以,但是你楚昭然不能親自來嗎?竟然派一個百戶來提走犯人?是不是自視太高了?

      ……………………

      城主府內!

      井中月的心情很差,因為她剛剛收到了一封密信,里面是一個巨大的壞消息。

      她派去接近寧清的人,竟然被打斷雙腿送回來了。

      寧清是什么人?

      首先,她是一個寡婦,而且是整個無主之地最有名的寡婦,地位最高的寡婦,權勢最大的寡婦。

      其次,她是無主之地第二諸侯寧成主的妹妹。

      最后,她還有一個更重要的身份,她是諸侯聯盟派來的調查團首領。

      她來調查什么?裂風谷和秋水城開戰真相。

      是不是裂風谷主動入侵秋水城。

      裂風谷此時面臨的致命危機是什么?

      收不回落葉領,而且可能還要遭受諸侯聯盟的貿易制裁。

      眾所周知,裂風谷唯一的出產就是食鹽,所以豪富無比。

      但是裂風谷不產鐵礦,也不產糧食。

      沒有鐵礦,就不能鍛造兵器,就不能擴張軍隊,在接下來可能的大戰中,就會失敗。

      沒有糧食就更致命了,整個裂風谷有四十萬嗷嗷待哺的嘴巴,若是吃不到飯,用不了多久,整個裂風谷的統治就會分崩離析。

      諸侯聯盟要制裁裂風谷的理由是什么?

      就是非法入侵秋水城。

      而裂風谷一口咬定,是秋水城先越境侵犯裂風谷的。

      所以非法入侵的是秋水城,裂風谷只是被動反擊而已。

      所以這個調查團的報告就非常重要了。

      一旦定為這是裂風谷的非法入侵,那對井中月就極度不利。

      接下來面臨的可能就是諸侯聯盟大會的討伐和制裁。

      到那個時候,洗玉城的莫氏家族就有充分的理由不交還落葉領了。

      一旦對裂風谷的制裁正式成型,那井氏家族就算是涼了一半了。

      絕對的致命危機!

      所以這個調查團的報告極其重要了。

      準確說是寧清的報告極度重要。

      因為,這不僅僅是一份報告,更是代表了寧氏家族的態度,他們可是無主之地的第二大諸侯,份量很重的。

      某種程度上,寧清這個女人此時決定了裂風谷的部分命運。

      所以,寧清率領調查團前來的時候,井中月就不斷派人去問候,并且送去了禮物。

      這次更是派去一名大才子,送去了珍貴的書法珍寶,千年之前的畫卷,都是寧清最喜歡的東西,統統都是價值連城的寶貝。

      然而現在東西都退了回來,而且那個才子還被打斷了雙腿,奄奄一息扔到了路上,已經成為太監了。

      這是一個非常不妙的信號。

      莫非寧氏家族也要站在洗玉城莫氏家族一邊,對裂風谷置于死地嗎?

      而就在此時,外面響起了冷碧的聲音。

      “主君,屬下有事稟報。”

      ………………

      片刻后!

      井中月望向云中鶴和藍玉的目光充滿了殺氣。

      她心情本來就糟糕至極,剛剛收到了一個巨大的壞消息。

      如今裂風谷的局面危如累卵,眼看就要有滅頂之災了。

      為了應對這個危機,她專門成立了錦衣司。

      尤其是對云中鶴,她簡直頂著巨大的壓力,直接將他從一個乞丐提拔成為錦衣司的第三主簿。

      現在已經有人在心中罵她昏君了。

      還有藍玉!

      你是藍神仙的弟子,我也縱容你幾分。

      然而你們就是這樣回報我的信任?

      錦衣司剛剛成立,都還沒有正式立衙,你們兩位錦衣司的官員就當街打架?

      “啟稟主君,我奉命去黑血堂押解犯人,云傲天這廝見到我,竟然直接一鞭子抽了過來。”藍玉雙眼迷離道:“主君,我懷疑他這是有意為之,要包庇解救犯人,請主君詳查,這云傲天和犯人定有不可告人的關系。”

      這藍玉還真是狠毒啊。

      他心中其實不是這樣想的,他覺得這純粹就是因為和云中鶴的私怨而已。

      因為從頭到尾,云中鶴都沒有朝囚車看一眼。

      藍玉繼續道:“主君,我雖然是下屬,但公務在身,而云傲天身為錦衣司的第三主簿,不但阻撓我辦差,而且當街毆打同僚,這等敗類,有何面目擔任錦衣司官員?豈不是成為了天大笑柄,請主君治罪。”

      而就在此時。

      外面響起了一陣溫柔的聲音。

      “月兒。”

      井中月目光一陣無奈,道:“姑姑,何事?”

      外面的女人道:“我聽說你們把許安蜓大家給抓了?”

      井中月一愕道:“許安蜓?誰?”

      冷碧道:“就是剛才藍玉要押解走的犯人。”

      井中月道:“她怎么了?”

      冷碧道:“她的琴藝極佳,整個裂風城的花魁幾乎都是她的弟子,其中有一個便是大贏帝國的黑龍臺的間諜,有過接觸,所以我們抓了。”

      外面的女人道:“月兒,我非常欽佩許安蜓的琴藝,能不能給姑姑一個面子,將她放了?”

      井中月道:“姑姑,你先回去,我晚上再和你說話。”

      “好。”那個女人走了。

      這便是麝香夫人嗎?聲音真好聽啊,太柔軟了。

      ………………

      接下來,井中月目光如電地望著云中鶴。

      “云傲天,你就是這樣回報我信任的?”井中月寒聲道。

      云中鶴沒有任何狡辯,直接認慫道:“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請主君責罰,萬萬不要因此氣壞了身體啊,那屬下就萬死莫辭了。你打啊,我責罰我啊!”

      井中月道:“行,那我就滿足你。”

      接著,她直接下令道:“來人,將他帶去后院,抽打五十鞭子,生死不論。”

      “是。”

      幾名如狼似虎的女武士直接將云中鶴擰小雞一般帶到后院去了。

      片刻后,就傳來了他凄厲之極的慘叫聲。

      藍玉聽得好過癮啊。

      云傲天,你也有今天啊。

      跟小爺斗,你還太嫩了一點。

      你在主君心中,只不過是一條狗而已,甚至連一條狗都不如。

      …………

      半個時辰后!

      井中月私下會見了云中鶴。

      他剛才慘叫得那么凄厲,此時按說應該已經丟了半條性命了。

      五十鞭子啊,他這么虛的體質,恐怕直接被打死也有可能的。

      但他完全安然無恙,甚至連一點點傷痕都沒有。

      “知道為何沒有真的打你嗎?”井中月冷問道。

      云中鶴道:“因為我這一身皮肉很值錢,不能破損了。”

      井中月寒聲道:“你……讓我非常失望。”

      云中鶴沉默。

      井中月道:“你知道,我提拔你,承受了多大的壓力嗎?你可知道那些老臣子,有多少人在腹誹我嗎?”

      云中鶴繼續沉默。

      井中月道:“你可知道,裂風谷此時遇到了何等危機嗎?稍稍不甚就是滅頂之災,你這等荒唐無能,讓我如何用你,讓我如何留你?”

      云中鶴還是沉默。

      井中月又道:“云中鶴,我可以信任你嗎?”

      云中鶴道:“當然!”

      井中月道:“有一個非常重要的任務,關乎我裂風谷的命運,非常難,非常危險。可一旦成了,你就立下了大功勛,但你只有五天時間,你敢接嗎?”

      “敢!”云中鶴道。

      “好,現在就跟我走!”井中月道。

      片刻后,云中鶴和井中月乘坐一輛馬車,朝著東南方向行駛而去。

      兩天之后,云中鶴到達某個未知之地。

      ………………

      注:推薦票一少,我就陷入了自我懷疑之中,所以懇請諸位恩公出手相助,千恩萬謝!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