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四十章:大獲全勝!云中鶴殺人!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四十章:大獲全勝!云中鶴殺人!字體大小: A+
     

      聞道夫大人是真的被驚艷到了。

      對于云中鶴,他真的是完全看不起的,哪怕在傳言中他治好了井無邊。

      但這種江湖術士只會坑蒙拐騙,不學無術,不事生產。

      而聞道夫是北邊大國的進士出身,思維最為傳統,最討厭江湖術士。

      他擔任裂風令的這些年,對這些江湖術士的打擊從來都沒有手軟過。

      而現在云傲天這個江湖騙子竟然想要做官?真是癡人說夢,今天落到他聞道夫手中,定要脫掉一層皮然后逐出裂風城。

      但是,沒有想到這云傲天的表現竟然是如此了得。

      剛才他推斷出前法曹大人是自殺,就已經算是不容易了。

      而此時,他竟然根據傷口異樣推斷出真正的殺人兇手是文山先生。盡管只是推測,但已經很

      讓人刮目相看了。

      眼前這個孩子,真的是一塊天才璞玉啊。

      聞道夫忍不住起了愛才之心了。

      云中鶴又道:“還有一點,這位文山先生是聞大人的心腹幕僚,地位非常高,遠在我之上。而且聞大人您一點都不喜歡我,所以根本沒有必要讓他親自來接待我,這其實是一種暗示。所以從您內心深處,也是渴望我這個乞丐能夠創造奇跡,破解這個案子的。”

      聞道夫此時朝著文山先生望來,道:“必仁啊,你怎么看?”

      那個文山先生聽了云中鶴的話后,先是一陣發呆,甚至一下子反應不過來。

      足足好一會兒后,他才露出了苦澀的微笑,帶著自嘲的表情,朝著云中鶴躬身行了一禮。

      “心上劃一刀,成為必字,而我的字里面剛好有必字,多么契合啊。”文山先生嘆息道:“這等細致若微的判斷,真是讓我也嘆為觀止呀。”

      這是高手!

      他沒有任何反駁,只是苦笑,而且依舊夸獎了云中鶴。

      表現得多么彬彬有禮啊,剛才他還一直幫云中鶴說話了,而云中鶴還反咬他一口,看上去真像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啊。

      幾名武士頓時再也忍不住了,躬身道:“聞大人,這僅僅只是一個巧合而已,文山先生怎么可能是殺人兇手,前法曹大人分明只是畏罪自殺而已。”

      文山先生在衙門中人緣極好,對兄弟們能幫助就幫助,絕對不擺任何架子,大家都非常擁護他。

      所以,此時這些武士對云中鶴完全是怒目而視,恨不得將他亂刀砍死。

      文山先生并不反駁,也不為自己辯白,而是朝著云中鶴道:“云傲天先生,您是混混乞丐出身?”

      云中鶴道:“對的。”

      文山先生道:“您從未學習過斷案之術?”

      云中鶴道:“完全沒有。”

      文山先生道:“那就奇了,你這觀察極度敏銳啊,不但看出了前法曹大人心臟的傷口是斜著往上,而且還看出了他刺入心臟的時候用力劃了一刀,并且因此推斷出了必字。這等敏銳,這等聯想力,真是超乎常人啊,我看黑龍臺和黑冰臺的間諜,也不外如事了。”

      此人陰險。

      非但不給自己辯白,反而暗指云中鶴是敵國的間諜密探。

      這是反守為攻啊。

      裂風城對敵國間諜可是零容忍的,一旦發現,立刻動刑折磨,然后千刀萬剮,殘忍殺死。

      有些時候甚至寧可錯殺,也絕對不放過。

      他這是想要置云中鶴于死地啊。

      聞道夫大人道:“云傲天,文山先生是我的心腹幕僚,一向來忠誠仁義,與人為善,現在你竟然說他是殺人兇手,逼迫前法曹參事自殺,你要給出證據的,否則本官治你一個誣告上官之罪。”

      這話一出,幾名武士大喜,道:“聞大人,這個乞丐信口雌黃,我們這就動大刑,審問他到底是誰派來陷害文山先生的,竟然破壞我們裂風官衙的團結。”

      說罷,幾名武士蠢蠢欲動,就要過來抓云中鶴。

      而此時云中鶴心中只有一句話,這個糟老頭壞的很,他心中早就有了答案了,甚至早掌握了相關證據,卻裝著什么都不知道,這是進一步考驗云中鶴啊。

      原本聞道夫確實想見好就收的,但實在是見獵心喜,忍不住想要進一步壓榨云中鶴。

      看看他還有什么本領,還有什么天才?

      所以竟然推他出去和老奸巨猾的文山先生打擂臺。

      “云傲天,你說心上劃過一刀,就是必!這是前法曹參事對我的提示,說兇手是文必仁,這個推測非常驚艷,但僅僅只是推測,而破案需要的是證據。”聞道夫道:“所以,你要給出證據,能夠直接證明是文山先生謀殺前法曹參事。”

      靠!

      這比登天還要難吧?

      這不是直接殺人啊,而是間接殺人。

      而且云中鶴對前法曹參事和眼前這位文山先生沒有半點了解,上哪里找證據啊?

      “云傲天,能不能證明你是一個合格的法曹官員,就看此時了,證據!重要的是證據!”聞道夫道:“如果你能找到文山先生殺人的證據,我立刻進入城主府為你請功,讓城主大人知道你是何等之出色?”

      打臉井中月?

      這太爽了啊。

      女人就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她本來是要給云中鶴出一個天大的難題,打個半死然后逐出裂風城的。

      現在這個人天大難題竟然被他迎刃而解?她的老師親自為云中鶴請功,這是何等之打臉?

      想想都覺得爽啊。

      但是,怎么找證據呢?

      云中鶴閉上眼睛,絞盡腦汁!

      腦子里面一遍又一遍回剛才那一幕。

      也就是前法曹大人臨死前看到的那一幕,整個過程非常短暫,僅僅只有幾秒鐘而已。

      云中鶴想要找到文山先生的殺人證據,就只能在這幾秒畫面中尋找。

      很快他找出了兩個可能成為證據的點。

      第一:前任法曹在自殺的時候,鮮血飆濺到了文山先生的臉上。

      當然,他現在肯定已經肯定已經洗去血跡了,但如果有紫外線燈的話,還是能夠照射出來的。

      但這個世界云中鶴上哪里去找紫外線燈啊。

      第二,文山先生當時揮舞刀子,用法曹大人兒子作為人質,脅迫前法曹大人。表情非常猙獰,口中反反復復說了一句話。

      云中鶴在腦子放慢這幅畫面,然后讀出了文山先生的話。

      “名單在哪里?不然殺了你兒子!”

      這……這個案子就復雜了啊。

      竟然說名單在哪里?而不是賬本,那這就不是簡單的貪腐案之內,很有可能涉及到了間諜案。

      眼前這位文山先生,很有可能就是別國派來的間諜了啊。

      聞道夫道:“云傲天,抓人是要講證據的,而不能憑借猜測,否則那就是誣告,本官就要治你一個誣告之罪了。”

      “來人,點一炷香。”

      這一次是正常的香了,能夠燃燒半個小時。

      “因為你說本官的心腹幕僚是兇手,在這一炷香燃燒完之前,你必須找到殺人證據,否則本官就要拿你下獄了。”聞道夫冷道。

      這真的是給云中鶴出了一個天大的難題了。

      忽然云中鶴笑道:“這容易,不瞞聞大人,小人還有一件非常了不得的技能,那就是通靈!”

      頓時聞道夫大人面孔顫了一下。

      通靈?!

      這就鬼扯了!

      云中鶴道:“我能夠和死去的人說話,然后讓死者上我的身體,說出他們心中的話,指認兇手。”

      這……這就太兒戲了,太荒謬了。

      聞道夫道:“那你且來表演一下。”

      云中鶴趴到尸體的邊上,低聲道:“大人,是誰殺了你,說出來我給您做主啊。”

      見到這一幕,眾人更加不屑了,找不到證據就裝神弄鬼了嗎?

      接著,云中鶴身體猛地一抖。

      仿佛真的鬼上身了,他的第一句話,就讓周圍所有人毛骨悚然。

      “只要我死了,我的家人就平安了,哈哈哈哈!啊……”

      這聲音竟然和前任法曹一模一樣。

      尤其是文山先生,真的嚇得臉色劇變啊。

      他是絕對不相信江湖術士的把戲的,什么鬼上身啊,什么祖宗上身啊,都扯淡得很。

      但現在這太嚇人了。

      裝出前法曹的聲音這不算什么,關鍵是說出來的話,就是前任法曹大人臨死最后一句話,就是對著他文山說的。

      當時只有他們兩人聽到,絕對不可能有人告訴給云傲天這個乞丐的,絕對不會有第二個活人知道,莫非是真的鬼上身了。

      接著,鬼上身的云中鶴說出來的話就更嚇人了。

      “名單,你要的名單……哈哈哈,在一個誰也找不到的地方!”

      名單?

      文山猛地一陣激靈。

      因為這份名單上有幾十個潛伏者,一旦暴露了,那后果就太可怕了。

      文山就是因為這份名單,所以才用前法曹大人兒子的性命威脅他交出名單。

      哪怕他知道,這樣他可能會有暴露的風險。

      可這名單一旦暴露,不但幾十個潛伏者都要死,潛伏了十幾年的勢力,都要毀于一旦。

      “名單就在……名單就在……”鬼上身的云中鶴一陣顫抖,然后發出凄厲慘叫:“勿傷我兒,你們這群人,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然后,云中鶴睜開眼睛,仿佛鬼已經離開了他的身體。

      所有人驚愕地望著他。

      他們不相信有人會鬼上身,因為江湖把戲太多了。

      但是,云中鶴剛才那聲音太像死去的前法曹大人了。

      最關鍵的是,他說的話就是前法曹臨死前說的最后一句話,這點太詭異了,這句話只有他文山一人聽到。

      莫非……真的是鬼上身。

      而就在此時,云中鶴忽然猛地拿起匕首,朝著尸體沖了過去。

      幾名武士更快沖上去,要阻攔云中鶴。

      “慢,讓他去。”聞道夫道。

      云中鶴沖上前,猛地切開了前法曹大人的肚子,在他的胃部里面翻找。

      所有人面色蒼白地望著這一切。

      包括聞道夫,也胡須微微顫抖,屏住了呼吸。

      這云傲天看上去真的能夠通靈啊,莫非死去的法曹已經告訴他,名單在肚子里面。

      如果是這樣的話,也太驚悚了啊,為了保密,竟然把名單裹在蠟丸吃到肚子里面。

      這云傲天也夠狠啊,直接剖腹!

      “找到了,找到了……”

      云中鶴驚呼,然后從前任法曹的胃部里面,找到了一顆蠟丸,拇指大的蠟丸。

      捏開蠟丸,里面出現了一張紙。

      這……這就是名單。

      這就是法曹大人寧死,也要保住的蠟丸。

      這就是文山大人千方百計要得到手的蠟丸。

      這里面的名單,涉及到幾十個潛伏間諜?牽涉到一個密諜網。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云中鶴的功勞太大了啊。

      云中鶴展開那張紙,就要讀出里面的名字。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

      那名文山先生猛地暴起,如同閃電一般,猛地撲向云中鶴,直接就要將他殺死。

      云中鶴大驚,本能地將手中的蠟丸扔了出去。

      那文山先生直接在空中扭轉了方向,鷂子一般,抓住了那顆蠟丸。

      文山先生不是不會武功的嗎?此時竟然如此厲害?

      “抓住他,抓住他!”聞道夫大人厲聲道。

      頓時,四名武士快速朝著文山先生沖去。

      文山先生猛地將這顆蠟丸捏得粉碎,把里面的紙條也挫得粉碎,然后一把喂到嘴巴里面。

      很快,四名武士猛地將文山先生按在地上。

      聞道夫鷹隼一般的目光望向文山先生道:“沒有想到啊,竟然真的是你,我最信任的幕僚,你在我身邊超過十年了吧?你是哪一國的間諜?”

      “哈哈哈……”文山先生發出厲笑。

      我忠誠于陛下,忠誠于帝國,想要讓我背叛,不可能!”

      “我寧愿碎尸萬段,因為絕對不愿意我的同僚暴露于危險之中。”

      “啊……”忽然,文山先生猛地爆吼。

      “他要自殺,攔住他,攔住他……”

      但是已經來不及了。

      可怕的黑血,從七竅猛地涌出,文山先生自殺了。

      云中鶴道:“那個蠟丸是假的,是我現場搓出來的,里面的那張紙也沒有名單的,是假的。我只是詐你的,我壓根不知道那名單在哪里。”

      “我知道,我知道……”文山先生道:“但哪怕有萬一的可能性,我也要拼命去毀掉。我寧愿粉身碎骨,也要保護我的兄弟姐妹不受傷害。”

      云中鶴心中猛地一顫。

      “云傲天,你成為了帝國的敵人,很快就會有人來找你了,哈哈哈……”,他說這句話的時候是唇語,除了云中鶴之外沒有人聽見。

      然后,這位文山先生扭頭死去。

      死得瞑目,死得其所,死得壯烈。

      此時,旁邊的聞道夫開始鼓掌。

      然后,在場所有人都開始鼓掌。

      “云傲天先生,你表現得非常出色,遠遠超過我們的預期,我這就帶著你進城主府請功!”聞道夫道。

      而這個時候,外面傳來了聲音。

      “城主大人到!”

      井中月來了?

      聞道夫拉著云中鶴的手道:“傲天,你實在是太出色了,我這就帶著你去請功,哈哈!”

      ……(這段劇情很重要,現在完整了)……

      注:四千多字的大章,懇請大家推薦票支持,真是有些心力憔悴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