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二十二章:我大姨媽來了!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二十二章:我大姨媽來了!字體大小: A+
     

      云中鶴非常敏銳地看到,當這些地痞流氓喊老神仙的時候,那個流氓頭子目光微微抖了一下下,然后一道畏懼的光芒閃過。

      這是什么意思?

      此時這流氓頭子肯定是被折服了,所以對云中鶴是沒有敵意的。但是聽到神仙二字,他卻露出害怕的目光,那很顯然神仙這個詞在裂風城中已經是禁忌了。

      為何是禁忌?只有一個解釋,裂風城內已經有一個號稱神仙的人了,而且還打算壟斷這個詞,此人的權力還不小,所以流氓頭目才會畏之如蛇蝎。

      “先生,這是我的卦金。”流氓頭目捧上了兩只銀元寶,加起來大概二十兩左右,絕對算得上是大手筆了。

      哪怕以裂風城的繁華,二十兩銀子也足夠一個四口之家用幾個月了。

      云中鶴瞌上了眼睛,淡淡道:“我說過了,為你算卦就當作交保護費,所以你不需要給錢了。”

      “那怎么行,那怎么行?”流氓頭目鞠躬行禮道:“先生您別嫌少,今天我就帶了這些銀兩,全部都在這了。”

      云中鶴道:“說不要,就不要,啰嗦什么?”

      流氓頭目認真看了云中鶴好一會兒,確定不是在客套,頓時敬佩道:“先生真乃神人也,既然您不收錢,我終究是要回報先生的,只要我能做到,一定在所不辭。”

      云中鶴道:“你若有心,就去給我置辦一些酒菜來吧。”

      流氓頭目道:“就這么簡單?”

      “快去,老子餓慘咯!”云中鶴不耐煩道。

      片刻后,豐盛的酒菜擺在了云中鶴的面前,還有柔軟舒服的毯子和被子。

      云中鶴趕緊大快朵頤,啃了兩天的饅頭了,肚子早就餓得不行了。

      “先生,您如此神通廣大,我一定會為您揚名的,讓您的生意興隆。”流氓頭目討好道。

      云中鶴怒道:“開什么玩笑,當我賣大白菜的嗎?我一天只算一卦。”

      流氓頭目訕訕然,更加討好道:“先生真乃神人也,我們這些粗人完全不懂先生的境界。”

      接著,他躬身拜下道:“先生,那小人就告辭了,他日一定再來拜會先生。”

      然后,流氓頭目飛快離去。

      這有點不正常啊,按說這個張大虎應該一直巴結云中鶴才是的,為何再一次回來之后反而有些避之如同蛇蝎呢?

      當然,他依舊對云中鶴沒有任何敵意,只不過完全不敢靠近。很顯然是他回去之后,腦子清醒了過來,因為某個人而不敢接近云中鶴了。

      云中鶴吃飽喝足了之后,直接躺下呼呼大睡。

      ………………

      次日,云中鶴依舊沒有任何生意,冷清得要命。

      通過昨天的神奇表演,按說云中鶴的名聲已經打出去了,而且這些地痞流氓最喜歡夸張吹牛了,肯定會把云中鶴吹得神乎其神,今天他的攤位本應該門庭若市的。

      不說裂風城中的名流紛紛來算命,就算是眾多流氓頭子也應該會來啊。

      這情形有些不對啊?

      云中鶴擺攤算命的目標是為了什么,就是為了揚名,就是為了吸引井無邊這個紈绔子弟,并且成為他的第一心腹,在這個位置上才是最方便征服井中月的。

      所以這第一步計劃,姜太公釣魚,愿者上鉤非常重要的。

      昨天那流氓頭目就說過,要去為云中鶴揚名,當時云中鶴拒絕了,但那完全是擺架子違心的啊,你該不會當真吧?

      而且就算那個流氓頭目當真了,他手下那些小弟應該還是管不住嘴的啊,早就大肆宣揚了。

      為何今日還是那么冷清,半點生意都沒有呢?

      一天時間過去,兩天時間過去了。

      云中鶴依舊沒有半點生意,而且見鬼的是,之前每天還有十幾個人經過,而現在每天僅僅只有七八人。

      這兩天時間云中鶴只喝水,粒米未進,餓得頭昏眼花。

      那個流氓頭目說過要來看云中鶴的,結果卻沒有來。

      那個之前給云中鶴送饅頭的乞丐也沒有出現過了,不知道在哪里快活呢,半兩銀子就讓他在裂風城嫖到失聯了?

      許安亭倒是想給云中鶴送飯,但是想起了他的囑咐,哪怕他云中鶴餓死,也絕對不要來主動聯系他。

      而且餓個兩三天應該不會死吧,所以許安亭也沒有出現。

      這下子就尷尬了,難道我云中鶴出師未捷先餓死?

      這第一步計劃,還是要夭折?

      當然,云中鶴此時依舊可以離開這個偏僻的鬼地方,去鬧市中心。

      但那樣的話,逼格不就是下降了嗎?

      一咬牙,一跺腳,云中鶴直接躺下了。

      這樣新陳代謝慢一些,也就不會那么餓了。

      這個身體的主人從小忍饑挨餓慣了,知道如何做才能抗餓,比如千萬不要上廁所,最好尿都要憋住,因為會帶走熱量的。

      半夜時分,就在云中鶴睡得昏昏沉沉之際,忽然猛地醒來。

      有人來了。

      但是他沒有立刻睜眼起身,依舊裝睡。

      “喂,喂……”

      來人輕輕拍打了云中鶴的肩膀。

      云中鶴沒有睜眼,淡淡道:“何事。”

      “我來算命。”那人低聲道。

      云中鶴沒有看到背后那人,但是腦子飛快運轉,立刻猜到來者是誰了。

      云中鶴道:“你是城衛軍的百戶,李田。”

      那人驚呼道:“先生沒有看到我,竟然知道是我?”

      云中鶴道:“你害怕得罪裂風城的藍神仙,所以白天不敢來找我算命,半夜才敢來。”

      那人訕訕然道:“我也是迫于無奈,這裂風城里面沒有幾個人得罪得起藍神仙的,他可是井無邊公子的第一心腹,平時公子都喊他亞父的。”

      現在情形很清楚了,那個流氓頭目張大虎盡管也覺得云中鶴神算,但是卻不敢宣揚,那樣的話就會得罪藍神仙了。

      但是這個李百戶是他的恩人,巡查隊長這個職務就是李田給他弄到手的。

      而李田遇到了大麻煩,于是張大虎思來想去,就把云中鶴的事情告訴了李百戶,一來是為了報恩,二來也是為了自己。

      因為李百戶可是他張大虎的靠山,如果李百戶倒了,那他這個巡察隊長也當不了多久了。

      能夠讓李田百戶冒著危險半夜來找云中鶴,顯然遇到的麻煩不小,他非常擔驚受怕。

      李百戶道:“先生,聽說你開了天眼,神算無比,如果您這次幫我算準了,幫我解決一個天大的麻煩,我給您一百兩銀子。”

      云中鶴道:“我不要錢,我若是算準了,幫你渡過難關,你只需要替我做一件事情。”

      李百戶道:“何事?”

      云中鶴從懷中掏出一個小信封,道:“這是一個錦囊,你絕對不能打開來看,否則會有血光之災。你要把他交給城主府的井無邊公子,切記切記,一定要親自去城主府交給井無邊公子,這個錦囊對他無比重要,甚至關乎到他的性命。”

      李百戶一聽,頓時嚇了一大跳,這件事情很棘手啊。

      為啥云中鶴不繼續在這里裝神弄鬼坐等井無邊主動來三顧草席?

      因為他想明白了啊。三顧草廬那是誰啊?劉備和諸葛亮啊。

      就我和井無邊也配這待遇?玩那么玄而又玄的套路做什么?

      我和井無邊頂多也就是人渣對惡棍,娼婦對嫖客。

      呸呸呸,我云中鶴才不是娼婦。

      總之,大家直來直往比較好。

      最關鍵的是,云中鶴實在是餓得有些扛不住了。

      李百戶拿著手中的錦囊,感覺完全是燙手的山芋,他寧愿給一百兩銀子,也不愿意去做這件事情。

      井無邊那個喜怒無常的人渣敗類,最好永遠不要去靠近。誰知道他看到這個錦囊之后,會不會抽出刀子將他李田砍死啊?

      那就是一個神經病,不能以常理論之的。

      不過,先答應下來再說,渡過自己的難關最重要。

      這個難關要是過不去,李田就沒有明天了,腦袋搬家,老婆歸了別人,孩子也歸了別人了。

      就他媳婦這性格,今天李田剛進監獄,三天之內說不定就睡到別人的被窩去了。

      唉!知妻莫若夫啊。

      李百戶道:“我現在遇到了一個天大的麻煩,該怎么說呢?真是有些說來話長了……”

      云中鶴道:“你不用說,我知道你遇到什么麻煩了。我是開天眼的,能掐會算。”

      李百戶一愕,頓時有些不信了。

      盡管張大虎把云中鶴吹得天花亂墜,但李百戶畢竟見多識廣,覺得這僅僅只是江湖把戲而已。

      只不過他實在是遇到天大難題了,病急亂投醫,這才來找云中鶴碰碰運氣。

      其實,自己內心也沒有抱有太大希望。

      “哦?先生您說說看。”李百戶決定了,如果云中鶴說對了,那他就繼續下去。

      但如果云中鶴說錯了,那證明他就是一個騙子,就莫要怪他翻臉無情了,少說也要割掉云中鶴的舌頭,他可是冒著巨大的風險來找云中鶴的啊。

      要是讓藍神仙知道,李田不去找他算命,而是來找云中鶴,那李田的皮都會被扒掉。

      但是藍神仙收錢太狠了,三千兩一次啊。

      云中鶴道:“老套路,你在心中寫一個字,記住在心中寫,我開了天眼,自然知道你寫的是什么,然后經過這個字,再給你算命。”

      李百戶道:“好,那我開始在心中寫了。”

      云中鶴心中默念,十六號精神病,上身。

      結果,沒有反應。

      十六號,精神病上身。

      依舊沒有反應!

      我……我……我日啊!

      這啥意思啊?之前完全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的啊!

      二十三號達芬奇,上身。

      依舊沒有反應。

      八號貝多芬,精神病上身。

      還,還是沒有反應。

      靠,靠,靠,諸位精神病大爺,別玩我了啊。

      十萬火急,性命攸關啊。

      總之,不管云中鶴怎么召喚,體內的這些精神病人格都沒有出現。

      難道這是大姨夫來了?每個月總有幾天不想上班?

      而就在此時,李田百戶道:“先生,這個字我在心里寫完了,您算吧!”

      靠,沒有十六號精神病人的讀心術,該怎么算啊?

      呃,李百戶,我如果說我大姨媽來了,有點不舒服,不想上班,你……你能接受這個解釋嗎?

      應該是不能的哦。

      見到云中鶴久久沒有回應,李田百戶皺眉,然后道:“先生,這個字我已經在心中寫完了,您說說看,我寫的什么字?然后您開始為我算卦啊。”

      云中鶴依舊沒有回應,而是閉著眼睛,掐著手指,裝著算命的樣子。

      那句話怎么說的?表面淡定無雙,內心慌得一逼。

      見鬼的精神病人,你們是不是在報復我?你們是不是妒忌我長得帥?

      嘗試了十幾遍,會讀心術的十六號精神病人依舊沒有上身。

      李百戶聲音都變了,目光也變得陰冷起來:“先生,這個字我已經寫完了,你開始為我算卦吧。”

      然后,他的手本能地握向了刀柄。

      如果云中鶴算不準他心中的字,就證明他是一個騙子,那就不要怪他李百戶翻臉無情了。

      我堂堂百戶官,殺你一個江湖騙子,比殺一條狗還要容易。

      云中鶴依舊閉著眼睛,掐著手指。

      李田在心中默念倒數:“十,九,八……”

      等待他倒數結束,云中鶴依舊沒有開口的話,他也會動手殺之。

      一個江湖騙子,竟然敢耍我城衛軍百戶官?

      那些精神病人依舊沒有上身,不僅僅十六號會讀心術的鬼,連一個精神病人都沒有上身。

      云中鶴睜開眼睛,深深吸一口氣。

      接下來要靠自己的智慧,還有運氣了。

      “三,二,一!”

      李田百戶倒計時結束了,暗中將刀子抽出了半寸,冷冷道:“云先生,我心中那個字已經寫好了,你不是開了天眼的嗎?開始算吧,那是什么字?我又遇到了什么麻煩,該如何破解?”

      “如果你算對了,我就把這個錦囊送去城主府,親手交給井無邊公子。如果你算錯了,那就抱歉了,打擊腐朽迷信是我們城衛軍衙門不可推脫的責任,就不要怪我辣手無情!”

      ………………

      注:我,我大姨夫也來了,諸位恩公投幾張推薦票給我暖暖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