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重生過去當傳奇 » 第239章 遺老遺少

  • 重生過去當傳奇 - 第239章 遺老遺少字體大小: A+
     
        “我謝謝你們了,不過千萬別大肆的宣傳,小范圍的就行。”

        大肆宣傳,開什么玩笑,沒錯,葉麟現在是有了收廢品的資格,可是也不能大肆宣傳收古董吧。

        收當然可以收,別人來賣他就可以收,但是收這么多古董的錢從什么地方來。

        所以還是小范圍比較好,最起碼不會引起別人懷疑。

        是,葉麟是可以以收購站的名義來收,可是這些老物件他能當廢品賣給收購站嗎?當然不能。

        既然不能當廢品賣給收購站,還怎么以收購站的名義。

        “那好吧,放心,除了這個圈子,我們不會告訴別人。”

        “那就好。”

        這一點葉麟倒是不擔心,他不擔心這些人會到處亂說,因為他們又不是就賣這一次。

        如果葉麟不收了,他們以后缺錢了賣給誰。

        賣給琉璃廠嗎?開玩笑,那些人血都是黑的,就比如葉麟這出三十塊錢買,到琉璃廠最多給你十塊。

        把他們手里的老物件都收了以后,葉麟又花出去一千七百塊錢,當然,也收到八十多件老物件。

        在這些家伙走了以后,也到了上午下班的時間,葉麟就出去幫忙去了。

        這一忙起來,除了中間吃了一頓飯,一直到下午上班,誰也沒有閑著,包括葉琪和李婷。

        看到沒什么人了,葉麟對姐姐葉琪說道:“我出去一下,下班之前回來。”

        “去吧去吧!”

        葉琪已經習慣了,所以聽到葉麟要出去,連一句廢話都不想和他說。

        葉麟從修車鋪出來以后,起上自行車就去了新街口那邊。

        不過今天他看不上來找陳靜的,他之所以來新街口這邊,是因為這里住了很多滿清遺老遺少。

        沒錯,葉麟這次是過來找這些人,他想看看,能不能從這些遺老遺少手里收點老物件。

        要知道,真正的好東西都在這些人手里。

        這些遺老遺少很好找,國家為了安撫這些人,并沒有把他們的房子收走,也就是說,他們還是住在原來的地方。

        可以說除了吃的用的一樣,他們可是比普通人好了不知道多少。

        現在這些遺老遺少,基本上住的都是那種獨門獨院的小四合院,比葉麟家住的后院要大。

        比發自行車的院子要小很多,當然,也有例外,有人住的院子就很大。

        這主要是看他們祖上,不過這些遺老遺少也瀟灑不了幾天了。

        等文***命開始以后,就有他們受的了,不但房子要讓出來,屋里的那些東西也會被拿走。

        很多遺老遺少出來要飯的都有,這可不是開玩笑,紅袖標才不管你什么遺老遺少。

        也快之所以來這里,是因為這里住的遺老遺少最多,同樣的,這里那種小四合院也最多。

        隨便找了一家小四合院,葉麟上去敲了敲門。

        很快門就被打開了,開門的是一名中年人,皺著眉頭看了葉麟一眼問道:“你找誰?”

        “我找這套房子的主人。”

        “你是誰?”中年人再次看了一眼葉麟。

        聽到中年人這么問,葉麟還能不明白,這位中年人應該就是這套小四合院的主人。

        “您好,我叫麒麟,一名收藏家,比較喜歡一些老物件。”

        跟這些遺老遺少說話,不需要拐彎抹角,雖然現在文***命還沒有開始,但是這些遺老遺少已經很不好過了。

        沒辦法,這些人都享受慣了,一下子讓他們過上苦日子,怎么可能過習慣。

        估計這些年家里的東西已經賣的差不多了。

        不過這些家伙也都是識貨的人,剩下的估計都是好東西。

        “我這里沒有老物件。”中年人說完,“嘭”的一聲就把門關上了。

        葉麟也沒有死纏爛打,搖了搖頭離開了,這些遺老遺少太多了。

        既然人家不想賣,葉麟也沒有必要非要賣,有這個時間,還不如去下一家。

        很快葉麟又敲開了一家的門,在知道葉麟是收古董的以后,這家人猶豫了一下,還是讓葉麟走了。

        他這一猶豫,葉麟就知道他想賣,可是又有點顧慮,不過葉麟還是離開了。

        只不過在離開之前,葉麟在門口墻上一個不起眼的地方做了個記號。

        葉麟也沒有打算一次就讓人家賣給他,多跑幾趟也沒有什么。

        當然,在收古董之余,看到有一些老的建筑,葉麟也會停下來拍一些照片。

        因為這些建筑在后世可是都沒有了,這個時候不拍點照片,以后想拍都沒有機會了。

        一連去了十幾家,有直接敢葉麟走的,有和第一家一樣,直接告訴葉麟沒有的,也有猶豫有顧慮的。

        趕他走的,還有像第一家那樣的,葉麟直接就離開,那些猶豫有顧慮的,葉麟都做了記號。

        這些記號只有他自己能看懂,也只有他自己認識。

        不要說別人能不能發現,就算是發現了,也不會明白那記號是什么,還以為是小孩子亂畫的。

        不過葉麟好像就是亂畫的,要不然怎么會就他一個人明白。

        “咚咚咚咚!”葉麟又敲開一家的門。

        “您找誰?”這次開門的是一名三十多歲的中青年。

        之所以說他是中青年,是因為他已經過了青年人的年齡,但還沒有到中年人的標準。

        “您好!我叫麒麟,是一名收藏家,我……”

        還沒有等葉麟說完,就被中青年一把抓住衣服給拉了進去。

        中青年把葉麟拉進去以后,伸出腦袋左右看了一下,這才把門關上。

        “我說你膽夠大的,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大明大方上門收東西的。”中青年把門關上以后,轉過身對葉麟說。

        “呃!不上門收,你們平時怎么賣的?”

        聽到葉麟這么說,中青年看了他一眼說道:“剛做這一行吧?”

        被人看出來了,葉麟有點尷尬,不過還是問道:“您怎么知道?”

        “因為沒有人像你這樣直接上門收,一般都是去茶樓,聽個評彈,把事情給談好,再約個交易的時間。”

        “噢!我說為什么那么多人直接趕我走呢!原來是這么回事。”

        “趕你走是好的了,沒有把你送到派出所就不錯。”

        聽到中青年的話,葉麟尷尬的笑了一下,不過他并不認同中青年的話。

        趕他走很正常,但是要說送到派出所不可能,這些人,誰也沒少賣東西,他們就算是不賣,也不會把葉麟送到派出所。

        “那你為什么沒有趕我走?”

        “我和他們不一樣。”中青年說這話的時候臉紅了一下。

        葉麟多仔細啊!看到中青年臉紅,他就有點明白了,可能中青年剛好要去賣東西,沒想到碰到一個找上門的。

        “就你一個人在家啊?”打量了一眼整個四合院,葉麟問。

        “你……你想干什么?”

        “別誤會,我是說怎么就你一個人?”

        “我愛人在上班。”

        “呃!”

        這就是遺老遺少,男尊女卑,讓女人去上班,他在家里待著。

        “對了,你都收什么?”

        “什么都收,只要是老物件,大到床,大立柜,椅子這些,小到盤子碗這些。”

        “呃!你收的還挺雜。”

        “沒辦法,我這個人就比較喜歡這些老物件。”葉麟聳了聳肩說。

        “走,進屋。”

        “嗯。”

        葉麟跟著中青年進了屋,中青年讓葉麟在客廳坐著,然后就進了里屋。

        不過很快又出來了,手里拿著一個花瓶,過來以后遞給葉麟問道:“你看看這個怎么樣?”

        葉麟把花瓶接過來,先看了一眼瓶口,看看有沒有破,然后看瓶身。

        這看的就是手藝了,從瓶身上差不多就可以看出來是什么年代,當然,還有上面的花紋,這個更能體現一個時代。

        都看完以后,葉麟才把瓶子翻過來,看了一眼年號。

        大清雍正年制,這六個字就是這個瓶子的年號。

        不但如此,這瓶子還是正兒八經的官窯。

        還真是好東西都在這些遺老遺少手里,可惜也是因為這個,被損壞的更多。

        等到明年這個時候,這些遺老遺少手里的東西,百分之九十以上會被損壞。

        “不錯不錯,是件好東西。”

        “不錯吧?你給多少錢?”

        聽到中青年問多少錢,葉麟又把花瓶拿起來。

        眼睛盯著花瓶,其實眼睛的余光一直在盯著中青年。

        當看到中青年有點迫切的眼神,葉麟就知道給多少錢了,別看這家伙說的好聽。

        什么他和別人不一樣,其實就是一個敗家子,而且這些老物件,都是繼承下來的。

        “這個數。”葉麟伸出五根手指。

        “五塊錢?”不行不行,這太少了。

        “呃!”葉麟愣了一下,他本來說的是五十,沒想到這家伙誤會成五塊了。

        “那你說多少?”

        “最低二十。”

        “行,二十就二十,誰讓你是第一個賣給我東西的人呢!”

        “啊!你認真的?”

        估計是沒想到葉麟會不還價吧!

        其實他要價的時候,已經給了葉麟還價的余地。

        不要認為二十塊錢少,二十塊錢已經很多了,這可是普通職工半個多月的收入。

        “當然是認真的,二十塊錢收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