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三十七章:云傲天新官上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三十七章:云傲天新官上任!字體大小: A+
     

      云中鶴這也是第一次見到二十六個精神病人坐在一起。

      什么?你問一號,二號,三號精神病人去哪里了?

      這我哪知道啊?我還沒有見過呢。(不但云中鶴沒見過,糕點也沒有)

      睡夢中,云中鶴來到椅子上坐了下來,并且戰術后仰,緩緩道:“怎么個回事啊?這一消失就是快一個月,翅膀長硬了?我這個院長使喚不動你們了?”

      “院長,我必須申明一下,我們不是雞,不是你想要上哪個就上哪個的?”其中一個精神病人道。

      云中鶴道:“千萬別弄錯了,是你們上我,而不是我上你們。”

      “院長,我覺得你對我們不尊重。你回憶一下你之前的所作所為,隨便一個雞毛蒜皮的小事都要召喚我們上身。你或許不知道,你每一次召喚我們上身都是需要代價的。”

      云中鶴一愕:是嗎?召喚你們這些精神病上身還有代價?什么代價?

      精神病人們沒有回答,而是說道:“院長,經過我們的討論和協商,決定了一件事情。”

      云中鶴道:“什么?你們決定了一件事情?真是開玩笑啊,我才是院長,我才有最終決定權。”

      “院長,之前我們活著被你管也就算了,現在死了難道還要歸你管嗎?如果您再這么獨裁的話,那我們保證以后再也不出現,再也不上你的身了。”

      云中鶴趕緊認慫道:“別這樣,別這樣,我只是隨便說說而已,我怎么舍得你們難過呢?”

      “我們這個決定就是,從現在開始,每個月時間只能有一個人上你的身體,也就是說你每個月只能擁有一項詭異天賦。在這個月時間內,你隨時隨地都可以召喚這個精神病人上身,不可以再召喚其他人。”

      云中鶴道:“那我可以指定某個人嗎?”

      “不可以,這完全是隨機抽取的,五,四,三……”

      云中鶴現在對這個倒計時極度敏感,聽到之后立刻驚悚,顫抖道:“什么意思?難道又要再炸一次嗎?”

      “三,二,一,倒計時結束,”

      “第一個月,精神病人上院長指標,隨機抽取開始!”

      黑暗中出現了一束光芒,隨機照射在某個精神病人的臉上。

      然后開始隨機變幻。

      這就是隨機抽簽了?

      云中鶴頓時變得緊張起來,因為抽中了那個精神病人,就意味著接下來這一個月之間內,他擁有了這個精神病人的天賦了。

      可千萬千萬不要抽中某些垃圾天賦啊。

      又比如有一個精神病人,他號稱可以盜取別人的夢境,而且還可以改變操縱別人的夢境,你以為上演盜夢空間呢?

      又又比如有一個精神病人,聽得懂老鼠說話,沒錯是老鼠,也不是貓,也不是狗,就是老鼠。

      又比如某個精神病人,說自己可以變成女人的樣子,鬼要這種能力啊。

      “嗖嗖嗖嗖嗖……”

      光影繼續在變幻,抽簽依舊在繼續,完全是隨機,毫無規律的。

      千萬要牛逼的精神病人啊!

      九號量子,九號量子。

      要不然二十三號達芬奇也行。

      忽然,光柱停止移動,直接定格在某一張臉上。

      隨機抽取的結果出來了。

      “院長,接下來這個月時間內,就由我來侍奉您了。”那個精神病患者嘿嘿笑道。

      云中鶴一愕,顫聲道:“喂,大嬸,你誰啊?”

      “院長,我是二十七號啊。”那個精神病患者道。

      二十七號?

      干嘛的?有啥特殊能力啊?

      別怪云中鶴勢利啊,他管理X精神病院的時候,關注力也都在哪些天賦特別牛逼的精神病患者身上,那些看上去不牛逼的,他自己主動就忘記了,查房的時候也主動忽略過去了。

      “你有啥能力啊?你外號叫什么?”云中鶴道。

      二十七號道:“我的外號叫鬼娘。”

      云中鶴想起來了。

      二十七號就是那個號稱自己能夠通靈的精神病。

      說真的,這二十七號精神病患者也算是非常特殊的,號稱通靈者啊,能夠見到鬼,并且和鬼交流,這難道還不夠牛逼的嗎?

      但是……

      這個世界壓根就沒有鬼,不管是現代地球,還是這個世界,都絕對沒有鬼。

      所以,她通個鬼靈啊。

      她說自己能夠和死人說話,但是……人都已經死了,誰能證明啊?

      所以這位二十七號精神病患者從來都沒有證明過自己的能力。

      “院長,不瞞您說,你長得那么英俊,我已經暗戀你很久了。”二十七號鬼娘垂涎道,露出了陰森的面孔,嘖嘖道:“接下來這個月,我隨時隨地都能上你的身體了。”

      云中鶴頭皮發麻。

      他記起來了,他為何每一次查房都會忽略二十七號了。

      不僅僅是她顯得太陰森,真的如同鬼婆一樣,還有一點,她每一次一見到云中鶴,就喜歡舔嘴唇,還色瞇瞇的笑,甚至還對云中鶴動手動腳。

      如果是一個年輕的大美人也就罷了,但偏偏她永遠一副貞子的模樣,就算偶爾露出臉,也真的如同鬼一樣,讓人不寒而栗啊。

      “院長,接下來一個月,我們好好親近親近啊,哈哈哈哈哈……”鬼娘尖笑道。

      云中鶴狂呼:“不要,不要啊……”

      然后,他猛地驚醒過來。

      醒來之后,云中鶴搖晃自己的腦袋。

      剛才都是做夢,不是真的,絕對不是真的。

      接著云中鶴開始嘗試著召喚道:“二十七號?二十七號……”

      接下來驚悚的一幕出現了。

      “院長,奴家來了!”

      “哇,院長,你的身體好纖細,好誘人啊。”

      然后,鬼娘上身的云中鶴,竟然自己伸手摸自己。

      云中鶴汗毛豎起,仰天長嘯:“蒼天啊,大地啊,你為什么要這樣對我?”

      ……………………

      次日醒來!

      云中鶴有一個非常可怕的發現,他的手竟然放在不該放的地方。

      我……我的天那!

      太可怕了。

      難道接下來一個月時間,他都要和這個二十七號精神病在一起嗎?

      不要啊,我不要啊。

      能不能換啊?

      深深吸了一口氣。

      吸氣,放屁!

      必須讓自己在最短時間內安靜下來。

      因為今天有一場戰斗啊。

      這是他和井中月的第一場戰斗。

      只能贏,不能輸!

      這一戰一旦輸了,就意味著他在裂風城任務中出局了,直接宣布失敗。

      井中月會給他什么官職?

      會給他出一個什么樣的天大難題?

      不知道!

      但可以肯定的是,對方絕對不會讓他順順利利坐上這個官職。

      一定會想辦法把他罷官,并且趕出裂風城。

      面對接下來的惡戰,我那個金手指真的可以嗎?那個時時刻刻都想上我身的鬼娘,真的有用?

      而就在此時,云中鶴院子門猛地被推開,然后進來了一隊武士。

      “云傲天先生,跟我們走吧,我們帶你去衙門上職,新官上任。”武士首領道。

      云中鶴道:“可是,我還沒有吃飯啊。”

      武士首領也沒有理會,直接一揮手,兩名武士上前,直接將他提起來,抬了出去。

      出了院子之后,云中鶴看到了井無邊。

      “傲天,我來給你送行。”井無邊道:“另外為兄給你準備了五百兩銀子,還有一些金瘡藥,斷骨膏之類。”

      你就不能盼我一點好?

      就這么認定我今天一定會輸,一定會被罷官,會被打斷雙腿趕出裂風城?

      “這根棍子,干嘛用的?”云中鶴問道。

      井無邊道:“挨打的時候,咬在嘴里。”

      云中鶴道:“那樣會不疼嗎?”

      井無邊道:“不,還是會很疼,但起碼不會讓你嚎啕大哭。你是我兄弟,我丟不起這個人。”

      我日!

      接著,井無邊道:“傲天,這條路是你自己選。而且……我也希望你輸,今天輸的話還能活,如果明天輸,那你就會死的。”

      說這句話的時候,井無邊顯得非常認真。

      云中鶴沉默片刻道:“哥,誰要是再說你傻,我就砍死他。”

      接著,云中鶴又道:“不過路是我自己選的,而且今天我贏定了,你準備把冷碧弄昏,她的下嘴,我親定了。”

      然后,云中鶴就被兩名武士抬出了城主府,朝著未知的地方走去。

      ………………

      裂風城繁華的街道上。

      “兩位兄臺,我明明是做官去的,為何如同犯人一樣,被押著走啊。”云中鶴問道:“你看看這一路上人的目光,都以為我是死囚呢。”

      幾名武士毫不言語。

      云中鶴道:“幾位兄臺,我們這是要去哪里啊?”

      幾名武士依舊沒有回答。

      云中鶴道:“我這是要去擔任什么官職啊?”

      幾名武士如同啞巴了一般,完全不理會。

      差不多一刻鐘后,為首的武士首領道:“到了!”

      云中鶴一抬頭,發現這是一個恢宏嚴肅的巨大建筑。

      高高在上的臺階,冰冷的大門,巨大的牌匾上寫著三個大字:裂風衙。

      而且大門之外,還有一個巨大的鼓。

      真的好威風,好肅殺啊。

      第一次看到的人,應該還有一些疑惑。

      莫非眼前這個也是城主府?明明山頂上的那個巨大的城堡群才是城主府啊?

      那眼前這個是什么?

      這就是裂風城官衙。

      裂風谷,下轄一個主城,十九個領。

      井中月是整個裂風谷的主人,是一名大諸侯。

      而裂風城也有自己的主官,稱之為裂風令!

      而眼前這個裂風官衙,才是管理這座裂風城的最高權力機構。

      而且在權力級別上,裂風衙是超過黑血堂的,是僅次于城主府的地方。

      就是這個衙門,管理著整個城市十幾萬人口。

      之前云中鶴想過很多次,井中月究竟會給他什么官?

      弼馬溫?欽天司?等等有名無實的閑職。

      甚至他還想過,井中月會不會專門為他設置一個官職,比如青樓管理委員會?

      沒有想到他上班的地方,竟然是這么裂風官衙這么牛逼的地方。

      “進去吧!”武士首領道,然后依舊如同押著犯人一般,將云中鶴押進了威風凜凜的官衙之內。

      “幾位兄臺,井中月城主究竟給我什么官職啊?”云中鶴無比好奇激動問道。

      瞧著架勢,官職真心不小啊,而且也像是很有權力的樣子啊。

      幾位武士依舊毫不理會,直接將云中鶴帶進了一個院子大堂之內,把按在了一個椅子上。

      然后,黑壓壓地走進來幾十名官吏,整整齊齊朝著云中鶴躬身拜下:“拜見大人!”

      “拜見大人!”

      靠,這么大排場,我這究竟是什么官啊?

      ………………

      注:絞盡腦汁枯坐很久很久,終于構思好了。拜求諸位大人的推薦票,千萬拜托了!

      又又通宵了,我再寫一章然后去睡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