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十八章:太離奇,星辰1般云中鶴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十八章:太離奇,星辰1般云中鶴字體大小: A+
     

      云中鶴一下子就懵逼了。

      裂風城這種魚龍混雜的地方,竟然也掃H?

      就算要掃,也應該掃春眠樓這種地方啊,天羽閣是最高端的場子了,竟然也被掃?

      我準備的《平沙落雁》啊?

      我還打算一展琴藝,驚艷全場呢。

      我云中鶴還想要風靡整個裂風城,成為第一名妓,不……第一名家呢。

      藝術家的夢想,就這么被扼殺在萌芽之中了。

      見到了俊美無匹的云中鶴,那些被抓的小姐姐們目光異彩連連,紛紛拋來媚眼。

      尤其那個最美的小姐姐,大眼睛如水一般,仿佛會說話。

      于是,云中鶴就和她隔著空氣眉目傳情。

      “香弟弟,第一次來吧?”

      “是啊,小姐姐。”

      “今天不巧,場子被封了,過兩天再來,姐姐親自侍奉你,不要錢。”

      “其實不瞞姐姐,我是來和你做同事的,我本想來這里上班的。”

      “那就更好了,姐姐天天陪你玩。”

      兩個人沒有開口說話,竟然用眼神可以無障礙交流。

      此情此景,只能賦詩一首。

      身無彩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

      都說知音難覓,可是到了這個地方后,云中鶴遍地都是知音。

      我對知音的要求不高,只要足夠美,身材足夠好就可以了。

      顏值高到一定程度,只要男女兩張臉面對面,自然就會有共鳴的。

      顏值能夠掃除一切障礙,只有不夠漂亮的人才需要精神共鳴,有一句話說得很好,有顏飲水飽。

      就這樣,云中鶴眼睜睜地看著一群小姐姐,尤其那個心有靈犀的美麗小姐姐全部被抓走了。

      整個天羽閣徹底被查封了。

      “走,回去。”許安蜓淡淡道。

      她沒有在發現查封的第一時間就離開,因為這樣反而會引起懷疑,而是站在原地看了好一會兒熱鬧,這才符合正常情形。

      …………

      “天羽閣被查封,這件事情非常突然,原因絕對不簡單。”許安亭道:“城衛軍內部都沒有流出任何風聲。”

      許安蜓問道:“我們在城主府,還有城衛軍的臥底可有匯報?”

      許安亭道:“我已經暗中聯絡了他們,所有的臥底都不知道原因。自從前年的三三事變后,我們在裂風城的高層臥底被一網打盡,黑龍臺在裂風城就成為了瞎子,成為了聾子,所有的秘密消息都不知道,必須盡快改變這個局面。”

      然后,他望向云中鶴道:“云先生,這就靠您了。這個時候我們越發需要您在最短時間內打入裂風城的高層。征服井中月是一方面,另外掌握裂風城的高層動態也很重要,千萬別等到裂風城已經完全投靠了南周帝國我們還不知道。”

      大贏帝國,南周帝國,大涼王國,這三個國家都在拼命爭取無主之地的諸侯們。

      裂風城尤其重要,一旦投靠了南周帝國,那對大贏帝國的戰略完全是巨大之打擊。

      未來想要彌補這個損失,甚至需要十萬,二十萬的人命來彌補。

      云中鶴道:“這裂風城中的高級青樓不止天羽閣吧,我完全可以去天風閣,天毛閣的。”

      許安蜓道:“云中鶴,你就那么想要去這種地方工作嗎?”

      云中鶴嚴肅道:“小姐姐,這我就要批評你了,工作不分貴賤,你怎么可以用有色眼睛看人呢?我這也是為了帝國大業。”

      許安亭道:“別的青樓不行,因為不在我們控制之中,很有可能是南周帝國的秘密產業,您一旦去了,豈不是羊入虎口?”

      云中鶴道:“那這意思就是說,第一條路線斷了?”

      許安亭道:“對,斷了。”

      緊接著,忽然一個身影快速跑了進來,把一張紙條遞給了許安亭,然后又快速離去。

      許安亭打開一看,道:“這第一條路線徹底斷了,剛剛得到的消息,麝香夫人離開裂風城,代表井中月城主前往天風城,參加天風城主的五十壽宴。”

      云中鶴內心深處頓時涌起了無限的遺憾。

      講真的,他原本對麝香夫人還沒有太多的想法。現在這么一遺憾,倒是有一點執念了。

      若不能真的和她發生一些什么,總感覺缺點啥。

      許安亭道:“現在時間每過去一天,裂風城的局面就逐漸失控,甚至漸漸滑向南周帝國。我們必須盡快打入城主府,在最短時間內運作到裂風城高層,恢復耳目暢通。”

      云中鶴道:“大贏帝國那邊,已經開始了戰爭集結了嗎?”

      許安亭道:“我的級別太低,還沒有權力知道這種絕密。但可以肯定的是,帝國每一日都在為即將到來的戰爭做準備。我們早一日完成任務,未來的戰場上可能就會少死幾萬人。”

      “云中鶴先生,您準備一下,執行第二道路線,家丁路線。”許安亭道:“明日我就帶著你去見城主府的管家李堂,他是先城主夫人的心腹,看著井中月城主長大的,在府內擁有很高的話語權,所以這條路線是非常穩當的。而且未來的一段時間內,你在城主府都需要他的照顧。”

      云中鶴道:“沒問題,我已經準備妥當。”

      許安亭道:“那你知道明日見到城主府管家李堂,應該怎么表現嗎?”

      “多看,少說,但是有限的幾句話,都要拍馬屁,而且很高明的馬屁。”云中鶴道:“第一,表示投靠,進入城主府后,李管家讓我打誰,我就打誰。李管家的目光,就是我的方向。”

      “第二,表現自己的能力,文能睡死人,武能陰死人,絕對好用,絕對是李管家手中的一把利劍,幫助他在城主府內鏟除異己。”

      許安亭道:“好,這就對了。不過你太帥了,做家丁不能這么帥,要稍作掩飾。”

      云中鶴拿出鏡子,嘆息道:“美男子,以后我們或許要分別一段時間了。但是別灰心,今日的離別,就是為了他日的重聚。總有一天,我會讓你絕世容顏光明正大出現在所有人面前。”

      頓時,許安亭兄妹再一次頭皮發麻。

      云中鶴這已經不是自戀,完全是神經病了。

      許安亭道:“我們在城主府的臥底們已經準備好了,只要你進入城主府,立刻全面配合你,在最短時間內崛起,成為家丁界的翹楚,進入井中月的視野。”

      …………

      次日,云中鶴喬裝打扮,從120分的美男子變成了七十分的帥哥。

      就算把容顏打個六折,依舊是帥哥,可見帥到何等程度啊?

      然后,許安亭帶著他去城主府邊上的一家酒樓里面見李堂管家。

      禮物已經準備好了,這是黑龍臺精心準備的,不是非常值錢,但絕對稀罕,而且是李堂最喜歡的。

      云中鶴也已經完全準備好了,保證將李堂管家拍得舒舒服服的,將云中鶴引為知己。

      他知道李堂這個人雖然貪錢,但是卻也附庸風雅,喜歡作畫和書法。

      他已經被李堂的書法研究過一遍了,保證吹得天花亂墜,讓李堂的每一根毛孔都沐浴在歡樂之中。

      別以為拍馬屁簡單,這玩意很難的,需要對書法和繪畫有非常高深的理解,拍出來的馬屁才能深入人心,才能讓人信服。

      云中鶴有絕對信心,不超過十天時間,他就會成為李堂管家的絕對心腹。

      而且更過分的是,他還會臨摹李堂的畫,臨摹得一模一樣,但是更加傳神。

      并且拜他為師,營造出一種青出于藍而勝于藍情景。

      這就會讓李堂覺得,自己耗費了很多心血在云中鶴身上。

      只有對一個人付出了心血,才會真正在意他。

      人往往最看重的,就是自己的付出。

      ………………

      許安亭和云中鶴坐在一家茶樓的高級包房里面,等待李堂管家的大駕光臨。

      一切準備就緒。

      就等待他云中鶴的表演了,從今天起他就要成為城主府一名光榮的家丁了。

      但是……等了一刻鐘。

      兩刻鐘。

      一個小時。

      這位李堂管家還沒有來。

      整整兩個小時后,一個人出現在許安亭面前。

      “許掌柜,不用等了,回去吧!”

      許安亭道:“怎么了?”

      “李堂管家被關起來了,正在接受調查。”

      許安亭道:“什么?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

      “有人揭發李堂管家貪/污/公/款,一個時辰前被抓起來的。”

      頓時,云中鶴和許安亭完全驚呆了。

      我,我日啊!

      我剛要去高端青樓天羽閣發展,結果遇到掃h。

      我剛要賄賂李堂管家,走后門進入城主府,結果遇到城主府反/腐?

      我……我云中鶴難道是掃把星嗎?

      老天爺啊,莫非你看云中鶴長得太帥了,所以要和他作對嗎?

      許安亭也望向云中鶴,很顯然他也是這么想的。

      “許掌柜,城主剛剛發話了,為了整頓城主府內的風氣,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城主府不再進任何人了,不管是家丁,還是大夫,還是教書先生,一個人都不許進。”

      說完話后,那個黑龍臺在城主府的底層臥底就離開了。

      …………

      這,這如何是好?

      第一路線和第二路線都封死了。

      甚至進入城主府的路線都封死了。

      不進入城主府,如何靠近井中月啊?如何混入裂風城高層?

      如何征服井中月?

      如何得到裂風城?

      輕輕嘆息一聲,云中鶴道:“許棧長,你的路線都走不通了,進不了城主府了。接下來,就走我的路線吧。”

      許安亭道:“云中鶴先生,你也有計劃打入內部,接近井中月城主?”

      云中鶴道:“有,而且還是絕妙的計劃,比你的那兩個計劃都要好。搞臥底情報,你們是專業的。但論勾女人,我才是專業的。”

      ………………

      注:恩公們,19點馬上就要直播了,好心慌啊。給我幾張推薦票吧,安撫我脆弱不安的心靈,我去換衣衫了,還穿著睡衣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