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四十三章:顫栗之夜!相擁!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四十三章:顫栗之夜!相擁!字體大小: A+
     

      所有長得帥的男人,都該死!

      只要有我云中鶴八成的帥,那仇恨就已經不共戴天了。

      “云兄,得罪了。”楚昭然說話的時候,時時刻刻都是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云中鶴冷笑道:“這是什么意思啊?”

      楚昭然到:“云兄,畢竟你很快要進入裂風城為官了,這是非常正常的鑒別程序,千萬不要往心里去啊。”

      此人是真陰險,讓手下人假扮黑龍臺武士,就是為了詐出云中鶴的身份。

      如果剛才云中鶴心機不夠深,直接承認自己的身份,那現在已經死透了。

      眼前這個楚昭然會直接砍掉他的腦袋,然后再和井中月匯報。

      井中月手中已經有冷碧了,為何還要有楚昭然?這其中發生了什么變故?

      又或者這是典型的帝王心術,特務工作絕對不能交在一個人手中的,要互相制衡。

      所以明朝有了錦衣衛后,還要成立東廠,之后甚至又有西廠,甚至還有內廠。

      但毫無疑問,此時的楚昭然和冷碧就是井中月的左膀右臂。

      此人厲害啊,剛剛回來,就立下了這么大的功勞,真正的一鳴驚人,甚至冷碧都顯得暗淡了。

      云中鶴道:“鑒別完了嗎?”

      “已經結束了。”楚昭然笑道,這笑容真是親切陽光啊。

      云中鶴道:“我可以回去了嗎?”

      “當然!”楚昭然道:“請。”

      然后,密室的門開啟了。

      云中鶴走了出去,發現這里其實是距離城主府不遠的一間小屋之內。

      他回頭看了一眼,楚昭然翻身上馬,甚至還熱情地朝著云中鶴揮了揮手。

      ………………

      云中鶴走回城主府。

      在城主府的大門口,他見到了井無邊,毫無形象地蹲在地上,如同一條狗。

      此時……已經夜深了吧,井無邊竟然還在這里等候。

      “傲天,你沒事吧?”井無邊道:“你這臉色不太好啊。”

      “沒事。”云中鶴道。

      井無邊道:“你沒事,那我就去休息了啊。”

      然后,他直接走了。

      走出了幾步,他又回頭道:“對了,傲天,今天你贏了,我一定會履行賭注的。我會找一個機會,把冷碧姐姐弄暈,讓你親她小嘴的。我這個人說過的事情,一定要算數,哼!”

      然后,他氣呼呼地走了。

      因為,冷碧姐姐還是他的夢中情人呢。

      云中鶴望著他遠去的背影,冰涼的內心,多了一絲溫熱。

      不過,云中鶴忽然問道:“哥,麝香夫人呢?她回來了嗎?什么時候回來?”

      頓時井無邊顫抖道:“傲天,你過分了啊!”

      我家三個大美人,你一個乞丐竟然全部都想要招惹?

      麝香夫人,是出面營救許安蜓小姐姐的最佳人選,因為她喜歡琴藝。

      …………

      回到臭氣沖天的小院里面,云中鶴直接朝著床上一躺,仿佛要把自己沉入柔軟的棉被之內,放空今天雜亂的思緒。

      緊接著,他又猛地坐起。

      因為房間里面多了一個人。

      “不要點燈,是我。”

      云中鶴頓時大驚,竟然是……風行滅大人。

      之前對風行滅大人,云中鶴并沒有多大概念。

      但現在他知道了,這是一個大人物,一個非常大的人物。

      這是帝都黑龍臺的特使,負責整個裂風城戰略。

      此人關系到整個裂風城,乃至整個無主之地的黑龍臺戰略。

      就這么一個大人物,此時竟然偷偷進入了云中鶴的小院內,這……這該冒何等的風險啊?

      “風大人,您不該來。”云中鶴顫抖道。

      風行滅道:“我不來的話,擔心你會沖動,做出不智的事情。”

      云中鶴道:“風大人,文山先生是我們帝國黑龍臺的人,是我們自己人,對嗎?”

      風行滅道:“對!”

      云中鶴身體微微一顫。

      然后,云中鶴又問道:“今天,我們的一個情報網,被端掉了對嗎?”

      “對!”風行滅道:“這是我們在裂風城僅存的一個大型情報網,整整潛伏了十六年,原本打算等你穩定了之后,把整個情報網也交給你,為你服務的。”

      云中鶴道:“死了多少人?抓了多少人?”

      風行滅道:“死了一百多人,抓了一百多人,當然大部分都是外圍成員。真正的核心密探,總共三十二人。”

      痛徹心扉的損失。

      “但是,這一切和你無關。”風行滅道:“文山的死和你無關,整個情報網被剿滅,也和你完全無關,你絕對絕對不要有任何思想負擔,文山早就暴露了,就算沒有你他也必死無疑。”

      云中鶴道:“當時為何不撤離?當時天羽閣被查封的時候,他們就應該立刻撤離的。”

      風行滅道:“天羽閣并不是我們的勢力范圍,只不過有我們的人在里面而已。當時天羽閣里面發生了兇殺案,幾個權貴子弟死在里面,引發了軒然大波,所以被查封也是正常的。”

      云中鶴道:“那你也應該看出蛛絲馬跡。”

      風行滅道:“對,應該看出來。但是……我……我當時也被關押起來了,正接受帝都使者的調查。”

      云中鶴記起來了,當時無主司的幾位大人告狀到帝都,就是因為風行滅啟用云中鶴這么一個乞丐。

      所以,風行滅整整被關押了半個多月時間。

      “對我的調查結束后,我立刻嗅到味道不對,立刻用最快速度潛入裂風城,但……已經來不及了,這個情報網的人已經全部暴露,敵人已經布下了天羅地網了。”

      云中鶴道:“究竟是哪一個環節上出現了問題?”

      風行滅道:“有人叛變。”

      云中鶴嘶聲道:“怎么又有人叛變?”

      風行滅道:“叛變這種事情,在情報界多得是,我們黑龍臺的間諜固然忠誠,但偶爾還是會出現變節者的。況且這次我們的對手太厲害,尤其對女人來說,他有很大的殺傷力。”

      云中鶴道:“叛變者是誰?”

      “紀妍,她中了楚昭然的美男計。”風行滅道。

      又是楚昭然?

      也難怪啊,他絕對是一等一的美男子,而且陽光儒雅,讓人本能就會信任,親近他。

      女人淪陷在他這種男人身上是很正常的。

      云中鶴道:“風行滅大人,那我們在裂風城內還有多少潛伏勢力?還有什么重要成員?我不想今天這樣的事情再發生了。”

      “零零散散,還有幾個潛伏勢力,但都是小股勢力,加起來不超過三十人。”風行滅道。

      只有不到三十人了?

      那真是凋零之極了。

      這次帝國黑龍臺的損失,真是太大了。

      “那被抓的那些兄弟姐妹,難道不救了嗎?該如何相救?我該怎么配合?”云中鶴問道。

      “營救和你無關。”風行滅大人低聲道:“孩子,你給我記住。你才是整個裂風城任務的核心,所有人都可以死,甚至包括我必要的時候,都可以死。唯獨你不能死,明白嗎?”

      云中鶴道:“難道,就不救她們了嗎?”

      “救,當然要救。”風行滅道:“接下來,帝國會正式派出使者直接和井中月談判接洽,我們會用天文數字的代價,把幸存者換回去。”

      云中鶴道:“不是用武力營救?”

      風行滅道:“當然不是,整個裂風城有一萬多軍隊,除非大軍壓進,否則靠什么武力?都是用交易的方式,換回俘虜。”

      裂風城有四十萬人口,卻要供養一萬多軍隊,這個比例確實是高了,但誰讓井氏家族有錢呢。

      至于營救間諜的方式,不僅僅是大贏帝國,南周帝國,還有北邊的那個超級強國也是這樣的。

      通常都不是武力營救,而是進行交易。

      在這方面,大贏帝國黑龍臺最大方,為了換回哪怕已經廢掉的間諜,也愿意付出天文數字的代價。

      所以黑龍臺的間諜忠誠度極高。

      別的人不說,但是許安蜓云中鶴一定會想辦法相救。

      否則等到帝國使者來交易,恐怕她早已經被拷打得傷痕累累了。

      而且,許安蜓并沒有真正暴露,帝國黑龍臺的交易名單中很可能不會有許安蜓的名字。

      “孩子你記住,你唯一的任務,就是征服井中月,剩下一切都是次要的。”風行滅道:“征服了井中月之后,迎娶她。這樣你才能在裂風城內獲得真正的大權,才能左右裂風城的政策。”

      “你要小心楚昭然這個人,此人非常厲害。”

      云中鶴道:“我已經感受到了。”

      風行滅道:“除了楚昭然之外,你要小心的就是南周帝國的間諜。”

      云中鶴道:“南周帝國在裂風城有很多間諜嗎?”

      “很多。”風行滅道。

      云中鶴道:“那為何大贏帝國的間諜勢力遭到一次又一次的重創,而南周帝國的間諜網沒有遭到大損失?”

      風行滅道:“裂風城也打擊南周帝國的間諜網,但是我們懷疑在井厄在位期間,裂風城就和南周帝國的黑冰臺有密約,存在秘密合作關系。”

      云中鶴道:“南周帝國黑冰臺執行裂風城戰略的最高指揮官是誰?”

      “或許就是那個我們最大的叛徒,燕蹁躚。”風行滅道:“不出意外的話,他在負責無主之地的秘密戰略。”

      云中鶴道:“那在裂風城內,南周帝國肯定會有強大的間諜網。在黑龍臺的情報中,有沒有關于這個間諜網核心人物的資料?也就是南周帝國的最高潛伏者?”

      “有!”風行滅道:“有這么一個人,此人潛伏在裂風城的高層。但是非常隱秘,幾乎沒有任何人知道是誰,我們懷疑在南周帝國也只有區區幾人知曉此人身份。在我們黑龍臺的資料中,給此人的代號是:老千!”

      老千?!

      此人就是南周帝國在裂風城的最高潛伏者?

      這個人會是誰呢?

      云中鶴腦子里面不由得閃過幾個人的面孔。

      “孩子,你還記得我當時為何要讓你來裂風城執行任務嗎?”風行滅道。

      “因為我喜歡作死,喜歡在死亡邊緣游走。”云中鶴道。

      “對。”風行滅道:“因為你很瀟灑,瘋狂。但是……現在我覺得你很悲傷,你已經沒有那么瀟灑了,我不希望見到這樣。你自己也說過,在裂風城內只有瘋子才能活得下去。如今我們黑龍臺在裂風城的勢力更弱了,你的身邊更加險象環生,到處都是敵人,到處都是惡魔。”

      “所以我的孩子,你要繼續之前的那種游戲人生,那種快活,那種在死亡游走的從容和荒誕不羈。”

      “你可以難過,但是趕緊過去。明天早上一起來,你一定要變回自己,變回那個可愛的男孩子。”

      “還有,千萬不要恨井中月,甚至也不要恨冷碧,她們不是你的敵人,知道嗎?雖然井中月殺了我們黑龍臺很多人,但她不是你的敵人,她是你的征服目標,而且計劃成功的話,她就是你的妻子。”

      云中鶴道:“妻子?”

      “當然。”風行滅道:“我們的目標始終只有一個,讓她成為帝國利益的代言人。而一旦你的計劃成功了,你們兩人結婚了,難道我們還會分開你們不成?不會的!你們就是長久的夫妻。”

      “記住,她不是你的敵人,她是你未來的妻子,你所要做的事情,就是征服她,讓她不可救藥地愛上你,我相信你可以的,你擁有無以倫比的魅力。”

      “這次無主之地諸侯聯盟大會,裂風城吃了很大的虧,井中月性格非常強勢,絕對不會善罷甘休的,甚至面臨一場致命的危機,這一場危機關系到裂風城的興衰存亡。”

      聽到這里,云中鶴的耳朵不由得豎起。

      風行滅繼續道:“所以接下來,你會有一個很大的機會,徹底表現你的才華,立下真正巨大的功勞,徹底引起她的矚目。甚至一旦成功的話,你征服她的大計,就算完成了一半。”

      云中鶴道:“裂風城的什么危機?我的什么機會?”

      風行滅道:“我們的情報暫時還不完全,等情報清晰了之后,我會讓人送給你的。”

      接著,風行滅大人站了起來,道:“我不能久呆,這就要走了。”

      云中鶴道:“需要我幫忙您出去嗎?”

      風行滅道:“不需要。”

      云中鶴道:“您怎么出去?”

      風行滅道:“夜香郎,也就是運糞工。”

      云中鶴一愕,風行滅這樣的大人物,竟然要扮成一個運糞工人進出?

      走到門口,風行滅忽然回頭道:“孩子,我能抱抱你嗎?”

      云中鶴一愕,然后點了點頭。

      風行滅轉過身來,用力地抱了云中鶴一下,顫抖道:“孩子,上一次抱你,還只是一個嬰兒,一眨眼這么大了。”

      風行滅深深嗅了一口氣,然后松開云中鶴,直接朝外面走去,直接消失在后院的黑暗之中。

      一刻鐘后!

      一個佝僂的老頭,坐在運糞的馬車上離開了城主府。

      ………………

      注:推薦票是強心劑,請繼續給我好嗎?糕點感謝諸位大人的恩德!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