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三十章:絕色女王井中月!夢中殺人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三十章:絕色女王井中月!夢中殺人字體大小: A+
     

      云中鶴現在是又感動,又無語。

      云中鶴道:“不要,不需要,我能治好你,我能救你。”

      但是,井無邊已經聽不到了。

      剛才說那么長的話,已經耗盡了他最后的力氣,說完之后直接昏厥了過去。

      然后,然后幾名武士上來,直接將云中鶴裝入麻袋里面。

      云中鶴道:“我艸,你們干嘛?我的仙丹馬上就煉好了,馬上就能救井無邊了,保證藥到病除,你們干嘛?你們干嘛?”

      “快來人啊!藍神仙你這個老雜毛,快來殺我啊!”

      “冷碧大人,快來弄死我啊,弄死我啊……”

      那個武士道:“吹什么牛?公子臨死之前用最后一口氣救你,別不知道好歹。”

      然后他二話不說,直接往云中鶴嘴里塞入一團布,用繩子捆綁。

      艸,艸,艸。

      這下子云中鶴動彈不得,也喊不出聲了。

      幾個人抬著麻袋扔進一輛馬車之內。

      然后,武士駕駛馬車朝著城主府之外行駛而去。

      這不僅是要將云中鶴送出城主府,而是直接要送出無主之地了。

      甚至還為云中鶴準備了五百兩銀子。

      云中鶴內心非常感動,感動之后內心只有一句話,我……我艸啊。

      任由他奸猾如鬼,但是在這些魯莽的武士面前,真是沒有半分施展空間。

      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

      瘋子遇到兵,大概也是差不多的。

      就這樣,馬車帶著云中鶴趁著夜色,一直沖了出去。

      那幾個武士還覺得自己很偉大,救了云中鶴一命。

      就這樣,裝著云中鶴的馬車暢通無助出了城主府。

      艸,艸,艸……

      云中鶴拼命掙扎,用腳踢馬車板壁,但完全無濟于事。

      這個時候隨便來一個人阻止他們吧。

      任何一個人都行。

      仿佛聽到了云中鶴的心聲,忽然前面出現了一陣急促的馬蹄聲,然后冷喝聲響起。

      “干什么?”正是冷碧的聲音。

      云中鶴心中大喜,拼命地踢馬車板壁。

      “拜見大人。”幾名武士直接單膝跪下。

      冷碧道:“我問你們,這馬車里面運的是什么?”

      那武士首領道:“冷碧大人,這……這是公子最后的心愿。”

      冷碧道:“那個瘋子?”

      武士首領沉默不言。

      冷碧道:“簽了軍令狀,就要認,將他押出來。”

      然而,這女人二話不說直接拔出刀,直接就要在大門口將云中鶴斬首,為井無邊陪葬。

      那武士首領沙啞道:“公子說了,他是沒用的人,這天下間他唯一能夠庇護的也只有這個瘋子乞丐了。救他一命,那他這一生也不至于毫無意義。”

      冷碧美麗的面孔微微顫了一下,然后揮手道:“走,越遠越好,扔到無主之地外面去。”

      “是,謝冷大人成全。”那武士道。

      然后,他駕駛著馬車繼續遠去,冷碧催動戰馬,進入城主府。

      云中鶴心急如焚,我的四寸不爛之舌,這是身體原主唯一的天賦異稟啊。

      頂,頂,頂!

      云中鶴頂破了口中的布條,對著冷碧的背影大聲高呼道:“冷碧,我不走!我想和你困覺,我要和你困覺!”

      頓時,空氣中一冷。

      瞬間,冷碧猛地轉過身來,拔出利劍,閃電一般沖過來。

      二話不說,猛地一劍朝云中鶴刺來。

      “唰……”

      云中鶴身上的繩子直接被切斷了。

      “嗨,又見面了,女神!”云中鶴招了招手。

      冷碧凝視云中鶴,問道:“這么作死?為何?我已經饒你一條狗命了,為何要作死?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你究竟是誰的人?”

      這個女人就可怕了。

      她被激怒之后,非但沒有直接殺云中鶴,而是立刻懷疑他是誰的人。

      “兩個時辰,我的仙丹就煉好了,井無邊就能救了。”云中鶴此時沒有再詼諧,充滿了嚴肅認真。

      冷碧道:“你若現在就走,不但能活,而且還能活得不錯。你如果回到城主府,就九死一生,你確定要賭?井無邊的時間不多了,他一死,你也就死了。”

      云中鶴沒有回答,直接從馬車上走了下來,重新走進了城主府內。

      ………………

      回到城主府的小院內,云中鶴近乎瘋狂一般的工作。

      完成青霉素的最后一道工序。

      他真的是在賭命了,井無邊的狀況太差了,仿佛隨時都能死去的樣子。

      這個時候,青霉素能不能救活他,也是未知數了。

      真的只能賭了。

      “我兩個時辰后來拿藥,屆時你拿不出來藥的話,死。你的藥救不活井無邊,你也死!”

      冷碧直接在云中鶴面前放了一個大沙漏,兩個時辰剛好流完。

      絕對的爭分奪秒。

      ………………

      病房之內,十幾個大夫,包括藍神仙都在盡最后的努力。

      裂風夫人哭得上氣不接下氣,哀求藍神仙。

      “藍神仙,藍仙長,你神通廣大,救救我兒,救救我兒。”

      “雖然他沒出息,不成器,但也是我唯一的兒子啊,是我的骨肉啊。”

      “您的老師呢?他有經天緯地之才,你讓他來救救我兒。”

      裂風夫人直接跪了下去。

      藍神仙趕緊上前扶起,哀聲道:“萬萬不能,萬萬不能,夫人莫要折煞了我啊。”

      “不蠻夫人說,無邊公子降生到這個世界本就是意外,能夠活到今日,已經耗費了我莫大的心血和德行,我已經向老天爺奪回了許多壽數了。如今無邊公子的夭折,已經是上天注定,老朽實在無能為力了。”

      裂風夫人顫抖道:“難道我兒,真的就沒救了嗎?”

      藍神仙含淚道:“沒救了,我和他情同父子,如果能救,哪怕我付出生命,也甘之若飴。”

      裂風夫人目光望向床上的井無邊,輕輕擦拭淚水,緩緩道:“我苦命的兒,你離去了也好,也好。井中月呢?她的弟弟要死了,她為何還不回來?”

      冷碧道:“夫人,城主去參加無主之地的諸侯大會了,要十天之后才能回來,現在正處于最關鍵的時刻。”

      無主之地諸侯大會,確實是天大的事情,甚至關系到整個無主之地的未來戰略,也關系到裂風城的命運。

      “好,好,忙好……”裂風夫人眼淚涌出,然后眼睛一閉,直接昏厥了過去。

      “夫人,夫人……”周圍一群大夫又涌了上去。

      冷碧道:“來人,把夫人抬回房間休息。”

      幾個女武士上前,小心翼翼將裂風夫人抬起來,朝著內間走去。

      冷碧坐在床邊,望著井無邊的面孔,本能地看著床頭的沙漏。

      冷碧道:“藍神仙,諸位大夫,井無邊確定無救了?”

      藍神仙搖頭,所有大夫搖頭,完全判了井無邊的死刑。

      冷碧道:“那行,那我們就在這里送他最后一程吧。”

      而就在此時,外面所有人整整齊齊跪下。

      整個空氣,猛地肅殺。

      然后,迷漫起一陣清幽的香味。

      本能地,所有人全部站直,甚至全身汗毛都豎起來。

      所有人的頭顱,都佝僂了下去,腰仿佛面條一般,直接軟了下去,目光望向了地面。

      這種感覺就仿佛在森林里面,王者猛獸要來了,所有的動物都感受道它的氣場,立刻蜷縮起來。

      房門開啟,一個身影進來。

      頓時,整個房間猛地一亮,仿佛一輪明月出現在房間之內。

      一個美人,一個絕色美人,一個絕世美人。

      如同天上明月,皎潔完美。

      她身上穿著雪白的城主錦袍,風塵仆仆,卻又一塵不染。

      這是很奇怪的狀態。

      全場屏息。

      有一個大夫本來要放屁的,但活生生憋回到肚子里面倒放了。

      “拜見城主!”

      全場所有人,全部整整齊齊跪下。

      這就是無主之地唯一的女諸侯,裂風谷一萬三萬平方公里領地,幾十萬子民至高無上的女王。

      生殺予奪,殺人如麻的女魔頭。

      當她出現的時候,所有人都覺得脖子發冷。

      在她身上還有一個典故讓云中鶴嘖嘖稱奇。

      吾夢中好殺人!

      但她在夢中真的殺了一個人,而這個人正好是……別國派來的間諜。

      但她真的很美,而且是那種非常經典的美麗。

      身如楊柳,婀娜婉約。

      眉如遠山,瓊鼻如雪,櫻唇似花,面孔美得讓人心神搖曳。

      因為比較高,所以看上去還有點點纖弱的感覺,但曲線卻又浮凸迷人。

      她很少言語,卻不是那種冷若冰霜,只是幽靜寡語。

      如果用花來形容女子,找不到一朵花適合井中月。

      她太不一樣了。

      …………

      “城主,您怎么回來了,現在是諸侯大會關鍵時刻啊。”冷碧驚道:“我不讓夫人給您送信的。”

      井中月:“我提前退場了。”

      然后,她就沒有多余的解釋,但冷碧卻心臟揪起。

      這次的諸侯大會何等重要,提前退場的后果何等嚴重?完全可想而知。

      井中月道:“井無邊,無救了嗎?”

      十幾名大夫全部跪下,叩首道:“小人有罪。”

      剛才裂風夫人問話的時候,這些大夫都站得穩穩的,而現在見到了井中月,直接跪在地上瑟瑟發抖,此時完全跪伏在地上,唯恐她一言不合又殺人。

      井中月又淡淡移了藍神仙一眼。

      藍神仙躬身拜下道:“啟稟主君,無救了,神仙難救!”

      “知道了。”井中月在床邊坐了下來。

      然后她揮了揮手。

      頓時所有人彎腰躬身退了出來。

      一直到完全退出房間,這才敢大口呼吸。

      這就是井中月的威風,裂風谷女王。

      所有人退出之后,井中月握緊弟弟的手。

      發現自己的手有點冰冷,于是她拿過火燭,直接把自己芊芊玉手放在火焰上烘烤。

      感覺到灼燒疼痛的時候,眉毛微微顫了一下,仿佛有點過癮舒爽的感覺。

      覺得手烘烤得有溫度了,她再抓起弟弟的手,捂在自己絕美的臉蛋上,仿佛想要感受親弟弟最后的溫度。

      就這樣一言不發,坐在那里,靜靜等著井無邊死去。

      空氣中充滿了悲痛和壓抑。

      ………………

      注:本書第一個重要女角出場了,懇請諸位恩公推薦票,糕點六體投地謝恩了。

      大家覺得這井中月表現的第一隱藏特質是什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