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二十七章:征服全場,風范無雙!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二十七章:征服全場,風范無雙!字體大小: A+
     

      燒滾的油鍋有多恐怖?

      這個世界的人不知道沸騰的油有多少度?但是誰都見過炸雞,炸爆米花,炸油條。

      白花花的肉放下來炸,如果不管的話能夠直接炸成焦炭。

      平時沸油不小心濺到身上的時候,都痛得幾乎要跳起來。

      這直接跳下去油鍋,應該是痛不欲生吧。

      要不然十八層地獄里面的有一個刑罰就是下油鍋呢?

      在場所有人都等待慘不忍睹的一幕出現,等著云中鶴發出前所未有的凄厲慘叫,然后聞到炸肉的味道。

      云中鶴果然發出了慘叫。

      不……這……這慘叫有點……詭異啊。

      “啊……”

      “哦……”

      “太爽了,太爽了……”

      “我正好十來天沒有洗澡了,這會兒可得洗得干干凈凈,洗白白,洗白白。”

      油鍋里面的云中鶴,竟然優哉游哉地在里面洗澡了。

      這當然是假油鍋,這個巨大鍋釜下面是有隔熱層的,上面裝滿的是醋酸,硼砂,最上面漂著一層油而已,井無邊用來試探云中鶴膽量的道具而已。

      從視覺效果上,煙霧滾滾,油鍋沸騰,實際上溫度只有六十度左右而已。

      云中鶴不但開始洗澡,而且還在里面脫衣衫和褲子了,一件一件往外拋。

      “不好意思?有肥皂嗎?胰子呢?”

      “都沒有啊,那我干搓了。”

      “冷碧姐姐,要不要進來一起洗啊,我們來一場鴛鴦浴,如何?”

      “此情此景,我要吟詩一首:鴨鴨鴨,曲項向天嘎,汗毛浮黃水,魔掌撥白波。”

      云中鶴一邊吟詩,一邊真的昂起了他修長的脖子,揮灑著他雜草一般狂亂不及的臟發。

      這個畫面真實天雷滾滾啊。

      全場依舊靜寂。

      我們今天不是來看殺人的嗎?怎么變成了一個乞丐演荒誕喜劇了?

      “啪啪啪啪啪……”井無邊高舉雙手,拍著巴掌。

      “有趣,有趣……你他娘的是真的不怕死啊。”

      “這個世界裝瘋賣傻的人很多,我基本上見一個殺一個。”

      “這個世界真正的瘋子也有很多,他們和行尸走肉沒有任何區別。”

      “這個世界上最最稀有的只有一種人,半瘋半清醒,他們也是最最痛苦的。”

      “云傲天,見鬼的,你就不能取一個像樣一點的假名嗎?誰家給小孩取這樣一個名字,那父母和孩子前輩子該有多大仇啊。”

      井無邊微微抬起手道:“云傲天,你得罪我的事情就這樣一筆勾銷了,你是一個有趣的人,而且也是一個真正的瘋子,用生命的代價完成了精彩絕倫的表演,今天晚上我非常開心。你活了,不用死了!”

      然后,井無邊朝著冷碧道:“姐姐,你也知道我腦子不正常的,好不容易遇到一個腦子同樣不正常的瘋子,我想饒他不死,可以嗎?”

      冷碧道:“我殺人無數,要么是周圍強國的間諜,要么是裂風城內的叛徒,無一不是精英強者。遇到老鼠,我可以踩死,但也可以不踩死。”

      “謝謝姐姐。”井無邊道。

      冷碧道:“無邊,你要領養這只老鼠當寵物嗎?”

      這只老鼠當然指的是云中鶴。

      井無邊望著油鍋中的云中鶴,淡淡道:“你處心積慮做這一切,就是為了投靠我吧,就是想要進入城主府吧?”

      云傲天,哦不,云中鶴沒有說話。(奶奶的,我都被帶偏了)

      井無邊繼續道:“抱歉……不行!云傲天你非常有趣,比我身邊的人都有趣,但是你不夠卑微,不是一條好狗,也不是一只好寵物。”

      云中鶴道:“那也巧了,我是想要進入城主府,是想要投靠井無邊公子,但我的要求是你用八抬大轎把我請回來,今天我是被你抓來的,你這誠意不足,所以我也不想就這么投靠你。”

      “八抬大轎?你這是想要我娶你入門嗎?”井無邊道:“來人啊,把云傲天先生送走,從哪里來,就扔回到哪里去,從今以后再也不要理會他,哪怕他的表演再精彩,再拼命也沒用。”

      井無邊這話,就是要徹底關上城主府的大門,終身不接納云中鶴。

      如果這樣的話,豈不是前功盡棄了嗎?

      “帶走,帶走,給他一百兩銀子,就當作今天晚上的演出費。”井無邊揮了揮手,忍不住又去撓了一下,面孔又一陣抽搐,顯然又一陣抽痛。

      幾名武士上前,就要將云中鶴從油鍋里面提溜出來,扔回道楊樹胡同,讓他繼續去算命。

      云中鶴道:“井公子,你有難言之隱,平時不敢喝水吧?因為每一次小便都如同刀割一般劇痛,但越是這樣,越是尿急,尿頻,尿痛,簡直痛不欲生,而且經常尿血,還開始腐爛化膿了吧。”

      “啊?你怎么知道?”井無邊猛地一陣哆嗦。

      “噓,噓,噓,噓……”云中鶴嘴里發出了噓噓的聲音。

      艸,艸,艸!

      聽到這聲音,井無邊渾身一陣陣哆嗦,一陣陣抽搐劇痛。

      “你,你他媽作死啊,作死啊……”井無邊癲狂尖叫道,拼命夾緊了雙腿。

      他不是不想去茅房,但一想到小解時候的劇痛,真的恨不得將自己割掉啊,所以現在不敢喝水也不敢喝酒。

      最近他脾氣那么暴躁,動不動拿人喂老虎,就是這個原因。

      關鍵這種事情,還不好意思和外人說,找遍了所有的大夫,都治不好啊。

      就算偶爾好了一兩天,但很快就復發了。

      于是他的狂躁癥就更嚴重了。

      憑什么?憑什么?

      我長得這么帥,卻要尿頻尿痛?

      你長得那么不帥,卻不尿頻尿痛?

      這世界還有天理嗎?

      云中鶴看得出來,這井無邊的病癥已經非常非常嚴重了。

      前列腺炎,繼而引發的尿道炎,甚至還會引發其他的炎癥,沒看到他臉色不正常通紅,已經開始發燒了嗎,淋巴結也應該腫大得很厲害了,沒看到他一直坐在椅子上不敢動嗎。

      而他的不孕不育,也應該是因為前列腺炎,這是男人不孕不育的第一大兇手。

      因為這病,井無邊已經很久都沒有碰過女人了,這樣的人生還有什么樂趣啊?

      在現代社會,這兩種病雖然不致命,但是也讓人痛不欲生啊,每一次上廁所都如同刀絞火燒一般,真的很不等引刀成一快。

      云中鶴道:“井無邊公子,你這病我能治,保證還你暢快幸福生活。”

      “做夢!”井無邊道:“南周帝國,大贏帝國的御醫都來了十幾人,整個天下專治疑難雜癥的大夫都來為我看過,沒有一個治得好,你只是一個半瘋半傻的江湖騙子而已看,想要治好我的病?做夢!”

      “輕而易舉,只要煉丹幾顆,保證藥到病除。”云中鶴道:“我云傲天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通陰陽,曉八卦。文能治國安邦,武能治療花柳,實乃天下第一英才。”

      “真能治?”井無邊問道,臉上已經有幾分認真了。

      如果沒有剛才云中鶴的那一番表演,他是完全不信的,但現在他覺得云中鶴還真有幾分高人風范。

      而且這病癥實在是將井無邊折磨得痛不欲生,哪怕有萬分之一的希望,也不想錯過。

      云中鶴淡淡道:“如果不能藥到病除的話,你就弄死我,最慘的敵法。派幾個黑人把我云傲天蹂躪致死!”

      井無邊道:“云傲天,你這個人挺有意思,我已經不大想要殺你了。而且對我這個病,我已經有些絕望了,你若重新讓我燃起希望,最終卻治不好我的話,那后果非常可怕的。”

      此時井無邊的聲音已經非常嚴肅了。

      “立軍令狀!”云中鶴從臟衣服里面掏出一支筆,道:“能不能給我一張紙啊?”

      很快有人遞給他一張雪白的云紙。

      “不好意思,這種紙我用不慣,有沒有那種粗糙的草紙,上茅房用的那種。”云中鶴道:“看到這雪白光滑的宣紙,我就會想到它擦不干凈腚,摩擦系數不夠。”

      我日,你這什么狗屁毛病?

      很快真的有人給他找了一張大草紙。

      云中鶴大喜,用舌頭舔了一口毛筆弄濕上面的墨,然后在這粗糙的草紙上寫下了軍令狀。

      內容如下:

      “如果不治好井無邊公子的絕癥,云傲天就被蹂躪致死。”

      暈,前列腺炎和尿道炎啥時候成絕癥了?

      云中鶴道:“如果我真的治好了你這痛不欲生的病癥,那你就要用八抬大轎重新把我接進城主府內。”

      “沒問題。”井無邊道:“如果你能治好我的病,你就是我的恩人。從今以后城主府就是你的家,我就是你的靠山,在裂風城,你都可以橫著走了。”

      “橫著走?”云中鶴道:“六親不認的霸王步嗎?”

      咦?你關注點為何在這上面?離題了啊。

      井無邊道:“對。”

      云中鶴道:“井無邊公子你能不能為我表演一下霸王步?示范示范?”

      井無邊一愕,這……這是啥意思啊?讓我給你表演?找死嗎?

      云中鶴道:“有病走兩步,走兩步。”

      所有人大愕,你云傲天剛剛正常了不到一刻鐘,又瘋了?

      你好不容易從鬼門關里面活著走出來,這么迫不及待作死?

      井無邊公子喜怒無常,你這樣撩撥他會死的!

      云中鶴道:“井無邊公子,我看你有些抑郁啊,你需要發泄一番,下來走兩步。”

      “沒病走兩步,有病也走兩步,走兩步!”

      “哈,哈哈哈……”井無邊瞇起眼睛,從憤怒變成大笑。

      然后他竟然真的從椅子上下來,雙臂大張,雙腿張開,邁出的螃蟹的囂張步伐。

      還真是精神病,喜怒無常的啊。

      不過這是他得意之作,因為這螃蟹步他是開山鼻祖嗎,之前他一天到晚走路都是這樣的。

      只不過自從得病之后,他都不敢走了,都夾緊了腚走路,感覺走路已經失去靈魂了。

      現在重新走一遍霸王步,雖然依舊很痛,但是卻也暢快。

      云中鶴鄙夷道:“井公子,你這霸王步不正宗啊,不夠威風啊!。”

      “屁,這螃蟹霸王步是我發明的,你說我不正宗?”井無邊大怒:“小心我割掉你舌頭,剁掉你的雙腳。”

      云中鶴藐視道:“我這就讓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六親不認霸王步。”

      然后,云中鶴把乞丐裝破布長袍一甩,把這大廳當成了T臺。

      “這是勾魂攝魄美人步。”

      云中鶴手掌掐腰,搖曳生姿,他先走的是嫵媚的模特步,

      也被稱之為貓步。而且是女人專門的模特步,沒有高跟鞋他就踮著腳走。

      走得那叫一個風騷,仿佛真的是在米蘭時裝周一般。

      頓時,所有人看呆了。

      這……這個乞丐,這么騷的嗎?

      用風騷的模特貓步走到了大廳的盡頭之后,猛一個回頭。

      “接下來,開始走真正霸王步。配樂聲響起。”

      云中鶴嘴里開始唱起了歡快的歌曲,為自己的霸王步配BGM。

      “我想任性我就任性

      我想倔強我也能倔強

      看你們誰能把我怎么樣

      我想不彷徨就不彷徨

      我想不迷惘就不迷惘

      還有什么比這讓人更膨脹”

      就這樣,云中鶴也一邊唱,一邊大搖大擺,走出了最最正宗的六親不認螃蟹步。

      那效果簡直比《西虹市首富》里面的沈騰還要賤。

      走完之后,云中鶴一甩茅草長發,還朝冷碧拋去了一個媚眼。

      我……我艸!

      全場所有人,再一次被雷得外焦里嫩,如同看小丑一般靜寂無聲。

      唯有井無邊笑得上氣不接下氣,只有兩個精神病在自嗨。

      真是神經病兒童歡樂多,他看云中鶴越來越有意思,越來越對眼。

      此時他真是快樂無邊,高舉雙手鼓掌,露出了他手腕的傷口,好幾道傷口,最新一道還很新鮮。

      他自殺割腕的傷口,深可見骨。

      ……………………

      注:我,糕點,乞討推薦票!諸位大爺,賞我幾張吧!

      現在新書榜竟然還要看打賞,有余力的兄弟可以支持一些,不強求不強求,千恩萬謝,能給推薦票就已經很感恩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