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四十七章:營救!云傲天威風大作!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四十七章:營救!云傲天威風大作!字體大小: A+
     

      這一次是真正的塵埃落定了。

      井中月這個女城主還真是不拘一格用人才啊,錦衣司第三主簿,真是舍得啊?

      誰都可以看得出來,接下來的錦衣司分量會非常重,重要程度還要超過黑血堂。

      錦衣司的第三主簿分量已經超過裂風衙的法曹了。

      當井中月宣布前面五個人任命的時候,大家沒有什么反應。

      大家都覺得理所應當,楚昭然在三年前就已經非常出色了,此人本就是井厄城主非常看好的年輕俊杰,在法曹參事和裂風衙主簿位置上已經擔任了三年的時間了。

      如果不是要回家守孝,他現在早已經升上去了。

      更何況這次守孝結束一回來,就立下了一個巨大的功勞,把大贏帝國在裂風城最大的一個間諜組織一網打盡了。

      當然就算如此,井中月對楚昭然的提拔還是非常突然的。

      所有人都認為,應該拍一個老臣掛名錦衣提司的官職,而楚昭然以副提司執掌實權。老臣保駕護航幾年后,再讓楚昭然轉正。

      沒有想到直接讓楚昭然直接擔任錦衣司的主官。

      至于另外四個人,那完全沒說的了。

      不管是左千戶,還是右千戶,他們原本就是城衛軍的千戶,這次沒有升遷,只是擔任更重要的職責而已。

      至于第一和第二主簿,也更不要說了,這二人也都是井厄城主的老臣子,也都有舉人功名,其中一人是從裂風衙的主簿上調任過來的,而另外一人是從白銀領主簿調任過來的。

      唯獨這云傲天的任命一下達,頓時嘩然!

      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云中鶴身上。

      太離譜了啊!

      太過分了啊!

      這云傲天,什么來歷?什么功勞?什么功名?

      憑什么一步登天,直接成為了錦衣司的第三主簿?

      大家都是辛辛苦苦往上爬了十幾年,才到這個位置的,云傲天這個乞丐憑什么就特殊?

      這樣一來,裂風城的官制有何體面?

      就憑他治好了井無邊的病?可是井無邊那個紈绔瘋子本就是一個廢物啊,連他都沒有資格來做這個錦衣司主簿的。

      “主君,錦衣司其他五名主官,屬下覺得還比較妥帖,唯獨這云傲天,有待商榷。”其中一名老臣直接出列。

      “屬下附議!”

      “屬下附議!”

      “屬下附議!”

      頓時,在場十幾個人全部出列,反對云中鶴擔任這錦衣司的第三主簿。

      總共二十名老臣,只有裂風令聞道夫沒有出列。

      井中月淡淡瞥了在場諸人一眼,面對這個結果,她也有所預料。

      畢竟讓一個乞丐一步登天,成為錦衣司的第三主簿,實在是對整個體制莫大的傷害,會讓其他官員覺得自己的奮斗變得毫無意義。

      一朝幸進,那都是奸佞,而重用奸佞者,都是昏君啊。

      “屬下請主君收回成命!”

      “屬下請主君收回成命!”

      頓時,十幾個老臣跪滿了一地。

      “主君,云傲天此人混跡于江湖之中,不學無術,形同乞丐,這樣的人寸功未立,便直接晉升高層,置諸侯法度何在?”

      “主君啊,萬萬不可因一人,而廢掉整個裂風城的規矩啊,莫要讓整個裂風谷的幾百名官員寒心啊。”

      十幾名老臣,紛紛磕頭。

      群情洶涌。

      這等反應,實在是夠激烈的。

      井中月就這樣坐在那里,任由十幾名老臣跪在那里痛心疾首。

      “主君啊,您何等英明睿智,哪怕藍神仙如此受寵,甚至被遵為長輩,但依舊沒有擔任一官半職,如今這個荒誕不羈的乞丐做了這第三主簿,讓整個無主之地的人如何看待主君啊?”

      井中月依舊沒有說話,只是靜靜聽著。

      等到所有人都嚎累了,沒有力氣了,她才淡淡道:“這件事情,就這么定了,散了吧!”

      然后,井中月直接離去。

      在場眾人,再一次哀聲連連。

      井中月的性格就是這樣的,固執之極。

      在她還沒有下令之前,你勸諫還是有用的。

      而一旦她下令了,那就算再荒誕的命令,也會執行到底。

      不管有任何后果,她都愿意擔著。

      總之,這是一個很難侍候的主君。

      她的性格和井厄還是非常相似的,只不過因為是女子,所以更加激烈一些。

      井中月走了之后,眾多官員望向云中鶴的目光,就仿佛要噴火了一般。

      “云傲天,你這等腌臜卑賤之輩,也敢立于大堂之上?”

      “一介乞丐,雞立鶴群,恬不知恥!”

      眾人經過云中鶴身邊的時候,紛紛捂住口鼻,表示厭惡,更有甚者,直接唾棄。

      至于云中鶴的幾個同僚,紛紛和他劃清界限,表示不愿意與之為伍。

      反倒是楚昭然走了過來,拱手道:“恭喜云兄,以后大家便在一個鍋里面吃飯了,日后請多多照顧。”

      然后,他不待云中鶴回應,便徑自去了。

      剩下錦衣司的幾名官員,也跟著楚昭然身后而去。

      只留下云中鶴空空蕩蕩站在大廳之內,一頭雜草一般的頭發,在風中搖曳。

      冷碧淡淡道:“一步登天,本就是取禍之道。如今的你,只能依靠主君庇護,若是短時間內拿不出功績,一旦失去主君庇佑,你便死無葬身之地,井無邊護不住你的。”

      云中鶴當然知道,一旦他失去井中月庇護的那天,不需要別人,楚昭然就會第一時間弄死他。

      關鍵是井中月現在對他有多大恩寵?

      很低很低的!

      她之所以任命云中鶴為第三主簿,一是因為她答應過云中鶴,要給他一個不低的官職。

      第二,是對他的某種天賦,抱有希望,不拘一格用人才。

      “云傲天,你知道什么是功業嗎?”冷碧問道。

      “知道。”云中鶴道。

      冷碧道:“說說看。”

      云中鶴道:“對井中月城主,對裂風谷真正有利益的功勞。”

      “對!”冷碧道:“你在裂風衙表現出來的破案能力,雖然讓你最終贏得官職,那不是功業,那是耍聰明。想要真正獲得主君的恩寵,就要成為裂風谷不可或缺的人。”

      云中鶴道:“冷碧姐姐,你這般提點我,是不是喜歡上我了?昨天晚上我露出真面目的那一瞬間,俊美無匹的盛世容顏,是不是瞬間穿透了你的心靈?”

      冷碧沒有回答!

      下一秒鐘!

      云中鶴躺在了地上,兩只手臂都脫臼了,痛得他渾身都在抽抽,大汗爆出。

      讓你嘴賤,讓你嘴賤。

      ……………………

      剛剛回到城主府的小院內。

      云中鶴又看到了如同小狗一般蹲在門檻邊上的井無邊。

      咦?你怎么又來了?不是和我斷袖絕交了嗎?

      “傲天,你終于回來了,聽說你成為了錦衣堂的第三主簿,恭喜恭喜。”井無邊道:“我跟你講啊,昨天半夜我夢游,竟然見到一個小白臉出現在我姐的大堂里面,我當時二話不說就要砍死他。”

      然后呢?云中鶴等著他說完。

      “所以傲天啊,你這個形象就很好嘛。多么親切,不要那么膚淺,不要那么好高騖遠,學別人做什么小白臉,會被人砍死的。”

      “傲天,你認不認識昨天晚上那個小白臉啊?如果認識的話,請務必記住啊,讓他再也不要出現了,否則見一次,我打一次。總之在城主府內,絕對不能有人比我井無邊更帥!”

      云中鶴望著眼前的井無邊,頓時嘆為觀止。

      誰說我哥傻,不要太聰明好嗎?

      關鍵時刻能裝糊涂,而且還把臺階弄得這么圓潤,讓兩個人都好下來。

      云中鶴道:“沒問題,

      井無邊拍著胸脯道:“傲天,我還是那句話,你是我兄弟,在裂風谷內,我罩著你!你哪怕瘋狂作死,我也拿命保你。”

      “多謝哥,我記住了。”云中鶴道:“麝香夫人回來了嗎?”

      井無邊頓時怒了,道:“傲天啊,做人不能太過分啊。你讓我幫忙偷冷碧姐姐,沒有問題,我照辦了。現在你又想要禍害我姑姑,你讓我怎么辦?難道給她打暈綁到你床上?你能不能別一天到晚都想著要禍害我家的女人啊,兔子還不吃窩邊草啊。”

      云中鶴道:“你就告訴我,她回來了沒有。”

      “回來了,回來了,煩死了。”井無邊道:“本來想要找你喝酒慶祝的,現在沒有心情了。”

      然后,井無邊就氣呼呼走了。

      但云中鶴沒有半點要去哄他的意思,用不到半天他自己又會巴巴回來的。

      因為他這個瘋子太寂寞了,只有云中鶴這么一個玩伴。

      麝香夫人回來了,這是一個好消息。

      ………………

      接下來,云中鶴要確定許安蜓小姐姐究竟關在哪里?

      是不是在黑血堂的監獄中?營救難度大不大。

      于是,云中鶴又去狂拍冷碧的彩虹屁。

      “冷碧姐姐,從今以后,我就是錦衣堂的第三主簿了,但你放心,我絕對會是錦衣堂的害群之馬,他們不管有什么動靜,我都會來向你匯報的,我云中鶴是你冷碧的人。”

      “姐姐放心,我絕對會幫助你對付楚昭然,我們聯手將他弄死,這樣你冷碧姐姐你又變成主君的第一心腹。”

      云中鶴跟在冷碧身后,一路小跑。

      不過任由云中鶴喋喋不休,冷碧也完全不理會,而且越走越快。

      “冷碧姐姐,等等我,等等我……”云中鶴快速小跑。

      “你想要做什么?”冷碧寒聲道。

      云中鶴道:“巴結你,跪舔你。冷碧姐姐,你是不是要去辦差啊,如今我也是裂風城的一名特務了吧,你教教我啊,我就跟在你后面學習學習。”

      冷碧道:“我現在要去黑血堂的地下監獄。”

      云中鶴道:“是不是要審問犯人?我可以幫忙的,我最有經驗了,什么卑鄙下作的手段,我都用得出來的。”

      冷碧道:“不用了,你是錦衣司的人,我是黑血堂的人,沒有主君的命令,我們兩個人最好不要有什么交集,會犯大忌的。”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

      五名武士押送著一輛囚車從黑血堂監獄離前面出來了,而囚車里面的人,正好是許安蜓小姐姐,身上戴著鐐銬,還有些許傷痕,顯得非常憔悴。

      這是什么情況?

      這是要將許安蜓小姐姐押送到哪里去啊?

      等等!

      囚車前面,竟然是藍玉,藍神仙的徒弟。

      而且,他還穿著錦衣司的官服。

      當然了,他的官職沒有云中鶴那么大,只是一個百戶,但卻掌握了實權。

      不像云中鶴,至今還是個空頭主簿。

      藍玉此人是云中鶴的死敵,幾次想要置云中鶴于死地的。

      他什么時候成為錦衣司的百戶了?他不是小道士嗎?

      他投靠了楚昭然,又或者藍神仙和楚昭然有所勾結?

      藍玉帶走許安蜓小姐姐?這是為何?

      究竟是他自己的意思,還是楚昭然的意志?

      見到云中鶴,藍玉一聲冷笑,目光充滿了不屑和挑釁。

      他完全沒有把云中鶴當成上官,而是當成小丑一般。什么狗屁主簿,狗一樣的東西。

      云中鶴本能覺得,必須立刻攔截下來,絕對不能讓許安蜓小姐姐落入藍玉,或者楚昭然的手中。

      頓時,他猛地抽出鞭子,指著藍玉道:“你瞅啥?”

      藍玉不屑道:“瞅你咋地?”

      “啪……啪!”云中鶴二話不說,猛地一鞭子朝著百戶官藍玉的臉上抽了過去。

      ………………

      注:絞盡腦汁想不出求票之語,唯有一頭叩在地上,諸位大人開恩那!給我幾張推薦票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