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玄幻奇幻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9章:我是來吃雞的!(新盟主幻羽賀)

  • 史上第一密探 - 第9章:我是來吃雞的!(新盟主幻羽賀)字體大小: A+
     

      (謝謝幻羽的十萬幣打賞,這個土豪大家都知道哈)

      此去裂風城幾千里,馬車一直走。

      駕,駕,駕,駕,駕……(我發現一個更新萬字的法子了)

      這一路沒有英雄救美,沒有強盜劫道,順利得枯燥且有乏味。

      馬車內的云中鶴此時腦子里面只有一個名詞:讀心術。

      這應該是他穿越來到這個陌生世界后得到的第一個金手指?

      這幾天云中鶴一直在研究這個讀心術。

      他發現所謂的讀心術,某種程度上是對微表情,眼神,舉止的解析和判斷,而不是直接去閱讀對方的腦電波。

      但這已經是一種非常逆天的技能。他能夠將一個人的微表情,微眼神放大許多倍,放慢許多倍,然后根據此人的性格,出身等資料進行無比復雜的計算,最終得到一個非常精確的答案。

      而對于有些意志不堅之人,更是可以直接通過他的口中默念,哪怕沒有發出聲音卻也能知對方在說什么,比如在刑場上的那一次。

      一旦他開始讀心術的時候,就仿佛進入了十六號病人的視野和精神世界之內。

      只不過他現在讀心術的水準比不上十六號病人,因為那可是真正的神經病,整個靈魂和精神都投入到讀心術之中。

      不過就算如此,這個讀心術對于云中鶴而言,也是一個極度了得的金手指。

      等到他完全得到十六號精神病患者的讀心術后,那應該又是另外一個境界了吧。

      另外,整個X精神病院內可是足足有二十九個精神病人,那是不是意味著其他病人的天賦是不是也隨著大爆炸一起糅合進入他的體內了?

      只不過現在云中鶴只能感應到十六號一人的特殊天賦,剩下那些精神病患者的逆天技能好像沒有覺醒。

      ………………

      五天之后,云中鶴離開了大贏帝國境內,正式進入了無主之地。

      無主之地面積很大,五十萬平方公里相當于兩個行省左右,總人口近千萬,完全相當于一個小國家了。

      而這片區域內,卻足足有十幾家諸侯勢力。最大的諸侯領地超過十萬平方公里,而最小的只有不到一千平方公里。

      裂風谷一萬三千平方公里,總人口近四十萬,在無主之地只能排到第六。但是它的位置卻非常要害,卡在一個大山谷中,易守難攻,不但是軍事方面的戰略要地,也是無主之地的貿易中心。

      它的主城裂風城,就建在山谷之中,是一個天然的大型軍事關卡。

      裂風城的土地非常貧瘠,可耕種的土地非常少,所以糧食產量非常低,完全不能自給自足。但是上天卻賜予裂風城一個寶藏,那就是鹽礦,天文數字的鹽礦。

      鹽礦其實并不稀罕,但絕大部分的鹽礦都是無法食用的,甚至是有毒的。而裂風谷的鹽礦完全是一流的,幾乎不需要太多的加工就可以用來食用,稍稍加工之后的細鹽潔白如雪,是用來刷牙最好的寶貝。

      如今裂風城每年出產的鹽,不但供應大半個無主之地,還要貿易到周圍諸國。

      所以裂風城在無主之地領地和人口只能排第六,但是論豪富程度,卻是數一數二的。

      …………

      馬車走了三天!

      云中鶴來到了裂風城外。

      這和他想象中的不一樣啊,按照他原先的判斷,無主之地應該是蠻荒之地,所以不會有像樣的城市,要么是山寨,要么是洞穴。

      結果完全不是這樣,裂風城真的是一座城市,而且還是一個相當繁華的城市。

      這座城市位處于山谷之中,所以只有前后兩面城墻,左右兩邊巨大的山峰就是它的天然屏障。

      整個裂風城下轄有十九個領,分別由十九個首領統治。而領地的統治中心,就是眼前的裂風城。

      整個裂風谷三十萬人口,其中十萬都在這裂風城,因為城市沿著山谷而建,所以呈現長條狀。南北長度超過了十里,但是東西寬度卻不超過三里。

      真是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只看了一眼,云中鶴就明白了為何大贏帝國會把無主之地的戰略重心放在裂風城。

      只要得到了裂風城,就等于在無主之地狠狠扎下去一根釘子,進可攻,退可守。

      眼前這座城市對于大贏帝國的戰略價值實在是太大了。

      而最惹眼的就是山上的城主府,高高在上,凌駕在整個裂風城之上。那是一個無比堅固的城堡,幾乎稱得上一夫當關,萬夫莫開,足足有近千畝。

      井中月那個女魔頭就住在山上的那座華麗城堡之中了,云中鶴的人渣之心蠢蠢欲動。

      他禍害過很多人,但這么厲害,身份這么高的女人還真沒有過呢。

      看那座華麗城堡僅僅一眼,云中鶴犯愁了。

      天哪,這么大的城堡,我和井中月該睡在哪一個房間啊?

      左邊風景好,右邊風水好。

      唉,我真是太難了。

      送云中鶴過來的是一個啞巴,從來沒有說話過,也沒有任何表情,但是武功非常高。

      此時看到裂風城,這個啞巴終于露出了些許的神情,微微抽搐了一下,目光露出痛苦。

      很顯然,這座城市留給他的是悲傷的往事。因為大贏帝國黑龍臺在這座城市折損了不知道多少精英。

      黑龍臺的行動一直以來都是無往不利,而這裂風城絕對是黑龍臺的滑鐵盧,失敗之地。

      云中鶴望著那座華麗城堡,道:“聽說井中月沒有丈夫,也沒有男朋友,太可惜了,發揮不了我特長,這么華麗的帽子送不出去,太可惜了。”

      他一聲嘆息:“唉,人生不得意,十有八九。”

      旁邊的啞巴又抽搐了一下。

      云中鶴趕緊閉嘴,因為他會讀心術,對方想要拍死他。

      “走,進城!”

      ………………

      云中鶴兩人輕而易舉就進入到繁華的裂風城內,至少表面上這里防守得并不嚴密,因為它畢竟是一座貿易之城。

      但是云中鶴知道,這僅僅只是表象而已,因為他能夠感覺到進城的瞬間,有幾十雙眼睛凝聚在他的身上。

      大贏帝國能夠看到裂風城的戰略價值,南周帝國當然也能看到,其他強國也能看到,所以這座城市里面不知道有多少國家的密諜,甚至無主之地的其他諸侯也不知道在這座城市里面投放了多少臥底。

      這里是貿易者的天堂,這里也是間諜的海洋,當然或許也是地獄,因為黑龍臺的密諜死在這里已經不下幾百人。

      當然云中鶴進城的時候并沒有引起太多的注意,因為他并不起眼,扮成了一個老頭兒。

      啞巴駕駛著馬車,帶著云中鶴進入城內,在擁擠的街道上艱難行走著。

      這里太繁華了,人多馬多車多,在這里竟然享受到堵車的待遇。

      不過,只有兩邊的道路擁擠,中間的青石板大道卻空空如也,偶爾有一輛華麗馬車揚長而去,但就算兩邊再擁擠,也沒有人敢走到中間的道路上,因為這是一條特權之路,只有掛著城主府蛟蛇令旗的馬車和駿馬才可以走中間的這條特權之路。

      這當然是一種榮耀,如今城主府頒發出去的蛟蛇令旗也僅僅只有不到一百面而已。

      原本覺得這無主之地肯定是文明沙漠,沒有想到這里其實和幾個帝國的城市一般無二,到處充滿了階級和權勢。

      坐在馬車內的云中鶴沒有出聲,靜靜地觀察這座城市。

      對于即將帶來的兩國戰爭,無主之地或許才是最敏感的地方,因為這里算是風暴的中心。

      短短五里地,云中鶴看到了七個募兵點。

      很顯然裂風谷的主人井氏家族早就嗅到了戰爭的味道,所以爭分奪秒地擴張軍隊,強大自身。

      云中鶴微微往后一仰,心中嘆息:這座城市很繁華,但繁華不了多久了。

      一旦戰爭來臨,這里的一切繁華都將灰飛煙滅。

      不管是南周帝國,還是大贏帝國,為了這一場大戰都已經準備了幾十年了。

      大贏帝國采取保守戰略,休養生息,就是為了這一天。

      南周帝國的南下戰略,不斷吞并南蠻土族,也是為了積攢國力,進行這一場國運之戰。

      整個南方的萬里之地,只能容得下一個霸主。

      一旦開戰,或許在這片無主之地會涌入百萬大軍瘋狂廝殺。

      而云中鶴此時就算是國運之戰前布下的眾多暗子之一,即將進行沒有硝煙卻你死我活的斗爭。

      ………………

      黑龍臺在裂風城中有幾個秘密據點,安亭客棧是其中一個,它不但是客棧,還是一個酒家,油炸雞做得非常好吃,聞名整個裂風城。

      前幾天,它正式被激活了。

      換一句話說,現在整個安亭客棧都是為云中鶴一個人服務的。

      云中鶴進入裂風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安亭客棧,和黑龍臺的許安亭接頭。

      從今以后許安亭就是他唯一的接頭人,也是云中鶴的第一戰友。

      …………

      幾乎穿過大半個裂風城,云中鶴終于來到安亭客棧的面前。

      說來這里還屬于繁華地帶,客棧的對面就是一座青樓,名字叫春眠樓。

      “大爺,來啊!”樓上的一個美女目如秋波,朝著云中鶴招手道。

      云中鶴雙腿停頓了片刻,竟然有些情不自禁要走過去。而且見鬼的是,他見到青樓竟然有一種要回娘家的感覺。

      靠,這絕對是身體本尊的后遺癥。

      萬一這接頭地點安亭客棧暴露被滅了,他云中鶴也不愁沒有飯吃,對面就是好地方,做人最重要的是有一技之長,這樣才不會餓死,古人誠不欺我。

      云中鶴繼續往前走,朝著安亭客棧走了進去。

      這客棧真是不小,好幾進的院子,前面吃飯,后面住客,估計也不少賺錢。

      “客官,您是吃飯,還是住店啊?”一個店伙計迎了上來。

      “吃飯,這里有油炸雞嗎?”云中鶴問道。。

      “有,有,有,本店的油炸雞最有名了,客官要幾斤幾兩的。”店伙計問道。

      “五斤,七兩,三錢四,七分半熟!”云中鶴道,這是接頭密碼。

      “知道了,您跟我來。”店小二道,然后在前面帶路。

      云中鶴跟著他進入后院,這里空無一人。

      店伙計掀開一口枯井,在上面敲擊了幾下,三長兩短。

      頓時,院子角落出現了一個暗門。

      “請!安老板已經等候多時了。”店伙計道。

      云中鶴通過暗門,走下臺階,來到了一間地下室,這里面有些黑啊。

      剛剛走到一半,云中鶴忽然臉色一變,飛快往回走,要沖出去。

      但下一秒鐘,一支鋒利刀子橫在他的脖子上。

      然后,一道陰冷的聲音響起道:“歡迎光臨,黑龍臺的臥底,歡迎自投羅網,前來送死。”

      云中鶴道:“你們……你們弄錯了,我是來吃雞的,這一家的油炸雞做得尤其正宗。”

      “噓……我就是!”一陣迷人香味鉆入他的鼻子,一個女人的動聽聲音在他耳邊響起,還吹了一口氣,然后沙啞道:“我這井中之姬等你很久了,要吃嗎?”

      云中鶴道:“那……行,那吃吧!”

      ………………

      注:急需推薦票,求包養呀!謝謝恩公!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