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四十六章:大手筆啊!發達了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四十六章:大手筆啊!發達了字體大小: A+
     

        關鍵是云中鶴不但帥,而且還妖!

      有一種男人,你只看他一眼,就知道不是好東西。

      看第二眼,就知道這是一個絕對的人渣,禍害,銀賊,長相一點都不純良。

      而云中鶴就是這種人。

      “你長得這么帥,為何這一個多月要扮成老乞丐?”井中月問道。

      云中鶴道:“我把自己的盛世美顏藏起來之后,讓你們習慣我老乞丐的裝扮,等到某一天我露出真面目的時候,我的容顏就會如同一支利劍,刺穿你的心靈,然后猛地爆炸,那樣效果才足夠震撼。比如現在你們就被震撼到了啊,其實我應該再憋一陣的,那樣效果更好。”

      這話一出,井中月和冷碧對視一眼。

      互相交換內心的吐槽!

      至少這一眸相對,真是充滿了閨蜜的感覺。

      真是上天無眼啊。

      這么英俊的面孔,竟然匹配了這么輕浮下賤的靈魂。

      太可惜了!

      井中月上上下下看了云中鶴好一會兒,然后命令道:“冷碧,檢查他的身體。”

      冷碧一愕,這云中鶴可是男人啊,讓她去檢查合適嗎?

      但她也只是稍稍猶豫了片刻,然后來到云中鶴面前,用雙手檢查他身體的每一處地方。

      “還算健康,但是比較瘦,而且很虛。”

      云中鶴道:“這不能怪我,我十四歲的時候就已經太過于俊美了,經常被一些美麗的女人用銀子騙回家了,虛也是正常的。”

      頓時……周圍幾個人再一次錯愕。

      男人不都是很有自尊的嗎?你說他壞可以,但你說他不行的話,他會跟你拼命。

      而眼前這個云中鶴,竟然直接承認自己虛?

      冷碧道:“要不要派人訓練他變得強壯起來?”

      井中月道:“不用,他這柔弱的樣子更好。”

      云中鶴聽到這話,不由得心臟一顫,井中月這話是什么意思啊?

      這等弱質芊芊的美男子,更加能夠引起別人的憐惜和保護欲,當然還有蹂躪之心。

      井中月道:“云中鶴,你先回去,但是繼續維持你之前的樣子。”

      云中鶴道:“把我的盛世容顏再藏起來?等需要綻放的時候再綻放?”

      井中月沒有說話,而是重新拿起了書,這是在告訴云中鶴,你可以走了。

      云中鶴拿起鏡子,嘆息道:“再見了,美男子。你的英俊實在是殺傷力太強了,完全如同核武器一般,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所以絕大部分的時候要暗藏于天日之中,必要的時候再亮劍!”

      然后,云中鶴就這么拿著鏡子,一邊盯著看,一邊出去了。

      而此時,井無邊走了進來,見到了云中鶴。

      頓時,他直接殺機頓起。

      “冷碧姐姐,這個男人是誰?給我殺了他,在城主府內,比我帥的男人都應該死!”

      唉,難怪云中鶴和井無邊那么投緣,果然是知己,大家的想法都是一致的。

      “哥,我是傲天啊。”云中鶴道。

      井無邊呆呆地望著云中鶴良久,然后仿佛受到了巨大的傷害。

      “從今以后,我就沒有這個兄弟了,我要和你斷袖絕交。”井無邊猛地撕掉自己的袖子,然后氣呼呼走了。

      真是太過分了,明明知道我井無邊最討厭帥哥,竟然還敢長得這么帥?

      ………………

      回到自己的院子后,云中鶴再一次易容,把自己打扮成為了那股放蕩不羈的乞丐模樣,一頭秀發重新弄得亂糟糟的,如同雜草一般。

      然后,他收起了所有的笑容,閉上眼睛開始思考。

      盡管剛才風行滅大人沒有明言,但云中鶴差不多可以肯定,許安蜓小姐姐肯定已經被捕了,但安亭客棧暫時沒事。

      那自己那該如何相救。

      絕對不能直接出手相救,那樣會把自己也拖下水的。

      一個城主府的新貴,莫名其妙去救一個彈琴的小姐姐,不是很奇怪嗎?

      況且這個小姐姐還和帝國黑龍臺的密探有所接觸。

      別看現在冷碧和云中鶴關系還不錯的樣子,可是一旦懷疑云中鶴是大贏帝國黑龍臺的人,保證下一分鐘就抓捕下獄,然后寧可錯殺,也絕對不放過。

      更何況,還有一個楚昭然在盯著他。

      甚至楚昭然對云中鶴和黑龍臺的關系是有所懷疑的,否則也不會派手下武士假冒黑龍臺武士演戲殺云中鶴了,就是為了試探訛詐。

      云中鶴此時在城主府的分量太輕了。

      一旦被懷疑是黑龍臺密探,那井無邊也保護不了他了。

      今天他應該就會被正式封官了,有了正式的官身,很多事情就方便做了。

      至于井中月會封云中鶴什么官職?

      他心中也大致有數了。

      靜下來,靜靜等待天亮就可以了!

      …………

      兩個小時后,天亮了!

      兩名武士沒有敲門,直接闖入了云中鶴的小院內,道:“跟我們走!”

      云中鶴跟著他們走。

      這一次,沒有去什么亂七八糟的地方,而是去立刻整個裂風城最最尊貴的地方。

      真正的城主府議事大廳,裂風谷的權力中心。

      這個大堂就在城主府內,但云中鶴從來都沒有進去過,甚至連正門都沒有去過。

      那里時時刻刻都有幾十名武士守在那里,臉上寫著閑人與狗,不得入內,而在之前云中鶴大概就是那條狗的意思。

      “在外面等著。”那名武士道。

      云中鶴就靜靜地站在外面等著。

      里面正在議事,雖然不是朝會,但是看上去也差不多。

      井中月坐在高高的主君位置上,下面兩行人排開站在大廳中,一排文官,一排武將。

      里面的議事很激烈。

      但都圍繞著一個主題,落葉領!

      云中鶴在外面聽的這段時間,也大致聽明白了。

      幾十年前井氏家族為了平叛,把落葉領這個大糧倉租借給了隔壁的強大諸侯,洗玉城的莫氏家族。

      從此之后裂風谷就不完整了,糧食永遠不夠吃,戰略布局出現了巨大的缺失。

      總之失去了落葉領,裂風谷就沒有未來。

      這不單單是失去一個領地,沒有落葉領就沒有糧食,裂風谷的命根子就被別人拽在手里了。

      一旦諸侯聯盟拿起貿易封鎖的武器,那就可以對裂風谷為所欲為。

      如果這時候裂風谷表現出要投靠大贏帝國,或者南周帝國的架勢,那保證就是眾矢之的,遭到無主之地十幾家諸侯的圍攻。

      所以哪怕付出再大的代價,甚至再一次爆發戰爭,也要奪回落葉領這個巨大的糧倉。

      但是發起戰爭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因為要打的是莫氏家族的洗玉城,莫氏家族在無主之地關系盤根錯節,想要開戰,情報先行,外交先行。

      落葉領一千五百平方公里,八十萬畝良田。云中鶴稍稍估算一下,也能算出每年能夠出產多少糧食。

      頓時間他也得出了一個結論,就算戰死一萬人,只要能奪回這個落葉領,那也是值得的。

      之前這些年,裂風谷失去了落葉領竟然活到了現在,而且還進行擴張,井厄實在是一代人杰,一代梟雄啊。

      如今五十年時間到了,租借時間已到。

      接下來,裂風谷所有的戰略資源都要投入進去只為一個目標,落葉領。

      一旦收回了落葉領,那諸侯聯盟對裂風谷的貿易封鎖也直接瓦解了。

      ………………

      這里面議事得非常激烈。

      文武兩派官員的意見不一致。

      文官覺得應該用政治和外交的手段,或者更直白一些,就是用錢,用聯姻的手段。

      而武將的意見非常直接,那就是打!

      莫氏家族若不愿意歸還落葉領,那就直接發動大軍攻打洗玉城,用武力奪回落葉領。

      里面的氣氛也來越激烈,最后文武雙方都指著對方大罵。

      云中鶴在外面等了一個小時,兩個小時,三個小時!

      一動不能動,有尿都要憋著。

      是不是特別慘?連進去議事的資格都沒有?

      別扯了!

      里面都是大佬,冷碧在里面,也只能站著一動不動,沒有權力發言。

      井無邊是城主府的公子,但是他連站在外面的資格都沒有。

      整整四個小時過去了,里面終于吵完,已經日上正午了。

      一名文士走了出來,朝著云中鶴道:“隨我進來。”

      云中鶴走了進去,頓時所有人的目光都朝他望來。

      然后,他發現楚昭然已經站在這里了,萬眾矚目。

      見到云中鶴進來,楚昭然彬彬有禮地拱手,點頭致意。

      云中鶴站在他的身邊。

      兩個人,楚昭然白衣勝雪,豐神俊朗。

      另外一個云傲天,頭發如同雜草,一身麻布,雙眼無神,表情猥瑣,活生生一副乞丐的模樣。

      真的有一種禿毛野雞和仙鶴站在一起的感覺。

      井中月道:“為了更好地執行接下來的戰略,我決定成立錦衣司。此司全面負責奪回落葉領的相關情報和外交事務!”

      竟然真的叫錦衣司?是這個名字太美麗,還是你井中月太懶啊?我云中鶴可不可以要過夜費啊?不對,是命名費啊!

      不過,從剛才的討論可以看出。

      接下來這個錦衣司的分量,將超過黑血堂,成為裂風谷的最強大的情報武裝勢力。

      它的戰略優先級非常高,將全面負責接下來裂風谷最重要的事務。

      “楚昭然!”

      楚昭然躬身拜下道:“屬下在。”

      井中月道:“我封你為錦衣提司,全面統領整個錦衣司。”

      “是!”楚昭然下跪。

      井中月繼續道:“李若鈞!”

      另外一名中年男子出列,躬身拜下道:“屬下在。”

      井中月道:“我封你為錦衣司左千戶。”

      “是!”中年男子下跪叩首。

      井中月又道:“李拔!”

      一名武將出列,躬身道:“屬下在。”

      井中月道:“我封你為錦衣司右千戶。”

      “是!”英武勃發的李拔跪下。

      “吳爭!”

      另外一名青年男子文士拜下,道:“學生在。”

      井中月道:“我冊封你錦衣司第一主簿。“

      “是!”青年文士吳爭下跪。

      “朱一鳴!”

      另外一名文士出列,躬身拜下道:“學生在。”

      井中月道:“我冊封你為錦衣司第二主簿。”

      “是!”文士朱一鳴下跪。

      “云傲天!”井中月道。

      云中鶴出列,拜下道:“小生在。”

      頓時,所有人目光全部落在他的身上。

      就你,還小生?

      這是從哪里找來的啊?丐幫嗎?

      井中月道:“我冊封你為錦衣司第三主簿。”

      ………………

      注:肚子好餓,諸位恩公投推薦票養我啊!向您鞠躬了!

      謝謝牛回頭,macuy的萬幣打賞。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