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十九章:1流手段!壞透了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十九章:1流手段!壞透了字體大小: A+
     

      “這些年有多少人絞盡腦汁靠近井中月?”云中鶴明知故問。

      “數不勝數。”許安亭問道。

      云中鶴道:“這些人都是南周帝國或者大贏帝國的間諜嗎?”

      “不全是。”許安亭道:“更多的是看上了井中月的權勢,想要攀龍附鳳,一舉躍上枝頭做鳳凰。”

      這才是正常的,井中月是無主之地唯一的女諸侯,而且沒有婚配。麾下幾十萬子民,上萬軍隊,豪富無雙,還是無主之地的第一美人,迎娶了他簡直少奮斗幾輩子。

      云中鶴道:“也就是說,任何接近他的人,都會被當成居心叵測?”

      許安亭道:“對,這些年在接近她的道路上,已經是尸骸遍地。”

      云中鶴道:“所以正常道路已經完全走不通了,想要接近她,就必須要另辟蹊徑。你可知道想要讓一個女人記住你,最快的辦法是什么嗎?”

      許安亭道:“愿聞其詳。”

      云中鶴道:“成為她的敵人。”

      他這絕對是經驗之談了,越是強勢的女人,你越順從她,他越瞧不起你。你若和她作對,她反而能夠記得你。

      人性本賤,雖然這話有些誅心,但某種程度上是真的,不管男女都這樣。

      當然了,首先你本身也要牛逼,和她作對的時候能夠真正刺痛到她。否則一個垃圾去和她作對,只會被當成傻/逼拍死。

      當年在X精神病院,雇傭軍的首領黎上校何等冷傲,而且已經成婚,潔身自好高高在上如同天鵝一般。云中鶴就是想辦法不斷和她作對,把她折騰得夠嗆,讓她恨之入骨,刻骨銘心。

      然后,云中鶴再營造出一兩次偶然變故,給黎上校帶來了巨大的麻煩,然后他又挺身而出為她解決了麻煩。

      挽救了黎上校的命運之后,云中鶴有又忽然變得溫柔起來,然后兩個人的關系瞬間質變,黎上校很快就對云中鶴由恨轉愛。

      當時的恨意有多強烈,后來愛意只會更強烈。

      在有些女人眼中,強者的溫柔才是溫柔,弱者的溫柔等同于窩囊。

      從頭到尾一個多月,黎離這個帶刺的冷傲玫瑰就被云中鶴騙上了床。

      當然云中鶴也算是玩脫了,沒有想到黎美人竟然直接和丈夫攤牌離婚,要和云中鶴雙宿雙飛。

      結果人家丈夫直接引爆炸彈,把云中鶴這個人渣徹底灰飛煙滅。

      “許安亭,在裂風谷范圍內,井中月有敵人嗎?”云中鶴問道:“而且這個敵人她要無可奈何,因為我要掌握好尺度,既成為她的敵人,讓她印象深刻,但是又不能讓她一刀砍死。”

      許安亭道:“有,她的弟弟,井無邊。”

      井無邊,云中鶴在資料中看過這個人。

      裂風城的上一代城主名叫井厄,也就是井中月的父親,算是一代梟雄了,在四十年前井氏家族的主人不肖,丟掉了幾百年的家業,裂風谷落入了安氏家族手中。

      而安氏家族是井氏幾百年的家仆,活生生上演了一出奴大滅主的悲劇。

      奪了裂風城主之位后,安氏幾乎把井氏家族屠得干干凈凈,只有井厄和妹妹逃出生天。

      三十年前,二十歲的井厄改頭換面歸來,潛入裂風城中成為了城主府的一名家丁。

      在家丁這個崗位上,井厄快速崛起,光芒萬丈,而且擁有一流的手段和心術,竟然成為了安道天城主的義子,被倚為心腹。

      之后井厄就上演了一出又一出奇跡,成為了安道天麾下最出色的將領,最終迎娶了對方的女兒。

      按照正常路線,應該是井厄迎娶城主安道天的女兒,然后不斷奪權,等到安道天死后,他再篡奪城主之位。

      然而并沒有,井厄選擇在大婚之夜發動兵變,把安氏家族屠殺得干干凈凈,包括他的新婚妻子。然后再公開身份,奪回裂風城主之位。

      他在位僅僅幾年,活生生把裂風谷的領地擴張了一倍,從七千平方公里變成了一萬三千平方公里。

      也就是他在位的這些年,滅掉了所有的競爭對手,壟斷了無主之地的食鹽,并且把裂風城打造成為了貿易中心。

      不過上天仿佛是公平,井厄在婚禮公然殺妻,所以他仿佛受到某種詛咒一般,先后迎娶了三個妻子,全部不明不白死去。

      這件事情當時鬧得沸沸揚揚,使得無主之地的諸侯們不敢再把女兒嫁給井厄,唯有一個蠻族洞主不講究這些,把女兒嫁給了井厄,也就是井中月的母親,直接被冠于裂風夫人。

      或許是這個女人命硬,嫁過來之后她無病無災,但是一連生了三個女兒。

      在無主之地沒有兒子是不行的,女子不能繼承家業。若沒有繼承人,所有的基業就只能便宜了外人。

      井厄連著納了幾房小妾,生了三個兒子,卻全部都夭折掉了。

      之后有一名方士來拜訪井厄,說他殺戮太重,傷了天和,所以才會有此報應。

      于是井厄停止了擴張,結果妻子裂風夫人真的生了一個兒子,而且非常健康。

      井厄三十幾歲才得到一個兒子,頓時狂喜,大宴半個月,并且灑了無數金銀給所有子民,讓幾十萬人都分享這份快樂。

      這個兒子就是井無邊。

      在所有人看來,這是一個銜著金勺子出生的貴人。注定會繼承裂風城,繼承這一萬三千平方公里的基業。

      但是井厄并沒有歡喜多久,因為他這個兒子是一個……人渣,混蛋,敗家子,廢物,簡直一無是處。

      井厄嘔心瀝血培養這個兒子,但他學會的只有吃喝嫖賭,為非作歹。

      什么強搶民女,踹寡婦門,挖絕戶門,吃月子奶等等,只要是壞事,沒有他不干的。

      久而久之,他不但成為了整個裂風城的禍害,還成為了整個無主之地的禍害,只要他出現在街道上,保證家家戶戶關門。

      井厄什么法子都想過了,關禁閉,打斷雙腿,什么都不管用,最終只能放棄。

      上天給你關上了門,卻會給你打開一扇窗戶。

      這個兒子不成器,但是女兒井中月卻無比出色,武功智慧,樣樣絕頂。

      于是井厄城主再一次冒天下之大不韙,把女兒井中月立為了城主繼承人。

      去年春天,井厄城主發病中風,躺在床上人事不省,井中月就成為了新的裂風城主。

      所有人都覺得裂風城肯定要沒落了,因為還從來都沒有一個女子作為城主的。

      井中月繼承城主之后,裂風城確實亂過一陣,但僅僅不到半年就平息了,一切都變得井井有條。不僅如此,在井中月的帶領之下,裂風城竟然又開始了擴張之路,而且每戰必勝。

      盡管是女子,但井中月卻比其他城主都更加出色。在她的襯托之下,井無邊就顯得更加廢物人渣了。

      自從父親井厄中風之后,井無邊更是如同脫韁之野馬,更加無惡不作。

      井中月對任何人都心狠手辣,唯獨對這個弟弟無可奈何。

      而井無邊為了顯示自己的存在感,不管去哪里都號稱自己要奪回屬于自己的裂風城主之位,要把姐姐井無邊趕下臺。

      不過,沒有人把他的話當真,就只當作野狗吠日而已。

      一個是光芒萬丈的鳳凰,一個是得了狂犬病的野狗,在所有人眼中就算所有人死絕了,也輪不到井無邊這種人渣上位。

      但某種程度上,井中月唯一的敵人確實是這個人渣弟弟井無邊。

      而且這還是讓她無可奈何的敵人。

      云中鶴道:“所以我的計劃很簡單,我要去投靠井無邊那個人渣,這樣也能進入城主府。在城主府內我借著井無邊的身份狐假虎威不斷和井中月作對,把她折騰得欲生欲死,讓她受到刻骨銘心的傷害,然后由恨生愛,征服她的身心,一舉拿下。”

      許安亭一愕,還有這種操作嗎?

      “這個計劃是你剛想的,還是早就想好了?”許安亭問道。

      云中鶴道:“早就想好了。”

      許安亭道:“那之前你為何不說出來。”

      云中鶴道:“因為我覺得你的計劃也蠻好的啊,尤其是第一個勾引麝香夫人的計劃,我覺得相當妙。生活就像是一團黑乎乎的東西,你不嘗一下怎么知道是巧克力,還是翔呢?”

      許安亭完全不知道巧克力是什么東西,也不知道翔是什么東西。但憑借對云中鶴不多的了解,他覺得這些東西自己還是不知道為好。

      “云中鶴先生,我必須要告訴您,井無邊這個人喜怒無常,有神經質的,您去投靠他的話,隨時都會生命危險的。他雖是紈绔,但一點都不平易近人,相反架子比天還要高。哪怕是城衛軍的千戶官,他也當成豬狗一般對待。”

      云中鶴笑道:“他有神經質?那再好不過了,我就專門馴養精神病的。”

      “那么請您告訴我,您的第一步計劃是什么?”許安亭道。

      云中鶴道:“我才不會去主動巴結這個巴結那個,還要求人幫忙才能進入城主府,我要在三天時間內,讓井無邊用八抬大轎把我抬進城主府內,巴結我,對我敬為天人。所以我的第一步計劃就是,姜太公釣魚,愿者上鉤!”

      (云中鶴會用什么身份進入城主府?大家猜猜看。)

      …………

      注:昨天推薦票又少了,心痛得睡不著,恩公給我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