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十三章:太牛逼了,天才啊!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十三章:太牛逼了,天才啊!字體大小: A+
     

      出題人肯定是知道答案的。

      因為護送云中鶴二人去書坊明面上有五個人,暗地中有十幾個人,這些人只有一個任務,那就是記錄這一條路上,總共有多少個女人,這些女人中又有多少個是單眼皮,多少個是雙眼皮的。

      這道題目,考驗的本就是一個密探的基本素質,只不過這難度確實有點變態。

      但更加變態的是蝮蛇,他二話不說直接在紙面上寫下了答案,然后直接交了上去。

      這姿態完全是胸有成竹,很顯然他早有準備。

      許安亭接過蝮蛇遞交的答案。

      剛才這一路上有一千九百五十三人從身邊經過,女人三百二十七人。

      單眼皮者一百二十三人。

      雙眼皮者一百九十九人,其中七人內雙。

      另外有五人是一單一雙,其中三人左單右雙,兩人左雙右單。

      許安亭默默拿出了標準答案,也就是他十幾個手下去記錄的答案。

      結果發現……略有出入。

      但是……蝮蛇的答案更加準確,因為他把內雙眼皮的女人,還有一單一雙的女人全部記錄下來了。

      果然是精英中的精英啊,實在是太變態了。

      而蝮蛇仿佛僅僅只是完成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顯得非常淡定,繼續快速翻書,一目十行。

      而云中鶴卻沒有落筆,而是閉上了眼睛。

      二十三號,達芬奇,快上身,快上身。

      忽然,云中鶴身體猛地一哆嗦,打了一個寒顫。

      然后,他進入了一種非常詭異的精神世界,本能地看了一下自己的肚下。

      咦?仿佛多了一點什么東西啊?

      然后又望向了許安蜓小姐姐,目光大勝。

      好美的肌肉線條啊,真的想要切開,然后一絲一絲畫出來啊。

      再望向了肥胖的許安亭,腦子里面構想的是他皮膚之下的脂肪層,切開之后那種油膏一樣的東西,呈現在畫紙上也是非常有意思的。

      咦,咦,咦!云中鶴趕緊將這些雜念拋開到一邊,趕緊閉上眼睛回憶,剛才從安亭客棧去陶然書坊這一路上,總共遇到了多少女人?多少單眼皮,多少雙眼皮。

      頓時,腦子里面竟然如同放電影一般,一幀一幀,清清楚楚。

      這太逆天了。

      原來二十三號達芬奇的精神視野是這樣的啊。

      這何止是過目不忘啊?

      簡直就是人肉攝像機啊。

      難怪他會成為一個傳奇畫家,難怪他能夠將松果體和腦垂體內部結構清晰地畫出來,因為在他腦子里面本就是清晰的圖像。

      很快,云中鶴就在紙面上寫下了答案。

      一共經過了1959人,女子329人。

      其中單眼皮124人,雙眼皮200人,雙眼皮中有7人是內雙。

      另外5個女子,眼皮一單一雙,三人左單右雙,兩人左雙右單。

      寫完后,有一名黑龍臺武士上來拿走他的答案,然后遞給了許安亭。

      許安亭接過之后,頓時完全驚呆了,不敢置信望著云中鶴。

      云中鶴和蝮蛇的答案有一點點出入,但兩個人都是絕對正確的,因為終究有一些時間差。

      這太讓人毛骨悚然了吧?

      蝮蛇能夠完成這一道題就已經算了,因為他本來就是一個天才密探,擁有過目不忘的驚人天賦,而且經過了無數次訓練。

      可云中鶴從來沒有接受過任何訓練啊?

      竟然能夠完成這道變態的難題,而且完全正確。

      簡直太匪夷所思了。

      莫非風行滅大人不是瘋了,而是真的慧眼識才?

      但是在這兩人中,他必須挑選出一個人執行裂風城任務。

      壓下內心的震驚,繼續進行比試。

      “下面進行第二題,你們兩個人各自都買到了一本書,一本是《蝴蝶夢》,一本是《李氏家錄》。這第二道題目就是,這本書的第9527個字是什么?”

      這……這道題太變態了啊!

      這根本就不是人做的題目。

      如果你說讓人背誦也就算了,半個多小時盡管背不了太多,但對于過目不忘的人,已經能夠背下很長很長了。

      可是你竟然問的是第9527個字是什么?

      你是魔鬼嗎?

      你是神經病?還是我是神經病啊?

      誰他媽的會去記這個啊?

      剛才一邊背書,一邊回答第一道題,已經很緊張了好不?但這對于云中鶴來說都不是事,二十三號達芬奇太變態了,他輕而易舉就知道了答案。

      許安亭道:“我倒數九個數,結束之前你們必須給出答案,否則就判定失敗。”

      “九,八,七,六,五……”

      云中鶴回答:“四。”

      蝮蛇回答:“恩。”

      許安亭道:“云中鶴先生,我不是讓你替我倒數。”

      云中鶴道:“《蝴蝶夢》第9527個字,就是四。”

      不會吧?這么巧?

      許安亭也不知道答案的,他拿出兩本書,每一頁上有多少字都做了單獨的記錄。

      所以,很快就找到了各自書的第9527個字。

      《李氏家錄》的果然是恩字,蝮蛇回答完全正確。

      再翻《蝴蝶夢》第9527個字,竟然真的是四!

      這個世界是怎么了?

      你們還是不是人啊?變態啊?瘋子啊?

      這么難的題目,竟然都能作對?

      這是什么世蓋啊?這是什么家庭出來的人啊?

      在場幾個人覺得自己的三觀再一次受到了顛覆。

      這個世界的天才,就這么為所欲為嗎?

      但是比試依舊要繼續啊。

      …………

      前面兩道題,兩個人打成了平手,所以關鍵就在這第三題了。

      誰要是獲勝,誰就留在裂風城執行任務。

      云中鶴要是輸了,當場抓捕,送去黑龍臺監獄。

      不過許安亭會遞交一個報告,說此人天賦極高,萬萬不可就這么關在監獄中浪費了。

      這第三題決定不了蝮蛇的命運,但至少能夠決定云中鶴的命運。

      第三題,真正之巔峰對決。

      具體會是什么題目?在場所有人都非常期待。

      許安亭沉默了片刻,直接將手中的第三道題目撕掉了。

      “你們兩位的優秀遠遠超過我的想象,所以我覺得這第三道題目可以作廢了,因為不可能分出勝負。”許安亭道:“但今天又必須分出勝負,所以我斗膽要換一個題目。”

      “我許安亭在黑龍臺最擅長的是毒藥,古有神農嘗百草,因為我對毒液非常了解,所以……就成為了一個最優秀的廚子,開了這一家安亭客棧,因為我的酒樓做得一手好菜,所以這些年生意興隆。”

      劇毒專精,所以成為了一流的廚子?

      這,這二者之間有聯系嗎?

      還真有,因為很多劇毒之物,往往都是無上的美味。

      比如河豚,比如毒蛇。

      又比如女人……咳,這條刪掉。

      “所以,這第三項比試,我想要用到我的專長,而且一定要分出勝負,先告辭一會兒。”

      ………………

      許安亭這一告辭,就是整整半個時辰。

      半個時辰后,云中鶴面前的桌子上多了五個瓶子。

      五只瓶子都一模一樣,里面的液體也一模一樣。

      甚至味道也一模一樣,因為全部都是無色無味的。

      “這五只瓶子里面,有四瓶是毒藥,只有一瓶無毒。”許安亭道:“而這四瓶毒藥中,有兩瓶劇毒,喝下去有性命之危;兩瓶中毒,喝下去會痛不欲生。”

      “蝮蛇先生,云中鶴先生,請來到桌子面前。”

      云中鶴和蝮蛇來到桌子面前,盯著上面的五瓶藥。

      許安亭道:“我會倒計時十個數,在這個時間內,你們可以觀察這五瓶藥,但絕對不能觸碰。倒計時結束后,你們用最快時間挑選其中一瓶藥喝下去。挑中無毒的那瓶,就算是贏了。”

      聽完之后,云中鶴不由得目光一縮。

      這第三項比試非常變態,真不愧是黑龍臺。

      五瓶藥里面,只有一瓶無毒,那就意味著一定會分出勝負了。

      許安亭道:“我知道這第三項比試非常不公平,但是做我們這一行哪里有公平,時時刻刻都在刀劍上跳舞,都在死神懸崖上徘徊。因為一旦潛伏進入裂風城主府內,便是把腦袋別在腰上了,險象環生,九死一生。比這危險十倍的局面都要經常遇到,這次我們就當作是一場預演。”

      “我要開始倒數了,你們二位開始觀察這五瓶藥,里面只有一瓶無毒,剩下全部有毒。”

      “挑中無毒的藥,喝下去,就算是獲勝。”

      “九,八,七……”

      許安亭一秒鐘數一次,也就是說留給云中鶴的時間,僅僅只有九秒。

      這五瓶藥看上去一模一樣,甚至聞上去也都仿佛一模一樣。

      想要找到唯一無毒的,真的完全只能憑借運氣了。

      蝮蛇瞥了一眼這五瓶毒藥,目光毫無波動。

      而云中鶴眼睛睜大,幾乎要湊到這五瓶毒藥面前。

      “三,二,一,時間到!”

      云中鶴和蝮蛇同時出手,要在第一時間挑選無毒之藥。

      但是,蝮蛇武功要比云中鶴高一千倍。

      他出手如電,直接抓住了第四瓶藥,然后一飲而盡。

      云中鶴已經用最快速度,卻晚了0.1秒,手拿空了。

      然后他目光望向了許安亭。

      所有人目光也都望向了許安亭,等待他揭曉答案。

      這五瓶藥中,究竟是哪一瓶無毒。

      “云中鶴先生,你輸了,蝮蛇先生拿走了唯一的無毒之藥。”許安亭道:“我知道這不公平,但……這個世界上本也沒有公平。”

      “云中鶴先生,為了這次行動的絕對保密,所以我們需要將你抓捕,押解回帝國境內的黑龍臺監獄,但是我會向上面匯報,你擁有非常高的天賦,請上訓練之后,另作他用。”

      “來人,將云中鶴先生拿下。”

      隨著許安亭一聲令下,他的妹妹上前,拿著特殊的繩索鐐銬。

      “得罪了。”許安蜓道。

      “慢!”云中鶴道:“再給我一炷香的時間。”

      許安亭道:“云中鶴先生,我知道您不甘心,但您已經輸了,無力回天。”

      看上去確實是這樣的,五瓶藥里面,唯一無毒的已經被蝮蛇拿走喝了。剩下四瓶,全部有毒,不管喝下哪一瓶都是輸,不喝也是輸。

      云中鶴不管做什么,都是徒勞了。

      他已經輸了。

      他已經失去執行裂風城任務的資格了。

      但是他不甘心,在這些絕路中,一定會有一條生路。

      一定會有,一定會有。

      他不甘心就這么輸了。

      但是這條生路,在哪里?在哪里?

      四瓶都是毒藥,甚至有兩瓶是劇毒,喝下去會有性命之危。哪怕兩瓶中毒之藥,喝下去也會痛不欲生。

      一炷香很快就要燒完了。

      云中鶴卻還沒有找到辦法,沒有找到那條生路。

      那依舊閉著眼睛,一動不動。

      “得罪了,云中鶴先生,我需要將你押解會帝國境內。”許安亭再一次道。

      云中鶴忽然眼睛猛地睜開,目光大亮,笑道:“我……已經找到那條唯一生路了,我要贏了。”

      ………………

      注:推薦票對新書排名很重要,有票的兄弟請投給我!給大家謝恩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