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二十章:且看我施展神術!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二十章:且看我施展神術!字體大小: A+
     

        人渣井無邊每天都在高呼要滅掉井中月奪回城主之位,當然要擴充自己的勢力,招賢令還在那掛著呢。

      他是一個人渣廢物,當然招攬不到什么人才,凡是投靠井無邊的都是一些騙吃騙喝的,要么借助他威風狐假虎威的混球。

      井無邊最喜歡的是什么人?就是那些奇人異士,你要是會胸口碎大石,或者空手撈油鍋的話,保證能夠在他身邊混到飯吃。

      而他身邊混得最好的人是誰?江湖術士,那些舌吐蓮花,號稱知曉上下五百年的神人,通常會被他敬為上賓。

      所以此時的井無邊完全被一些江湖神棍包圍,天天都在那算卦施法。

      不過這個人渣確實是喜怒無常的,有可能頭一天把你敬為上賓,第二天就把人扔去喂狗了。

      這孩子說不定生下來腦子被夾壞了,確實有些神經質的。

      云中鶴當然不能就這么送上門去投靠,那樣就太不矜持了,諸葛亮還需要劉備三顧草廬呢。

      他需要在最短時間內異峰突起,聲名遠揚,成為神人,然后被井無邊用八抬大轎抬入城主府去。

      云中鶴道:“許棧長,我這第一步計劃需要得到你的支持。”

      許安亭道:“按道理說,我們改變計劃是要上報的,經過上峰同意才可以,但如今情形特殊,暫且從權了。”

      云中鶴道:“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內,我執行計劃的時候,你們不要和我有任何接觸,記住任何接觸都不可以。我必須是孑然一身的,不能和任何人有關聯,哪怕是你們這家賣雞的安亭客棧。”

      許安亭想了一會兒,然后點了點頭。

      云中鶴道:“記住,就算我要餓死了,凍死了,甚至快要被人打死了,都不要出現,更不要來幫我。”

      許安亭道:“盡管這個要求很奇怪,但我還是會滿足你的。”

      ………………

      次日,云中鶴的第一步計劃正式開始:姜太公釣魚,愿者上鉤!

      在裂風城街頭小巷最偏僻的地方,出現了一個算命攤位。

      整個攤位非常簡單,只有一張草席,一匹白布招牌,上面寫著:天下第一神算,每天只算一卦,每卦十兩銀子,算得不準,倒貼十兩銀子。

      云中鶴扮成相師,盤坐在草席上閉目養神。

      他沒有選擇人氣鬧市,而是選擇如此偏僻的地方,半天都沒有幾個人經過。

      而且他的扮相也不好,別人算命先生都是仙風道骨的,唯獨他一身邋遢,沒有半點神人的氣質,頭發和胡子都是亂糟糟的,身上的粗布衣衫也破破爛爛,完全遮住了俊美無匹的容顏,窮困潦倒乞丐一枚。

      整整兩個時辰,攏共只有五個人從他的算命攤前走過。

      “這個乞丐瘋了吧,一卦十兩銀子,早晚要餓死。”

      “算命不在鬧市,卻在這個狗不拉屎的地方,腦子進水了。”

      “我打賭,不超過十天這個乞丐一定會餓死在這里。”

      整整一天時間過去了,云中鶴的算命攤沒有半個生意。

      許安亭曾經偷偷來探過一次,然后悄悄離去。

      因為云中鶴說了,接下來很長時間內,只能他去找許安亭,而許安亭不能去找他。

      而且云中鶴說得很決絕,哪怕他看上去要餓死在路邊了,也絕對不要去管他。

      …………

      第一天時間過去了。

      只有十幾個人經過云中鶴的算命攤位,清一色給他下了十天必餓死的預判。

      天色將黑,云中鶴的攤位上又出現了一個人,遞給了云中鶴一塊饅頭。

      做人最重要的是什么?骨氣,不食嗟來之食。

      云中鶴一把接了過去,大快朵頤,吃得干干凈凈。這不是在裝,而是真的餓壞了。

      今天算命生意這么差,一個銅板進賬都沒有,當然只能餓肚子了。

      “兄弟啊,你這樣是不行的。”那個乞丐道:“算命就應該在人多的地方,而且算一卦最多不能超過十文錢,你這十兩銀子一卦,不是失心瘋了嗎?”

      云中鶴吃完人家的饅頭,直接閉目養神,絲毫不理,一副高冷的神人架勢。

      那個乞丐道:“算命生意應該怎么做?你應該先免費給人看相,說他幾日之內必有災禍,他就會問你怎么破解,這個時候你就可以收錢了。”

      云中鶴瞥了他一眼,真是處處有高人啊,游戲免費,道具收錢,后世先進的經營理念就這么從一個乞丐口中說出來了。

      云中鶴道:“你既然懂這道理,為何不去算命,卻要乞討?”

      那個乞丐道:“日他娘的,鳳橋下幾百個這樣的算命先生,競爭太激烈了。而且算命先生要擺架子太累了,還是做乞丐好。”

      云中鶴看了那乞丐一眼,果然吃得油光滿面。

      那個乞丐道:“大事將臨,南周帝國和大贏帝國爭奪無主之地,在這波瀾壯闊的年代,正式我們乞丐大展宏圖的好機會。”

      云中鶴一愕,沒有看出來啊,這么一個乞丐也有雄心壯志?他不由得問道:“如何大展宏圖?”

      那個乞丐道:“世道越亂,紅白喜事就越多。紅事就去道喜,白事就去替人哭喪,保證天天吃香喝辣的。兄弟,撤了這算命攤子吧,沒前途的,跟著我做乞丐,豈不快哉?”

      呃?!這就是你所謂的大展宏圖嗎?

      “不去。”云中鶴冷笑道:“燕雀安知鴻鵠之志哉!”

      乞丐冷笑:“以后餓死,不要怪我沒有給過你機會。”

      當日,云中鶴就在攤位草席上睡下,露宿街頭,幸虧此時天氣不冷。

      …………

      次日!

      云中鶴的算命攤位依舊沒有半點生意,一整天路過的人也不超過十人。

      冷冷清清,凄凄慘慘切切。

      又是一天沒吃飯。

      傍晚時分,那個乞丐又來了,遞給云中鶴一只大餅。

      “兄弟,算命真的沒有前途的,跟我去做乞丐吧。”乞丐再一次邀約。

      云中鶴又閉目高冷不理。

      乞丐冷笑道:“那你就餓死在這里吧,老子今天得了半兩銀子,玩女人去了。”

      然后,他真的從懷中掏出了一塊碎銀,拋在手里玩耍,朝著青樓走去。

      晚上,云中鶴再一次露宿街頭。

      見鬼的,天竟然有些涼了,躺在草席上睡覺竟然有點冷。

      云中鶴這第一步計劃進行得很不順利啊,眼看甚至有夭折的風險。

      而許安亭竟然真的聽從了云中鶴的話,沒有來看他,也沒有來送飯。

      日,要餓死人了啊。

      ……

      第三天,云中鶴的算命攤位依舊門可羅雀,他完全餓得頭昏眼花。

      而且今天那個乞丐竟然沒有來了,也就沒有人給他帶飯了啊。

      他這個世外高人的形象有點快要堅持不下去了啊,姜太公釣魚,愿者上鉤,莫非我這魚鉤太直了?

      云中鶴會讀心術,只需要有一個客人上門算卦,他都能上演奇跡,震撼人心。

      這樣一傳十,十傳百,他的神算就名揚整個裂風城了。

      而井無邊最喜歡這些神神道道的,見到這等神棍英才,哪里還不用大轎抬回家去,共圖他的篡位大業啊。

      但是連一個客人都沒有,真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總不能有人經過,就強行拉人算命吧?這樣太輕賤了,不符合他神人做派。

      眼看著太陽又要落山,又一天時間要過去了。如今這黑夜越來越冷,越來越難挨了。

      老天爺啊,請你給我送來一個客人吧,什么客人都可以啊。

      仿佛感受到了云中鶴的祈禱,在太陽落下的時候,他的算命攤位還真的光顧了一個客人。

      此人滿臉橫肉,兇狠跋扈,身后跟著七八人,每一個都握刀。云中鶴一眼就看出,這群人應該是地痞流氓,為首之人應該就是流氓頭目。

      那個流氓頭目看了一眼招牌,冷笑道:“算一卦十兩銀子?你這是想錢想瘋了嗎?”

      云中鶴淡淡道:“我已經開了天眼,算的每一卦都是泄露了天機。每日只能算一卦,當然尤其貴。”

      流氓頭目道:“這條街是我罩的,你在這里算命,可交了保護費了嗎?”

      云中鶴道:“沒有,也不打算交。”

      流氓頭目冷笑道:“你可知道不交保護費有什么后果嗎?”

      云中鶴道:“不知。”

      流氓頭目道:“被打斷雙腿,扔到垃圾堆等死。我看你身無分文,也肯定是交不了保護費了,但是規矩不能破,來人啊,將他攤位給我砸了,將他雙腿打斷。”

      頓時,幾個流氓地痞沖上來,就要砸掉云中鶴的攤位,要打斷他的雙腿。

      云中鶴道:“這位好漢,你的保護費是多少?”

      流氓頭目道:“一個月十兩銀子。”

      真是獅子大開口,做小本生意的,一個月都賺不到十兩銀子。

      云中鶴道:“這樣如何?我給你算一卦,正好是十兩銀子,就當作是保護費如何?”

      “哈哈哈……”流氓頭目大笑道:“你這等江湖騙子,我見了不到八千也有八百,親自打斷雙腿的也有幾十人,。什么套路我不懂。你騙騙其他人還可以,想要騙我,真是瞎了眼睛。”

      云中鶴大喜,終于要開張了啊。

      而且眼前這個流氓頭目簡直就是最好的客戶了,能夠為他云中鶴揚名啊,而且整個裂風城所有的流氓都算是井無邊的走狗。

      接下來,就是他天下第一神算表演神跡的時刻了,保證讓眼前這些流氓五體投地,頂禮膜拜,然后幫我揚名立萬。

      云中鶴撫著胡須道:“我若算準了,你只需向我叩拜行禮,高呼先生我錯了。我若算得不準,哪怕有一點點錯了,你不但打斷我雙腿,還將我雙手也打斷如何?”

      流氓頭目眼睛瞇起,望著云中鶴道:“有意思,我倒要看看你這江湖騙子有什么把戲。兄弟們,將他給我按在地上,隨時準備打斷他的雙腿雙手。”

      頓時,幾個流氓上前將云中鶴四肢大張,按在地上。只要一聲令下,立刻用鐵棍砸斷。

      ………………

      注:推薦票一少,內心真的失落落的。諸位大人開恩,給我票票。求包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