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四十四章:竊玉偷香!太亂了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四十四章:竊玉偷香!太亂了字體大小: A+
     

        風行滅走了之后,云中鶴沒有立刻睡覺,而是給自己燒了一大桶熱水,準備美美地洗一個澡。

      之前沒有對手的時候,云中鶴可以污頭垢面,一副乞丐的面目。

      但是現在楚昭然出現了,我云中鶴必須恢復俊美無匹容顏了。

      這就如同孔雀開屏一樣,沒有對手的時候,孔雀懶洋洋的,可一旦有對手,孔雀的整個尾巴全部展開,恨不得把腚都綻放。

      而就在此時。

      忽然一個身影走進了云中鶴的院子。

      “傲天,你來。”井無邊鬼鬼祟祟道。

      云中鶴道:“哥,咋了?”

      井無邊道:“讓你來就來,那么多廢話做什么?”

      然后,他一把抓住云中鶴的手腕,往外拉。

      “哥,我衣衫還沒有穿呢。”云中鶴道。

      井無邊道:“穿什么衣衫啊,磨磨唧唧的。”

      然后,云中鶴就這樣光著上身被拉進了西院的一個角落內。

      周圍好些人看到了,頓時露出了詭異的目光。

      云中鶴道:“別誤會,別誤會,不是你們想象中的那樣的。”

      不知道為何,旁人的目光更加詭異了。

      云中鶴被拉進了一個院子深處的小屋內。

      “砰!”房門被關閉了。

      這么偏僻的角落,這么偏僻的小院,你井無邊想要做什么?

      “你看。”井無邊朝著床上一指。

      頓時云中鶴嚇了一大跳,因為上面躺著一個大美人,此時正閉目不醒。

      黑血堂的冷碧。

      就是今天殺了幾百人的黑血堂之主,狠辣無情的女屠夫。

      井無邊道:“傲天,我這個人說出來的話,就如同拉出來的屎,永遠都是是實實在在的,絕對不是放屁。今天的賭約,你贏了,我就把冷碧姐姐弄昏了,讓你親嘴。”

      頓時云中鶴呆了。

      我……我日!

      井無邊你這精神病實在不輕啊,你是怎么活到現在的啊?

      而且這是你少年幻想的女人啊,就這么推出來給兄弟親嘴?

      你這心也太大了啊?你這是有綠癮啊?

      井無邊道:“快點啊,冷碧姐姐很快就醒來了,到時候我們兩個都完蛋。說了,只準親一下啊,手不許亂來,也不能動舌頭。”

      頓時間,云中鶴要接受靈魂之考驗了。

      我究竟要不要親啊?

      井無邊在邊上不屑道:“傲天,看來你也是嘴上吹牛逼,關鍵時刻還是慫人一個。”

      頓時云中鶴受不了了。

      直接上前,猛地捧住冷碧冷艷逼人的臉蛋,對著她的嘴唇猛地親了過去。

      然而……

      距離還有一寸的時候。

      冷碧的眼睛猛地睜開。

      無法形容那一瞬間的光芒。

      小時候用開水澆螞蟻窩,就是這種目光。老公公閹割小公公的時候,應該也是這種光芒。

      冰冷,殘忍,帶著一點點譏諷。

      云中鶴內心狂呼:我……我這個時候是該前進,還是該后退啊,在線等,挺急的。

      關鍵時刻不能慫,要前進。

      云中鶴直接親吻了過去。

      但是……還沒有觸碰到,直接就被冷碧按在地上。

      “啊……疼疼疼疼……”云中鶴慘嚎。

      井無邊先是一呆,先看了云中鶴一眼,然后又朝冷碧望去一眼。

      仿佛他在做生死抉擇。

      這個時候,我是應該逃跑?還是應該講義氣去救我弟云傲天呢?

      猛地一咬牙,一跺腳。

      井無邊雙眼陷入了迷離,自言自語道:“咦,這是哪里啊?我怎么會在這里啊?”

      然后,他如同夢游一般走了,把云中鶴丟給了冷碧。

      靠,關鍵時刻你這個神經病又不瘋了?

      “冷碧姐姐,我錯了,我真的錯了。”

      “但是你不能怪我,面對你這樣的絕世美人,任何男人都會瘋狂的,更何況我這樣俊美無匹的凡夫俗子呢?”

      “你先放開我好不好?”

      而就在此時,忽然咔嚓一聲。

      云中鶴一顫,問道:“我,我手臂是斷了嗎?”

      冷碧道:“沒斷,被我卸下來了。”

      然后,冷碧松開了云中鶴,冷冷道:“主君要見你。”

      果然如此,我說井無邊那個廢材怎么可能將冷碧昏到,這都是冷碧裝的。

      不過,冷碧大人你裝暈,是不是內心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沖動啊,表面冷冰冰,暗中尋刺激。

      接下來,冷碧朝著外面走去。

      云中鶴脫臼了一只手臂,艱難地從地上爬起來,跟在了冷碧的后面。

      “冷碧姐姐,主君這樣對你,我實在是看不過去了。”

      “你才是主君的第一心腹,楚昭然他算什么東西啊?”

      “冷碧姐姐你放心,我肯定是站在你這邊的,我們兩人聯手,弄死那個小白臉。”

      云中鶴不斷地挑撥離間,冷碧卻毫無反應。

      又經過了燈火闌珊處,守夜的仆人又見到了光著身體的云中鶴,而且前面還有一個冷碧,云中鶴還脫臼了一只手臂。

      天哪?玩得這么瘋的嗎?

      云傲天和井無邊公子還不夠,竟然還加上冷碧大人?

      私生活這么亂的嗎?

      云中鶴道:“你們千萬別誤會啊,事情不是你們想象中那樣的。”

      “我們懂,我們懂,小人不會亂說出去的。”仆人們趕緊道。

      冷碧依舊面無表情,來到了中院的廳堂。

      “進去吧,主君在等你。”冷碧道。

      “不給我一件衣衫嗎?我這樣光著身體,孤男寡女的是不是不太好啊?”云中鶴問道。

      冷碧上前,一把抓住云中鶴的脖子,直接丟了進去。

      ………………

      bia嘰!

      云中鶴的身體砸在冰冷的地面上。

      井中月一身白色錦袍,上面繡著黑色雕紋。

      細看之下,竟然是用烏金絲繡出來,真是太有錢,太奢華了。

      井中月很臭美啊,天天都換衣衫,而且都是死貴死貴的衣衫。

      “我該如何稱呼你呢,大贏帝國的云公子?”井中月漫不經心問道,但是說出來的每一個字,都仿佛冰冷鋒利的刀子一般。

      云中鶴本來要爬起來的,此時立刻又重新趴了回去。

      “我招,我全部都招供。”

      “我叫云中鶴,家住寒水城門邊,家中無屋又無田,生活樂無邊。”

      “我無父無母,在丐幫長大,從小就坑蒙拐騙,小偷小摸。”

      “長大之后,又憑借我這張俊美無匹的面孔到處騙財騙色。”

      “夜路走多了,難免碰到鬼。女人禍害多了,難免遇到他的男人。”

      “我……我好像禍害了一個不該禍害的女人,她男人是一個大人物,天羅地網地要弄死我,所以我只能逃得遠遠的,來到了無主之地。”

      “聽說裂風城主是一個大美人,而且沒有丈夫,我覺得我的機會來了,我的天賦就是騙財騙色,所以我覺得我能夠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巔峰。”

      “我說的真是真的啊,城主,如果有一句撒謊,就讓我在屎尿中活生生被溺死。”

      井中月淡淡問道:“你知道你得罪的大人物是誰嗎?”

      “不知道啊,我剛剛從那個女人被窩出來,剛回到丐幫基地,結果發現死了十幾個人,我魂飛魄散就跑了呀。”云中鶴道。

      “你禍害的是大贏帝國鎮南侯的續弦妻子。”井中月道。

      鎮南侯?那,那真是天大的人物啊!云中鶴汗毛豎起,厲聲道:“她怎么可以這樣?她騙我只是一個普通官員的小妾而已啊,我要知道她是正妻,我怎么可能會碰她?我們這一行的行規清清楚楚,不到萬不得已,千萬別碰正妻。她這可害死我了啊,怎么可以欺騙呢?做人怎么可以這么不真誠呢?”

      頓時,周圍出現了一陣咬牙切齒的聲音。

      這是隱藏在暗中的女武士。

      井中月道:“為何說不能碰正妻呢?”

      云中鶴道:“這有兩個原因,第一,娶妻在賢,納妾在色,所以正妻通常都不漂亮,小妾才漂亮。其二,大戶人家的小妾偷人情況很多,所以小妾出軌,男人不算真正戴綠帽,而正妻出軌,問題就嚴重了,那個男人就要殺人了。”

      我艸!

      小妾出軌,男人不算戴綠帽?

      這是啥狗屁理論啊?

      “寒水城中和你親近的人,都被殺光了。”井中月道:“這是你的罪過的人,他們都想要將你碎尸萬段。”

      井中月拿出來了一張名單,不對,是五張。

      上面密密麻麻都是人名,每一個都想要弄死云中鶴。

      “你能活到現在,真心不容易啊。”井中月道:“那這個李先生又是什么人呢?為何豁出命去保你,他已經被下獄了,押往大贏帝都了知道嗎?”

      云中鶴道:“講真的,我……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啊?我是勾搭過他女兒,但是失敗了。”

      他說的是真話,他真的不知道這個李先生為何對他如此之好,如此拼命地保他。

      不過井中月仿佛并不在乎這些,而是繼續閱讀云中鶴的資料,簡直詳細得嚇人,幾乎他禍害的每一個女人,他闖的每一次大禍都記錄得清清楚楚。

      “這些資料,都是誰去查來的?”云中鶴忍不住問道。

      井中月沒有理會。

      云中鶴道:“是不是楚昭然?他想干什么嗎?這樣查我,什么意思啊?”

      井中月繼續念道:“云中鶴此人,天真幼稚,奸詐刁滑,不學無術,卻聰明伶俐,瘋癲狂放,尤其容貌,俊美無匹,萬中無一。”

      然后井中月朝著云中鶴望來,道:“你容貌當真萬中無一嗎?”

      此時井中月眼前的云中鶴,可謂是又丑又猥瑣,一副乞丐模樣。

      “我怎么可能是萬中無一?”云中鶴冷笑道:“明明是百萬中無一。”

      “是嗎?我倒是要看看,究竟是何等的百萬中無一。”井中月道:“來人,把他帶下去洗刷干凈,換上一身錦衣。”

      “是!”

      兩個仆婦上前,先將云中鶴的脫臼的臂骨接上了,然后帶下去洗澡,恢復真面目。

      如果云中鶴真的如同情報中說得那樣俊美無匹,萬中無一,那井中月倒是真的要好好重用他了。

      ……………………

      注:諸位大人,推薦票莫要浪費,投喂給我呀!給您鞠躬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