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三十八章:云傲天大人!開始華麗表演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三十八章:云傲天大人!開始華麗表演字體大小: A+
     

      望著下面跪得整整齊齊的官吏,云中鶴有些懵逼了。

      我……我這究竟是啥官職啊?

      這么大嗎?能夠管這么多人嗎?

      緊接著幾個仆婦上前,直接把云中鶴的衣衫扒了下來。

      “諸位大姐,別這樣,別這樣!”云中鶴忸怩道:“我好些天沒有洗澡了呢。”

      何止是沒有洗澡啊,頭發依舊如同雜草一般,依舊是一副乞丐樣子。

      瞧瞧,大家都是美男子,看看人家沈浪活得多么精致?

      還好幾位大姐沒有把云中鶴扒光,這肯定是因為他沒有露出俊美無匹容顏的原因,否則此時他清白已經不保了,我們美男子要懂得保護自己啊。

      接著這幾位大姐,又用粗糙有力的雙手為云中鶴穿上了官服,戴上了官帽。

      云中鶴覺得這一幕莫名地熟悉。

      這就是山寨版的陳橋兵變,綠袍加身?

      緊接著云中鶴發現,自己這一身官服竟然是綠色的,那帽子呢?該不會也是綠的吧。

      不過他還是不認識這官服和官帽,依舊不知道自己是何官職。

      而在場所有人見到云中鶴這一身打扮,也只有一個感覺,沐猴而冠。

      “大人,請。”一名胖乎乎的中年幕僚上前躬身行禮。

      “去哪里啊?”云中鶴問道。

      “裂風令聞大人,已經等候多時了。”中年文士道。

      聞大人?聞道夫?

      這可是真正的大人物,他是井厄老城主的絕對嫡系,為裂風城的擴張立下了赫赫大功,而且他還是井中月的老師。

      此人德高望重,甚至連井中月都要敬之三分。

      至于井無邊?

      抱歉,他見到眼前這位老大人,就如同老鼠見到貓一般,從小讀書的時候是被聞道夫揍到大的。

      云中鶴跟著這個文士,朝著主衙走去,身后幾十名官吏也跟著一起去了。

      “大人,云傲天來了。”中年人士道。

      “進來!”里面傳來了冷酷的聲音。

      光聽聲音云中鶴就知道,此人非常不好相處,這就是典型對自己嚴苛,對別人更加嚴苛的人。

      大門推開,云中鶴走了進去。

      其他所有人,全部躬身站在門外,連腰都不敢直起。

      進入之后,云中鶴看到了一個枯瘦的身影,身上穿著朱紅色的官服,此人便是聞道夫了。

      他的官服很破舊,渾身皮膚又老又皺,一張臉如同刀劈斧砍一樣尖削。

      這是一個清官,一個讓下屬聞風喪膽的清官。

      見到云中鶴進來,對方并沒有轉身。

      “你就是云傲天?”

      “是。”

      “你什么功名?”

      云中鶴道:“幼兒啟蒙,一年輟學。”

      “胡鬧……”聞道夫厲聲道:“城主胡鬧,她當我裂風官衙是什么?她當法曹參事這個官職什么?”

      聽到這里,云中鶴終于明白自己是什么官職了。

      竟然是法曹大人。

      這是什么官職?相當于裂風城的警察局長,監獄長,法官,檢察長集于一身。

      掌管治安,刑獄,查案的主官。

      絕對的實權派,是一個非常非常重要的官職。

      井中月竟然這么大方,把這么權力這么大的官職,交給云中鶴這個乞丐?

      太離譜了吧。

      云中鶴只是要求官職不要比李田低,但李田僅僅只是百戶而已啊,而且還不是正規軍的百戶。

      “你是何出身?可有當過任何官職?”聞道夫問道。“

      云中鶴道:“乞丐混混出身,沒有當過任何官職。”

      “胡鬧,胡鬧……”聞道夫厲聲道:“這當我裂風城官場是什么?隨便一個阿貓阿狗也能做官嗎?體面何在?威嚴何在?”

      “你叫云傲天是吧,給我從哪里來,到哪里去,滾得遠遠的!”

      這個老頭還真是火爆脾氣啊,而且看上去心情也很不好。

      “來人,把這個乞丐給我扔出去,把他的官服給我扒下來。”聞道夫大聲吼道。

      “慢!”云中鶴道:“聞大人,讓我來做官的是井中月,她是裂風谷的主君,你莫非要抵抗她的鈞旨嗎?你莫非要仗著自己資格老,欺壓少君嗎?”

      聞道夫銳利的目光如電掃射過來,冷笑道:“小東西,主君是我的學生,我們情同父女,不是你能挑撥的。”

      這老東西眼睛還真銳利,云中鶴明明是四五十歲的打扮,結果被他一口叫破。

      “你跟我來。”裂風令聞道夫冷道,然后朝著后院走去,幾名陰狠的武士跟了上來。

      來到后院,開啟了一道地下暗門,進入了地下密室之內。

      這個密室處于地下十幾米處,顯得尤為陰森恐怖。

      按說這種地下室應該是冬暖夏涼的,此時卻嚴寒如同冰窖一般。

      “法曹是刑獄主官,乃是重中之重,此官職最重要的職能就是查案。”聞道夫道:“你會查案嗎?”

      “沒有查過,但不試試怎么知道?”云中鶴道。

      眾人冷笑。

      查案這東西至少需要十幾年的學習,十幾年的實踐。

      你區區一個乞丐混混,會個屁啊?

      “《洗冤集》看過嗎?《尸說》看過嗎?”聞道夫問道。

      這是這個世界查案的最入門書籍了。

      “沒有。”云中鶴道。

      眾人更加不屑,關于查案的書籍,足足有幾百本,堆起來有一堵墻。任何一個法曹大人都要把這些書籍看完的,而《洗冤集》和《尸說》完全是最啟蒙的書籍了。

      連這兩本書你都沒有看過,還說要破案?

      荒天下之大謬。

      長長的地下臺階終于走完了,進入了地下密室。

      這里真冷啊,云中鶴幾乎都要凍得哆嗦了,很顯然這里藏放了不少冰。

      這里擺著一張床,蓋著一張白布。

      聞道夫大人上前,猛地掀開了白布,露出了一具完全不著寸縷的……尸體。

      這是一個中年男性,微胖。

      胸口心臟處有一個傷口,直接致命。

      “這是上一任法曹參事。”聞道夫大人道。

      云中鶴頓時一顫,也就是說這就是他的前任了?此時已經死在臺上了,而且是心臟中劍?

      難怪呢?

      法曹是刑獄主官,有權有勢,一個蘿卜一個坑,怎么會輪到他云中鶴。

      原來,前任法曹竟然死了,被人謀殺了。

      那我這個新任法曹,豈不是很危險?

      “帶上來!”聞道夫一聲令下。

      頓時,幾名武士又帶上來了三個人。

      一個文士,一個仆人,一個武夫。

      “跪下!”

      這三個人直挺挺跪在了地上。

      聞道夫大人道:“云傲天,作為一個法曹,最最重要的職責就是破案。前任法曹被殺一案,我已經破了,并且找到了兇手,就在眼前這幾人之內。”

      云中鶴立刻望向跪在地上的這三人。

      聞道夫道:“這是一個非常簡單的案子,給你一炷香的時間,立刻找到殺死前任法曹的兇手。你若能找出來,我便允許你留在我裂風官衙為官。但你若是找錯了兇手,那就是冤假錯案,重打五十棍,然后驅逐出裂風城。”

      接著,聞道夫大人手一揮。

      立刻有人點燃了一炷香,倒計時這就開始了。

      接著,又涌進來了四個武士,其中兩個拿著粗大的水火棍,殺氣騰騰。

      這五十棍打下去,只怕會盆骨粉碎性骨折吧。

      靠!

      這絕對是井中月和聞道夫之間的陰謀。

      主管刑獄的法曹大人死了,出現了空缺。但是井中月壓根就沒有想要讓云中鶴去做這個官,開玩笑嗎?這個官職也是裂風官衙的幾個主官之一,起碼也要舉人才能做。

      你云中鶴只是區區一個乞丐混混,何德何能能做法曹大人?

      所以剛才只是給云中鶴演了一場戲而已,就是讓他穿一下官服過過癮,根本連對外公布都不會的,所以也不會失了裂風城的體面。

      這完全是把云中鶴當猴耍呢。

      太過分了!

      聞道夫大人道:“云傲天,別說本官不給你機會,你要你找出兇手,本官二話不說,直接讓你留下為官。但是你斷錯了案,就休怪本官無情了。”

      井中月,你好狠毒的小娘們啊。

      這哪有一個時辰啊,一炷香最多十五分鐘而已。

      不僅要將云中鶴逐出裂風城,還要將他打個半死,可見云中鶴是真的將她得罪狠了。

      “別浪費時間了,開始吧!”聞道夫大人道,然后在一個椅子上坐了下來,閉目養神。

      云中鶴發現,這一炷香燒得尤其快,別說十五分鐘了,只怕五分鐘都堅持不到吧?

      聞道夫大人閉目冷笑。

      月月真是胡鬧,老師我這么繁忙,哪有時間陪這等乞丐臭蟲浪費?

      眼前這個乞丐,想要在半刻鐘內斷出這個案子,找到兇手?完全是癡人說夢!

      只待時間一到,立刻將這個混混打個半死,然后逐出裂風城便是。

      若是這樣的人做了法曹,裂風城顏面何存?我聞道夫顏面何存?

      旁邊所有人也幸災樂禍。

      聞道夫大人設下的這個陷阱深不見的,這云傲天完蛋了。

      ………………

      五分鐘內破案,并且找到兇手,確實比登天還難啊。

      云中鶴目光望向跪在地上的那三個人。

      中年文士,應該是前任法曹的幕僚。

      武夫,應該是前任法曹的保鏢。

      仆人,應該是前任法曹的家奴。

      這三個人,究竟哪一個才是殺人兇手呢?

      五分鐘,詢問的話完全來不及。

      云中鶴閉上眼睛,這是上天注定的嗎?

      今天他要破案,昨天晚上就有一個號稱能夠通靈的二十七號精神病人上身了。

      鬼娘,現在就看看你的本事了。

      云中鶴來到尸體面前,再一次閉上眼睛道:“二十七號,二十七號,上身了。”

      “院長,奴家來了,奴家來了……”

      云中鶴猛地一哆嗦,二十七號精神病人上身了。

      然后他俯下臉,湊在前任法曹大人的尸體面前,用心聲道:“死去的人啊,你臨死之前說的最后一句話是什么啊?”

      頓時,一陣詭異的聲音在云中鶴腦子內響起。

      “只要我死了,我的家人就平安了,哈哈哈哈!啊……”

      這,這是前任法曹臨死之前最后的話?

      這就是所謂的通靈?就是能夠聽到死人的最后一句話?

      太詭異了!但這能力確實嚇人啊。

      不過這樣一來就有意思了啊。

      這個前任法曹是自殺的啊,那兇手就是他自己了啊。

      哈哈哈!

      聞道夫大人,你真陰險啊,這是給我一個黑不見底的陷阱啊。

      不過,那也要喝我云中鶴大人的洗腳水。

      ……………………

      注:怯怯問一句,還有推薦票嗎?糕點給大家作揖叩首了,求鼓勵,求包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