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十二章:太變態了!(新盟主顏寶賀)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一十二章:太變態了!(新盟主顏寶賀)字體大小: A+
     

      (謝謝顏寶的十萬幣打賞,我們的副版主哦)

      在所有人眼中,風行滅絕對是瘋了。

      裂風城任務不僅關系到他的身家性命,也關系到許老的身家性命,現在他竟然把這等重要任務交給一個騙財騙色的小混混。

      他了解云中鶴嗎?!

      其實,他遠遠比想象中了解云中鶴,因為那個李先生,那個為了保住云中鶴性命幾乎失去一切的李先生。

      但他已經輸過一次了,再輸一次就徹底完了。

      黑龍臺是非常殘酷的!

      “云中鶴先生,您知道接下來可能會發生什么事情嗎?”許安亭問道。

      云中鶴道:“京都隨時可能會有一紙密令,直接將風行滅大人鎖拿回帝都,抓捕下獄,執行家法。”

      “對!”許安亭道:“所以如果我選擇服從風行滅大人的命令,配合你這個小混混執行裂風城任務,會有什么后果?”

      云中鶴道:“你也被押解下獄,執行家法。”

      許安亭道:“對,關鍵我并不是風行滅大人的屬下,我的編制在無主司。”

      云中鶴道:“所以你選擇蝮蛇,把我抓捕,押解回帝國境內的黑龍臺監獄,囚禁終身是最明智的選擇。”

      許安亭道:“對。”

      云中鶴道:“要不?你現在就動手?我絕對不會反抗的,我只有一個要求,讓小姐姐來抓我,但是順便罩住我的眼睛,或者遮住她的臉。”

      旁邊許安蜓的胸圍一下子漲了五公分,好神奇哦,而且渾身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響。

      許安亭又一聲嘆息道:“放在一個時辰之前,我會毫不猶豫選擇蝮蛇,然后將你抓捕,押解回帝國。但是剛才你的表現實在是太驚艷了,讓我重新猶豫了起來。”

      單純從這一點看來,許安亭此人是一心為公,剛才他可是被云中鶴戲弄打臉了。

      許安亭又道:“我只是無主司的一個小小百戶而已,原本在裂風城我屬于候補中的候補。但是前年的那一次慘敗,使得黑龍臺在裂風城的潛伏勢力全部被滅,使得我們這個安亭客棧也變得重要起來。”

      “但就算如此,我們在裂風城潛伏了十一年,動用了無數的人力物力。而且為接下來的任務制定了完整的計劃,我們這一條線上的潛伏者足足有上百人,全部為任務執行者服務,一損俱損,一榮俱榮。”

      “位卑不敢忘國,盡管我是小小的百戶,但是為了上百名弟兄的生死存亡,為了帝國的利益,我斗膽要從你們二人之中選擇一個,作為裂風城任務的執行者。”

      “蝮蛇先生,請現身。”

      黑暗的室內一陣風吹過,一個身影出現了,他站在黑暗和光明之間,能夠看到輪廓,卻完全看不清楚面孔。

      云中鶴拱手道:“蝮蛇兄,久仰久仰。”

      “嗯!”這位蝮蛇非常高冷啊。

      云中鶴被人冷落了,于是他扭過身子,扮作蝮蛇給自己回禮:“幸會幸會。”

      “久仰久仰。”

      “幸會幸會。”

      許安亭面孔一陣抽搐。

      云中鶴你夠了啊?你神經病發作,能不能看看時間和地點?

      “蝮蛇先生,您是我的偶像,我對您敬仰萬分,我們都聽過您的傳說,您的武功,智慧萬中無一,您有過目不忘天才,您有千百張面孔,您是我們西南黑龍臺所有人的驕傲。”許安亭道:“但是今天我斗膽,請求您和云中鶴先生進行一次比試。”

      “嗯!”蝮蛇。

      許安亭道:“我這個人水平有限,所以只能比試最基礎的項目。”

      “距離安亭客棧一里地,有一家陶然書坊,你們進去之后,找到第四個書架的,第三行,第五本書。”

      “不管是什么書,買了,然后回到安亭客棧。”

      最基礎的比試,就是比記憶力了?

      在半個時辰內,看誰能夠背誦這本書最多,誰就能贏?

      這倒是簡單直接,但是也最為硬核了。

      “兩位先生,這個辦法是否可行?二位是否愿意比試?”

      云中鶴道:“好。”

      “嗯。”蝮蛇。

      不過,這可是蝮蛇的超級強項啊,他有過目不忘之本領的。

      “妹妹,你帶著兄弟們,護送兩位先生去陶然書坊。”許安亭道:“云中鶴先生,您恢復之前的裝扮,不要用真面目。”

      …………

      半個時辰后!

      許安蜓小姐姐,帶著五個人,扮作安亭客棧的打手,護送著云中鶴和蝮蛇二人出了安亭客棧。

      咦?

      蝮蛇呢?

      真是奇怪,他明明走在云中鶴不遠處,但卻完全看不見他的存在,因為他完全融入路上的人群之中。

      他有千百張面孔,易容術相當高明的。

      云中鶴感嘆,要是之前的他有這本事就好了。

      那樣就可以換一張面孔去睡曾經睡過的女人,因為被他禍害過女人通常都會反目成仇,一旦他出現,要么逼婚,要么要砍死他,要么要和他同歸于盡。

      從安亭客棧去陶然書坊的路非常直,總共五百米。

      一路上人群熙熙攘攘,這里是鬧市。

      “大爺,來玩啊。”

      “那個灰白胡須,把床單穿在身上的老大爺,過來玩啊?五十歲以上打八折的。”

      云中鶴抬頭望去,道:“小姐,你在喊我嗎?”

      “對啊,過來玩了,膽子大一點嘛。”

      云中鶴道:“下次,下次。”

      然后,他朝邊上的許安蜓道:“實在是太熱情了,真是讓人賓至如歸。”

      許安蜓面無表情,拳頭握緊了一下。

      云中鶴趕緊繼續趕路。

      五百米的距離,摩肩接踵,云中鶴磨磨蹭蹭,這里看看,那里瞧瞧,完全心不在焉。

      整整走了半個多小時才到了陶然書坊。

      “是哪一個書架,哪一行,哪一本來著?”云中鶴低聲問道。

      許安蜓小姐姐面孔抽搐,這是關乎性命的時刻,不僅僅關系到他云中鶴的性命,還有風行滅大人,你竟然連拿哪一本書都忘記了,這一場比試你輸定了。

      太不專業了。

      不過,她絕對不會提醒的。

      云中鶴想了好一會兒,然后從第四個書架,第三行,取下了第五本書。

      “蝴蝶夢,這什么破書啊,完全沒見過。”

      確實沒有聽過這本書,因為這些都是沒人要的書才會堆到這個書架,生僻得很,還寫得很爛,很少有人讀過。

      不過確實夠厚的,整整六百多頁,總共有二十萬字。

      云中鶴買完書,離開了陶然書店,然后返回安亭客棧。

      從頭到尾,云中鶴都沒有見到蝮蛇,但是他確實一直在,只不過一直隱藏在人群之中,根本不知道哪個才是他。

      ………………

      一刻鐘后。

      回到了安亭客棧的地下密室。

      云中鶴又見到了蝮蛇,他依舊站在光線和黑暗中間,只有一個輪廓。

      接下來就要開始比試了,誰贏了就能留下來執行裂風城任務。

      只不過這次比試對于云中鶴來說更加致命,因為他一旦輸了,就要被抓進黑龍臺秘密監獄,終身監禁了。

      而風行滅大人,很大的可能性就是被押解進京,折戟于帝國西南。

      關系的不是一個人的命運,而是一群人。

      許安亭道:“接下來,兩位的比試就開始了。我知道這很不公平,云中鶴先生在幾天之前,還只是一個騙財騙色的小混混而已,而蝮蛇先生已經是身經百戰的精英密探。”

      “過獎,過獎。”云中鶴拱手。

      我沒有在夸獎你。

      但這確實不是一場公平的比試,完全是小學生和博士生的對決。

      云中鶴一天訓練都沒有,而蝮蛇是真正萬里挑一的黑龍臺精英。

      “這一場比試,贏的人,我會全面配合他執行裂風城任務,那我們這就開始。”許安亭道。

      “好。”云中鶴。

      “嗯。”蝮蛇。

      接下來,應該就是給半個小時時間,兩個人閱讀這本書,用盡全力背誦這本書。

      許安亭道:“兩位翻開各自買來的書。”

      云中鶴和蝮蛇照辦,翻開各自的書,快速閱讀。

      “你們有兩刻鐘的時間。”許安亭道。

      云中鶴發現,蝮蛇看書太快了,完全是一目十行。

      這肯定是一個天才,真正過目不忘的天才。

      那我云中鶴應該怎么辦?X精神病院里面有沒有過目不忘的天才呢?

      有的,二十三號達芬奇。

      就是那個畫畫逆天,還把自己騸了,研究生命起源的那位。

      他的逆天技能是畫畫,能夠把松果體都完全畫出來。過目不忘,僅僅只是他的順帶技能而已。

      但是,現在上身的是六號精神病患者啊,他會讀心術,但是沒有過目不忘技能啊。

      二十三號達芬奇,趕緊上身,趕緊上身。

      而就在這時,許安亭道:“現在開始比試的第一道題目,你們從安亭客棧去陶然書坊的路上,總共五百米距離,一共遇到了幾個女人,幾個單眼皮,幾個雙眼皮。”

      我……我日!

      不是比試背書的嗎?

      你,你許安亭的套路太深了啊。

      這道題,難如登天了吧,剛才這條路起碼幾千人!

      ………………

      注:諸位恩客,還有推薦票給我嘛?!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