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二十三章:變態錦囊,激蕩城主府!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二十三章:變態錦囊,激蕩城主府!字體大小: A+
     

      云中鶴腦子飛快運轉,考驗他智慧的時刻到了。

      這個十萬火急的時刻,只能要進行最大膽的猜測了。

      眼前這個城衛軍的百戶李田遇到了什么致命的危機?

      聯想最近發生了什么事情?而且是大事。

      正好有一件,就發生在云中鶴的身邊,城主府的管家李堂貪墨公帑被抓捕下獄。

      李堂姓李,而眼前這個李田也姓李,那么這二者之間有沒有關系?

      更加大膽地猜測,李堂就是眼前這個李田的靠山,而靠山倒了,李田當然惶惶不可終日,不知道該如何抉擇,所以這才來算命。

      對,對!

      這種可能性非常大。

      但現在的關鍵之處就是李田心中默寫的那個字究竟是什么?

      這……就完全如同大海撈針了。

      云中鶴對眼前這個李田可謂是一無所知的,完全無從猜測。

      但是他對李堂的資料是背過的,他的爺爺本姓是呂,后來因為家境太窮養不活,過繼到了一個姓李的家中,從此之后改姓為李。

      李堂對此始終耿耿于懷,想著自己無法認祖歸宗,內心始終無比遺憾。

      之前提過,李堂此人附庸風雅,喜歡書法和字畫,當時云中鶴為了將來巴結他,所以研究過他的書法。

      李堂寫得最多的就是這個呂字,寫得最好的也是這個呂字,顯然都已經成為心魔了。

      如果李田是李堂的子侄的話,那么顯然他的本姓也是呂,那么他會不會受李堂的影響,呂字也成為他的心魔呢。

      云中鶴道:“李百戶,你心中寫的這個字,應該和家族傳承有關。”

      他這句話毫無疑問是試探,因為任何字都可能和家族傳承有關,不能說云中鶴講錯了。而一旦李田直接了當承認,那這個字很有可能就是他的本姓呂。

      漢字博大精深,真的是很能扯。

      比如屌這個字,代表男人的根,當然和家族傳承有關,就是靠著這玩意傳宗接代的。

      又比如美,在說文解字中,美可以解為羊大。而羊同音于陽,陽大豈不是更加有利于傳宗接代?

      咦,為何都是下三路的啊?

      聽了云中鶴的話后,李田聽了之后,微微一愕,然后點了點頭。

      這個反應就很有意思了,因為他非常直接就點頭了。

      如果是其他含糊的字,李田會想好一會兒這個字和家族傳承有沒有關聯。

      他現在這么直接點頭了,那這個字是呂的可能性就很大了。

      如果這李田和李堂一樣,對自己不能認祖歸宗而耿耿于懷,所以都成為了心魔了。那如果心中要想一個字,他大概也本能會想到呂字。

      “呂!”云中鶴道:“你心中默寫的字是呂。”

      與此同時,不遠處藏在暗處許安蜓用弓弩瞄準了李田,只要云中鶴說錯,李田對云中鶴動手的話,她立刻將李田射死。

      聽到云中鶴說出了這個字,李田頓時驚呆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足足好一會兒,他猛地將刀子插回刀鞘,躬身拜下道:“先生大才,先生大才,竟然真的算出來我心中默寫的字。”

      云中鶴長長松了一口氣,竟然真的算對了。

      真的是百分之三十的智慧,百分之七十的運氣了。

      見到李田這前倨后恭的姿態,云中鶴冷笑道:“李百戶剛才可是要想我拔刀嗎?”

      “本官有眼無珠,有眼無珠,請先生見諒。”李田道:“云先生,我遇到了一個天大的麻煩,正在做生死抉擇,游離不定,所以……”

      “住口……”云中鶴道:“這一切都在這個字上了,我看字就可以了。”

      云中鶴在地上寫了一個呂字。

      “呂字兩張口,在上古這個字意思非常簡單,就是指房子,祭祀用的房子。上面這個口是指屋頂上的窗戶,天窗。下面這個口是墻壁上的門。如今幾千年時間過去了,什么房子把窗戶開在屋頂上,那就是監獄,這是為了預防囚犯越獄,所以才把窗戶開在屋頂,足夠高,犯人夠不著。”

      云中鶴望向李田道:“李百戶,有一個對你非常重要的人有牢獄之災啊。”

      這話一出,李田更是完全驚呆了,躬身拜下道:“先生真乃神人也,先生真乃神人也,李田服了。下獄的是我的叔叔,他是城主府的管家,也是我的靠山。現在他們已經找到我了,讓我招供我堂叔的罪名,否則就要判我連坐之罪。我這該如何是好啊,是應該背叛堂叔,還是繼續咬牙支撐。關鍵是我叔叔能不能渡過這一關啊?”

      意思很明白了,李田百戶不知道李堂這次能不能平安度過這次危機,所以不知道該不該背叛。

      萬一現在背叛了,李堂有驚無險地出來了,那他李田豈不是死無葬身之地。

      可是不背叛的話,李堂如果真的完蛋了,那他李田豈不是跟著陪葬。

      李田百戶道:“云先生,您開了天眼了,有這么大的神通,您幫我算算,我這堂叔這次能不能出來?我該不該背叛他,該不該招供他的罪名?”

      云中鶴閉上眼睛,掐了一會兒蘭花指。

      然后睜開眼睛,淡淡道:“你這叔叔本姓是呂吧,是之后改姓的李。”

      李田頓時更加震撼無比,這云先生真是神人啊,竟是全部都算準了,真正是開了天眼啊。

      云中鶴指著地上的呂道:“你叔叔的命運,在這個字上寫得清清楚楚。百年之前就已經注定了,脫呂為李。可以解釋為脫呂姓,改為李姓。而剛才我們也說了,呂字上面那個口是天窗,下面那個口是門,形同監獄。脫呂為李,也可以解為李姓某人,脫離了牢獄之災。”

      “所以你的叔叔這次有驚無險,能夠平安脫身。你不需要出賣他,反而應該堅定站在他那邊,這樣就算暫時受一些委屈,未來也能因禍得福。”

      李百戶口中不斷念道:“脫呂為李,脫呂為李,沒錯,沒錯!這老天爺不是清清楚楚告訴我,我堂叔這次有驚無險嗎?多謝老神仙指點迷津,李田沒齒難忘!”

      然后,李百戶雙手奉上一個盒子,里面是整整一百兩銀子,這筆銀子還是張大虎賄賂他的呢。

      云中鶴淡淡道:“我說過了,我不會要你銀子,事成之后你把錦囊交給城主府的井無邊公子,便算是報酬。”

      李田道:“若真如先生所算,李某哪怕冒著掉腦袋的風險,也要把您的錦囊送到井無邊公子面前。”

      然后,這位李百戶千恩萬謝離開了。

      云中鶴松了一口氣,能不能順利進入城主府并且在短時間內獲得高位,就看這個錦囊了。

      ………………

      回到家中之后,李百戶先把云中鶴交給他的錦囊藏好。

      然后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次日,李田剛剛回到城衛軍衙門上班,直接就被抓了。

      為了讓他指認李堂貪墨,黑血堂直接開始動刑了。

      這黑血堂就是井中月的錦衣衛啊,不但抓別國間諜,還抓領地內的貪腐。

      如果換在之前,李百戶早就招供了,將李堂出賣得干干凈凈。

      但是他昨天夜里才得到神仙指點,怎么可能出賣李堂,硬是咬緊牙關,鐵骨錚錚。

      “哈哈哈,想要我出賣堂叔,完全是癡人說夢。”

      “堂叔對我恩重如山,我李田難道是忘恩負義,狼心狗肺之輩?”

      “別說動刑了,就算你殺了我,我也絕對不會出賣堂叔的。”

      李田本來想說他堂叔清清白白,但這話實在說不出口,李堂的貪婪眾所周知,哪里有半分清白啊?

      那動刑之人足足打斷了三根鞭子,李田硬是沒有半句招供,也沒有出賣李堂半句。

      …………

      “李田招供了嗎?”一名女子道。

      她就是黑血堂之主,冷碧大人。井中月的第一心腹,此女厲害之極,她掌管黑血堂這些年,簡直讓多國密探聞風喪膽。

      大贏帝國的黑龍臺的密探,就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在她的手中。

      “沒有招供,李田鐵骨錚錚,說就算打死他,也絕對不會出賣堂叔。”

      “哦?沒有看出來,此人竟然如此忠貞?”冷碧驚訝。

      “大人,要不要動大刑?或者將這李田一并扔到監獄,罷官處死?”

      女子道:“不,裂風城缺的正是忠貞之士,不要在拷問他了。”

      “那李堂的罪名怎么辦?”

      女子道:“老夫人已經出面了,李堂是老夫人的心腹,城主大人也不可能真的殺了他。”

      “那,那就這么算了?李堂這個大蛀蟲就這么放過了?他做城主府管家的這些年,貪墨了多少銀子啊?”

      女子道:“城主大人已經有決定了。”

      半天之后!

      城主府管家李堂被釋放,私下交出了貪墨的銀子高達三萬兩,剝奪管家之職,回鄉養老。

      城衛軍百戶李田無罪釋放,并且得到了城主大人的召見。

      當然,李田并沒有真正得到城主召見,而是黑血堂的冷碧大人代替城主召見了他。

      不僅如此,她還狠狠叱責了李田百戶,整整罵了十分鐘。

      從城主府出來之后,李田只覺得自己要歡喜得炸開了一般。

      雖然他連抬頭看一眼冷碧大人都不敢,但是他不是傻子,雖然在叱責他,但其實是欣賞他的忠貞,寧愿被打死也不背叛恩主。

      今日不會背叛李堂,明日也絕對不會背叛井氏。

      所以井中月才讓冷碧代替她召見李田百戶,用叱責當作勉勵。

      李田只是一個小小的百戶,而井中月是這片土地的女王,隨便一根手指頭可以讓李田上天堂,也可讓他下地獄。

      之前李田從未被城主大人理會過,而這次召見預示了一點,他李田要紅了。

      此時李田內心只有一句話,云先生神了!

      他算得太準了。

      李堂有驚無險,能夠從監獄里面走出來,保住性命。

      他李田能夠因禍得福,竟然百分之百準確。

      太神了,太牛逼了。

      現在云先生讓他辦的事情,他要趕緊去辦啊,萬萬不可耽誤了。

      于是,李田不顧渾身傷痕累累跑到家中,小心翼翼找出之前藏好的錦囊。

      他不是沒有想過打開來看看,但他沒有那么傻。這個錦囊關系到井無邊公子,他李田最好不要有任何牽扯。

      將錦囊揣到懷中,李田朝著城主府狂奔而去。

      ………………

      “啟稟井無邊公子,小人李田求見。”

      李百戶在城衛軍衙門雖然也算是一個人物,但是在城主府,井無邊的奴才都沒有把他放在眼里,尤其李堂已經失勢了。

      “不見。”井無邊的心腹奴才冷道。

      區區一個百戶,也想要見井無邊公子,你以為你是誰啊?

      李田道:“我這里有一個錦囊,關系到井無邊公子的性命,一定要親手交給他。”

      頓時那個奴才有點嚇到了,立刻飛奔進入城主府西院,把這件事情稟報之。

      片刻后,那個奴才出來,目光充滿了刻骨的憤怒和恨意,臉上有清晰的巴掌印,身上還有幾道鞭子印。

      很顯然,他挨打了。

      “公子讓你進去。”那奴才道。

      李田百戶內心惴惴不安地走了進去,如同進入龍潭虎穴一般。

      不過他還是有一點點底氣的,他覺得自己身后站著云神仙。

      進入西院之后,李田覺得自己的眼睛完全不夠用了,這里太富麗堂皇了。

      不過他根本不敢看,雙目下垂,看著自己腳尖。

      進入一個樓閣之內,里面頓時充滿了迷人的幽香,這應該就是井無邊公子的住處了,奢華至極。

      “跪下。”一個奴仆上前冷喝道。

      李田便在一個屏風面前跪了下來。

      片刻后,里面傳來了一個公子慵懶的聲音道:“你說有一個錦囊要給我,關系到我的性命?”

      李田道:“是,一個非常神通廣大的云先生讓我親自交給公子。”

      井無邊道:“那就拿出來吧。”

      李田從懷中掏出錦囊,雙手奉上。

      一雙手接過了錦囊,然后進入室內,遞給了井無邊。

      井無邊打開錦囊,里面是一個信封,用蠟封口了。

      他隨便拆掉封口,掏出了里面的一張紙。

      這錦囊里面就寫了兩句話。

      但是……井無邊只看了一眼,整個人都要炸了。

      因為錦囊上的兩句話是這樣寫的。

      第一句,我乃千年不遇之奇才,一年之內,我能幫你滅掉井中月,讓你登上城主之位。

      這一句話還不算什么,畢竟每年都有很多人在他井無邊面前這樣胡吹大氣。

      關鍵是第二句,簡直讓人眼眶欲裂。

      第二句寫著:云某掐指一算,井無邊公子,汝不孕不育啊。

      頓時井無邊怒吼道:“來人啊,把這個百戶李田給我打殺了。”

      “來人啊,派武士去把這個什么狗屁云先生給我抓了,如有抵抗,格殺勿論,格殺勿論。”

      “快去,快去把他抓進城主府!”

      …………

      注:推薦票是我的精神支柱,兄弟們開恩,糕點拜謝了!

      新書期每天兩更六七千字,上午9點多一更,晚上7點多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