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二十五章:城主府內浪出天際!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二十五章:城主府內浪出天際!字體大小: A+
     

      云中鶴道:“請問幾位大人,有何指教?”

      武士道:“那你聽好了,裂風城內只能有一個神仙,那就是藍神仙。任何居心叵測的江湖術士,只能是找死。”

      說罷他猛地拔出劍,對準云中鶴的胸口,冷冷道:“下次投胎看清楚一點,不要無意中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死吧!”

      然后,這名武士猛地一劍就要刺穿云中鶴的胸膛。

      許安亭兄妹還有幾名黑龍臺武士再也忍不住了,猛地便要沖出來救人。

      …………

      與此同時!

      在不遠處的窗戶后面,有一雙眼睛死死盯著這一切,這就是冷碧派來的黑血堂的武士首領。

      因為他們要確定,云中鶴是不是別國派來的密探,有沒有團伙。

      “想要確定這個算命先生是不是別國的間諜非常簡單,只要動手殺他,如果有人出手相救,那就證明他有團伙,是間諜的可能性就很大。”

      “如果他任由被殺死,那就說明他未必是別國的間諜。”

      “等著吧,我們好好看看,究竟有沒有人會救他!最好有人來救,這樣不能能夠揪出一個間諜,還能抓到一串,破獲一整個別國的潛伏諜網。”

      …………

      云中鶴看著那名武士猛地一劍刺來,頓時心急如焚。

      不是怕死。

      雖然現在讀心術失效了,但是云中鶴卻能看出,對方沒有殺心。

      畢竟十六號精神病人上身已經幾次了,云中鶴自己也學了一些皮毛。

      從眼神深處可以看出,對方沒有絕對之殺氣。

      這……絕對是試探。

      但這反而是最危險的,許安亭兄妹關心他的安危,所以此時肯定就在隔壁,見到他生命危險,或許會出手相救。

      而一旦他們出手,差不多就暴露了一小半。

      雖然不能證明他們是別國的密探,但憑什么大半夜里面隱藏在這里,而且還出來救一個算命的江湖術士?

      裂風城抓捕別國密探,是不需要證據的,只要有懷疑,便會立刻下手。

      在井中月的絕對意志下,黑血堂手段之狠辣果決,簡直難以想象。

      只要有懷疑,黑血堂便會將安亭客棧里面的人全部抓捕,先進行大刑拷問,然后再全部殺死。

      必須阻止他們,必須阻止。

      怎么阻止?

      忽然云中鶴大笑,面對刺來的利劍沒有求饒,反而開始唱曲。

      激烈慷慨之曲,仿佛毫不畏死一般。

      而這首曲子是《十面埋伏》,這個世界上沒有的曲子,云中鶴只在許安亭兄妹面前演奏過。

      頓時,他們立刻就聽出來了。

      十面埋伏,云中鶴這是告訴他們,這里有埋伏,危險!

      千萬別露面,別出手。

      于是,許安亭兄妹立刻定住身形,依舊隱藏在屋內,一動不動。

      “噗刺……”那個武士的劍,猛地刺入了云中鶴的胸膛之內。

      卻只有一陣冰涼,不痛。

      因為,這是一支收縮劍,是表演戲法的道具。

      看似劍尖刺入胸膛之內,實際上是縮回了劍身了。

      場面一片寂靜。

      那名武士安靜一動不動,依舊裝著刺穿了云中鶴的架勢。

      原處的房屋窗后,目光鷹隼一般盯著周圍的一切,沒有發現任何動靜,沒有發現任何人出現。

      “看來,是我們多心了。”那名黑血堂的武士首領道。

      然后,他張嘴發出了一陣夜鶯的鳴叫。

      用道具劍刺云中鶴的那名武士聽到這夜鶯的鳴叫之后,立刻收回了道具劍。

      對云中鶴的測試算是結束了。

      “云先生,走吧,跟我們去一個地方!”

      云中鶴低頭看了一眼胸口,還是破了一個小口。

      “去哪里?”云中鶴問道。

      “去了你就知道了。”那名武士道:“來人,將云先生抬上馬車,帶走。”

      云中鶴冷笑道:“沒有八抬大轎,我不走,我不走……”

      但是城主府武士二話不說,直接將他抬起來丟進馬車,朝著城主府行駛而去。

      云中鶴躺在馬車里面,長長呼了一口氣,輕輕夾了夾胳肢。

      里面的那顆特殊的泥丸還在,不過一會兒進入城主府還要搜身,所以藏在胳肢窩不穩妥,需要藏在其他地方。

      在路上,他腦子不斷運轉,回憶著井無邊的這個人的強烈特征。

      首先,這個人真的是神經質,不能以常理論之,也不能用常理對待。

      其次,這個人喜歡兩種殺人法。如果只是普通憤怒,那會直接類似,然后剁成碎片。

      而對于最痛恨的人,他會用另外一種殺人法,就是喂老虎。

      ………………

      云中鶴再一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身處一個金碧輝煌的房內。

      抬起頭,第一眼就見到了一個非常英俊的錦衣公子,正慵懶地躺在華麗的大椅子上,兩條腿大張。

      見到他的第一眼,云中鶴腦子里面就浮出一個詞。

      六親不認。

      不是真正的六親不認,而是那種我今天考了六十分,有生以來第一次及格,所以回家的路上,邁著六親不認的螃蟹步伐。

      在地球的時候,云中鶴見過不少超級富二代,但是沒有一個能夠富得過眼前這位的。

      擁有一萬三千平方公里的領地,幾十萬子民,家里都是金山銀海。

      跋扈,囂張,輕浮,二逼,兇狠等等氣質,完全寫在了他那張腎虛的面孔上。

      毫無疑問,這位就是井無邊了。

      而且此人好像比自己想象中的病重,雙眸通紅,甚至還有發燒的癥狀,偶爾面孔會抽搐一下,他正在承受難以想象的病痛。

      未來在很長時間,云中鶴可能都要跟著這個紈绔子弟混了。

      這就是我將來的主君了,真的是……太有意思,太刺激了。

      這井無邊是一個瘋子,不能以常理論之,切記切記。

      而此時的井無邊也在看云中鶴,他腦子里面只在想一個問題:眼前這個人,是先勒死然后剁成碎片?又或者是讓老虎活生生咬死?

      只有憤怒值到達一定級別,他才會把人喂老虎的。那畫面實在太殘忍了,老虎張開血盆大口,猛地一口咬下,那個時候人不會立刻死,會眼睜睜看著自己被老虎吃進肚子里面。

      …………

      云中鶴在井無邊臉上只停留了不到三秒鐘,目光立刻被另外一個人吸引了。

      一個小姐姐,冷酷犀利的小姐姐。

      哇!

      長得好美啊,關鍵身材太火爆了啊,那兩條大長腿簡直秒殺任何超模,充滿了絕對的力量感。

      只不過目光太兇了,看得人怕怕。

      這位是誰呢?

      看著打扮不是井中月,但是地位有很高,因為她站在井無邊的面前,而且望向井無邊的目光充滿了嫌棄。

      如果沒有猜錯的話,這就是冷碧了。

      黑血堂之主,裂風城的武道天才,死在她手中的別國密探,至少有幾百上千人了。

      也就是說,這個小姐姐是專門殺云中鶴這等人的。

      密探克星啊。

      難怪二十幾歲就晉身到裂風城高層了,瞧瞧這事業線,完全深不見底啊。

      云中鶴第一眼看腰,第二眼往下,第三眼往上,第四眼才落在她的臉上。

      最后,他所有的目光都凝聚在制高點。

      這目光真是一點都不掩飾啊?

      小姐姐,只看你第一眼我就決定了。

      從今以后,你就是我在裂風城的二房姨太太了。

      在場幾個人也完全呆了。

      靠!

      好色的見多了,但這么不怕死的第一次見啊。

      凡是敢這樣下流盯著冷碧大人看的男人,都已經死透了,而且眼睛都被挖了。

      你這個猥瑣老頭,你眼珠子都快迸出來,落入冷碧大人的胸口內了。

      “小姐年芳幾何,仙鄉何處,可曾婚配,小生云傲天有禮了。”云中鶴彬彬有禮,朝著冷碧行禮。

      然后他從懷中抽出破舊的紙扇,刷地打開,雙腿微微邁開,瀟灑地扇著。

      當然,這一幕本來應該風度翩翩的。

      但可惜現在的云中鶴已經扮老四五十歲的模樣,頭發如同雜草,衣衫如同破布,一腳赤足,另外一只腳穿著布鞋還破了兩個大洞,兩根倔強的腳指頭露在外面。

      活生生的邋遢乞丐啊。

      而他破舊的紙扇上,寫著四個大字:花柳無憂。

      下面還有一行小字:無憂醫堂,專治花柳,還您幸福。

      這是裂風城的一家醫館,專門治一些不可告人的病癥,這扇子是專門用來打廣告的。

      云中鶴拿著這扇子,很容易讓人懷疑,他是不是去治療過。

      而他這個開場,確實……把眾人驚艷得外焦里嫩。

      井無邊和冷碧想了很多次,都完全沒有想到這位云先生會是這等……獵奇的樣子。

      “你就是那位號稱神算,開了天眼的云神仙?”井無邊道。

      “沒錯,便是小生。”云中鶴回答道,但目光始終盯著冷碧,甚至還用眼神挑逗。

      只不過他此時臟亂老差的模樣,眉飛色舞的樣子實在是太……賤了。

      “這位小姐,我這人最擅長相面,你有宜男之相,未來會有三個兒子,兩個女兒,當然你五行缺水,所以需要找一個有水的丈夫。云乃萬水之母,最是般配,未來兒子可以跟著你姓,取名叫冷云,男女都可用,豈不妙哉?”

      周圍人咧嘴,不可思議地望著眼前這個老乞丐。

      你剛見冷碧大人第一眼,就連以后孩子的名字都取好了?

      冷碧目光冰寒道:“云傲天,你就那么不怕死嗎?”

      “怕,怕得要死。”

      冷碧道:“那為何還要瘋狂作死呢?”

      云中鶴道:“不知道為何,見到小姐的第一眼,我就有一股強烈的沖動,幾乎要噴發而出。”

      此時也沒有捧哏的,應該主動問道,什么沖動呢?

      沒有人捧哏?那我就自己來。

      云中鶴捏著嗓子,變身裝出冷碧的聲音道:“什么沖動呢?”

      然后,他云中鶴熾熱地望著冷碧道:“要么我死在小姐的劍下,要么小姐拜在我的劍下。”

      眾人驚呆了。

      這么瘋狂作死的人,真……真還是第一次見到啊。

      就連井無邊也完全驚呆了,誰都知道他把井無邊視為禁臠的,而眼前這個乞丐竟然這么瘋狂地調戲冷碧,調戲讓人聞風散膽,殺人無數的黑血堂之主。

      此人竟然是……活得這么不耐煩嗎?

      …………

      注:諸位恩公,糕點崇拜仰慕你們,那給我幾張推薦票好不?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