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重生過去當傳奇 » 第252章 肯·索恩

  • 重生過去當傳奇 - 第252章 肯·索恩字體大小: A+
     
        不過出去的快回來的也快。

        “葉麟,外面來了一只大猩猩。”

        姜大叔進屋以后慌里慌張的對葉麟說著。

        “大猩猩?什么大猩猩?”

        葉麟很迷茫,這里可是城里,而且緊挨著**,怎么可能有大猩猩跑到這里。

        “葉麟,我說的是真的,而且大猩猩還推著一輛自行車。”

        “噗!”葉麟差點沒有被口水給嗆死。

        雖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聽到姜大叔說大猩猩推著一輛自行車,葉麟就感覺到不對勁。

        連忙站起來往外走,剛到門口,葉麟愣了一下。

        因為他看到了一個外國佬,這名外國佬毛系很旺盛,不但手上胳膊上都是毛,就連臉上也是一樣。

        怪不得姜大叔說他是大猩猩,這也不能怪姜大叔,因為他根本就沒有見過老外。

        現在這個年代不像后世,到處都可以看到外國人,在這個年代,外國佬很少,就算是DìDū也是一樣。

        葉麟來到這個年代這么多年,今天還是第一次看到外國佬。

        六十年代,人民生活很艱苦,很少有機會出去旅游。

        旅游的概念,基本上局限于接待外面的客人。

        早在五六年,海外華僑,港澳同胞回國探親旅行的人數日益見多,全國主要城市相繼成立華僑旅行服務社。

        隨著國家外交活動的開展,五六年,五七年,中國國際旅行社先后與老毛子,東歐,蒙古各國,以及二十三個西方國家的旅游機構建立了業務聯系。

        開始接待自費的外國旅游者。

        在前期,如五七年,老毛子,東歐各國的旅游者占總數的百分之九十五以上。

        直到六十年代中期,六五年,也就是今年,才轉變為西方游客為主,占總數的百分之八十以上。

        然而,每年外國旅游者入境總數僅為四五千人,要知道這說的是全國,并不是只有DìDū。

        而且這些外國佬就算是來到中國,大部分也是在南方,這么說吧,一年來DìDū的外國佬絕對不會超過兩百人。

        兩百人是什么概念,根本就沒有概念,就算是這兩百人同時來DìDū,同時出現在大街上,那又算什么。

        對于幾百萬人口的DìDū,兩百人實在是太少,何況這兩百人還是一年來的。

        也就是說,差不多兩天才來一個外國佬,沒見過很正常。

        六四年十一月二號,國家旅游事業管理局,召開第一次旅游工作會議。

        最終確定,六五年全年接待八千人,到六九年全年達到四萬五千人,五年的時間,可以給國家帶來四千三百萬美元的收入。

        而今年,就是確定接待的第一年,所以DìDū才能看到老外。

        “哈嘍!”

        “哈嘍!有什么可以幫到你的?”葉麟用英語問大猩猩。

        姜大叔大猩猩,大猩猩的,讓葉麟也稱呼對方大猩猩了。

        “噢麥嘎,終于碰到一個可以交流的。”大猩猩拍了拍腦袋說。

        “哈嘍,我叫肯·索恩,是米國人,我的自行車壞了,可不可以幫我修一下?”

        “當然沒問題,我就是修自行車的,先讓我看看。”

        “OK!”肯·索恩比了個手勢。

        葉麟過去看了看,發現是前叉斷了,就問道:“肯·索恩,你這是怎么弄的?”

        肯·索恩聳了聳肩,說道:“摔倒了,然后就變成了這個樣子。”

        自行車在國內是稀罕玩意,但是在國外,可以說已經很普遍,不要說自行車,騎車都很普遍。

        肯·索恩當然知道他的自行車出了什么毛病。

        “前叉斷了,需要換個前叉。”

        “OK!OK!”

        “先進去暖和一下吧!”

        “OK!謝謝!”

        “不客氣。”

        在葉麟和肯·索恩說話的時候,姜大叔和他兒子兒媳婦已經驚呆了,他們怎么也沒有想到,葉麟竟然會這個大猩猩說的話。

        不過這個時候,三個人沒有一個人過來問葉麟。

        只是安靜的在一邊站著,葉麟把自行車推進屋里,也把肯·索恩給帶到了屋里。

        “姜大叔,給這位外國友人倒杯茶。”

        “外……外國人?”

        “對,外國人,只不過毛系比較發達,不是什么大猩猩。”

        “噢!這樣啊!我知道了,我這就去倒茶。”

        還好這位肯·索恩不會中文,要不然聽到葉麟和姜大叔的對話,不知道會怎么想。

        “肯,你先坐下來喝點茶,我這就給你修。”

        “三克油!”

        “不客氣。”

        姜大叔給肯·索恩泡了一杯茶,當然不是葉麟的空間茶,葉麟的空間茶是誰都可以喝的嗎?當然不是。

        “三克油!”肯·索恩對姜大叔說。

        “呃!”

        “他說謝謝你!”葉麟給姜大叔翻譯了一句。

        “不客氣,不客氣。”

        只是換一個前叉而已,這對葉麟來說根本不是什么事,前后也就十來分鐘,葉麟就給換好了。

        在換前叉的時候,葉麟也和肯·索恩聊了幾句,才知道這位肯·索恩是來旅游的。

        他騎的這輛自行車是旅行服務社提供給他的,沒辦法,國內連自行車都沒有普及,更不要說騎車。

        當然,肯·索恩也可以坐公交車,但是那樣的話,他還玩什么,這不,就像服務社借了一輛自行車。

        按說今天下雪,他可以不出來,但是他的時間有限,待幾天就要離開,這不,就騎著自行車出來了。

        沒想到剛到**廣場這邊就摔了一個跟頭,還把自行車前叉給摔斷了。

        當然,葉麟認為并不是摔斷的,很可能是因為這位肯·索恩塊頭比較大,摔倒的時候給砸的。

        “好了,你試一下。”葉麟拍了拍自行車,對肯·索恩說。

        肯·索恩過來試了一下,對葉麟說道:“OK!三克油,多少錢?”

        “二十五。”

        葉麟并沒有因為對方是外國佬就多要錢,其實并不是他不想多要,而是不能,沒辦法,肯·索恩回去以后,一定會和服務社的人說。

        如果讓服務社的人知道他多要了錢,很可能會找上門。

        因為那些人可是把這些老外當成上等人看啊!

        不是有那句話嗎!一等洋人二等官。

        葉麟可不想找麻煩,最起碼現在不想,以后就說不好了。

        “二十五是吧?我這里都是外匯卷可以嗎?”

        “當然可以。”

        肯·索恩把錢包拿出來,農村兩張十塊,一張五塊的外匯卷遞給葉麟。

        “多了,用不了這么多。”

        “沒關系,多的就當是小費。”

        小費在國內也有一段歷史了,在過去,小費也叫打賞。

        但是在六十年代的新中國,特別是“斗私批修”的六十年代,即使有人給,但誰肯收小費呢?主要是沒人敢收。

        但葉麟絕對是一個例外,因為他知道,肯·索恩不會說他給小費了,那樣的話,也就不會有事。

        這倒不是說葉麟喜歡貪這點小便宜,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何況是外國佬的便宜,而且還是外匯卷,這正是葉麟需要的東西。

        “三克油。”

        “不客氣,要謝也是我謝你,謝謝你幫我修自行車,還請我喝茶,中國的茶,好。”肯·索恩對葉麟比了一個大拇指。

        肯·索恩走了,在肯·索恩走了以后,姜大叔看著葉麟問:“葉麟,你怎么會說外國話?”

        “姜大叔,你忘了我媽是干什么的了?”

        “呃!對啊!你媽是老師,你這是跟你媽學的。”

        “嗯!沒錯!”

        姜大叔點了點頭,又問道:“葉麟,剛才那外國佬給你的是什么錢啊?”

        “姜大叔,這叫外匯卷,以后再有這樣的錢,你就收。”

        “外匯卷?”

        “對,外匯卷,這也是錢,而且比咱們的錢更值錢。”

        以后外國佬會越來越多,好像就有過來修自行車的,所以葉麟安排姜大叔。

        “比咱們的錢還值錢?”

        “對,其實這也是咱們的錢,是外國佬用他們的錢跟咱們國家換的,這十塊錢,相當于十五塊錢人民幣。”

        “啊!十塊就相當于咱們十五啊?憑什么?”

        “呃!”葉麟不知道怎么回答姜大叔了。

        沒想到姜大叔還是一個憤青。

        不過葉麟還是說道:“姜大叔,因為人家的錢,本來就比咱們的值錢,這么說吧!他們的一塊錢就相當于咱們一塊五。”

        “同樣的,如果他們用咱們的錢換他們的錢,也是一塊五換一塊,這叫匯率。”

        葉麟知道,就算是他和姜大叔說了匯率,姜大叔也不會明白。

        “葉麟,你說的這些我不懂,我就想知道,為什么他們的錢比咱們的錢值錢。”

        姜大叔問的這個很刁鉆,葉麟想了想說道:“姜大叔,這個我沒有辦法給你解釋,其實還有很多國家的錢還沒有咱們國家的錢值錢。”

        “是嗎?”

        “對,比如小鬼子國,比如棒子國。”

        姜大叔搖了搖頭說道:“不明白,既然都是錢,為什么不一樣,都一樣不就好了,你比我值錢,我比你值錢,多麻煩啊!”

        麻煩嗎?葉麟在心里問了自己一句,還別說,還真是麻煩,如果全世界都是一兌一,或許還真會減少很多麻煩。

        當然,這里也有一個前提,那就是全世界的錢,面值也都是一樣。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