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十六章:開始你的天才表演!(重要通知)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十六章:開始你的天才表演!(重要通知)字體大小: A+
     

      云中鶴將目光望向別處,漫不經心道:“第一個方案,可靠嗎?沒別的意思,我就是隨便問問。”

      這話一出,頓時收到了一絲鄙夷的目光,來自許安蜓小姐姐。

      喂,你這是什么意思?我只是隨便問問而已,完全是出于好奇心。

      你可以對每一個美男子進行靈魂拷問,試問在內心深處,躺著賺錢,少奮斗三十年這種事情,他們難道就沒有一點點心動嗎?

      當然了,這僅僅只是恍惚之間的念頭,人的幸福生活終究還是要通過自我奮斗而來的。

      許安亭小心翼翼道:“云中鶴先生,您說的可靠,是什么意思?”

      云中鶴道:“就是具體怎么個操作法?”

      許安亭道:“有一家在我們掌控之中的青樓,非常高檔,頂級的。名叫天羽閣。麝香夫人經常光顧那里。”

      云中鶴道:“也就是說,你要將我安排到天羽閣上班,然后被麝香夫人看中,帶入城主府內?”

      許安亭道:“對,盡管我不知道您說的上班是什么意思。”

      云中鶴道:“那會不會被麝香夫人看中之前,要去服務一些丑八怪女人啊?要做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

      許安亭道:“放心,我們把您安排做的工作是琴師。我在資料中看到您會彈琴,雖然水平不是非常高,但是您足夠俊美可以彌補這一點。麝香夫人眼光很高的,尤其喜歡那些會琴棋書畫的才子。所以走第一條路線的話,不會讓您接客的。”

      云中鶴道:“這家天羽閣是我們黑龍臺的產業嗎?”

      許安亭道:“不是,但里面有我們的人,分量很重。”

      云中鶴道:“那如果走第二條路線,你們將我安排進入城主府做家丁的話,是通過哪一個人?”

      許安亭道:“城主府的一名管家,他是井中月母親的心腹,名叫李堂,在城主府內的地位很高。”

      云中鶴道:“他也是我們黑龍臺的臥底嗎?”

      許安亭道:“不是,他僅僅只是貪錢,而且有把柄落入我的手中。城主府確實有我們的臥底,當您進入城主府后,他們都會被激活,配合您的工作。但至少您進入城主府這一道程序,不能和黑龍臺有關系,這樣可以將暴露的風險降到最低。”

      “是這個道理,果然足夠專業。”云中鶴道。

      許安亭道:“那您選擇哪一條路線?我個人建議是第二條路線,家丁的起點雖然低,但是可操作余地大一些。第一條路線起點雖然高,但是男寵畢竟上不了臺面,也會被人鄙夷,想要接近井中月的難度反而很大。一旦沾染上這個身份,就再也抬不起頭來了。”

      云中鶴道:“我同意你的說法,家丁這條道路確實正一些。”

      許安亭道:“那您選擇第二條?我立刻去準備,三天之內就讓您進入城主府做家丁。”

      “不……”云中鶴道:“我選擇第一條路線,沒有別的意思,我這個人就是喜歡挑戰。”

      呃?!

      云中鶴再一次問道:“這位麝香夫人,真的很美嗎?”

      許安亭點頭道:“真的很美,艷光四射。”

      “許棧長,我真沒別的意思,我們做服務業的不能挑客戶對吧。”云中鶴道:“那這個麝香夫人幾歲了?皮膚還緊湊嗎?”

      許安亭道:“三十幾歲了,看上去更加年輕。”

      云中鶴道:“那就好,那就好。我沒別的意思,我真沒別的意思,我們做服務業的不可以挑挑揀揀,畢竟客戶就是上帝嘛。”

      許安亭道:“云中鶴先生,您真的想好了?這條路其實更加難走,男寵這個身份會被井中月鄙夷到死的。”

      云中鶴道:“安亭啊,你這思維就老舊了,我們完全可以換一個說法。一個才華橫溢,俊美無匹,純潔無暇的美男子,因為家中生變,不得不逃逸到無主之地,流落到青樓。盡管他有絕美容顏,但依舊潔身自好,賣藝不賣/色。但是他實在是太優秀,太俊美了,所以被一個叫麝香夫人的女惡霸看中了,活生生搶走了。每日被這個惡霸蹂躪,垂淚到天明。哪怕在這種黑暗絕境之中,他依舊善良,充滿了對美好生活的向往。這樣人品高潔的美男子,你能說他卑賤嗎?你能說他污濁嗎?你不能!”

      周圍一片寂靜。

      許安蜓頓時更加堅定了自己終身不婚的信念。

      天下男人太渣了。

      “怎么,我說得沒有道理嗎?”云中鶴問道。

      許安亭道:“麝香夫人的眼光很高的,單純長相俊美還不夠,還需要有才華,他尤其喜歡琴曲。而我看過您的資料,您的琴藝騙騙無知女子還可以,但水準也只是一般。所以我們還需要找最專業的琴師來教您。”

      “不需要!”云中鶴道:“我的琴藝,天下第一。”

      許安亭苦笑道:“這你自己說了不算,需要讓琴藝大師來判斷。如果您真的決定走第一路線,那您的琴藝一定要得到琴藝大師的認同之后,才可以執行計劃,我們需要對你的琴藝進行一次考核。”

      許安亭收到的云中鶴的資料非常詳細,對他琴藝的描述差不多有上千字,真的只能是中等,比較匠氣庸俗,也就是騙騙小姑娘。

      而麝香夫人這方面的造詣是非常非常高的,雖然自身水平到達不到大師級水準,但鑒賞水平是到了。

      所以按照許安亭的計劃,云中鶴經過大師的訓練后,水平到達中上。不足的部分,用曲子來彌補,而曲子已經準備好了,是由黑龍臺的琴藝大師親自譜寫的,絕對驚艷,從未演奏過。

      當麝香夫人到場之后,云中鶴演奏這首曲子,就算演奏水平不高,因為曲子太出色了,所以也足夠驚艷全場,加上云中鶴俊美無匹的面孔,應該不難。

      云中鶴道:“那你現在就安排吧,盡快考核我的琴藝。”

      許安亭道:“你確定?”

      云中鶴道:“確定。”

      許安亭道:“去,拿一把古琴來了。”

      片刻后,兩名武士取來了一只古琴,云中鶴一眼就看出,這古琴至少上百年了,是一把萬中無一的好琴,價值不菲。

      黑龍臺就是牛逼。

      許安亭道:“云中鶴先生,您開始吧。”

      云中鶴道:“那個考核我的琴藝大師呢?”

      許安亭目光望向了妹妹許安蜓。

      云中鶴道:“小姐姐,你……你是琴藝大師?”

      許安亭道:“小蜓練琴二十一年,在五歲的時候就被認為是弦藝天才。她本來的定為是曲藝大家,經過我們的運作后要聞名天下的。”

      那就是相當于天下名媛,天下花魁的角色了,被萬千才子吹捧的大家。

      “因為一次變故,她毀容了,所以這條路就中斷了,她這才來我的安亭客棧。”許安亭道:“但是她現在依舊是裂風城所有高端青樓的琴藝老師,十個花魁,有七個的琴藝是她教的,你說她有沒有資格考核你呢?”

      說這些話的時候,許安亭無比痛心。

      云中鶴不由得望向許安蜓小姐姐,但沒有問是什么變故,使得她毀容了。

      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沒有毀容的話,這位小姐姐一定很美,加上魔鬼的身材,她原本是可以風靡天下的。

      雖然沒有聽過她彈琴,但云中鶴可以肯定,她的琴藝肯定到達琴藝大家的水準了。

      許安蜓靜靜道:“我要事先說明,你只有一次表現的機會。我會判斷你的琴藝,如果不及格的話,因為時間緊迫,我們沒有時間讓你提高琴藝。所以這第一條路線作廢,你乖乖進入城主府做家丁,不要妄想一步登天。如果及格的話,那我會用半個月左右的時間指點你的琴藝,什么時候到達優秀,你什么時候進入天羽閣去吸引麝香夫人。”

      云中鶴道:“如果我的考核優秀,那明天就可以進入天羽閣執行計劃了?”

      “不可能。”許安蜓道:“你的資料我看過,你的琴藝很急功近利,充滿了庸俗的匠氣,很低級。所以在我心中,你第一條道路是走不通的,麝香夫人的鑒賞水平非常非常高。”

      云中鶴也不狡辯,直接坐到古琴面前,淡淡道:“我只彈兩句,總共十四個音符。”

      眾人一愕,以為聽錯了。

      云中鶴強調道:“對,我只彈奏兩句,十四個音符,如果達不到優秀水準。這雙手就不要了,斬下來送給你。如果不能讓你毛骨悚然,渾身一顫,我此生再也不碰琴。”

      聽到這話,許安蜓一呆,然后心中更加冷笑。

      她練琴二十年,知道這里面有多難。

      她什么曲子沒有聽過,師從帝國第一名師,什么高水平的演奏沒有見過?

      想要讓她毛骨悚然,那需要靈魂穿透的琴藝。

      這連他老師都做不到,更何況是云中鶴,這么一個騙財騙色的庸俗末流琴師。

      這不僅僅需要琴藝,更需要曲子。

      而且是從來沒有演奏過,百年不遇級的名曲。

      云中鶴這等庸俗琴師,想要及格都難,僅僅彈奏兩句,就讓她毛骨悚然?

      完全難如登天。

      云中鶴閉上眼睛,心中默念:“八號貝多芬,八號貝多芬,快上身,快上身。”

      八號精神病貝多芬。

      宇內第一音樂家,他演奏的曲子,能夠聽了讓人撞墻而死,以至于云中鶴需要把他捆綁起來,把他當成X精神病院的第一號危險人物。

      這牛逼到什么地步了?

      猛地一哆嗦,一寒顫。

      云中鶴發現自己眼前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見,也什么都聽不見了。

      靠!

      八號貝多芬上身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