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女生同人 二次元
  • 12cc » 都市言情 » 重生過去當傳奇 » 第220章 能不能好好說話

  • 重生過去當傳奇 - 第220章 能不能好好說話字體大小: A+
     
        好像知道葉麟要干什么,兩名小弟找了一把椅子過來,放到葉麟身邊。

        葉麟看了一眼這兩名小弟,給了他們一個上道的眼神,直接坐了上去。

        那名小弟出去的快回來的也快,邊走邊說:“沒有找到半截磚,找到一個整塊的。”

        “可以,都一樣。”

        “你……你要干什么?”

        看到葉麟把板磚接過去,董天寶臉色一變問。

        “我要干什么還要向你匯報嗎?”

        葉麟說完,一掌砍在磚頭上,一塊整磚頓時一分為二。

        “你……你不要亂來,你再這樣我就喊人了。”

        聽到董天寶這么說,葉麟還沒有說話,劉偉就接著他的話說道:“喊,隨便喊,估計就算是喊破喉嚨也沒有人來救你。”

        建這棟小樓的人可能比較喜歡安靜,周圍并沒有住什么人,離這里最近的一戶人家,估計最少也在一百五十米以上。

        如果在小樓外面喊,估計能聽到,但是在里面喊,根本不可能聽到。

        “先把他帶過來吧!”葉麟指了指董天寶。

        “我看你們誰敢,我是董天寶,我爸是……啊!!!!!!”

        “哪那么多廢話。”

        聽到董天寶在那廢話,葉麟從椅子上站起來,過去就是一板磚,一聲慘叫傳出來。

        “你……你敢打我,你給我等著。”

        “行,我等著,如果一會你還敢這樣和我說話,我敬佩你是一條漢子。”

        葉麟說完就不看董天寶了,而是回過頭對劉偉說道:“一個一個來,就讓他在旁邊看著。”

        “明白。”

        頓時這個小樓里慘叫聲此起彼伏,三十多個人,很快就過了一遍。

        而這個時候,董天寶已經是兩腿發軟,他是第一次見到這么兇殘的人,直接用板磚往腦袋上拍。

        如果是打架的時候,拍一下很正常,畢竟是在打架,可是現在根本就不是打架。

        眼睜睜的看著板磚落在腦袋上,對他們心里的沖擊太大了,在他們眼里,葉麟不是人,是一個魔鬼。

        “你……你給我等著,這個仇我一定會報。”

        不知道這家伙是腦袋不好使還是怎么回事,這個時候還敢跟葉麟放狠話。

        當然,他可能認為葉麟已經打完,不會再動手,也可能是性格使然,最后說句場面話。

        可惜的是,他碰到了葉麟,一個從來不按牌理出牌的人。

        “吆喝,還嘴硬呢?沒關系,我專治嘴硬的人,再來一遍。”

        “是。”

        所有小弟答應一聲,兩名小弟先把董天寶給架了過來。

        “啪!”

        “啊!!!!!!”

        董天寶抱著腦袋在地上打滾慘叫,可惜葉麟就好像沒有看到。

        “下一個。”

        “啪!”

        “啊!!!”

        “下一個。”

        “啪!”

        “啊!!!”

        這個沖擊力對董天寶來說太大了,他還是第一次碰到這樣的人,根本不按牌理出牌。

        打架的時候不都是這樣嗎?輸了的一方,再最后都會說幾句場面話。

        敢不敢報復先不說,最起碼不能輸了場面。

        三十多個人很快又過了一遍,葉麟蹲在董天寶身邊說道:“我喜歡你剛才說話的氣勢,再說一遍我聽聽。”

        聽到葉麟這么說,再看到葉麟臉上的笑容,董天寶直接打了一個冷顫,要知道這可是夏天啊!

        從這里也可以看出來他有多害怕。

        沒辦法,這就是一個笑面虎啊!從頭到尾,每個人腦袋上拍了兩次,葉麟臉上都沒有一點變化。

        可以說是從頭笑到尾,董天寶怕了,甚至說恐懼了,他知道,他碰到了他惹不起的人。

        俗話說軟的怕硬的,硬的怕愣的,而他董天寶,充其量也就是個硬的,碰到葉麟這樣的人,只能說他太倒霉。

        “我……我……”

        “啪!”

        “啊!!!!!”

        “你什么你?能不能好好說話了?”

        董天寶都快哭了,不對,是已經哭了,他感覺到自己太憋屈了,從小到大,這是第一次這么憋屈。

        被人打的連話都不敢說,更不要說什么場面話。

        這些都算了,說話不利索也挨打,而且還是被板磚拍腦袋。

        “問你話呢?能不能好好說話?”

        “能,能。”

        董天寶這次回答的挺快,葉麟話音剛落,他就回答了。

        因為他知道,自己如果不回答,那么回答他的就是板磚。

        這個時候,董天寶哪還有剛開始的一點氣勢。

        簡直就是一個應聲蟲,什么尊嚴,什么場面,通通被他拋在了腦后,他現在想的全部都是怎么不挨打。

        這個時候,葉麟嘴角翹了一下,他專治各種不服。

        不就是地方大院的孩子嗎?狗屁,當他們是回事,那就是回事,不當他們是回事,他們什么都不是。

        “陸遠,你過來。”

        “老大。”陸遠連忙跑了過來。

        “看清楚了,這是我小弟,以后碰到他給我躲著點,還有,如果以后他有什么麻煩,我就把這筆賬算到你們頭上。”

        葉麟說完,沒聽到有人回答,眼睛一瞪問道:“沒有人看清楚嗎?”

        “看清楚了。”

        “看清楚了。”

        地上的那些家伙一個個點頭答應著。

        他們也想腦袋硬一下,可是再硬還能有板磚硬。

        “還有,你們搶了我小弟的錢和東西。”

        “我們還,我們還。”

        “還就算了,就當是你們的醫藥費了,但是我不希望再有下一次,要不然就不是現在這么簡單了。”

        “是是是,絕對不會。”

        “那就好。”葉麟點了點頭,然后說道:“我們走。”

        葉麟沒有讓這些家伙還錢,這倒不是說葉麟仁慈,主要是這些家伙根本拿不出來。

        要不然也不會搶了,如果非讓他們還的話,萬一事情鬧大了,他倒是沒事,但是陸遠呢!

        別忘了這里可是陸遠的家,俗話說跑了和尚跑不了廟。

        再說了,幾十塊錢而已,陸遠也不差這點,只要以后能正常做生意,那點錢幾天就賺回來了。

        “老大。”來到小樓外面,陸遠叫著了葉麟。

        “怎么啦?”

        陸遠從兜里拿出一扎錢遞給葉麟說道:“老大,這兩百塊錢你拿著。”

        “你干嘛?”葉麟皺著眉頭問陸遠。

        “老大,我知道你不差錢,這點錢對于你來說什么都不算,可是那些兄弟不能白跑一趟吧!這就當是我請他們吃飯了。”

        “收起來。”葉麟瞪了一眼陸遠。

        “我說你小子,有兩個錢燒的啊!兄弟們只是來幫忙,如果拿了你這個錢,你把兄弟們當成什么人了。”

        “呃!老大,我……”

        “行了,就這么定了,我們走。”

        如果是以前,不要說陸遠,就算是葉麟讓大家幫忙,也要請大家吃飯,但是現在不需要了。

        因為誰也不差這一頓飯的錢,而且現在大家都是兄弟,幫個忙而已,拿什么錢。

        回去的時候還是分開走,因為要先回到放自行車的院子把衣服換下來,所以葉麟還是沒有去修車鋪,而是先帶著陸遠回去了。

        在回去的路上,陸遠說道:“老大,這衣服能不能給我弄一身?”

        聽到陸遠這么說,葉麟想了想點頭說道:“可以,過幾天吧!到時候每人給你們弄兩套。”

        葉麟說的這個你們,可不是今天去打架的小弟,而是幫他賣東西的小弟。

        大雜院這邊不能穿,因為人太多,穿出去太顯眼,但是陸遠他們沒問題啊!

        他們比較分散,又不在一個地方,就像葉麟現在似的,他穿著這樣一身衣服,別人最多多看兩眼。

        “老大,謝謝。”

        “謝個屁,還有,我說你小子以后低調一點,別動不動就出個風頭。”

        “老大,我沒有啊!”

        “還說沒有,如果不是因為你出風頭,那些人怎么會找上你?”

        葉麟有二十幾個小弟幫他賣東西,為什么別人沒事,就他陸遠有事,說白了,就是人有點膨脹。

        “我知道了老大,你放心,我以后一定低調。”

        “這就對了,出什么風頭啊!悶聲發大財才是王道。”

        “嗯!”陸遠點了點頭。

        說實話,要說膨脹也是葉麟膨脹啊!可是葉麟沒有,不但沒有,人還沉淀了下來。

        天天安安靜靜的守著修車鋪,好像外面發生的一切都和他沒有關系。

        這次如果不是陸遠被人搶了,葉麟根本就不會吹響集合哨。

        到了院里,讓陸遠把衣服換下來就讓他回去了,比較天已經不早了。

        等所有人回來把衣服換下來走了以后,葉麟看了一眼手表,差不多已經十一點了,就連忙往修車鋪跑。

        到了修車鋪,看到這烏漆嘛黑的場景,葉麟拍了拍腦袋說道:“壞了,忘了一件事。”

        沒錯,葉麟確實忘了一件事,那就是告訴李婷讓她回去一趟,這一天忙下來,什么事情都給忘的干干凈凈。

        不過已經這個點了,他也不可能再回家一趟,只能明天早上再說了。

        既然這樣,葉麟把該修的自行車都給收進了空間,然后就進入了空間。

        。。。。。。

        Ps:這個月就剩下最后一個星期了,這一段時間一直也沒有求過什么,今天求一次,當然是求,有的幫忙投一下,謝謝!

    上一章    下一章